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58章 莎爾芙:我要悄悄的發育,然后驚艷所有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目送空海離開,白浪將心腹小弟召喚到一起,開了個作戰會議。

  大饞寺偏殿中,浪掃視一圈,身邊是捧著一個蜜桃味大菌子,乖巧坐在小板凳上,斯斯文文吧唧嘴的傻芙芙;接著是低頭不停撫摸必須死,嘴角掛著bt笑容,不停“寶貝、寶貝”的水盆丸;然后寶相莊嚴坐在椅子上念經,其實偷偷用思維遙控本命菜魚,在空氣中游來游去的脫發禪師。

  此外,還有兩個帶著賤笑,不停點頭哈腰,選擇投靠白浪的蛤蟆頭與夜梟臉。以上,便是大饞寺現有最高戰力。

  也就白浪、傻芙、水盆、脫發四人,能夠與煉神修士正面一戰。剩余兩個廢物,頂多拖延一下,打打雜魚,充當啦啦隊與圍觀群眾。真讓它們拼命,絕對會叛變。

  若算上空海和尚,對抗‘五毒五鬼’的陣容,仍顯單薄。更何況這幾個即將‘凝聚序列’的老魔頭,又豈會沒有得力手下?

  真破壞了對方凝聚序列的儀式,所引出的‘煉氣化神’妖魔,絕不少于10個。此外還有六個資深老魔。大饞寺的戰力不夠啊!

  鬼蛤蟆期待道:“大王,可是要對我義父下手了?我愿替大王效死力!親自刺殺我家義父。”

  夜梟臉:“大王,選我!我才是義父最愛的兒子。讓我來取信于它,再行背刺之道。”

  “廢物。”浪一臉不爽,看向其他幾人,詢問:“對了,最近運營‘大饞寺’可遇到什么困難?”

  鬼蛤蟆:“回大王,小問題我們兄弟都克服了。”

  浪:“那大問題呢?”

  夜梟臉正想說沒有,卻被脫發禪師打斷:“主人,我有一事要匯報!我帶門徒前去救援災民。發現中了瘟疫的人太多,消耗光制作‘智薈甘露’的儲備藥材。回寺后,發現藥材不足。”

  白浪聞言一驚:“什么?智薈甘露可是最廉價的秘藥,主料野生蘆薈不值錢。靈機大頭來自‘妖魔胃囊’,可以現取。涉及超凡的藥材少之又少,這也不夠?”

  脫發:“我們救助了2000人啊!兩千份藥材加起來,也不是個小數目。”

  水盆丸也插嘴道:“老爺,您忘了嗎?你之前還要求‘餓死了嗎’在城中施藥。保證人均一碗,清洗腸道凈化心靈。甘露用藥雖少,但也經不住這么消耗啊。”

  “靈機藥材用完啦?”白浪震驚道,“那接下來如何破解災民的瘟疫?”

  老水盆又打斷道:“我也有一事相報,老爺您的‘智薈甘露’用料之所以這般廉價,幾乎所有畫皮小妖都能掌握。除了正式錄入天道,獲得‘合道級’唯一特性外,更多是靠大饞寺酒肉羅漢在隔空回應啊。”

  “這我知道啊,但怎么了?”浪點點頭,這不是很正常嗎?用酒肉羅漢本質,鎖死‘蘆薈科技’不外流。

  智薈甘露.最新版的靈魂,就在于大饞門徒們調配鼻涕時,對天祈禱,念出‘桿菌由胃生’后,便能獲得冥冥中酒肉羅漢神位的回應。賜下一道神力,注入靈魂,調配出成品秘藥。

  老水盆一臉肉痛:“但老爺可知?魔象尊回應這些祈禱,也是消耗神力的。”這股力量送入我的寶戒中,那該多香啊?!

  浪一個激靈,坐直身體:“可是寺中儲備的香火信仰不足了?”

  “足,足夠!但也不太足。這些日子,城中善男女享受到諸般福利,又接受‘大智薈甘露’洗禮,熱情高漲,祈禱頻繁,香火旺盛,信仰增長的很快。哪怕今日脫發禪師帶人頻繁祈禱回應足足2000次,也只消耗掉1/3的香火儲量。”

  水盆丸嘆道:“如今魔象尊香火旺盛,若用于自保,甚至回饋本城信徒,那是綽綽有余。但老爺您打算用‘智薈甘露’破解五毒魔君的儀軌,至少破壞一尊瘟神的成型,所消耗香火將遠遠不足。”

  白浪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峻,救人遠比害人難。散播瘟疫感染患者,幾個噴嚏的事情。但救人,哪怕成本低廉到白給的‘智薈秘藥’,也是要要成本、要神力的。一個人可以忽略,但數萬人,就變成無法忽視的巨額數字了。

  一千份湊得住,五千份也湊得齊,但一城居民全部救回來,少說也要數萬份秘藥。哪怕‘治愈神系’倒貼神力,也湊不出這么多神力給魔象尊浪費。

  而且他白浪還需要邪靈們用邪神之力來護駕,更不可能全用掉。

  浪有些懵,坐回椅子上:“還有別的噩耗嗎?”

