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39:千機墳冢,花魁嫵媚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氪金改命
唐云的注意力定然早已放在了自己身上,無論做什么都會想到秦煜軒而并非只是趙毅,這是本質上的差距。

接下來唐云定會隱藏的更深,秦煜軒如今對唐云早已收起了小覷之心,事實證明只要小看這家伙的,都沒什么好下場。

一開始的田霸天,后來的天劍宗,再到龍陽邱家……呵,不是滅門,就是絕戶,甚至死后還扣著污名帽子。

人影迅速出現,來到秦煜軒面前,恭敬的遞上竹筒:“老爺,龍陽郡那邊傳來消息。”

秦煜軒訝然挑眉,打開竹筒將信息取出看了看,眉頭頓時擰了起來,并非憤怒而是疑惑與不解。

武道大會?

金剛寺?

趙毅借勢出手陷害唐云?

你他么就是個白癡!!!

白癡!!!

短暫的疑惑,秦煜軒憤然拍案,臉上憤怒壓根沒有任何掩飾。

既然唐云敢這么做,又是明知金剛寺會報復,他能不提前收集情報嗎?當初玄妙那破事又不是秘密,他能打聽不出來?

既如此,你趙毅唆使玄妙去搞事,豈不正中唐云算計?這都想不出來?

秦煜軒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不去想趙毅這個糟心玩意兒,他已經決定徹底放棄這個家伙了,朽木不可雕也。

一直未曾出言的龍星悅,忽然出聲道:“老爺,讓我出手吧?如今他遠在龍陽郡,就算有意外,也跟您沒有什么瓜葛,索性快刀斬亂麻。”

秦煜軒皺眉想了想,忽而問:“你有把握?”

龍星悅狠狠點頭:“他被王鑫強行提拔到府主,就算是十品,也不過初入凝血境而已,殺他不過翻手之間。”

秦煜軒沒有太過猶豫,緩緩頷首道:“那邊走一遭吧,一切小心。”

官道。

唐云如漫步般在路邊行走,唐嫣月也算消停了,如淑女般邁著小步跟在他旁邊,只是手里少了幾塊肉的油乎乎的豬蹄,壞了她的形象。

唐嫣月把豬蹄湊到唐云嘴邊,鼓著臉蛋說道:“來一口?今兒貌似就到老家了?”

“去祭壇,不進城。”唐云遠遠看了眼揚州府的輪廓,徑自轉身進入密林,這又不是他真正的老家,他沒有半點所謂的眷戀。

此番是過來取鑰匙,除此之外再無他事。

根據妖魔在日記里記下的位置,唐云摸索了好一會,砸出了不知多少大坑,才費心巴力的挖出了那個盒子。

普通的檀木盒,也不知道被他藏多久了,里面東西早已發霉,所幸那枚鑰匙是玉質的東西,倒也不影響。

唐嫣月頗為奇異的瞪大眼睛:“誒?你從哪知道這里藏著這么個東西的?”

“你猜。”

唐云抖了抖里面那塊早就爛透的破布,勉強辨認出零星的字跡,跟三神教的神源經一模一樣,應該是妖魔留下的后手之一。

鑰匙到手,接下來就要去找傳承了。唐云把玩了一番,將鑰匙收入囊中,帶著唐嫣月朝既定的路線前進。

金剛寺封山,武道大會落幕,這些種種讓唐云的計劃如愿發展,但正如暴風雨前的寧靜,他沒有太多時間,根據他的估計,頂多也就三個月……

這是他反復計算思考后得出的極限結果,事實上中間一旦有差池,這個時間就會無限縮短。

去掉路程,大概有兩個月的時間。

唐云決定用三天搞定這個傳承的事情,看看能弄到什么寶貝,至于其他的時間,全部用在皇極宗的傳承功法上面。

計劃?

沒有計劃。

若有攔路者,殺!

唐云沒那么多美國時間墨跡,若是對方不交出傳承寶物,那就殺干凈便是,區區一個宗派而已。

兩天后。

唐嫣月靠在這塊石碑上,頗為疑惑的扒拉了幾下上面的青苔:“就是這里?龍元門,怎么看上去這么破敗,連門面都不清理,難不成滅門了?”

“希望不是。”唐云皺了皺眉,上前推開了這略有褪色的朱紅大門。

呼……

似乎很久沒有新鮮空氣涌入,打開門的瞬間,一股旋風穿過唐云涌了進去,吹起一片灰蓬蓬的塵屑。

唐云楞了下,拉出面板看了眼,詫異之色不加掩飾浮現在臉上。

觸發新副本了?

