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14章 妖魔火并,膻齋膳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夜幕降臨,小鎮被夜色浸沒。城中百姓挨家挨戶閉門熄燈,早早鉆進被窩中瑟瑟發抖,期盼這夜快點過去。

  不多時,大街小巷就冒出影影綽綽奇形怪狀的東西。它們提著發出幽綠光芒的燈籠,開始走街串巷,挨家挨戶禮貌敲門、呼喚人名,或試著推動窗戶,往屋內吐陰氣。

  從高空俯視,整座城中星星點點鬼火流竄,處處都有百鬼夜行。

  那些實力最微薄的陰物,借助夜色與陰氣加持,強行突破陰陽兩隔,但無法打破青萍鎮施加的庇護力。于是只在白日時,人口密集之地徘徊。

  彼此爭奪逐漸逸散的人氣、活氣,這有助于它們修煉,將縹緲虛幻的身體一點點凝實,重獲一具類似活物的鬼軀,成為≈練氣入門的鬼卒。

  再強些的,便不屑人間逸散生氣,鉆進貧民區中,一家一戶的襲擾窮苦人家、人口稀薄之家、老弱病殘之家,試圖狩獵活人,大吃一頓。

  此類因種種原因導致家庭不和、房屋破敗的家庭,生氣不足難護周全,最容易被誘惑突破。反倒大富大貴欺善行惡之家,高墻大院人口興旺,屋內供奉寺廟開光佛像,如同硬骨頭,鬼怪也繞著走。

  近幾日來,青萍鎮的平民百姓,夜夜遭受百鬼消磨,搖搖欲墜。每夜死亡人數都在激增,隨著流言傳播、白事漸增,人心更亂更畏懼,也更容易被鬼怪突破,陷入惡性循環。

  不過今夜不同往昔,苦鬼物久矣的百姓,終于迎來青天大老爺。

  今晚,餓死了嗎?兵團加入狩獵!

  偏僻死寂的小鎮一角,大群穿藍衣、面如死人、明火執仗,高舉‘替天行道’大旗的團伙,背負鐵鍋腰插咸魚干,惡霸般耀武揚威招搖過市。

  其中領頭的白浪,騎一匹白馬懷抱小芙芙,春風得意。在一群藍衣畫皮的簇擁中,踏入黑暗,一路朝城隍廟方向趕去。

  身側,水盆丸也收斂了羊頭妖怪形象,變做一個顴骨隆起的干瘦道士。往后,是四十名藍衣畫皮,接地府的紙人容貌,背一口合金鍋,動作整齊劃一。

  主力隊員后方,還有四十來名沒資格祭煉法器,卻腰掛雙魚刀的畫皮員工。

  浪雖沒解鎖鯉魚王,儲物空間卻存有大量‘咸魚王’干貨。被他以‘磨魚翁’技法打磨成低級魚刃。放在此方世界,也是不差的普通兵器。

  可惜他的‘妖魔素材庫存’浪費了七七八八,再無法像祭煉鐵鍋法器那般,將這批魚刀統一升級成‘污染靈兵’,強化手下。

  喪失磨魚翁(稱號)加持的‘魚刀’,未必能對鬼怪產生有效殺傷。但他已找到應對之策,只是時機尚未成熟。

  隨著白浪一行‘活物’貿然闖入陰間的盛會中,立刻如滾油中的水珠,激起劇烈反應。

  感知到生氣,附近一群撕扯打鬧,不斷拍打一間寡婦房門的鬼物們,迅速舍棄目標,聞腥而來。

  很快,類似的陰鬼越聚越多。接著一個渾身淋血的赤發鬼,遙遙望見騎馬的白浪,大驚道:“不好,那開店的藍皮怪們尋來啦!好多的火把,足有幾十號人,我們快逃。”

  “慌什么?現在是夜晚,百鬼夜行。陰間的環境,透過城隍投射到人間。直到天明前,青萍鎮的安全由咱們來守護!陽間的妖魔,哪里是咱們鬼怪的對手?”

  一個身穿金色騷包錦袍,腳踏皂靴,長相丑陋宛如懶蛤蟆的青年,忽然從高出落下,出現在鬼群中央,喝止住騷動,同時好奇打量遠方逐漸靠近的火把群。

  蛤蟆臉青年眼中閃爍綠色鬼火光芒,開了靈眼,與白浪對視,接著詢問:“那廝好生肥碩,什么來頭?如此旺的血氣,真想一口吞了,起碼頂我半月苦修。”

  這時,一個像是餓死的侏儒干尸,立刻憤恨叫嚷:“好叫小大王知曉,那是個開店的,姓白。我手下兄弟曾去他店中討口生氣修行,不想被他使喚那些畫皮妖亂刀砍死。”

  “可憐我那些弟兄們,連鬼都沒得做,還被挖了心肝要煉什么藥?小大王,這座城是咱家老爺的地盤。它們這些外來的妖魔,憑什么敢在您的領地逞兇撒野?這架勢,擺明沖您來的,您可要替我們做主吶!”