  鬼蛤蟆這時也開口:“有個小問題,寺中倉庫不止蘊含靈機的藥材被用光,就連囤積的食物也快見底了。”

  “食物?”

  鬼蛤蟆:“大王你不是說,要堅持給孤寡老人們送雞蛋補充營養嗎?還要每天給孤兒們,額外加一根雞腿?”

  浪點頭:“這我知道。我不是開發出一天下十好幾顆蛋的‘鐵臀妖雞’了嗎?”

  鬼蛤蟆一臉贊嘆道:“大王您天縱奇才,小的深感佩服。但咱們寺廟有教無類,所有門人弟子,皆允許修行‘本命煉魚術’,簡直是天大恩情!但這‘菜魚’祭煉起來,它耗材啊。”

  浪:“我已經放任你們去地府獵殺鬼怪,拿來煉魚了,還不夠?”

  夜梟臉也加入進來,訴苦道:“這培養一條菜魚,所耗靈機與鬼怪血肉可不是小數目。這‘菜魚初長成’并不難,然一旦成型,便如身外身,可以自行修煉(烹飪)成長。比妖魔修行速度更快,法力更純,也更簡單。我們雖舍不得吃它,但每天只呼吸‘菜魚香氣’,便欲罷不能,還有助于凝聚‘魚香法力’。大王您傳出這門‘煉尸術’,真是造福眾生啊!”

  “停停停,別舔了,直說。”

  鬼蛤蟆接道:“這‘菜魚’太香了,大伙都忍不住,像是中毒般瘋狂修煉。祭煉出煉氣一層菜魚,就想二層。二層想三層……所以地府有點火候的小鬼,都被殺空了。其余的鬼物,都順著地府碎片間的裂縫,逃走了。”

  夜梟繼續:“寺中妖魔血肉,也都耗盡,被拿去燉魚了。如今,青羊觀養雞場的妖雞們吃不上妖魔血肉,不充不了營養與體力,無力產蛋,有的甚至脫月工罷工了……再壓榨不出,形容枯槁,快變成一群骷髏雞。”

  資源不足的弊端初現,他大饞寺固然掌握核心科技,擁有來自地球的先進的南派營銷理念,在青萍鎮迅速扎根擴張,搞得有聲有色。甚至技術升級,開發出核心力量體系:本命菜魚、智薈甘露……等等。

  但這一切,都建立在瘋狂屠戮清洗陰陽兩界妖魔鬼怪的基礎上。是他白浪殺空陰陽,用無數妖魔尸骸血肉,滋養出的‘大饞寺經濟奇跡’!

  現在,陰陽兩界諸多妖魔十幾年培養的心血被耗空,大饞寺的‘奇跡速度’也戛然而止。又正逢他繼續向外擴張,準備打下第二塊土地,‘可持續涸澤而漁’的前夕。

  無敵的節奏,就這么被打斷了。過度消耗資源,導致生產資料鏈斷裂,隨之而來的,將是系統性問題。

  浪凝重著臉,詢問:“麻煩大了,還有別的壞消息嗎?一并說來。”

  夜梟臉又道:“還有一個,下蛋妖雞們不行了,戰斗肉雞們自然也不成了。”

  “也是妖魔飼料短缺的問題?”

  “嗯,不僅僅飼料不足,而且城里孤兒的日子太好。許多有小孩的家長看到大饞寺為孤兒供應一根雞腿后,主動找上寺廟,也想要。而且他們為了一根雞腿,也豁得出去,蹲在寺外吹著冷風,念了一個時辰的經。”

  “酒肉老爺降下法旨,這些人求雞腿心切,提供的‘酒肉信仰’很足,純度很高,充滿肉腥味,值得一根雞腿,于是加大了供應量。哪知道趕來領雞腿的人更多,而且無論什么天氣,都堅持薅咱們的雞腿,熱情高漲,已經卷到每根雞腿一個半時辰了……后山那些三頭六腿十二翼戰斗雞,早就被斬成雞彘,全靠稀薄妖血吊命,才沒有死透。寺中的食材,也完了啊!”

