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62:最終決戰,萬妖攻城

更新時間:2020-01-15  作者:氪金改命
不同于噬的吸收轉化,這個元更像是一種……唐云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應該算是個被動技能吧?

無法主動使用,但這個符文印刻在身上后,能對武技,功法,乃至反應速度,五感敏銳等各方面進行提升,且不會改變功法武技的特質。

很神奇的符文,看似毫不起眼卻擁有莫大威能。

唐云雙眸恢復清明:“不會改變功法特質,卻能讓它運轉更迅速,產生的真氣品質更高,有意思的東西。”

當然,它最大的用處還是符文方面,元對噬的加持是即為可怕的,它甚至打破了上限。

之前就說過,唐云吸收的能量上限取決于自身體質能容納多少,可元卻讓這個上限足足翻了一倍,雖然后果更為嚴重,但在實戰中無疑是一張放手一搏的底牌。

有了這個東西,再面對噬天侯,唐云有了幾分資本,最起碼不至于毫無反抗之力。

當他視線再度放到那把劍上的時候,發現這對獸瞳似乎失去了光澤,寶石沒有以前那么靈動富有生氣了。

激活條件是擁有同一系列的符文,這也是人魚族得到此物如此之久,依舊沒發現其中隱秘的原因。

拔劍三寸,唐云看了眼劍格銘刻的繁體字,眉梢輕抖:“竟然是人族文字,這是人族先輩的兵刃?”

劍名:冥琊。

冥琊劍?

唐云目光落在劍脊棱角分明的幾個面上:“八面劍,名冥琊,我似乎聽過這個名字,讓我想想……”

對,幽夜從龍!

幽夜是前朝的一個王侯,幽夜候玄燁,后來造反被鎮壓,余部倉惶撤退,乘船入海不知所蹤。不過對方卻沒有覆滅,他們找到了一個棲身之處,且逐步發展了起來。

而后他們不知多少次企圖返回陸地,為當年慘死的幽夜候報仇,搞了不知多少陰謀詭計,掀起多少腥風血雨。

這批人是幽夜候的手下,自稱從龍衛,所以后來武林江湖都將這支勢力稱之為幽夜從龍,而這把劍……就是從龍衛傳承之劍,持此劍當如從龍衛督主親臨。

“臥槽,這把劍怎么在這里?”

唐云撓撓頭,這他么是前朝的爛攤子破事,后來這群人搞事不成受損慘重,于是就消失匿跡至今。

難不成這座城……

唐云嘴角一抽,一幕幕場景在腦中浮現,此前疑惑頓時解開:“原來是這樣,這座城壓根就不是妖族搞出來的,我說怎么有一股子濃濃的人族建筑的感覺。

這他么是當初幽夜候的殘部,從龍衛那批人建立的,只是后來越發沒落,被人魚女王跟噬天侯這些妖族給鳩占鵲巢了。

城中那些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想必就是噬天侯這么多年中搞出的實驗產物吧,還有這種隱秘……”

唐云嘖嘖有聲的將劍掛在腰間,真氣隨之爆發,瞬間將密庫毀于一旦,扛著一大包天材地寶迅速消失在遠方。

不久。

伴隨妖云遮空,帶著大批手下的噬天侯駕臨天興宗地頭,入目卻再無往日繁華,盡是廢墟瓦礫,滿地尸體。

噬天侯面色鐵青,探手抓起十幾個半妖,咬牙切齒的問:“到底發生了何事?是誰搞的鬼?”

半妖如何承受的住對方威壓,渾身噴血瑟瑟發抖,面露驚懼的瘋狂搖頭:“不,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廢物。”

他直接捏死了這些家伙,目光掃視,落在那到倒塌的宮殿廢墟上,陡然落下甩出一股妖氣,將石板掀飛露出下面奄奄一息的人魚公主。

妖氣滲入其體內,迅速修補著她的傷勢,噬天侯一字一句的盯著她問:“發生了什么?”

公主面帶驚恐的喃喃:“不,不知,我只知道來到這里時,天興宗已經淪為焦土,我們從外面救回了一個幸存者,然后……”

“然后發生了什么?”噬天侯雙手不自覺攥緊,無故腦中陡然浮現出唐云的身影,他總覺得這廝跟此事脫不了干系。

公主低下頭:“然后母親與我們爭搶此人,再然后母親帶他回去過夜……”

“那人長這樣?”噬天侯攝來一塊石頭,隨著妖氣包裹漸去,露出孫無忌栩栩如生的模樣。

“不,不是……”公主哪認識孫無忌,她見到的是唐云。

“不是?”

