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95:正面剛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亂葬崗之后,他第二次開始尋找空氣墻。如果能將boss分開弄死,那就輕松的多了,否則還得想辦法。

半晌,唐云捂著腦門從巖壁跳了下來,黑著臉啐了口唾沫:“去你娘的,這他么就是要我硬剛倆boss唄?”

初步估計,虎妖是近身肉搏,血厚靈活型的boss,而槐妖應該是范圍型,血厚速度慢的boss。

倆貨互補,真不好打。

唐云鬼鬼祟祟的貓著腰,從空氣墻邊緣的巖壁,不死心的打了個洞鉆了進去。竭力收斂著自身氣息,朝小鬼所說的西面摸了過去。

期間唐云一直猥瑣的緊貼空氣墻,生怕會引起boss,或者小怪的注意。

奈何,他作為武者,一身旺盛的氣血在妖魔眼里面,簡直就是人形自走閃光燈,太他么顯眼了。

尖銳刺耳的聲音,夾雜著濃濃的譏嘲陡然響起:“一個武者,竟然敢夜半來此,真是不知死活。”

嗡……

話音剛落,隨著一抹乍現如驚鴻般的冷芒閃過,說話聲轉而變成凄厲的慘叫,裊裊鬼霧升騰,幾只倀鬼霎時被抹去,連半點痕跡都未曾留下。

“找死。”

虎嘯破耳,如悶雷霹靂乍響,緊接著破空聲噼啪炸裂,一道龐大的黑影忽然從暗中撲出,將本就依稀的星月光芒徹底遮掩。

“為虎作倀!那些鬼物便是傳說中的倀鬼吧?”

唐云瞇眼冷笑,余光瞄過周圍,掌中利刃霎時疊出驚艷一束霹靂極電,須臾間十數劍刺出,將風雷劍法的精髓發揮到了極致,如猙獰的鐵刺巨網將虎妖覆蓋。

此言一出,剛要有所動作的槐妖頓時安靜下來,仿佛真就是一顆普通且巨大的槐樹,沒有半點要上去幫忙的意思。

這正隨了唐云的心意。

在看到幾個成就的時候,他就有了幾分揣測,一株天材地寶,兩個不相上下的妖獸在這守著,如果說他倆合作無間,沙比才信呢。

所以挑撥一番,只要讓其中一個在旁觀戰,升起要做漁翁的心思即可。

反正這副本唐云本就不打算一次攻略,這次先殺虎妖,拿到屬性點再說。下次再來故技重施,對付槐妖。

等兩個屬性點拿到手,再加上之前存下的屬性點,實力暴漲的唐云并非沒有機會車輪戰連斬兩個boss,將副本通關。

當啷……

依稀可見刺眼的火光,緊接著便是尖銳的碰撞聲。如雨打芭蕉般噼啪響起,似夜半奏起的交響樂,寂靜的山谷頓然熱鬧起來。

驚鴻!

橫劍斜撩劈開虎爪,唐云順勢點腳滑步,以臂化桿,劍勢一轉如長槍直刺而出,翩翩劍影霎時如鏡花水月般崩碎,化而為一迸發磅礴的殺意。

摩擦聲刺耳令人牙酸,虎妖嘶吼一聲,血盆大口張口,尖銳的獠牙瞬間將劍勢卡死,牢牢的咬在嘴里。雙爪仿若鍘刀,兇殘的朝唐云掃來。

呼……。

唐云身形一頓,似蓄力已久迎著虎爪毫無花俏的一拳砸了出去,空氣登時炸裂,澎湃的音爆震耳不散,這一拳似炮彈一般,直接與虎爪肉墊碰撞。

黃泉指。

化拳為指,如鋼錐尖刺,狠辣的刺入肉墊,順勢點在骨縫,勁力凝成一股瞬間自中爆發開來。

吼!!

