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17:使其滅亡,讓其膨脹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鶴神搖搖頭:“然后我就不知道了,西川縣連同周邊一些區域盡被吞入空間裂隙,卻因為地域不小的原因,也帶出了幾分法則。

依仗這些,才保得這里到現在都沒有被空間罡風消磨。只可惜這里法則不全,生靈根本無法生存,于是很多人便餓死了,到最后甚至人吃人……”

說到這里,它眼中露出幾分恐懼,很顯然當初所發生的一切,讓它記憶猶新。

唐云恍然,目光轉到某處:“人含怨而死,這里又是獨立的區域,所以無數人的怨氣匯聚,便讓此地變成了鬼城。

然而時日漸過,普通人漸漸堅持不下去被消磨神智,最終變成了徹底的鬼物,這就是外面那些無窮無盡鬼物的來源。

不過隨著人的尸體被吃光,甚至一切都吃干凈后,你們也將面臨死亡的到來。此地隔離外界,你們無法修煉。

雖然單憑妖族肉身的強大活到現在,可一身實力依舊下降的厲害。甚至到最后淪落到,必須依仗某些奇怪的東西,才能勉強茍活,不被外面的鬼物潮汐吞沒。”

“沒錯。”

鶴神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串佛珠,就是曾經那名僧人生前之物,只不過上面的珠子已經滿是裂痕,應該也撐不了太久。

唐云隨口問道:“我好奇的是,當初你們被吸進來,為何不想辦法出去?”

鶴神低聲說:“出不去的,一開始雖然被吸進來,但雙方的戰斗卻并未停下,直到后來大家都察覺到不妥時,已經出不去了。空間裂隙被外面的強者重新封閉……”

唐云問:“夜信侯是個什么東西?”

鶴神回答:“雷元金雕,自封夜信侯。”

唐云瞇縫著眼睛:“你們不會沒有嘗試過自救吧?到了絕境之時,人族和妖族聯合起來并非不可能,一切都為了活下去,不是嗎?”

“試過,沒用……”

鶴神搖頭:“各種方法試過,卻都以失敗告終,于是合作最終走向分裂,為了活下去,活得更長,再度掀起了戰斗。”

唐云淡淡的說道:“這樣吧,你若是告訴我當初那些人族強者有什么遺留之物,我就告訴你如何出去。”

“我要你帶我出去。”

鶴神楞了下,旋即絕望的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求生欲:“我可以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但你要帶我走,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對抗不了外面無窮無盡的鬼潮。”

不傻啊!

唐云想了想,點頭道:“可以,其實你們被困在這里,還不知道其實外面出現了一道裂隙,我就是從外面進來的,本以為是個秘境,誰知卻是死地……”

隨著他這句話說出,鶴神心里對他的懷疑消去了幾分,平心而論唐云實力雖然比它強,但距離打碎空間屏障的層次,還是差的太遠了,更別提定位到這里。

所以唐云說的這句話,才是最符合常理的。

鶴神思索著說道:“其實當初人族和妖族合作的時候,大家都曾拿出功法之類的交換,企圖增進實力創造奇跡,所以……”

聽完之后,唐云點點頭,隨意翻閱著對方從角落刨出來的泛黃的冊子,每看完一本,他就調出面板看看……

副本時間三個時辰,更別提他之前在外面耽擱了不少時間,又跟這廝閑聊了好一會兒,兩個時辰自然記不住太多東西。

不過沒關系,一次不行那就多來幾次。

反復進了七次副本,對鶴神的性格摸索的越加透徹,唐云終于了解到更多隱秘,順帶看完了它手里的所有武技功法。

待差不多了,唐云才總算松了口氣回到現實。一息十殺這個成就已經完成,至于其他的則依舊原地踏步,但是他的收獲卻極為豐厚。

回到現實……

邱大少張望著,面色略顯凝重:“陰氣濃郁,鬼怪橫生,這里不是以往記載的洞天福地,而是一個鬼蜮之處。”

流云山莊的人贊同的點點頭,說道:“咱們先探查一番再說,千萬不要冒進,這次只是試水。”

