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副本模擬器

014:你適合入朝

更新時間:2019-12-26  作者:氪金改命
見他順勢甩臂,踏步欺身,不顧劍刃依舊被卷著,強行帶劍,雙手持著傾盡全力沖她一記撩斬。

咔嚓……茲……

刺眼的火星迸出數寸,軟劍的短板在這一刻暴露無遺,固然它防不勝防,固然它靈巧詭異,固然能伸能縮……可惜你不夠硬啊。

在拉扯到一定角度時,伴隨著一陣刺耳的脆響,軟劍自劍格處徹底繃斷,反彈的劍刃瞬間騰空,如飛鏢般脫離漢劍,劃過二人眼前。

噗嗤……

緊接著木青柔慘叫一聲,反手一掌印在唐云胸口。

唐云應聲而退,在地上留下數個腳印,冷笑著甩去劍鋒血漬,沖她挑了挑眉毛:“想不到吧,老子穿著護心甲呢。”

“無恥……”

木青柔捂著被撕開的腹部,鮮血止不住的往外撒,臉色由蒼白被唐云成功氣成鐵青,一時間呼吸更是繁亂,喉嚨一甜,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看飛刀。”

唐云忽然在腰間一抹,口中厲喝。

木青柔大急,不顧腰腹傷口傳來的劇痛,想也不想就朝旁邊閃去。

其實剛有動作,她就后悔了,因為唐云手里連個屁都沒有,自己草木皆兵的閃避,反倒讓傷勢更重了些。

“晚了。”

伴隨著唐云輕笑,寬厚的長劍已然遞來,仿若流星逐月直襲她眉心。

木青柔心下暗嘆,認命一般閉上了眼睛,她萬萬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走到這一步,唐云這小子在短短數日之內,實力竟然暴漲到她之上。

痛的不是眉心,而是手足。

無力感傳來,木青柔如軟骨蛇一樣癱倒在地,詫異的睜眼望著他:“為什么不殺我?”

她當然不認為對方不忍心,唐云這廝下手狠毒,纏斗時都是招招奪命,以傷換命,怎么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手下留情?

“如何解毒?”唐云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木青柔駭然:“你怎么知道的?”

唐云挑眉眨眼,劍鋒斜側拍拍她的臉頰:“我還知道你真名木青柔,你跟趙光聯合起來要取得黃泉宗傳承秘寶,我還知道是黃泉尸毒,我知道的可多了呢。”

“無藥可解。”木青柔心中震驚如滔天巨浪,但她卻嗤笑道:“既然你都知道,還用得著問我?”

唐云一點沒有不好意思,隨意回了一句:“我知道很多,但不是無所不知。”

“呵,我以為你會強撐。”木青柔對他再次高看了一眼。

臉皮厚,下手狠,實力強,想在這個世道活下去,活的更好,一樣缺不了。

木青柔似乎是在逗他,對自己的傷勢,對自己的處境仿佛毫不在乎,面色越加緩和,聲線掠略有上揚,夾雜著幾分笑意:“說,還是不說,有什么結果?”

唐云也笑了:“說,放你一馬。不說,你自己知道。”

“你會放我?”木青柔目光閃爍,臉上浮現出濃濃的質疑與譏諷。

唐云嘆道:“我的胸懷,比你想象的大,更何況二姨娘你對我當如親子,有些事沒必要做的太絕,沒有意義。”

木青柔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沒說。

她垂下頭,似乎在思考,在猶豫。

很久?

或許。

她忽然抬頭,道:“無藥可醫,無藥可救,無藥可解,實力提升,此毒自解。”

和副本中的她,說的差不多。

唐云不禁下移目光,與她雙眸對視:“很好,最后一個問題,黃泉宗傳承秘寶為何物?我們唐家跟鎮武閣又有什么關系?”

“這是兩個問題。”木青柔皺眉。

唐云笑了笑:“這是一句話。”

木青柔沒有再糾結這一點,眼神示意了那個方向,說道:“秘寶就是白骨筆。此筆釀毒血,可勾勒黃泉符文。

至于你們唐家,祖上乃是鎮武閣成員之一,后來逐漸敗落至今,曾經有不少珍藏,不過后來逐漸失去,現存不過寥寥,僅此而已。”

唐云移開目光,來到這邊抓起這只白骨筆:“鈴鐺呢?讓他們恢復吧。”

這支筆入手冰涼,通體蒼白,末端似乎是頭制成的,黑白分明,莫名給人一種能攝人心魄的感覺。

“叮鈴”

木青柔拿出鈴鐺搖了搖,本就杵著當木偶的老太爺等人頓時癱軟在地,似乎被抽空了精氣般陷入昏迷。

“還有事嗎?”木青柔捂著傷口爬了起來。

“沒了。”

唐云拿起筆沖她搖了搖:“這支筆我先保留著,你什么時候有資本了,隨時可以來找我買。”

“你真讓我走?”她不可置信的重復。

唐云表情淡然,解釋道:“我父母如今六十些許,就算沒有你下毒,也很難長命百歲,這支筆于我無用,與其留著當廢物,倒不如期待你有朝一日能帶來好處交換。”

木青柔感覺自己這么多年白活了,竟然真能碰上這種圣母。

不是圣母。

她悚然反應過來,死死盯著唐云,這是個理智到極點的家伙,無情,冷血,心黑,手辣……利益最大化。

固然父母已經無救,但明知如此還放過殺人兇手,甚至轉眼能理智與之談合作,這種心性何止于涼薄?

“你,適合入朝。”她忽而笑了,轉身離去。

這種人,適合當官。

真的!

因為他夠黑,夠狠,夠理智。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唐云苦笑:“你不懂得,我其實……不是唐云啊。與他們何來感情之說?”

穿越奪舍,然后對新的父母毫無隔閡?

也就說說而已。

感情這個東西,本就是歲月的堆砌,逐漸培養出來的,怎么可能說的那么輕易。

起碼唐云做不到,他懷疑之前讀過的小說主角,能有這種傾向,很可能是因為……并非奪舍。

而是融合。

融合身體主人的殘念,記憶,間接影響到了自己的人格意識,繼而形成了穿越者為主,異世界感情為輔的人格意識,雖然他自認為是穿越者,實際上他是個融合者。

唐云這種,才是正兒八經的,鳩占鵲巢的穿越者,他整理原主人的記憶時,就像是走馬觀花看電影,可能會代入,但絕不可能沉浸,更別提感同身受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副本模擬器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副本模擬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副本模擬器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