系統:是否進入副本玄機墳冢]?

“不對勁。”

唐云甩了甩頭,瞇起眼睛在這大門口,沒有半點挪動腳步的意思。

根據妖魔日記所說,這里曾經是龍元門的地盤才對,當年那個秘境也是機緣巧合在龍元門內出現的,所以區區龍元門才能獲得大部分好處。

他們邀請了一些信得過的好友,一起探索這個秘境,妖魔也是費盡心機才混進去的。

然而秘境的好處出乎預料,昔日的信任連個屁都不是,大家開始大打出手,妖魔這才暴露身份。

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但這個龍元門肯定是最后贏家,否則妖魔也不至于被追的跟狗一樣到處跑。

現在發生了什么情況?副本名字叫玄機墳冢。

什么玩意?

拉出面板看了看,唐云眉頭頓時擰了起來,這個副本有意思了。

副本:玄機墳冢

通關要求:擊殺BOSS天魁,擊殺精英花魁,擊殺精英奴零。

成就:無傷通關拳破玄法千機偃傀

拳破萬法:花里胡哨的操作,在絕對的拳頭下只是個笑話,錘死天魁,告訴他拳頭才是真理。

千機偃傀:摧毀天魁引以為傲的兩具傀儡。

毫無疑問,這是個小型副本,不過唐云最感興趣的還是那個問題,龍元門到底發生了什么,發展到這種地步?

唐云舉目四下掃視了一番,邁步走下臺階。

一名侍女走出,柔聲問道:“閣下何人?來我龍元門所為何事?訪客還是議事?”

唐云眼角一抖,望著侍女的目光夾雜著幾分驚異,不動聲色的道:“唐云,議事。”

“公子請隨我來。”侍女轉身帶著他入了正院。

門外跟門內完全是兩個世界,那里荒涼無比,塵埃遍地,但這里卻風景秀麗,人來人往煞是熱鬧。

“有趣。”唐云嘖嘖稱奇,四下張望著。

“請公子稍等,奴婢這就去通報門主。”侍女微微一福,踩著小碎步迅速進屋。

就在侍女離開不久,唐云耳朵動了動,臉上泛起一抹笑意:“終于還是來了。”

一剎之間,周圍來往的男女忽然轉身,朝唐云發動赴死般的攻勢,身上更是響起嘈雜的機括聲,窸窸窣窣的尖嘯應聲而起,無數箭矢尖刺,飛鏢短劍朝他涌來。

叮叮當啷……

他連劍都沒有拔出,氣血匯聚,撐起一層厚厚的血球將他包裹,從各處射來的箭雨在接觸到氣血的剎那,瞬間被消融殆盡。

樓欄人影攢動,一個佝僂著身子,渾身被黑色斗篷遮掩的人忽然出現,嘶啞難聽的聲音頓時傳遍全場:“議事?不妨下去找他好好商量。”

可以的,很強勢。

活像當初打游戲下副本時BOSS出場的宣言。

唐云抬頭看了看,發現周圍鐵鏈交錯,尖刺橫生,不知何時四方上面都被特質的鐵刺咬合封鎖,平白讓這里陰森許多。

咔嚓嚓

地板顫動,裂開一個縫隙,繼而高臺升起,一個半跪在地的男子身影顯露出來,雖然低著頭看不清五官,但他身上透著濃濃的死人味道,依舊讓唐云皺眉不已。

僵尸?夜叉?修羅?

不,這是……尸鬼?

唐云表情逐漸凝重起來,這廝裸露的皮膚上,到處都充斥著縫合的痕跡,除此之外身上套著一件陳舊發白的衣袍,腰間甚至還懸著一枚令牌。

這傀儡竟然是龍元門的門主???

偃傀之術?這他么不是黃泉宗的傳承之一嗎?難不成這個BOSS天魁也是黃泉宗余孽?

“龍血玄黃,八門四象!”

卻見這胸口繡著‘奴零’字樣的傀儡陡然站起,如活人般用他那滿是縫痕的臉,朝唐云露出猙獰扭曲的笑容,嘴唇開合,吐出沙啞的一句話:“陣起!”

咚!!

