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86:你現在不配成朋友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僵尸?

田云云心里咯噔一下,她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連忙抓起兵刃朝外走去:“在哪里?可有人傷亡……”

這人焦急的在前面帶路,搓著手回答:“死好幾個了,誰能想到會出這事。”

一路急行,來到礦洞深處。

看著遍地的尸體,濃濃的血腥味讓她有些反胃,但她的注意力卻被尸體身上一個物什吸引了。

那是一枚鐲子,母親唐穎婉一直戴在手上的。

它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說……

吼!!

府城。

情報沒收錢,對方玩情報自然知道唐云前途無量,示好還來不及,怎么敢收錢?

唐云甩了甩手里的幾張紙,嘖嘖感嘆:“還是權力好,這一出名各方勢力都巴巴的往身上湊,甩都甩不掉。”

無論是不久前的三神教之事,還是解決隱龍宗和天劍宗的矛盾,種種事件中都少不了唐云的身影。

只要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此人前途遠大。

或許雪中送炭少有,但錦上添花大家卻不介意。后者好處雖然少了許多,不過卻勝在穩妥。

唐云買的情報有三個。天劍宗,皇極宗的傳承詳情。秦源雪的身份。以及趙云律和呂慶元……

一開始他對趙云律的認知,局限于一個市儈有眼光,卻頗有野心的商人,但呂慶元一事讓他產生了新的概念。

這廝的底細,并不是他表現出的那么簡單。

唐云看罷情報將之銷毀,躺在院中藤椅上,百般無聊的任侍女小蕓給他喂飯,眼簾垂下,眼底思索之色閃爍迭起。

關于劍丸的事兒,他大概有了了解。

簡單的說,皇極宗有劍道傳承,起先對弟子天賦要求頗高,后來因為太高了,壓根收不到人,于是便誕生了劍丸這種類似輔助丹藥的玩意。

大概意思就是,在兇險的戰斗中,服下劍丸會激發其效力,大大提升對劍道的領悟程度,甚至有略微增加劍道天賦的效果。

跟仙俠小說中的悟道草,頓悟丹之類很像,只不過是低配閹割簡陋版。

這就能說明為啥莫友乾不是拿到劍丸就吃,而是一直放在身上了,等他想吃的時候,已經被唐云宰了,也是倒霉催的。

秦源雪的身份,倒是出乎唐云的預料,感情這廝還真是來歷不凡,竟然是京城的人。

怪不得趙毅之前曾叮囑過他,京城的大佬,雖然不知道她為啥跑到這鳥不拉屎的揚州府,但也絕非唐云能招惹的。

最后趙云律,呂慶元他們倆,呂慶元的生平跟他自己說的沒啥出入,大致符合。趙云律卻另有來頭。

不是趙云律自己,而是這廝的媳婦。

趙云律曾經跟某個大佬的女兒,有過一段激情往事,而且還弄出了一個孩子,也就是他的兒子。

后來東窗事發,孩子他娘就被抓了回去關禁閉,也不承認這個孩子,至此趙云律夫妻再無相見之日,孩子也就沒了娘。

趙云律以前是武者,只不過后來想搶回夫人,于是乎被重傷。現在時過境遷,就算恢復過來再度修煉也為時已晚,所以他便將希望寄托在了兒子身上。

之所以圖謀天劍宗的傳承,就是因為這家伙沒受傷的時候,使用的正是偶然得到的一本天劍宗武技。

可惜由于他自身天賦本就一般,當時又窮沒有選擇權,還勾搭了一個富家千金,于是乎……。

趙云律用了十幾年改頭換面,潛心經營終于博得一些家業,并且將兒子送入天劍宗試圖謀奪傳承。

他覺得自己沒練出名堂,應該是功法的原因,很多宗派的武技功法都是相輔相成的,契合起來能發揮更強的威力。

沒錯,趙云律一直認為,這不是他天賦差!

