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37:金剛封山,趙毅大難

更新時間:2020-01-02  作者:氪金改命
雙掌交錯,戒情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手臂毛孔迸出道道血劍,愣是在劍尖逼近眉心只是,強行撼動唐云勁力,將其朝旁邊扭去。

饒是如此,鋒利的劍尖依舊在他額頭上刮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勁力潰散仍然不可小覷,如切豆腐般直接刺入他耳畔地下直沒入柄。

唐云直接拖劍橫切,朝戒情頭顱壓下,固然漢劍后半尺未有開刃,但以他的力道依舊可輕易碾碎對方腦殼。

佛陀渡厄。

千鈞一發之際,戒情不管不顧,拼著丟命的威脅,陡然雙拳砸出,后發先至的灌入唐云腰腹。

翻云掌。

唐云唇角溢出一抹嫣紅,卻臉上顯露決絕與癲狂,不閃不避硬生生吃下這兩拳,反手一掌再無花俏砸在對方心口。

戒情瞳孔出現剎那的渙散,當即噴出一股血霧,剛運力揮出一半的拳頭無力軟下,一身氣血在剎那間潰散大半。

心門要害,這一掌透入的勁力,徹底打亂了他的氣血運行,巨大的沖擊反噬讓他意識瞬間陷入空白。

唐云抽劍斬下,帶起一簇血泉,劍鋒直接切進情脖頸大半。

就在這個時候,戒情意識因劇痛而恢復,生死危機迫使他爆發出全部實力,僅剩氣血之力徹底炸開,強行將唐云震退。

嗬嗬……

他想說些什么,但喉管被切斷,戒情根本說不出任何話來,雙目充血如憤怒的狂獅朝唐云沖了過去。

“加點!!!”

唐云在這一刻,呼出面板直接將保留的屬性點懟上。

體內頓時生出一股新的力量,腳下一頓,入地尺許,濺起塊塊土石,強行止住退勢,迎著戒情凜然出劍。

全身氣血涌入左手,伴隨嗡嗡震耳佛音鼓蕩,戒情發出如獅吼般咆哮,五指成爪,迎著劍鋒抓去。

一圈肉眼可見的氣團炸裂,刺目血浪翻滾倒涌,如決堤洪水瞬間將擂臺淹沒,未曾徹底散去的微灰塵土石在這一刻,仿佛被一只無形大手壓下,露出場中二人身影。

只不過唐云剛有屬性點加持,而戒情更是強弩勁末,也沒料到唐云會臨陣突破,故而二人這一擊碰撞,高下立分。

“你不是戒情。。”

唐云迎著他猩紅的雙眸,陡然說道:“你們金剛寺的人員名冊我早就查閱過,金剛寺出名的武技功法,我也知曉七八大概。

你一直遮掩自己功法跟腳,直到現在才露出端倪,羅漢金剛體啊,這玩意入門難,再往上更是難上加難。

據我所知金剛寺自從建立以來,直到現在七百二十五年,一共只有三人煉成,其中兩個已經身死多年,最后那個……呵呵。”

戒情聞言,頓時面色大變,陡然握住劍鋒運力一扯,蓄勢握拳朝唐云面門砸去,滾滾風嘯震耳發聵,徹底將他聲音淹沒。

如唐云所說的那樣,他修煉的功法確實是羅漢金剛體,這門功法剛猛霸道至極,一旦煉成到某個層次則金身不壞,如容顏不了等東西更是順帶的。

此前那些人壓根沒有將他逼到這種地步,功法異象自然沒有顯露。

正因如此,戒情才能冒充毛頭小子不被查驗出來馬腳,他才能一路混到這個地步。

“玄妙!”

唐云陡然大喝:“你非是所謂戒情,而是當年的玄妙。二十年前偷出金剛寺,闖下彌天大禍的玄妙,此后被下入郡城詔獄,沒想到你竟然逃了出來。”

玄悲起身,淡淡的說道:“金剛寺封山四十多年,再出天才修成此功也實屬正常,大人認錯了。他就是戒情……”

“是嗎?”唐云一腳踹出,本就強弩勁末的戒情頓時噴血而退,金身光芒暗淡,氣勢徹底萎靡下來。

唐云拭去唇邊血漬,冷眼望著臺上玄悲,忽而嗤笑:“既然這樣,那不妨暫時休戰,咱們來見幾個人。”

話落,李霄等人擠開人群,壓著兩個女人走了過來。

“燕兒……”

戒情,不,應該是玄妙目眥欲裂,憤然朝唐云低吼:“要殺要剮盡管沖我來,莫要連累那母女二人。身為朝廷命官,卻肆意抓捕百姓,如此品性何以為官?”