  白浪此時,震驚于一根雞腿要念三個小時的《酒肉經》。這可比什么app澆水養雞殘酷多了。

  這時水盆丸插嘴道:“老爺,這不能全怪酒肉大人。若非這么多‘求雞派’堅持不懈的虔誠祈禱,酒肉羅漢也無法提供2000份秘藥的神力回應啊。”

  浪更加深切的意識到,大饞寺奇跡,完全是建立在無數妖魔鬼怪血肉尸骸基礎上的。數據看似美滋滋,但背后的生產關系,卻格外畸形,難以持久,甚至不堪一擊。

  真tm資本的原始積累是血腥的,全靠無數妖魔貢獻出自己。而且這還沒累積到位,他需要吞掉第二塊第三塊土地、入侵更多陰間,才能維持大饞寺繼續高效運轉與擴張。

  而一旦擴張,各種福利消耗急劇增加,就要吞并更多土地,屠戮更多妖魔替天行道。而那些新吞并的土地,若不繼續發放福利,就無法維持穩定統治,會被其他勢力攻擊。

  “死循環?”

  看到爸爸愁眉不展,最近悄悄發育智力的莎爾芙,突然舉高小手手,決定發言,然后驚艷所有人:“我我我!”

  “你說,又吃了多少?別怕,咱家不缺這點糧。”白浪等待著來自親閨女的噩耗。

  “菌砸!”

  “嗯?今天挖了那么多,還不夠吃?”

  傻芙搖頭:“花狐膩!”(發福利)然后又舉了舉手中菌子。

  浪眉頭一挑,心有靈犀,立刻get女兒深意:“你是說,用菌子來支付信徒福利?”

  “嗯嗯嗯。”小芙芙點頭,在扭曲修仙世界待了這么久,她可不是白給的。

  每天除了吃喝玩樂外,失去小天才頭盔無法學習的她,只能專研這個世界的‘秘藥方’與廚藝。

  專研秘藥體系,就免不了和各種污染素材打交道。后山養雞場、那處蘑菇溶洞,都有莎爾芙的參與,并且是研發主力。畢竟浪只負責提出腦洞,其他由芙芙補全,再指使小妖們執行。

  因此莎爾芙對‘污染扭曲’的研究,相當深厚,卻深藏不露。以至于被浪小覷忽略。

  浪此時也思索起來:“用菌菇代替肉蛋奶,不失為一個辦法,但民眾們愿意接受嗎?”

  肉蛋奶的供養,與動物的生長速度掛鉤。一只雞再能生,產蛋也有限。而提供肉,就更慢了。從蛋長成合格肉雞,在地球嗑激素也要三十天。這個妖魔世界,污染靈機管夠,也得十天出籠。

  但蘑菇不同,速度太快了,只要血肉、肥力、環境、溫度跟得上,一夜之間,就是一片。但很顯然,這個世界苦日子過久的凡人,渴望的是吃肉,對蘑菇并不感冒。

  也只有對稀缺肉食的貪婪與渴望,才能支撐起‘虔誠’的酒肉信仰,狂念三個小時《酒肉經》另一根雞腿。

  “蘑菇,很難代替肉與蛋啊。”

  這時,浪更加懷念拉萊耶與兔之軍勢了。如今的毛毛兔,現了原形隨便砍一只,都比一頭豬的肉更多。而拉萊耶的allblue,那更是無限魚制。

  “不慌!”小芙芙抬手,對爸爸擺了幾下,讓他安心冷靜。接著對鬼蛤蟆幾人說道:“雞來!”

  “???”幾只妖魔一臉迷茫,不懂這神秘簡潔,高效又精煉的語言該如何理解?

  “哼!”小芙芙氣惱的一哼,揮手釋放出‘嫁衣四天王’。

  接著朝‘大饞寺’后廚方向,施展了一招‘五鬼搬運’,五指沉淪命鬼相互纏繞,化作一個漩渦,隔空飛遁,刷刷刷,掏回了雞心、雞肝、雞肺……捧在手心,獻給小主人。

  這令莎爾芙小公主異常尷尬的僵在那里。

  “我這就去取!”

  水盆丸見不得小主人尷尬,舔狗別天神突然發作,奮不顧身腳踩天鵝步,化作一道鬼影飄出偏殿。

  要不是距離夠近,他甚至會發動魔法蔥香花嫁少女變身,再加快一重速度。

  眨眼功夫,神出鬼沒的老水盆,提著兩只雞回來。其中一只,被掏空了五臟,奄奄一息。另一只與殘雞是gay友關系,正在親昵中,被突如其來的五鬼嚇呆了,此時失魂落魄呆如木雞,一動不動。

  小芙芙身為負債天使,心善見不得雞死于自己失誤。立刻上前,接過已經失去五臟的殘雞,小箭頭閃電劃過,雞被開腸破肚,露出臟腑。

  接著她雙手化作千手,留下無數殘影,無需爸爸開啟慈悲圣母相助,也不用‘血療、嗜血者’等技能道具。純憑肉身徒手縫合,便將五臟歸位,完美修復。

  “好!”