不過趙云律搞得那么嚴密,架不住兒子不中用啊。

他兒子的演技不行,沒多久就被呂慶元識破,幸好呂慶元也不是啥好東西,于是雙方打個照面,臭味相投相互合作了起來。

人吶,得認命。

先天資質卻有高下,別死咬著歪理不承認了。

趙云律天賦不行,他兒子也一般般,進了天劍宗以后就算呂慶元幫忙也沒練出啥名堂。

老趙不承認啊,誰看自己兒子肯定都是最好的,他就是覺得并非資質問題,而是功法問題。最終在老趙決定鋌而走險的時候,他碰上了唐云!

Emmm,事情大概就是這么個經過。

由于唐云的摻和,事情變得更為撲朔迷離,最終導致趙云律的兒子,被惡意報復的田云云打斷了腿……。

唐云眨眨眼,吞下一顆甜棗:“趙云律不承認自家兒子沒這方面基因,于是想借天劍宗的劍丸,以及傳承功法改造一下。

再加上自己手上的皇極宗劍道武技,相輔相成匹配成套,最終完成類似沉香劈山救母,二郎神劈山救母,唐僧劈山救孫悟……呸,說串了。”

他得想辦法搞到趙云律手里的那本武技

宗派跟朝廷相比,最大的優勢就是武道自成一脈,也就是說從上到下是一套的,跟九年義務教育差不多,環環相扣。

功法,武技相互組合,能發揮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實力。

朝廷則是搜羅天下功法武技,雖然數量龐大,但需要武者自己去甄別摸索,自己去嘗試組合。

唐云眼珠子轉了轉,心下拿定主意:“劍丸可以吃,大不了一會去找趙毅打一場就是,不就是臨陣爆種嘛。

真要得到天劍宗傳承功法,這玩意比現在修煉的元天臟腑功好的話,那換成那種也無所謂。

反正現在也沒什么事,大把時間修煉,可以平滑過渡這個階段,只需避免死戰,絕戰這種情況發生即可。”

功法無所謂,反正這個階段的功法,修煉過程或許有區別,但結果是想同的,就跟一加二,二加一,結果都是三一樣。

但趙云律手里的武技,那就得搞過來看看,皇極宗好歹曾經也是名噪一時,劍道傳承定有獨特的精妙之處。

跟功法差不多,他準備先看看,合適就練,不合適就放棄。

念及至此,唐云瞥了眼旁邊悶頭修煉的少年,淡淡的吩咐道:“李霄,去把趙云律找過來。”

“是,公子。”李霄抹了一把汗,氣喘吁吁的跑了出去,一下都不敢耽擱。

片刻。

趙云律登門了。

唐云見到他,笑瞇瞇的讓他坐下,揮手下人退避,待這里只剩他們倆的時候,低聲說道:“最新消息,天劍宗的宗主死了。

而且呂慶元跟莫長老打的熱鬧,田云云被調到了礦脈,遠離宗門安心修煉,這是一個好機會,不是嗎?”

趙云律恍然:“你想針對田云云?”

提起這個女人,他也有點無語,唐云仿佛跟這廝干上了,弄死人家爹娘還不算,竟然還打算對本人下手,這是趕盡殺絕的節奏?

唐云輕笑:“據說田云云的調離,是宗主臨死前留下的遺言安排的,你覺得她身為宗主的弟子,有沒有可能得到天劍宗的傳承,比如你說的那個什么丸……”

劍丸!

趙云律瞳孔收縮,固然面色不變,但微微顫動的眉毛,昭示著他的情緒并非真的那么平穩毫無波瀾。

唐云盯著他,緩緩轉移目光,把玩著茶蓋幽幽說道:“機會我給你了,就看你能不能抓住。”

“可是田云云已經入品,而且她也有可能故意說出假的功……”趙云律話說半句,后面的話戛然而止。

他的預感果然成真了,心情頓時變得很不好。

他心里泛苦,或有無奈,或有憤怒,或有……釋然?

唐云這是在向他傳達一個信息,現在的趙云律,沒資格與他坐在同一個層次上。

合作這個東西。

一旦層次有高下分別,那就注定不可能公平對半。

曾經唐云的實力,趙云律的財力,大家勉強形成‘平等’關系,屬于各取所需。這種情況下談合作自然無須顧忌太多。

現在呢?

