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44:跑跑跑 ……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鎮武閣,朝廷手中利刃。

朝廷地域內,府城以上皆有鎮武閣駐點。揚州府是趙毅趙大人,實力乃十品巔峰,端的是強悍無比。

十品,凝血境。

兩個字形容:很強。

強到什么地步?

舉手投足力有十萬,武技爆再翻數倍,動靜之間一息十丈,氣血強盛如同烘爐,內外合一百毒不侵。

可以說這個境界,已經不是人了。

就算是趙毅如今不再城中,鎮武閣依舊有好幾個十一品強者,剛剛現身追趕蔣欣雨的就是這些人。

回到客棧的唐云在思考,自己接下來怎么辦。

或許,可以從蔣欣雨這家伙入手。

剛剛進入副本后,看到那白衣女子的舉止神態,縱然只有短短一剎,唐云依舊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

她早有準備。

沒錯。

對方似乎為了這一天籌劃了很長時間,她有足夠的信心跑出揚州府城,逃過鎮武閣的追殺。

如果真是如此,蔣欣雨這件事肯定鬧得不小,假如鎮武閣趙毅想保住這身官皮,那就肯定要將之逮住。

這是唐云的機會。

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花點功夫,搞清楚蔣欣雨的來歷,當時到底生了什么。

更何況陳年舊事殺人償命這兩個成就,跟真相都有緊密的聯系。

搞不清楚這些就不知道兇手,不知道兇手,殺了人也是白殺。他不喜歡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休息片刻,吹熄蠟燭。

唐云躺在床上,再度選擇進入副本。

龜公迎面,諂媚而笑:“喲,公子您來……”

話音未落,劇變再現。不過這次唐云沒有跑,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生,他想試一試能否與蔣欣雨溝通,就跟曾經面對唐嫣月一樣。

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小。

一息,兩息……

紅船騰空,被巨浪攜裹,沖破河堤朝遠處疾馳,樓船之內款款走出一白衣女子,膚若凝脂,鵝蛋臉,柳葉眉,丹鳳眼,櫻桃唇。

不同于那些窯姐兒,亦或者故作姿態的青樓姑娘,這蔣欣雨完完全全就是官家千金,氣質雍容,讓人不敢小覷。

她來到甲板上,橫過全場,目光最終放在唐云身上,眼底浮現幾分好奇:“你,不怕?”

“怕。”唐云老老實實的回答,平心而論,他確實有點慫。

這家伙給他的壓迫力,實在太大了些,尤其是蔣欣雨現他一臉淡然,不慌不忙的作態,隨著注意力的集中,那壓力越沉重。

唐云眨眨眼,準備打開話頭:“蔣欣雨……”

轟隆!!!

現實。

唐云頭痛欲裂的從床上坐起,給自己倒了杯涼茶灌下喉嚨,齜牙咧嘴好一會兒才略有緩和,胸膛劇烈的起伏逐漸平穩下來。

果然,他剛打開話頭,連名字都沒說完呢,自己就掛了。

嗯……怎么死的都沒反應過來。

“有點過分。”唐云閉目養神,捋著腦中脈絡:“沒關系,在現實中你的信息應該不難查。”

睡覺睡覺。

或許是因為這次死的太快,快到他壓根沒反應過來,沒有感覺到什么痛苦,唐云第二天就精神奕奕的恢復了過來。

昨天那件事鬧得很大,搞得現在城中風聲鶴唳,行人來往皆面帶沉重之色,就連那幾個熱鬧的武館,今兒也不敲鑼打鼓了。

山峽。

紅船飄在河面上,沉浮搖晃著。

蔣欣雨站在船頭舉目遠眺,似乎是在等待什么,如今的她身上遍布傷口,甚至臉蛋都被劃破,自肩頭一道劍痕幾乎將她剖成兩半。

曾白衣如雪。

現白衣如血。

她的面前,三具鎮武閣強者的尸體,被殘忍的釘在兩邊的石壁上,殷紅的鮮血順著傷口泊泊留下,沿著石壁紋路,勾勒出幾幅復雜且怪異的巨畫。

河底,仿佛孕育著什么不得了的東西,隨三名強者的血液與河面接觸,幾副巨畫頓時迸出刺眼的紅光。

三幅巨畫交相輝映,射出一簇矚目的血色于當空匯聚,注入河面下方。

片刻伴隨著一陣震耳聵的隆隆聲,漫天狂浪倒卷,可怕的漩渦凝現,河底陡然升起一座遍布血斑,坑坑洼洼,似蘊含世間極惡氣息的石柱。

石柱螺旋紋路被血色光芒覆蓋,上方坑坑洼洼的凹陷肉眼可見被修復過來,一枚枚血色斑點,紋路迅消失,重新變得光滑瑰麗,折射出璀璨的金光。

隱約間,可看到石柱內封著一個人形影子,隨著一絲絲黑霧滲出,蔣欣雨面前緩緩聚起一個模糊的人臉:“布置好了嗎?”

“圣主,已經布置完畢,只等您一聲令下。”蔣欣雨恭順的垂下腦袋,臉上充斥著淡淡的復雜之色。

人臉沉寂片刻,陡然出一陣徹耳的咆哮:“鎮武閣,想不到吧,我可沒有死啊……”

過了好久,他才重新恢復冷靜。

蔣欣雨抬頭,眼中升起幾分懇切:“圣主,我弟弟……”

人臉沙啞的笑道:“此事你做得很好,你弟弟會無礙的,我安排他去布置祭壇了,鎮武閣那群瘋狗肯定會大張旗鼓的搜查。

不過,短時間內他們查不到任何端倪,等完全準備好以后再特意放出點線索,指向祭壇所在,吸引幾個好事者過去,以他們的血肉獻祭,激活所有祭壇,將整個府城……”

城內。

事情很狗血,無非是一個花魁愛上了一個票客,誰知對方是個騙子,他假借給蔣欣雨贖身,卻錢財不太夠的理由,騙取了蔣欣雨攢下的所有財富悄然離去。

蔣欣雨心死如灰,于是上吊自殺。

誰知道票客拿著這筆錢在外面做生意,很快就達起來,改頭換面回了揚州府,且成為了赫赫有名的龍家家主……

利益至上嘛。

驀得,幾人走了過來,仔細打量了唐云幾眼,笑著拱手道:“這位公子,勞煩隨我等走一趟。”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