  侏儒干尸說罷,又冒出一個背著‘神機妙算’幡布的無頭鬼。

  它手中提了一個爛人頭,叫嚷道:“就是,就是!法王座下有七子,小大王您只排第四。這次法王打服了其他鬼物,奪了城隍之位,才有縱鬼十日做為獎賞。任由咱們在這城中游蕩,吸食陽氣勾人魂魄。但小大王可知這背后深意?”

  長著蛤蟆臉的丑陋青年歪頭:“深意?不就是犒勞咱們前些日的辛苦廝殺嗎?順帶給這城中凡人緊緊皮子提個醒,讓他們回憶起被百鬼支配的恐懼。之后再由義父出手,懾服百鬼,名正言順繼任‘城隍’,受凡人香火供奉。只可惜,往后就再沒這等好日了,真不快活。”

  “小大王所言不差,但還漏了一點。就是法王也在暗中考量大王與其他六位義子的本事。拿下這幫畫皮,立下大功,可討法王歡心。”

  蛤蟆臉忙道:“這個我懂,但這群藍衣畫皮什么來歷?背后有什么靠山?它們這幾日在城中高調行事,定有依仗。”

  有一個藍色發青的鉆地僵尸冒出來,連連搖頭:“沒沒沒,莫得來歷。我派小鬼出城探查過,都打聽清了。前些日盂蘭盆會上出了大差錯,說是叫云夢龍族一脈,什么靈感龍君上門尋仇。附近大妖魔遭了秧,盡數被打死逼瘋,只逃了一個羊妖,連城隍都殞了。之后么,山中群妖大亂,相互廝殺攻伐,死的死逃的逃。這些畫皮魔怪,應是趁亂而起,以‘畫皮’為標記。我看它們以為陰間和陽間一樣亂,想趁機占了咱們的城。”

  蛤蟆臉眉頭一蹙:“我聽說青羊觀出了個魔頭,大殺四方,叫什么‘白魔君’。這店老板也姓‘白’,難道有關聯?是同一個?”

  無頭鬼不斷搖動手中的頭:“此言差矣。那羊妖真有本事,那么厲害,早就稱霸一方了。我看‘青羊觀’只是在借勢,狐什么虎威。那白老板的傳聞就更離譜了,我看他是這群畫皮們推出來,應付官府,與凡人打交道的傀儡。他就是個普通人,毫無法力,您也感受到了吧?”

  “對對對……”鬼物越聚越多,紛紛為蛤蟆臉慫恿壯膽。

  這十日雖然合法縱鬼,但妖魔與鬼怪間的火并并非小事,需有一個拿事的來背鍋。也只有蛤蟆臉才有資號令群鬼進行火并廝殺。

  理越辨越明。小鬼們越討論,就越發覺得自己挖掘出了‘真相’。連帶著蛤蟆臉也從七分疑,變成八分信,不將這群藍衣畫皮放在眼里。

  “區區不入流小妖,也敢在夜間橫行?真以為我陰無人?走,隨我吸干它們陽氣,剝皮抽筋,做成下酒菜,揚我威名。”

  “大王壯哉!”、“v587!”、“牛b!”

  “孩兒們,隨我沖啊!”

  “殺鴨!”

  入夜后的第一場混戰,就這么爆發。

  還未看到城隍廟,白浪就被一只半鬼半蛤的地府異種,領下一大群奇形怪狀的鬼物,蜂擁包圍。

  這群鬼單個都是弱渣,但匯聚到一起,氣勢自發融合,形成一團鬼云,宛如千軍萬馬,帶來精神上的沖擊,十分駭人。

  與此同時,白浪抬手止住隊伍:“莫慌,眾人結陣迎敵!”

  他雖然能力盡喪,但十日間不斷做慈善、傳播‘治愈福音’,已在平民中累積到口碑,小有收獲。‘治愈神系’的信仰開始入賬。

  他沒有魔神柱充當神系服務器,但幾只邪靈,可以單獨運轉。最先被他激活的,正是發育最好的兔王菩薩。

  浪借助水盆丸的當頭棒喝,結合兔王殺意傳承,為‘餓死了們’注入些許佛門基礎功法,將其輕易度化。

  聽到白浪口令,隊伍最前列的‘餓死了嗎?’大聲道:“結十八銅鍋羅漢陣!”

  “殺!殺!殺!”

  白浪暗中溝通邪靈兔王菩薩,為它們加持些許‘邪靈之力’。只維持最低輸出,讓妖魔們無需太費力,就能將彼此連接,法力相互流轉,構成一個大循環。

  四十來只畫皮,分為左右兩組,亂糟糟結成陣勢。它們起步低,根基差,卻有邪靈開掛;而且沒亂吃過秘藥,統一修行‘引火術’,又祭煉了相同的‘飛鍋法器’。

  法力在大循環中往復不休,無比順暢。霎時間,兩組畫皮羅漢陣開始運轉起來,與烏泱泱沖擊而來的‘鬼物狂潮’撞擊在一起。

  火行法力在一口口‘飛鍋’中流轉,將鐵鍋燒的通紅,并且擺脫了三米飛縱限制,以大陣為移動范圍,更加靈活,凌空亂抽一氣。

  砰砰砰!