噬天侯皺了皺眉,想想也是覺得自己錯了,畢竟唐云那家伙不過十品凝血境,何德何能連斬兩個大妖。

至于血鷹……,他一直認為是玄云宮的援兵到來,將血鷹擊殺,救走了唐云二人。

“收攏部下,準備攻城。”

噬天侯丟下一句話,揮袖而去:“殺我妻兒,壞我大計,此仇不共戴天,玄云宮,郡城……本侯讓爾等陪葬。”

他要去找盟友,聯手對郡城發起總攻。

而就在他離開不久,唐云再度出現……在一眾妖將妖兵驚恐而絕望的注視下,展開了慘無人道的屠殺。

郡城。

唐云渾身是血,身上滿是傷口的歸來,在歐洋擔憂的注視下,將肩膀上那個比他還大幾倍的袋子倒出,滿地被各種小箱保存的天材地寶嘩嘩堆成小山。

“你……”歐洋張了張嘴。

唐云點點頭,笑道:“妖城沒了,噬天侯手下也遭到重創,大妖損失殆盡,妖將死了大半,妖兵不計其數。”

“這些……”歐洋看著小山,嘴角抽搐。

“順手撿了點。”

唐云找了個凳子坐下:“找人算算這些一共能折合多少功勛點,還有我做了這么多能折多少,我要換東西。”

“來人。”

歐洋皺了皺眉,吩咐了聲,隨后注意力轉到他這邊:“之前派人出去聯絡各大宗派,雖然大勢力已經先一步撤離,但依舊拉到了許多世家小宗派前來,危機當前抱團取暖……”

雖然這些東西在副本里,唐云早已知道,但他還是露出聆聽的表情。

說完以后,她看了下那堆天材地寶,擺手說道:“特事特辦,護甲防具你可隨意挑選,城沒了什么都沒了,一切以勝利為主。”

宣子怡走了進來,說道:“噬天侯已經受傷,這次如果報復定然會聯系之前的盟友,三個妖候的實力,單憑現在郡城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抗……”

“噬天侯實力如何?”唐云看向她。

宣子怡凝重道:“很強,比我略強一籌,此前戰斗是兩敗俱傷,我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恢復,妖族比人族強許多……應該比我快一些,但絕不會完全恢復。”

歐洋臉上浮現出些許無奈:“已經沒辦法了,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是極大的幸運,眼下時間已經不足了。”

“接下來就是等。”宣子怡倒挺看得開,抓了一把瓜子咔咔的嗑著。

唐云瞇起眼睛思考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最終無奈嘆了一聲,正如對方所說,如今時間已經不夠了,他做的已經夠多。

這盤棋被他扳到這等地步,對唐云而言已經是極限,這次具體勝負成敗,還要看最終一戰。

噠噠,噠噠

屋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唯有唐云指甲接觸劍鞘,敲出的清脆的聲音。

“我去密庫看看。”

唐云起身,在武者帶領下迅速出門,在門口他頓了頓,道:“我覺得,這次會贏。像是當年人族勢微,如今依舊立足至今。”

宣子怡笑了笑,輕聲道:“一如既往。”

翌日傍晚。

隨著如潮般震耳的咆哮,地面開始劇烈顫動,城外頓時被無窮無盡的妖獸包圍,瘋狂且不顧一切的朝寬厚的城墻發動了進攻。

獸潮依舊,然較之副本的場景,這里少了許多妖將,大妖。譬如獨眼,蚌女他們早就被唐云誅殺在妖城廢墟處。

有冥琊劍在手,又得到元的加持,進一步拔高噬的上限,唐云在初一交手的剎那,便直接以獨眼的攻擊秒殺了蚌女。

雖然戰后他也受了不輕的傷勢,但這個舉動,取得了極大的戰果不是嗎?

