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109:初步的計劃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鎮武閣跟錦衣衛這種組織,是有本質上區別的。

邱家不愧是地頭蛇,很快便得到消息,迅速派人來到鎮武閣,將唐云連同邱月縹一起要接走治療。

但是隨著王鑫出現,雙方出現了爭執。

最終各退一步,邱家把邱月縹帶走醫治,而唐云則留在鎮武閣療傷,順便匯報情況。

條理分明,邱家也不會因此而撕破臉,再者他們也不信王鑫會借此暗害唐云,畢竟這小子現在沒生命危險,萬一暴斃……那可就有說法了。

醫師檢查后確定唐云是皮肉傷,靜養一段時日即可,隨后開了幾副補充氣血的藥方,仔細包扎了一下。

待無關人等退去,王鑫呵呵一笑:“不錯啊,竟然逃得小命回來了,你的命可真大。”

說是這么說,不過他臉上明擺著的是不信與戲謔。

唐云微微一笑,說道:“不管怎樣,人已經死了不是嗎?正菜上來前,總得吃點開胃點心吧?”

王鑫坐在旁邊,隨手拿了個蘋果啃了一口:“算盤打得不錯,看上邱月縹了?這是美男計?”

唐云搖頭,正氣凜然的說道:“這是一箭雙雕,合則兩利。屬下豈是為了私利出賣色相的人?”

可以的,很強勢。

對于他這種不要臉的回答,王鑫只是翻了個白眼,從袖內抽出一本薄薄的書冊:“拳腳功夫太差,好好學學。”

說罷,不等唐云回答,便揮揮手轉身離開了。

抖了抖書冊,唐云看清了上面幾個大字——截血斷氣爪

武技,人級上階的武技。

倒是意外之喜,雖然他知道自己這個投名狀會換來王鑫的善意,但也沒料到人家隨手就扔出一本人級上階的武技。

稍加翻閱,有黃泉指珠玉在前,唐云很快便了解了這門武技的大概。

走的是截脈路子的爪法,并不是傳說中的九陰白骨爪那種,主要是扣脈斷氣,阻血卸力,嚴格的說應該是輔助類型,并不能當成主修武技。

想來也是王鑫大概了解他的風格,所以才給了這門武技,可以在纏斗中出其不意輔助劍法,也算相得益彰了。

看著面板多出來的截血斷氣爪(5/20),唐云滿意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是平緩期了,他重傷在身,又立了個功,可以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想想怎么攻略存在已久的血祭府城這個終極副本。

休息了片刻,唐云晃晃悠悠的回到家里。剛進門他就看到了幾個熟人,趙云律,趙興,還有……這女的誰?

注視良久,唐云目光落在她眉角那顆痣上,瞇縫著眼睛,試探似得問:“你是唐嫣月?”

“看吧,我就知道這家伙能認出我。”女子淺淺一笑,蓮步輕移回到屋里。

唐云看向略顯拘謹的趙云律:“既然搬過來了,有何打算?”

“暫時沒定。”趙云律搖搖頭,跟著他來到屋里坐定,其兒子趙興則是略微好奇的打量著唐云。

唐云旁若無人讓小蕓幫自己脫了外衣,隨手扯下身上被包扎好的布條,隨著功法運轉,一條條猙獰如蜈蚣般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隱約可見肉芽蠕動,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他身上便只剩下一些縱橫的傷口,不過隨之而來的,便是唐云臉色迅速蒼白起來。

他連忙從懷里取出幾瓶丹藥,囫圇吞入腹中,臟腑運動起來迅速吸收消化著,過了好一會兒才長舒一口氣,重新坐了下來。

這就是凝血境武者的強悍之處,只要有充盈的氣血,就可以更快的恢復傷勢,當然這么做的后果,就是必須有大量天材地寶備著,否則入不敷出會消耗生命力。

他換了一件衣服,接過唐嫣月遞來的熱茶喝了口,說道:“有困難去找邱家,他們應該得到了你的消息,找邱家幫忙就行。

地頭蛇的好處就在這里,能幫你迅速打開局面,無須顧忌太多,跟以前做你生意一樣就行。”

“啊?”