當初在副本里,唐云一人都能打到城門口,如今五人在場,雖然大家都是臟腑境的實力,各自帶的弟子更是只有筋骨境,但對付鬼物還是極為輕松的。

且戰且進,步步為營。

當眾人看到那西川縣三個字時,不禁面面相覷,臉色難看非常。短暫的商議后,便迅速撤離了秘境。

本以為有妖魔,誰知卻是鬼怪,而且還是西川縣……看來要重新商議計劃了。

大家面色各異的坐在屋里,鬼蜮之地基本不用去想什么天材地寶了,如此一來大家的收獲就會減少很多,一時間他們的興奮情緒逐漸冷了下來。

唐云環顧一番,笑道:“西川縣當年發生的事情,我曾經翻閱過記載,對此略有了解。其實大家想錯了,雖然沒有天材地寶,但是收獲卻只會更大。”

將從副本了解的情況,他摘取了某些部分說了出來,三言兩語再度挑起眾人的動力,讓他們回去再做準備,來日再進入秘境一探。

是夜,唐云按照事先早就約定的暗號,與唐嫣月一見,交給對方一封信,且叮囑讓她回去交給李霄,讓李霄暗中送給王鑫。

既然這個秘境是鬼蜮,且牽扯甚大,那借此做點文章……簡直再適合不過。

唐云剛起床,外面就傳來腳步聲,卻是一鎮武閣的人手持王鑫的調令,讓他放下此事回城中,即日啟程。

“該死,這王鑫是故意的吧?”

邱大少嘴角抽搐,本來是針對唐云,誰曾想唐云又把這個燙手山芋給置辦的妥妥當當,于是乎王鑫直接一紙調令將唐云帶走,不再讓他處理此事。

唐云雖然也有些不快,但還是說道:“無妨,現在他王鑫三番兩次針對我,只要我撐下去他就沒辦法,一旦趙大人調來,他就得滾蛋。

事情現在已經安排好,接下來就勞煩邱公子坐鎮了,只需按部就班的跟進即可,這可是你揚名立功的大好機會。”

邱大少轉念一想,對啊!

沒有了唐云,這件事的功勞可不就全是他自己的了嗎?

念及此處,他不禁眉開眼笑,拍拍唐云的肩膀:“你放心,拍賣的事情照舊,這邊我盯著呢,絕不會給王鑫抓辮子的機會。”

“那我先走,勿念。”唐云嘆了一聲,收拾東西迅速離開。

等到夜里,他再度轉悠了回來,以他十品的實力,足以無視在場這些小嘍啰所謂的巡邏防御,輕車熟路的跳進了秘境之中。

一路殺伐……

唐云閉目想了想,然后拿出幾本唐嫣月送來的,做舊的‘神源經’還有六煞宗的東西,冠上黃泉宗的名頭,全部埋進了城門角落,且‘恰巧’露出些許,好讓邱大少他們察覺。

黃泉宗是好人吶,來回讓唐云扣了多少個帽子?人家愣是沒說半句話。

做完這一切,他鬼鬼祟祟的出了秘境,這才全力趕回了城里。

坑已經挖好了,接下來就等魚兒上鉤。

趁夜潛入某處,唐云摘下面巾,氣喘吁吁的灌了口涼茶:“事情已經辦妥了,想來不久邱守倉就會更進一步。”

王鑫笑瞇瞇的看著他:“你這是要讓他們內斗?”

唐云淡淡的說道:“邱月縹很強,且從小被家族培養,堪稱智勇雙全,如今處于臟腑境巔峰,想來突破到凝血境也只是時間問題。

邱守倉則相對差了很多,不但處事經驗極少,自身實力也比邱月縹略遜一籌,可惜年輕氣盛,他雖然本事不大,但野心卻很大的。”

王鑫點點頭,接口道:“所以你忽然傳信,讓我命人調你回來。明面上看,所有人都以為是本官針對你,故意為之。

實際上卻是將此事的功勞全部丟給了邱守倉,如此一來他名望大漲,就像給野心加了一桶油,燒得更旺。

那么緊接著他就會更進一步,而邱月縹自然不會允許有競爭者出現,二者之間真可謂水火不容。

兩人相斗到最后,消耗的只是邱家自己的力量。待時機成熟,只需推波助瀾,他們邱家就會……呵呵。”

唐云順勢丟上一記彩虹屁:“大人英明,慧眼如炬,屬下苦心謀劃,卻逃不過大人明察秋毫。”

王鑫隨后指出了弊端所在:“可是這個時間太漫長了。”

唐云笑道:“那就加快速度,邱守倉這次名望大漲,只會助長他的野心,那么接下來他的實力如果突破呢?如果他先于邱月縹,突破到十品凝血境呢?”