唐云不但是十一品武者,更是朝廷鎮武閣的人,堪稱前途無量。比起趙云律而言,有權有勢有實力,他這點錢自然不再那么重要。

彼此無法形成互補,那就注定有一方成為附庸。

剛剛帶來的那點禮物,連個屁都不算,勉強可稱之為敲門磚罷了。

趙云律很快便認清了殘酷的現實,苦水咽下,他微微垂下頭,恭敬的道:“大人一定有更好的計劃。

在下早年偶然得到一本皇極宗的武技,只可惜太過深奧晦澀,與其放在家中發霉,倒不如讓它落到真正的武者手里。”

唐云不疾不徐的聽他說完,很配合的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迎著他似笑非笑的目光,趙云律硬著頭皮拿出一本薄薄的書冊,強笑道:“大人您看看可還能入眼?”

接過書冊翻看著,唐云隨口說道:“就算抓住田云云,她也不一定會吐露真正的武技功法對吧?這個計劃有點不穩妥,我有個更好的計劃。”

趙云律無言以對:“……”

你早有計劃為何不說?

非要等他表態才說?

假設自己剛剛急急忙忙的過去,恐怕會掉進唐云事先挖的坑里吧?

具體什么計劃趙云律還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若非反應及時,后果絕對不堪設想,唐云絕對不介意將他當棋子利用一把。

運氣好還能活下來,運氣不好……

種種念頭在腦袋里一晃而過,趙云律不動聲色的問:“敢問大人,到底是什么計劃?”

唐云抬起頭,露齒一笑,兩排白森森的牙齒在陽光下格外顯眼:“跟唐嫣月再合作一次,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唐嫣月?”趙云律楞了下。

片刻后,唐云將書冊還給他,順帶掏出一枚戒指丟在桌上:“拿著它,到時候唐嫣月感應到氣息,具體如何行事會告訴你。”

“……”趙云律嘴角抽搐,心里有一句Mmp.

唐云端茶喝了一口:“算算時間的話,計劃若是進展順利,你明日動身趕過去,正好能目睹一場精彩的好戲。

畢竟造謠這東西,就好比釀酒,添點水倒是無妨,最起碼也得有點酒味兒對吧?太假的話也難以傳播,更不會讓人津津樂道。”

趙云律不知道啥想法,反正見唐云端茶送客,只好拿起東西離開。他現在已經擺好了心態,把自己當成唐云屬下了。

唐云慢悠悠放下茶杯,調出系統面板。

多了個凌云十三劍(7/30),地級中階的層次,在皇極宗內也是少有的強大武學。只不過趙云律太廢,白瞎了這本牛叉的武技。

“話說,帶數字的武功都很牛比啊。”

唐云撓撓頭,忍不住吐槽:“獨孤九劍,九陽神功,九陰真經,奪命十三劍,靈犀一指,三分歸元氣……都是帶數字的。”

雖然凌云劍法跟奪命劍法,都是‘十三’。

實際上風格差異很大,凌云十三劍走的路子跟修羅劍法差不多,都是虛實相間,大開大合,堂堂正正。

而奪命十三劍,他依稀記得電視劇里演的,貌似是走的詭道偏鋒路子,跟驚鴻劍法有幾分類似。

當然,也有可能他記錯了。

甩掉這些不相干的想法,唐云深吸一口氣,閉上眼曬太陽,心里開始盤算起來。

如今武技到手,還差功法,計劃進展順利的話,不久之后天劍宗就該沒了,屆時功法自然到手,若是合適的話倒不妨改變修煉功法。

皇極宗本就沒有劍道,后來卻愣是延伸出來一條支脈,只能說他們的這個劍道傳承應該有獨特之處。

數日。

當趙云律趕到地方跟唐嫣月匯合后,確實如唐云所說,恰巧趕上年度情感大戲。

“來作甚?”

唐嫣月瞥了他一眼,有些詫異。難道除了隱龍宗的宋清峰,內鬼呂慶元還有她本人,唐云這家伙還有其他的合作對象?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