趙云律有些懵,唐云的思路跳躍性太大,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按照他的理解,以唐云的性格,絕不會甘于任人拿捏,既然趙毅拿他當探路石,唐云絕對會掀桌子的。

怎么這廝又跟邱家混一起了?

邱家可是秦煜軒的盟友,趙毅他們那邊的。唐云這是啥意思,難不成他真的改性子,服軟了?

還是說……

趙云律突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可能性,這廝會不會是曲意迎合,然后……暗中搞事?

越想越有可能。

天劍宗不就是被他搞沒的嗎?

田云云這個工具人的遭遇……單就想一想,趙云律就感到不寒而栗。

想起這個人,趙云律不禁提了一嘴:“那田云云”

唐云微微一笑,幽幽說道:“幾個月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就看她有沒有這個心思了,若是沒有就安穩去了便是,若是有的話……呵呵”

“……”趙云律無言以對,看來田云云還真擺脫不了工具人的命運啊。

唐云看向旁邊的唐嫣月:“你現在是夜叉?”

“你說呢?”唐嫣月撇撇嘴。

唐云閑聊似得問:“僵尸這條路,夜叉是頂點了吧?”

唐嫣月搖搖頭,嘆道:“也不盡然,夜叉往上是阿修羅。只不過機會渺茫,幾近于無罷了。”

沉默片刻,唐云擺手讓趙云律等閑雜人等出去,待屋里只剩他們倆人時,壓低聲音道:“聽說過黃泉宗嗎?”

“不是被滅了嗎?”唐嫣月皺了皺眉,不知道對方提這一嘴作甚。

唐云抽出那根一直保管的好東西,放在桌子上:“這是黃泉宗的傳承寶物,白骨筆。”

唐嫣月表情凝重起來,正色問:“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更進一步嗎?給你這個機會。”

唐云用茶蓋刮了刮茶沫,抿了一口:“黃泉宗對偏門的東西頗有研究,其中尸鬼就是從僵尸演變而來。”

唐嫣月眨眨眼,說道:“無論怎樣,都避免不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資源。我如今是夜叉,就算用什么辦法,都唯獨缺不了血食,你終究是鎮武閣的人,會讓我妄殺百姓?”

唐云皺眉,嗤笑:“百姓何其無辜,而且百千百姓對你而言也沒什么大用,我不明白為何你們總是將目光放在弱者身上。”

他說的是實話。

以他的性格而言,除非是必須的利用,否則一般情況下都會盡力避免殃及無辜。

如五鼠這種,只能怪他們自己非要不長眼惹他,唐云不喜歡濫殺無辜,但從不介意剁了敢伸爪子的人。

還是那句話。

唐云不介意殺,卻不會濫殺,更不可能毫無意義的殺。

滿腦子殺殺殺的,完全是沙比。

殺戮永遠只是解決問題,達成目標的一種手段,僅此而已。

唐云的眼睛很少往下看,只有對陣同層次,甚至更強的敵人,戰勝他們才有成就感和更大的利益。

唐嫣月隱隱明白了他的意思,挑眉問:“你的意思是武者?”

“自然。”

唐云微微頷首,指尖摩擦著杯沿,沉吟著說道:“一個筋骨境武者,足以抵得上十幾個平民百姓,臟腑境,凝血境武者更高。

同樣是殺人,為何要選擇風險高,數量大的百姓呢?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妖獸,這玩意比武者氣血還要旺盛,只要針對做出布置,也并不算難對付不是嗎?”

唐嫣月張了張嘴,有些無言以對,好一會兒才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繼續說下去。”

唐云淡淡的說道:“黃泉宗余孽復活,蠱惑了一些信徒,試圖召喚邪神。被鎮武閣偶然察覺端倪,繼而將之剿滅。”

唐嫣月一副恍然的模樣,小腦袋連連點著:“你的意思是,等你這邊處理好以后,尸體會留給我?”

“屁!”

唐云翻了個白眼,嗤聲否決:“鎮武閣可不僅僅有我一個,這到底是龍陽郡的事兒,我作為一個剛來這的外來者,只要插手就會遭到敵視。

你別忘了,這里的鎮武閣,除了王鑫這一系的以外,可是還有邱家這群正兒八經的地頭蛇的,這群人的野心……可不小呢。”

唐嫣月對他這些話,保持質疑的態度:“狗咬狗?你確定他們會上當?”