虎妖登時咆哮,吃痛抬爪朝唐云身上拍去。

卻見唐云一改之前游走姿態,雙腿若鐵樁釘在地面,趁勢抽劍,挺肩欺身撞在虎妖利爪上,趁虎妖昂首重心不穩之際。

風雷一劍。

噗嗤。

厚實的皮毛被徹底撕開,一劍入肉足有尺許,腥臭滾燙的鮮血噴灑,將唐云淋的通透。

仿若迎面十二級狂風,唐云發髻散亂,雙耳嗡鳴幾乎失聰,泊泊鮮血瞬間從耳朵流了出來,連帶著身上衣物都被震裂。

沉腰,提劍……

唐云咬牙硬生生挺下虎妖狂暴兩爪,刺眼的火星迸濺,鎧甲表面頓時留下數道幾乎被抓透的爪痕。

饒是如此,碎夢卻絲毫未有受到影響,順著傷口直接拖出數尺血痕,幾乎要將虎妖的肚皮剖開。

咔嚓。

虎妖吃痛,被激起兇性,發狂般探頭朝唐云咬了下來,腥風襲來,唐云似早有準備一拳砸了出去,先一步將劍鞘塞到虎妖嘴里,凜然提膝頂在虎妖下巴。

骨裂聲同時響起,唐云悶哼一聲,果斷丟掉兵刃,并指如錐直接戳進了虎妖的眼窩里,生生挖出了它一直眼球。

滑膩而冰涼,似注水的氣球一樣,被唐云直接捏碎,隨之更是挺腰一躍,借著虎妖吃痛甩頭的勁力,翻身砸在虎妖背上。

刺啦……一直耳朵被唐云生生撕了下來,唐云一條手臂依舊留在虎口,幾乎扭曲成麻花模樣。

劇痛如潮,可他雙腿卻如絞索般死死勒住虎妖脖頸,滿是鮮血的右臂如攻城錐,一拳又一拳砸在虎妖的腦袋上。

死,死……

唐云帶著倒刺的拳套每次落下,都會在虎妖頭上留下兩個血淋淋的窟窿,滾燙的鮮血似不要錢般噴灑,短短幾個呼吸,他幾乎將虎妖腦袋戳成篩子。

就在這時,唐云動作一頓,卻是虎妖瘋狂朝空中一躍,如自殺般將腦袋朝巖壁撞去,試圖以此甩掉背上的家伙。

可唐云仿佛殺紅了眼,揪著他頭頂一撮毛,生生拽下它一塊頭皮,整個人死死貼在虎妖背上,手臂環著它的脖頸,順著碎夢劃出的傷口直接掏了進去瘋狂撕扯。

巨大的沖擊力,唐云口鼻溢血,動作卻越加狠厲,摸到虎妖一根骨頭,勁力凝聚于掌中,伴隨著咔咔的悶響,生生掰下了一截。

噗呲,噗呲……唐云索性將之當成匕首,一下又一下的捅著虎妖的腦袋,認真而固執,似是決定死都不撒手。

虎妖掙扎過,甚至不惜自殘。可唐云死活不下來,甚至鎧甲變形,任由虎尾一次又一次的砸在背上,卻依舊堅定不移的揮動著僅剩的一只手臂。

吼…嗬嗬……

噗嗤,鮮血大股大股的噴灑,濃郁的妖氣瞬間爆發,唐云好似真的到了強弩勁末,再無法堅持下去,如破布娃娃般被虎妖震飛。

“死!!”

虎妖臉上血肉模糊,僅剩的一只眼睛怨毒的盯著他,蓄勢沖了上去,張口就要將唐云咬成兩截。

唐云重重的砸在地上,生生將地面砸下一個巨大的凹陷,雙腿不自然的扭曲,一只手臂完全消失,身上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

碎夢摸到手里,凌云十三劍。

熟悉的感覺,唐云渙散的瞳孔霎時凝聚,死死盯著撲來的虎妖,福至心靈霎時點出堪稱驚艷的一劍。

原來是這樣……

他心生明悟,劍尖綽綽,飄忽如毒蛇吐信,繞過獠牙余勢不減的捅穿虎妖的舌頭,隨時貫入虎妖腦中。

虎妖龐大的身體陡然軟下,余勢不減砸在唐云身上,再度將深坑擴大幾分,僅剩的獨眼閃爍著不甘的光芒。

嘎嘣,嘎嘣……

唐云握劍的手再無法承受如此沖擊,在虎妖身軀砸下的剎那已經斷裂,現在的他僅能憑借身體的挪動,竭力晃動手臂,帶動碎夢在他腦中攪動。

吼……額……

虎妖的目光與唐云對視,它掙扎著想要咬死對方,奈何下巴在這一刻卻無比沉重,一股濃濃的疲憊感襲來,之前流逝的鮮血,使得它根本做不出哪怕絲毫的動作。

僵持持續數息,虎目逐漸暗淡下去,它的動作驀得一頓,龐大的身軀徹底失去聲息,終于變成了一具尸體。

呵,哈哈……唐云想笑,但是凹陷的胸甲卻早已刺入肺腑,反倒咳出一股血沫,劇烈的痛楚刺激的他眼前發黑。

退出副本!

