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57:堅壁清野,天海危也

更新時間:2020-01-12  作者:氪金改命
他剛剛殺了魔熊,鏟除了天興宗的所有人和妖獸,結果下一刻地面忽然冒出無數道光柱,緊接著漫天符文閃爍,他就看到這座城憑空出現。

注意力放在彈出的框框上。

副本:深海妖城

通關要求:擊殺BSS人魚女王,擊殺BSS三首蛟……

成就:無傷通關血染天穹頭顱砌塔崩山碎岳深仇大恨

血染天穹:殺他個天昏地暗,殺個日月無光,人族血流成河,那就讓妖族赤血染蒼穹……

頭顱砌塔:萬頭砌塔,尸伏滿城,讓噬天侯嘗到報復。

崩山碎岳:深海有巨城,城下有海獸,獸名玄霸龜,力馱九重天。殺了它,打爆它的腦袋,打爆它的龜殼。

深仇大恨:殺了牧湘云,反殺血鷹。搗毀天興宗,你與噬天侯的仇怨越來越深,既然尋求刺激,那就貫徹到底吧,徹底摧毀妖城一切。

“臥槽,系統你有點狠啊。”唐云眨眨眼:“不過我喜歡。”

回過神,他甩了甩腦袋,望著遠處的巨城陷入沉思:“那么問題來了,我他么該怎么進去呢?打進去?兩個BSS圍攻,可不一定干的過。”

算了!

思索片刻,他放棄了繼續副本的念頭,之前的副本讓有些疲乏,且如今情況緊急,盡快趕回去才是王道。

郡城。

唐云風塵仆仆的趕來,發現城外尸體又多了數倍,大都是妖獸的尸體,且都被切下了有價值的東西,僅剩殘缺的肉塊骨頭暴露在荒野,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氣味。

他來到鎮武閣見到歐洋,直接問:“妖獸又攻城了?可我在天興宗這幾日,噬天侯還沒有趕來啊。”

歐洋臉色有些憔悴,見到唐云安全時,不禁松了口氣,如今天海郡情況極為危急,任何一個武者都是可貴的戰斗力。

她搖搖頭,苦笑:“不是噬天侯的手下,而是本就藏匿在各處,分布在天海郡犄角格拉的家伙,眼看噬天侯大舉進攻,一時間也蠢蠢欲動,匯合起來發起了進攻。”

“天興宗沒了。”

唐云端起茶水喝了幾口,道:“不過噬天侯一日不死,隱患就不會解除,咱們必須要弄死他。”

歐洋輕聲說道:“朝廷已經赦令,周圍郡縣的鎮武閣已經朝這里趕來,將天海郡形成半圍之勢,逐步清理著散落各處的妖獸,不日就會來到這里。”

四目對視,非但沒有半點放松,反倒越加凝重。

過了好一會兒,唐云才沉聲說道:“根據我審問那些妖獸得到的信息,這么做恰巧落入噬天侯算計。”

不能這么說。

應該是如今這種情況,無論怎么選擇都在噬天侯預料中。

歐洋自然知道情況何等緊急,皺眉道:“噬天侯到底計劃是什么,我到現在只猜出個大概……”

唐云組織著語言,迅速將自己知道的消息說了出來。

“真是好大的胃口,不怕撐死自己?百年大計,還真是謀劃頗深啊。”歐洋妙目泛起森然冷光。

“妖族向來野心不小。”

唐云舔了舔嘴唇,冷笑:“一旦妖族真的找出了新的路子,那可就沒有人族的立足之地了,妖族的適應力可遠比人族強得多。”

歐洋深吸一口氣,咬牙道:“如今形勢已經落入他的算計,那么不久之后他就會發起總攻。”

“大人準備如何?”唐云問。

歐洋苦笑,道:“百姓死傷太多了,不能再死了,這幾天許多勢力已經準備撤退,我索性安排大批百姓與他們同行,往后面逃。”

“可是我怎么看百姓沒有少呢?”唐云心里咯噔一下。

歐洋表情有幾分哀傷:“走的人多,來的人更多,太多百姓拖家帶口朝這里趕來避難,如今郡城內諸多建筑已經拆除,完全是人挨人,人擠人的情況。

大概估算一下,算上連續往外擴建的幾個區域,如今城中已經容納了百余萬的黎民百姓吧,甚至更多……”