  浪一臉驕傲的鼓掌叫好。其他妖魔鬼怪也紛紛附和,就連化作嫁衣厲鬼的四天王,也一改幽怨凄婉的形象,熱烈的拍手叫好,怨氣全無,只為討好小主人。

  傻芙芙臉一紅,有些害羞,但還是自信的挺了挺胸,來到殘雞面前。她沒忘記自己的目的,看向爸爸,接著尾巴再次起落。

  刷刷刷……雞毛飛舞,血液四濺。

  原本死里逃生的殘雞,驚魂未定剛剛變完整,就再次殘廢,被大卸五塊。芙芙沿著骨骼肌肉,完美卸下了雞翅與雞腿,只剩下一只‘雞彘’,傻在那里。

  光速點穴止血后,芙芙提起這只二次殘雞,向大家展示一番,然后打開自己的零食箱,翻出兩根形似雞腿的白色蘑菇。

  浪:“雞腿菇?”

  “嗯?”芙芙想了想,回道,“對不對。”

  浪立刻了然:對,但不完全對。

  看到爸爸領會的表情,小芙芙立刻露出開心表情,接著將兩根雞腿菇,按到雙腿斷裂處。

  隨后神奇一幕發生,菌菇接觸到傷口后,立刻被血腥味吸引激活,冒出無數菌絲,與斷面相連接,接著粘合血管、連接神經,與一根根斷開的肌肉纖維相互補齊。

  接著,雞腿菇的另一端,開始神奇的增殖,生長出雞爪的結構……

  莎爾芙并未停止,而是繼續掏出一塊蘑菇,摘下蓋之,撕成兩塊,放到斷翅處。又是相似的一幕,菌菇受到血肉吸引,冒出大量菌絲,進行補全,最終生長出被扒光毛的雞翅。

  “喏!”

  芙芙捧起已經長出雞爪與雞翅結構,無毛,光腿光翅,重獲新生的殘雞,驕傲喊道:“香菇七!”

  “我看看!”白浪伸手。

  芙芙將捧起的香菇雞朝爹一扔,這只雞便驚恐的撲扇起翅膀,矯健無比。

  浪接過,擺弄幾下,將它丟回地面。

  這只雞穩穩落地,像是健康雞一般,邁開五毛光腿,驚恐的來回奔跑,圍繞著自己的斷腿斷翅,咕咕咕叫個不停。另一邊的男雞友,再度被神乎其技的補心手、蘑菇腿震懾住,繼續保持呆若木雞,不敢亂動。

  “看起來與肉腿無異。”浪點評道,這是一項神乎其技的義肢技術。造福眾生啊,不愧是負債天使,心善吶。

  “不止!”芙芙指向香菇雞的雞腿菇,“一小時”、“變岑肉。”

  浪再次將雞抓住,仔細端詳。發現香菇表面,出現明顯的血管痕跡,雞體內的血管,在向雞腿菇輸送血液,并從菌絲靜脈流回。

  “芙芙,按你的說法,這根雞腿菇,只需一個小時,就能逐步與雞的肉身融合,轉變成類似肌肉的結構,甚至是口感?”

  “嗯嗯嗯。”傻芙芙拼命點頭。

  “有副作用嗎?”

  “大飯量。”她又想了想,補充道:“普通飯。”

  “只要多吃普通食物,就能補回元氣,供應雞腿菇轉化?這倒是不錯的手段。”

  浪仔細思索,雞長出雙腿,需要實打實的細胞分裂,過程漫長,消耗巨大。現在,莎爾芙以蘑補雞,先補出形狀,如同高端假肢接引雞血,替代正常肢體。

  這時,雞只需要付出遠低于長出兩條肉腿的代價,就能一點點賦予雞腿菇雞肉的質感、乃至雞肉口感。

  這背后代價,簡直爆降!

  有了這門‘以蘑補雞’的秘術,再湊齊足夠的普通口糧恢復元氣,就能開發出‘無限雞制’,簡直當代金剛狼,低配亞人浪。

  白浪立刻抱起芙芙,原地轉三圈,然后狠狠親了一口:“芙芙真厲害啊!你這辦法,與我佛門有緣,相當契合。似肉非肉,油而不膩,酒肉卻不破戒,可謂‘素雞’!不如……就叫它‘植物人素齋技術’吧?膳齋,膳齋!”

  芙芙搖頭,糾正道:“蘑非植。”、“亦非動。”、“乃菌也!”

  “你說得對,就叫它植物雞好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