成功擊殺boss虎妖,獲得屬性點1

回到現實,唐云忍不住甩了甩腦袋,轉身回到馬車上,透過窗口看著秦源雪與鬼新娘的戰斗。

想了想,他拉出面板看了看。

剛剛的戰斗讓他對凌云十三劍的領悟,達到了新的高度,從七級飆升到九級。身法流云飛鴻同樣從十一級,提升到了十二級。

結合剛剛的戰斗,唐云閉目思索片刻,將技能點全部投入流云飛鴻上,從十二級拉升到十五級。

因為接下來再進副本的話,他的目標不再是虎妖,而是槐妖boss。比起靈活的前者,后者自然相對笨拙一些,且皮糙肉厚,唐云必須采取游走策略。

虎妖boss真的很強,可惜吃虧在沒有兵刃。

或許妖族的肉身本就是兵刃,實際上真正對戰武者時,面對神兵利器等各種特制的東西,他們引以為傲的肉身優勢就不會有那么大了。

那鋒利無比的雙爪,充其量就是幾根短匕首罷了。

唐云手里提著兵刃,且體型比它小的多,騰轉挪移間自然有回旋余地,且臟腑境的他,固然無法長時間跟對方面對面硬剛,但偶爾互懟也并非承受不住。

此消彼長,虎妖自然就不再占有優勢,反倒龐大的身軀成了破綻。

饒是如此唐云依舊與之兩敗俱傷,若非副本的話,他就算弄死虎妖,且沒有槐妖當漁翁,唐云也會變成缺胳膊少腿的殘疾。

閉目休息片刻。

唐云忽而睜開眼,轉頭看向從窗口探頭的秦源雪,不動聲色的道:“干什么?打完了就上來睡覺,探頭探腦跟王八一樣。”

秦源雪虎著臉,磨著銀牙哼哼:“我發現你這個人嘴太毒了,剛開始咱們認識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翩翩君子呢,現在越來越露出原型了。”

唐云翻了個白眼:“我剛開始也以為你是大家閨秀,或者英姿颯爽呢,誰能想到你會拉著我去逛青樓?你爹沒打死你,只能說明你是親生的。”

秦源雪哼了一聲,從他手上搶走酒壺,噸噸噸灌了一通,打了個酒嗝:“切,你最好別有媳婦,否則老娘到時候把你媳婦勾搭走。”

她有點上頭,明顯不是千杯不醉面不改色的體質,臉上浮現兩朵紅暈,襯著迷蒙的月色星光,略有線條感的五官,此時也變得有些柔和了起來。

秦源雪努力挺挺胸,將下巴掛在窗沿上,嘿嘿笑道:“這事兒有蹊蹺,那鬼新娘告訴我一個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說。”唐云目光落在她無暇的小臉,與秦源雪黑白分明的眼睛對視。

秦源雪咂咂嘴,將自己打探出的東西噼里啪啦倒了出來:“鬼新娘只是嘍啰,她背后還有妖魔。不對,應該是兩只妖獸,一個是老虎成精,一個是槐樹成精。”

唐云不為所動,接過小蕓遞來的溫酒喝下:“你準備怎么辦?”

秦源雪一拍車架,臉上浮現一抹慍怒,說道:“怎么辦?當然是斬妖除魔了!這群雜碎控制一群小鬼,殘害周圍百姓……”

唐云靜靜聽她說完,道:“一山不容二虎,兩個妖獸為何能和諧共存?這里面肯定有蹊蹺之處,糊里糊涂的過去,很可能會遭遇危險,如此作為十分不智。”

秦源雪也不傻,說出了自己的方法:“我打算先去附近村子打探一番,這鬼新娘受其控制,蠱惑百姓,村子里的人定然會知道些什么。”

唐云不可置否的點點頭:“好主意,你知道地方嗎?”

“他知道。”秦源雪指了指躲在一旁瑟瑟發抖,連丁點響動都不敢發出的新郎。

去你碼的,辣雞舔狗。

唐云見這廝瞪著眼珠子死死盯著秦源雪,生怕她離開自己視線范圍的模樣,心里頓生鄙夷。

在副本里,自己同樣救了他,這家伙卻跟見了鬼一樣直接跑掉了。換到現實里,秦源雪救下他,這家伙……呵呵。

唐云示意秦源雪上車,不再看這舔狗一眼,隨口吩咐:“李霄,讓他在前面帶路。”

秦源雪看著那舔狗狼狽的模樣,不禁說道:“讓他坐車上,或許能快點。”

女神救命恩人替自己說話了,舔狗頓時激動了起來,感激的沖她道謝,手腳并用就要往車上爬。

“讓他在前面帶路,若他敢上車,我剁了他的爪子。”唐云的聲音飄忽傳出車廂,其中淡淡的寒意讓舔狗頓時打了個寒顫。

下意識的,他抬頭看向女神,卻發現對方不再說話。二人之中,明顯唐云才是做主的人。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