唐云想了想,說道:“武者大戰,波及無辜,會牽連太多百姓。為今之計無外乎反守為攻,先下手為強打破噬天侯的算盤,牽扯他的注意力為救援贏得時間。”

歐洋自然知道,不過她想的更多:“萬一調虎離山呢?別忘了人魚那群家伙。”

唐云的指間在扶手敲動,皺眉:“大人言之有理,如今戰力有限,分兵之策確實不可行……”

宣子怡和歐洋固然可以先發制人,可只要噬天侯這種的怪物,隨便降臨一兩個,這里的百姓起碼得死八成。

該死,還真是環環相扣。

他如今確實嘗到了曾經天劍宗,邱家這些人當時的滋味兒。

無力。

就是這種絕望而無力的感覺,明知對方的計劃,明知對方接下來會怎么做,可自己卻只能眼睜睜看著,被動的任由對方牽著走。

心緒不穩,唐云氣機泄露一絲,被歐洋敏銳察覺,她有些震驚的望著他:“咦,你突破了?”

唐云隨口回道:“僥幸而已,那天興宗有大妖鎮守,我與之鏖戰良久瀕死突破,天不絕我……”

歐洋忽而說:“城內現在就我跟宣子怡兩個八品武者,九品多一些,但也只有三四個,算上你有五個,十品更多……卻無疑滄海一粟。”

他咬咬牙,冷笑:“既如此,那就只能堅壁清野,據城而守。”

歐洋抬頭看向他:“你不是天海郡的人,何至于留在這里?要走現在還來得及。雙十年歲突破九品,這就算是大派天驕也自慚形穢,這么傻……”

唐云別過頭看向外面,輕聲道:“世道混亂,妖魔橫行,人族能立足這天地,不是靠著躲,有些事躲不過的。

何況我是鎮武閣的人,拜凌川府主之位。既然穿了這身皮,帶了這頂冠,享受了好處,那就得擔起責任啊。”

頓了頓,他揚起下巴,聲調略微上揚:“大人你們穩坐郡城,我去那深海妖城一探究竟,看看能否做點手腳,希望噬天侯沒有回來。”

歐洋豁然起身,拒絕道:“妖城……十死無生,你不能去。”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辦法?”唐云看向她。

“堅壁清野,總有一線生機。”

“可這一線生機還得看運氣。”

“總比你送死強。”

“若我的死,能讓這生機大上幾分,那就死的值。”

“你……我派人去,你是朝廷命官,無須……”

“旁人沒我了解的多,去了或許會弄巧成拙。”

急促的對話逐漸停止,四目相視都顯得格外固執,誰也不會退讓一步。

唐云抿了抿唇,揮袖間真氣爆發,拖著兩人迅速出屋升空,俯窺這下方人頭攢動的郡城:“大人,一人之力終有限,萬人拾柴火焰高,這些百姓的價值比我高。”

歐洋楞了下,眼圈微微泛紅,別過頭掙開真氣束縛,飄然落下:“我去設宴,酒涼了就不好喝了。”

唐云笑了笑,看了眼這無數百姓,迅速朝遠處飛去。

既然有掛,總要對得起它。他覺得自己起碼能做些什么,這么多人命,能多活下來一個是一個。

宣子怡趕來,有些詫異的望著那越來越小的背影:“你怎么了?他是誰?我怎么看著有點熟悉呢?”

歐洋笑了笑,搖頭進屋:“沒什么,風有點大,刺眼。”

落地。

唐云抬頭望了望陰霾的天空:“送死嗎?未必啊。”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深海妖城?