唐云冷笑道:“現在承認了?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朝廷重犯越獄而逃,竟然還敢冒頭挑釁本官,甚至還危言聳聽,擾亂民心。你們這群禿驢的話術,水平不錯啊。”

他這話剛一出口,方有騷動的民眾頓時安靜下來,恍然大悟:“對啊,這家伙是朝廷重犯啊,而且還越獄了,他的話有何可信度?

再者面對這等窮兇惡極的家伙,不用特殊辦法,怎么能逮住他?畢竟這廝可是十品武者,破壞力……”

百姓看著已經徹底淪為焦土廢墟的擂臺,不禁升起一種劫后余生的慶幸,幸好唐大人英明遠見早有準備,否則這等惡人一經逃跑,誰知道會造下何等禍事?

玄妙忍不住上前幾步,絲毫不做防備的來到唐云面前,嘶啞著嗓子低聲問:“你要如何才能放過她們?只要你放了他們,我就告訴……”

唐云打斷他的話,輕聲道:“得知金剛寺竟然有人被關在郡城詔獄時,我就猜出來趙毅不會善罷甘休,這可是個好機會。”

“你……”玄妙駭然失色,下意識倒退數步,不可置信的盯著他。

他怎么會知道?

怎么能知道?

怎么可能?

這家伙竟然謹慎到如此地步……

驚駭之余,玄妙更多的是頹然,絕望

他知道對方既然能為了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留下后手,那相應的就會有一系列的坑等著自己,自己現在就是甕中之鱉,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

唐云輕聲說道:“本來只是做個后手,誰曾想他竟然還真把你放出來,讓你冒名頂替所謂戒情,想讓你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了我。

嘖嘖武者相爭,更立下生死狀,此事朝廷也沒有辦法報復金剛寺,更何況還有趙毅幫你們擔著呢,真可謂皆大歡喜啊。”

玄妙不再反抗,有些失魂落魄:“殺了我,我以命相抵。”

唐云提劍架在他脖頸,卻說出了讓玄妙茫然的話:“不,我不殺你,我還會放了你,放了你的妻女,事后我會發出通緝令,能否跑掉就看你本事了。”

世間從沒有無緣無故的餡餅,就算有這東西,在吃嘴里之前也會先砸死你。

玄妙非但沒有感到慶幸,反而覺得身體越加冰冷,不自覺連聲音都有幾分顫抖:“你要做什么?”

唐云逼近他,劍鋒微微揚起就要將他斬殺:“你想多了,我這人菩薩心腸,不忍殺戮,大發慈悲放你一馬而已。

我可出手了哦,你若不想全家死絕,那就做出認罪俯首,卻出爾反爾將我挾持的態度,借此帶著你一家離開,這可是你最后的……機會。”

劍鋒落下需要多久?

很短的時間。

“求你不要殺她們,我認罪便是。”玄妙根本沒有過多考慮時間,在須臾一剎,他選擇了遵循本能。

二人的交流太快了,聲音太小了,擂臺也太大了,觀眾能注意到的也就是二人似乎在爭執。

眼看玄妙下跪認罪,眾人不禁輕舒一口氣,心里那塊大石頭終于落回了肚子里。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卻見玄妙忽然探手摁住唐云持劍手腕,暴起氣血一把卡住他的脖頸,將之作為人質挾持住,沖著下方嘶吼:“放了她們,否則我就殺了她。”

突然的變故,誰也沒有預料到。

李霄大驚失色,當即抽刀架在女子脖頸上:“你這惡徒,佛經讀到了狗肚子里,竟然敢挾持大人,當罪不容誅。放了大人,否則……”

“放了她們。”玄妙打斷他的話,扣住唐云肩胛陡然壓下,隨著一陣脆響,唐云不禁悶哼一聲。

各大勢力首腦面面相覷,他們也沒料到這場戰斗會如此一波三折,尤其是玄妙明明認罪俯首,該是皆大歡喜的場面,誰知這廝竟然使詐。

這群和尚……真會玩!!!