末了她還不忘補一句:“照你這么說,武者尸體你怎么交給我?”

唐云擺擺手,擺出一副‘我給你解惑’的表情:“后面的一會兒再說,先說前面的,你為什么認為他們不會上當?”

唐嫣月理所當然的反駁:“這些老東西,各個都是精明如鬼的家伙,怎么可能上當?”

確實,唐云這些話其實沒有太大深度,無非是糖衣炮彈的問題而已。

“我來告訴你,他們會上當的三個原因所在。”

唐云豎起手指,笑吟吟的道:“第一個原因,當雙方差距極大的時候,強勢一方會本能忽略弱者的感受。

打個比方解釋一下,你應該就能明白了,假如你踩死一只螞蟻能獲得一兩銀子,你會去踩嗎?”

“……”唐嫣月眨眨眼,默默低下頭給他續上茶水。

“孺子可教。”

唐云滿意的端起茶杯喝了口,無視了對方丟來的白眼,接著說道“第二個原因,假如跟你沾親帶故的人出了事兒,還是那種足以牽扯到自身的事情。

你是會選擇大義滅親,表明立場順帶撇清干系,還能助長一波自身名望。還是會選擇任由事態發展,給敵人借題發揮的機會呢?”

“……您繼續。”唐嫣月腦袋垂的更低。

指尖敲動扶手,唐云繼續說:“第三個原因,當一個家族同時出現幾個天才,那么到底由誰來當老大?

誰都想,所以他們會抓住一切機會提升自己,獲得家族內更多的認可與贊同,可如果有機會踩對手一腳,你覺得他們會念及親情嗎?”

“……受教了。”唐嫣月努努嘴,不情不愿的憋出一句話。

似總結一樣,她掰著手指咕噥:“也就是說,倒霉蛋必須具備,跟邱家沾親帶故,自身擁有競爭力,這兩種特點。”

“沒錯。”唐云滿意的點點頭:“而且現在邱家不想殺我,我也沒有表現出足夠的威脅讓他們產生警惕,再加上剛剛救下邱月縹。

為了惡心王鑫,他們不介意順便給我點甜頭,比如讓我摻和到這件事里面蹭一蹭名望,我一旦摻和進去,武者尸體的事情,不就容易操作多了嗎?”

唐嫣月小嘴長成O型,瞪大眼睛盯著他,結結巴巴老半天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你……你這家伙,怎,怎么這么陰損呢?”

“嘖,會不會說話?這叫戰略,戰術懂不懂?”

唐云皺眉,不滿的說道:“這是一種智慧的表現,動腦子的事兒怎么能說陰損呢?這叫眼光長遠,腦筋靈活。”

咂咂嘴,他無辜的聳聳肩:“如果不是他們貪,自然也就不會上當,不是嗎?”

唐嫣月眼珠子一轉,努力從中挑刺:“假如他們識破你的計謀該怎么辦?”

唐云一推二五六,撇嘴道:“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反正他們又不知道跟我有關。我是他們那條船上的,這可是情比金堅的盟友關系,他們懷疑王鑫都不會懷疑我。”

唐嫣月用感嘆的語氣說道:“……你這是既要面子,也要里子,要名又要利,兩邊撈好處。我這輩子總算沒白活,真算見識到了什么叫吃里扒外。”

唐云虛著眼,默默吐槽反擊:“你已經死了,如果算一算,你確實是白活了。”

“滾,老娘現在是活人。”

“切”

“我心臟還會跳呢。”

“那又如何,身子還是冷的,不過這樣也好,起碼炎日夏暑不會熱。”

“你……你怎么知道?不信你摸摸看。”

“……摸就摸,誰怕誰。”

夜半。

唐云躺在床上,出神的望著窗外的星空,心里喃喃:“木青柔,假如你還活著,聽聞龍陽郡關于黃泉宗的消息,應該會趕來吧。”

如果有機會,他還是希望引來木青柔,畢竟這家伙手里掌握著黃泉宗的傳承,如此倒是能給唐嫣月一個滿意的交代,而且還可以順帶完成其他計劃。

假如沒來。

那就只能說抱歉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