“大人,東門噬天侯。”

“大人,南門青鸞圣后。”

“大人,北門踏山牛魔。”

隨著一個個武者進來報信,氣氛越加凝重。

唐云深吸一口氣,套上盔甲大步出門,不給他們挽留的機會:“我擋住噬天侯,其他九品武者盡快誅殺大妖和妖將。”

張楚鈺張張嘴,下意識道:“你拖不……”

歐洋拍拍她的肩膀,笑道:“丫頭,今日本官教你個乖,如果愛一個人呢,那就一定要信他,哪怕他說的是大話。更何況自我認識他到現在,唐云從未失言過。”

長矛在手,氣勢一變,歐洋率人朝北門走去:“一次都沒有。”

“我沒有……”張楚鈺漲紅著臉,下意識拽了拽衣角。

宣子怡笑了笑,搓了搓她的臉蛋:“若擔心他,就過去看看吧。帶著玄云宮的人,好歹能幫點忙。美女救英雄的機會,別怪我沒給你哦。”

張楚鈺垂下腦袋,吶吶嘟囔:“我……”

噬天侯冷眼望著城墻上的唐云:“郡城無人?讓你出來?”

“我若不來,你死不瞑目啊。”

唐云笑著來到空中,遙遙望著他:“畢竟殺了牧湘云和那個雜種,殺了血鷹,魔熊,人魚女王,三首蛟,蚌女,云仙,獨眼……咱們之間,恩怨洗不清。”

噬天侯目光閃爍,冷笑:“就憑你?一個初入蘊氣境,不知所謂的螻蟻。”

“這把劍熟悉嗎?”唐云拇指一錯,隨陣陣輕吟,冥琊迸現炫目寒光。

“冥琊?”

噬天侯瞳孔一縮,再度打量起唐云來,其略顯熟悉的身影逐漸與記憶中那人重合,當時宣子怡從他手里救下那倆人,其中那男子的眼神……

是他……

他心里導火線在接觸到唐云玩味的眼神時,終于被徹底點燃,勃然怒意驀得爆發,瞬間淹沒了他的理智。

虎嘯震天,百丈頓時掀起恐怖的聲浪,下方妖獸甚至連一息都未曾撐住,便徹底炸成肉粉,與妖氣混雜在一起,化遮天虎頭朝唐云撕咬而來。

不夠。

唐云瞳孔收縮,功法在頃刻間運轉達到極致,滾滾真氣隨冥琊拔出,凜然乍現如當空彎月,泛著瑰麗暗金色迎向虎頭。

對方現在只是將他當成普通的九品武者,隨盛怒蒙蔽心智,卻依舊沒有拿出全部實力,無他……不配爾。

在對方看來,這已經足以將唐云扼殺。所以符文秘法不可用,這玩意是如今唐云手里唯一的,能抗衡對方的底牌。

嗤嗤……

妖虎嘯天,聲勢駭人。

劍芒如月,煞氣沖霄。

風雷……冥琊劃出一抹殘影流光,在噼啪音爆聲中,陡然穿過那一閃即逝的縫隙,直襲對方心口。

卻是噬天侯躲也不躲,毫無花俏的一拳砸出,拳劍碰撞頓時炸出刺眼的火星,沖擊力登時爆出一個空洞。

鐺,鐺……

妖氣如墨,瞬間凝合將背后偷襲的兩道氣芒碾碎,噬天侯獰笑著抬手一把攥住冥琊劍鋒,另只手直接顯化原型,鋒利的虎爪朝唐云心口挖來。

斷血截氣。

唐云眉頭擰起,后發先至出手卡住對方手腕,指尖勁力迸發,卻恍若觸碰金鐵,與妖氣碰撞卻再無半絲滲入血肉。

嗤……

情急之下,當即借勢卸力,唐云躬身閃避,卻被對方甩手一爪在臉上留下三道深可見骨的抓痕。

未待噬天侯露出冷笑,如鋼錐般勢大力沉的一記點腳,精準砸在他的下巴上,登時讓他悶哼一聲仰身后退。

滋滋滋……

抽劍,冥琊劍芒匯聚,與噬天侯掌心摩擦,發出尖銳且刺耳的滋滋聲,萬千劍影環繞唐云,隨之將噬天侯扯入劍勢,宛若踏入龍卷暴風,瘋狂在戰場各處肆虐。

在短短幾秒內,戰場下無數妖獸被生生清除數個寬廣的區域,入目皆是米粒大小的碎肉粘粘骨茬,跟鮮血,泥土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想來若是種菜,明年定會豐收吧。

唐云噴血而退,鎧甲滿是抓痕以及被妖氣腐蝕的痕跡,坑坑洼洼似隨時都會被扯碎,持劍之手隱隱顫抖,酸軟的乏力感讓他頗為難受。

反觀噬天侯,其實單看表面也挺狼狽,不過卻無傷大雅,被劃出的傷口早已愈合,其中屬于唐云的真氣早被生生排擠出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