一人冷哼一聲,怒視玄悲:“玄悲大師,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包庇重犯已經是大罪,如今你也看到他是何等惡人?若真讓唐大人隕落于此,你們金剛寺可真就沒有回旋余地了。”

平心而論,唐云來到凌川府,確實跟歷任府主有很大不同,唐云的手下只是經商斂財而已,并且極為守規矩,并沒有爭搶地盤,或者倒向某一方的傾向。

這讓各個勢力都極為安心,尤其是唐云之前傳信,告誡他們金剛寺大開山門的事情,更是讓他們再生幾分好感。

如果唐云死在這的話,下一任府主繼任,肯定還是金剛寺這邊的盟友,畢竟金剛寺連朝廷罪犯都敢包庇,且還讓玄妙光明正大的出現,背后如果沒有算計純屬扯淡。

所以說。

唐云不能死,否則在下任府主的幫助下,金剛寺很快就能擺脫困境,借著這次踩死唐云的名望,大肆擴張重回昔日巔峰。

而這么一來,各家利益可就受到威脅了呀。

凌川府底盤就這么大,蛋糕就這么大,本就各家都已經分好了,如今再插進來一個金剛寺,豈不是又要重新洗牌?誰會愿意?

面對各個勢力頭頭的明暗逼迫,玄悲只覺如鯁在喉,進退兩難……計劃怎么會變成這種局面?唐云怎么會這么強?

玄妙怒視李霄,凜然低吼如惡虎般咆哮:“放了她們!!!”

“放,我放。”李霄咬牙切齒,小心收刀退后,讓人留出一條路來。

玄悲不得已起身,朝下面叫道:“玄妙莫要自誤。”

誰知玄妙根本不理他,挾持著唐云,帶著妻女二人徐徐后退,迅速退離了人群朝遠處奔去:“若無人追我,待到平安之地我就會放了他。否則后果你們自己擔待……”

“完了!”

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玄悲心里發涼,一股子寒意傳遍全身,滿腦子只剩一句話:“這下徹底完了。”

當然,他心里還抱著最后一絲僥幸,萬一玄妙真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唐云宰了的話,那這一切罪責在趙毅的操縱下,都會被扣在玄妙頭上,無法牽連金剛寺。

可惜這個僥幸,幾率實在是太小了,尤其是玄妙還有妻女的情況下,他會把事情做到如此決絕的地步?

玄悲從呆愕中回過神,迅速思索著應對之策,可如今境地本就沒有任何回旋余地,思前想后他只想到了一個辦法,不是辦法的辦法。

封山!

沒錯,就是再度封山。

說白了就是當王八縮起來,等所有人把這些事都忘記,等唐云離開凌川府……

不得不說,這是當下最好的辦法。

如今唐云被挾持不在現場,玄悲只要做戲做的好,演得好,哭一波擠幾滴貓尿,然后再做點表態,基本就能博得百姓同情。

鍋都扣在玄妙身上,他金剛寺只要做出也是被連累的模樣就好,至于其他勢力,只要金剛寺重新封山,其他勢力就不會得寸進尺。

念及至此,玄悲直接深吸一口氣,做出愧疚自責的表情,發出一陣大吼吸引所有人注意力后。

而后狠辣一掌拍在自己肩頭,明顯看到肩膀凹陷,無力耷拉下去,且鮮血淋漓,浸染衣袍,顯得格外凄慘。

玄悲大聲道:“在下識人不明,錯信惡徒,如今自斷一臂求大家諒解,此后我金剛寺再度封山,百年內不再出世。”

嘶……

老狐貍,這么狠?

各勢力首腦對視一眼,看出彼此凝重。

這還沒完,在李霄開口之前,玄悲拿出一個玉盒,道:“唐大人因我金剛寺而受到連累,在下愿拿出金剛寺傳承至寶天龍寶丹一顆,望這位大人替大人收下。

我金剛寺閉山后,定會為唐大人誦經回向,往大人能平安脫險歸來……”

“嘶……”

眾人面面相覷,這一番連消帶打的對策,成功將金剛寺的形象挽回幾分。

李霄本欲拒絕,但收到唐嫣月的信號,不得不按下心里的納悶,強忍著不甘心接過盒子,還打開看了看,省的是個空盒子……

不得不說,跟著唐云這么長時間,李霄也不再是曾經那個單純的少年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