巨城表面被一個大泡泡籠罩著,唐云頭鐵直接撞了進去,就像是穿過了一層膠質物,短暫的遲滯隨后便進了范圍內,撲鼻一種濃濃的海腥味,就連陽光都暗淡了許多。

想想也是,這么多年都藏在海底,這里的生物早就適應了那種環境,突兀的暴露在陽光下,估計跟見光死差不多吧。

下一刻,忽然背后的泡泡泛起漣漪,緊接著城內涌出了大量手持兵刃,半人半妖的怪物朝他沖來。

暴露了,他隱隱看到遠處有海濤迭起,一道熟悉的人影沖來,其身旁還跟著一頭長達數十丈的三頭蛟龍。

再進副本。

場景變幻,唐云咳嗽幾聲,瞇起眼睛觀察著遠處的巨城:“竟然還帶敵我辨識功能,這么先進的嗎?既然進不去那就讓你們帶我進去……”

魔熊招供說過,噬天侯麾下幾個大妖都是各司其職的,比如血鷹是負責海島安全,在海域巡邏,而魔熊則是奉命鎮守天興宗穩固戰線。

人魚則是負責傳送城池,等天興宗占據后便布置符文,將城池傳送過去,然后由烏龜馱著前往郡城,大幅節省時間,屆時可更快擄走百姓……

如今血鷹死了,魔熊掛了,這座城的人魚女王和三首蛟也是大妖,如果弄死他們,噬天侯勢力會再被重創。

他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后順便往臉上抹了一把灰,將盛世美顏遮掩幾分,拉過旁邊尸體剝下他的衣服給自己套上。

收斂氣息,閉眼躺尸。

片刻后,陡然從城內沖出一道人影,凜然升空環顧四周,俏臉滿是怒火:“該死,該死,魔熊你個廢物,主上讓你鎮守在此,卻搞成這種模樣……”

死了,全死完了。

應該是有強者降臨發起突襲,將這里徹底鏟平。

女王氣的胸口波濤洶涌,環視周圍卻滿是瘡痍廢墟,沒有半點生機,心里怒意更甚:“來人,去各處查找一番,看看可還有活口,本王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刻鐘后,被石頭壓著半截身體,奄奄一息命不久矣的唐云,被成功發現并抬進了城里施救。

這不輕而易舉就進去了?

唐云在血祭府城這副本里,鎮武閣密庫中找到過許多武技,比如斂息術這些,級別不高,修煉也不算復雜,甚至只能稱得上一種技巧,可這玩意確實打實的好用。

以他如今的層次,這群雜兵能看得出端倪才怪。要知道之前通脈境的歐洋,也只是在唐云情緒不穩,泄露的一絲氣機中察覺端倪。

貌似唐云這種體格健壯,年輕有力的男子,在城里是緊銷貨,一路上頗多人聞訊趕來圍觀,甚至還有伸爪子摸一摸的……

幸好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女王的吩咐這群雜種不敢太過分,連忙將他抬到了城內最為高聳宏偉的建筑宮殿,喚來相當于皇宮御醫的人替他療傷。

沒錯,人!

這城里大多數都是人,起碼表面像個人,偶爾帶著其他東西,比如魚鱗,尾巴,章魚觸手這些亂七八糟的,就跟科幻電影里提到過的那些變異生物差不多。

二刺猿也別興奮,這群家伙大多數賊機八丑,大多身上還有一層粘液之類的東西,而且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海腥味。

當然那是外面,服侍女王的這些家伙長得還可以,勉強可以用‘五官端正’這個詞稱贊一下。

最讓唐云松口氣的就是,沒有粘液,身上味道也沒那么難聞,似乎是用了香料?反倒有種馨香,雖然味道很濃。

跟前世的劣質香水一樣,不過知足吧,起碼比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強得多。

用唐云的話說:“外面那是什么奇形怪狀,長得跟他么基因突變差不多,丑就算了,還他么味兒大,這種玩意兒就該徹底滅絕。”

臉頰掛著淡淡的魚鱗紋路,皮膚有些泛著藍色的小姑娘,小心翼翼替唐云擦拭灰塵,當她將唐云的臉擦干凈時,大眼睛浮現驚嘆:“師父,他好好看吶,皮膚也好好……”

“嗯,確實好看。”

老嫗替他把著脈,目光挪到唐云臉上時,固然心有準備,還是被驚了一下:“在人族中他應該才一二十歲吧,可惜了……”

“可惜什么呀?”小姑娘搖了搖辮子,不解的問。

老嫗淡淡的道:“這種漂亮的人,一般都會被送給公主們當面首呢,那幾個公主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姑娘打了個哆嗦,輕聲道:“也對啊。”

就在這時。

穿著得體華服,五官淡雅的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眉宇間似有抹不去的憂愁,頗有種文藝女青年的范兒。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