周邊陡然響起一陣呼嘯,緊接著八道身影從地下冒出。

這些同樣是傀儡,但較之眼前這玩意弱了許多,但八個傀儡相互組合,取長補短形成戰陣,卻能起到非凡作用。

“沒用的。”

唐云屈指輕彈,八道血光似長虹破空,瞬間擊破戰陣洞穿了傀儡的腦袋,澎湃的勁力徹底將他們的腦袋炸碎。

饒是如此,少了腦袋的無頭尸體,依舊如同活物般朝他沖來,沒有半點停頓的跡象,似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偃傀之術,這水平比木青柔強得多。”

唐云想起了曾經殺死的李慧,那家伙是一種尸蟲控制的,比起眼前這些傀儡,簡直弱了不知多少。

橫劍架刀,唐云翻手一掌砸在傀儡胸口,涌動氣血之力盡數灌入傀儡體內,僅不過剎那的停頓,傀儡當即炸裂變成漫天碎渣。

這些傀儡相當于十一品的武者,雖然實戰能力有所不如,可若抱團打斗默契非常,足以發揮出更強的實力,不過對十品武者來說,還差得遠。

唐云在擊潰一個傀儡時,就已經大概摸清楚了這些家伙的上限,冷眼掃過他們的裝束,心里頓時有了底。

這些都是龍元門的執事,長老一類的武者。

BOSS天魁掌握黃泉宗兩脈傳承,并且奇思妙想的將他們結合在了一起,眼前這些傀儡都是他的實驗品。

“不錯。”

八具傀儡崩潰,場中一直沒有動作的奴零,忽然朝前一步,雙掌彈出兩截鋒芒畢露的劍鋒:“讓我來領教閣下高招。”

話落的瞬間,他身上陡然噴出一股股毒霧,影影綽綽眨眼便彌漫周圍,若鬼魅無聲,他飄來到唐云身側雙劍交錯絞殺而來。

一柄利劍出現在前方,將雙劍死死抵住,見紋路卻是劍鞘一柄,不等奴零有所反應,如海嘯般涌動的轟鳴,夾雜著隆隆悶雷之音徹底砸在他胸口。

嘭……,奴零身形一頓,胸口登時被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露出里面亂七八糟的齒輪零件。

咔嚓,唐云手腕一動,擰劍的瞬間跨步帶出劍鋒,如冷月當空映照世間,伴隨著咔咔的悶響將奴零雙臂斬斷。

收劍歸匣。

唐云沉肩撞上,奴零身體陡然炸裂,僅剩腦袋在地上打著旋,下巴開合吐出一蓬泛著杏仁味兒的黑霧。

他一掌拍出,氣浪壓下,血氣滔天,黑霧吱吱消散,順帶抹去了奴零殘缺的腦袋,余勢不減在地上留下一個大坑。

一劍橫空。

這些困人的鐵索倒刺之類盡皆崩碎,眨眼唐云便撞碎房屋橫穿大堂來到后面,卻見一女子撐傘而立,站在河邊似是喂魚。

“花魁?”

唐云打量著對方的裝束,隨意撥開兩根射來的銀針:“天魁手藝又精進了,你是第二批造出的傀儡?”

“公子既然來了,何不……”

“你跟我裝個錘子啊?”

唐云打斷她的話,當頭就是一拳砸了過去。

“嘻嘻,公子陪奴家來玩兒啊。”

輕笑如銀鈴般悅耳,伴隨著淡淡的馨香,眼前女子似夢幻泡影憑空消散,獨留那把紙傘落在水池。

“嗡!!”

千絲綢帶陡然甩出,前端掛著猙獰的尖刺。

唐云崩開尖刺,探手將之拽住:“單論實力,可匹敵十品強者,若是加上你這鬼魅身法,普通的凝血境武者一時不察也會被你玩死。”

可惜,他不是上述兩者。

由于他進步太快,如今臨近凝血境中期,氣血之力正是充盈之時,且無數從副本中用命換來的實戰經驗,足以讓他應付著花魁。

困百骸。

花魁身影再現,衣裙隨風輕舞,條條絲帶自各處射出,眨眼間便將唐云重重包裹,旋即受力將他吊在空中。

百花齊放。

隨花魁蓮足點地,池塘上漂浮著的荷花荷葉頓時凌空卷起,似飛盤碎刃,在池水包裹下宛若龍卷暴風朝唐云涌來。

嗡……

就在這時,一抹血色凜然破空,似怒龍狂嘯掀起漫天殺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條條殘影盡數洞穿,繼而直襲花魁胸口。

移形換影。

血劍臨近,花魁俏臉笑容依舊,紅袍鼓蕩瞬間干癟下去,被血劍攪成碎末,而她則如鬼影般出現在十余丈外。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