“嘶……”

王鑫倒吸一口氣,感情這是個連環套啊,邱守倉如今只是踩進了第一個坑,接下來還有更多坑等著他呢。

他調整情緒,恢復平靜,笑著說道:“那我拭目以待。”

“同樣拭目以待。”唐云舉杯,以茶代酒微微一笑。

他的計劃……何至于此?

邱家?

邱家算個屁。

邱家只是他計劃的一環而已,它是個引子……邱家沒落后,才會引出接下來的正菜。

他不僅要算邱家,還要坑趙毅,坑秦家一次。否則難消心頭之恨。

秦煜軒的算計,他要一刀切斷,讓對方功虧一簣。

時間在不斷往前推進。

秘境的事情逐漸告一段落。

邱守倉為了自己揚名立功,在這件事中確實做得讓人挑不出毛病,在將秘境反復搜查了不止一遍后,他甚至親自請出邱家強者出手,將此空間裂隙封閉。

拍賣會隨之舉行,趙云律作為主持者,身后又有邱守倉推動站臺,流云山莊等勢力更是親力親為,將這拍賣會辦的風風火火。

一大堆‘秘境’之物被拍賣出去,有天材地寶,有武技功法,更有些看不出來歷的碎片等亂七八糟的,當可謂噱頭十足。

這一波操作。

不但邱守倉滿意之際,流云山莊等勢力更是大漲一波聲望,在這龍陽郡錯綜復雜的地方,中小勢力最缺的往往就是這一點。

借此,他們迅速吸收弟子,實力再度膨脹一圈,再加上邱守倉做紐帶,四個勢力已經逐步締結聯盟開始抱團。

可以說現在整個龍陽郡內,除了邱家這幾個地頭蛇外,最強的勢力當屬流云山莊這個聯盟組織。

有些東西是互利互惠的,邱大少好好在家族面前刷了一波聲望,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而且也不再是光桿司令了。

這次流云山莊等實力聯盟,他也參與其中作為紐帶,所以他也已經有了屬于自己的團體力量。

有了這種底氣,邱守倉的野心就像是被再度火上澆油,開始擺明車馬跟姐姐邱月縹爭奪邱家的支持者。

邱月縹萬萬想不到,以往從沒放在眼里的弟弟,竟然抓住一個機遇,瞬間一飛沖天,已然能跟她對壘。

之前張鋒回去稟報,她也沒有過多在意,現在這種變故讓邱月縹有些追悔莫及,因為她根本不清楚秘境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是個很有野心的人,既然自己這個弟弟要搶屬于自己的東西,那就……戰!

雙方你來我往打的熱鬧,但卻各有所長,最終落個不分勝負。

因為邱守倉的力量,從本質來說是屬于外人,他可以讓流云山莊這個聯盟,從商業等各個層面對邱月縹使絆子。

可面對邱月縹在家族中根深蒂固的地位,他依舊有心無力。關鍵在于邱家最終還是自己人說話,不是嗎?

于是乎絞盡腦汁沒有對策的邱守倉,不禁想起了造就這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唐云。

他跟唐云的關系,趁著邱月縹療傷期間,可謂是突飛猛進。

從唐云‘不經意間’透露的苗頭來看,這家伙對邱月縹是有點意思的。

假如自己把姐姐邱月縹當禮物送出去,不但可以擺脫這個隱患,還能順理成章的占據她的地位,成為邱家的繼承人。

這豈不是一舉兩得,一箭雙雕的好計策?

最關鍵的是,他手里還有個殺手锏沒用呢,一旦丟出來,唐云肯定會站在自己這邊。

念及此處,他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可行性極大,于是在某天……他找上門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