  兩組大陣如同砥柱礁石,非但擋住了鬼潮沖擊,還不停將一只只鬼物卷入其中,打殺吞噬掉,伴隨發出一聲聲慘叫。

  “替天行道,引火破戒鍋!”

  “斬妖除魔,我來煎了它!”

  “鬼物哪里逃?入我鍋來!”

  “都注意了,控制好火候,用烹飪技巧灼燒它們,不要用暴力!”

  “我這邊辣椒茴香用完了,誰給我一把辣面?”

  這些妖魔在白浪的血淚培訓下,已經熟練掌握‘烹飪殺鬼技巧’,攻擊中時刻不忘胡亂添加各種調料。

  這對于廝殺而言,毫無意義,沒有任何幫助;對于廚藝而言,更是滑稽可笑,連最劣質的烹飪都算不上。

  從頭到尾,只有純純粹粹的形式主義。

  看到這混亂一幕,感受著美味值正一點點緩慢增加,白浪微微一笑,要的就是這‘形式主義’。就是這恰到好處的一步,將尋常的妖魔鬼怪幫派火并,榨出了‘美味值’。

  “這就是財富密碼啊!”白浪感嘆一句,忍不住面露喜色,抱著芙芙感嘆道:“真是膻齋!膳齋!”

  芙芙也崇拜的學舌:“膳齋!”、“7膳齋!”

  他這段時間的努力沒白費,辛苦打造的‘刷分機器’終于成功啟動,開始批量化收割積分,從此走上正軌。

  今夜之前,他曾累積2000美味值。其中1/4乃是他‘親手烹飪行善積德’掙來的;但剩下的3/4,多是他逼迫山中妖魔改邪歸正,穿上餓死了嗎?制服,白日送餐,夜間苦練‘引火術顛勺試炒菜’后,迅速累積起來的。

究其根本,他總結出一條公式:磨煉廚藝(引火術祭煉鐵鍋)深刻洗腦懺悔(當頭棒喝)日常善事贖罪(外賣)美味值  與之進行對比的,是莎爾芙多次義診救人,100的慈善敗家行為,功德無量,卻沒有半點‘美味值’降臨。

  這充分說明了‘美食樂園’的態度。雖然樂園的基調正義,崇尚善舉,十分欣賞莎爾芙的美德。但惟有發揚了美食文化的正義舉動,才真正符合樂園利益。

  因此,哪怕白浪沒有親自動手烹飪,也通過教化妖魔,得到了‘美味值’獎勵,而且數量不低。

  如果這還只是推測,那么分支調查任務,也出現改變。探索度卡在27.8難以提升,同時出現了新的傳播度0.1項目。

  擺明了告訴白浪,盡可能去傳播屬于‘美食樂園’的體系,將‘超凡食譜、料理流派’傳遍這個世界,一點點替代‘秘藥序列’。

  這次為攻略地府而培養的‘餓死了們’,誤打誤撞恰好戳中樂園g點,引發一小波‘美味值’爆發。

  這在墳場老員工眼中是什么?不正是傳播道統嗎?這波是文化入侵,浪熟得很。

  那時,他就明白食堂安排自己降臨的真正目的。‘副職業試煉’只算是附帶的,真正目的還是白嫖‘討薪人’的專業素養,替它探索新世界,完成道統散播,留下廚道種子。

  既已明示,白浪自然做出完全準備。今夜的‘鬼殺隊’就是一輪嘗試。以烹飪手段應敵,擊殺鬼物,還本地居民一個太平。同時通過毫無意義的拋撒調料,進行‘形式上’的驅魔,以此討好美食樂園,將這種戰斗歸入‘烹飪’中。

  大概是這個世界再沒有比白浪更廚子的契約者了,美食樂園將自身下限拉的極低,認可了‘餓死軍團’的烹鬼行為,以極低的回報率,開始給浪增加‘美味值’。

  但這就夠了!他與食堂心知肚明。

  他只要好處,樂園只要擴大‘廚道影響力’,大家各取所需。

  “啊呀呀呀,伙伴助我,將它攝入鍋中。看我大火爆炒!”

  小羅漢陣中,十幾份法力共同流轉,匯聚一處,形成一只法力大手。將一只煉氣10層的鬼卒攝拿,不斷發力擠壓拿捏。

  并在‘陣法’的壓制作用下,詭異的收縮變小,投入一口鍋中,被陡然升起的烈焰包裹,爆炒起來。

  隨即,一種作用于靈魂的‘焦糊香味’擴散開,那只鬼真的被炒死了?!而‘法器鐵鍋’也在生生煉死一只高級鬼卒后,汲取吸收對方的‘污染靈機’,得到了一定強化,并反饋給畫皮。

  “寶貝,我的寶貝成長了?!”

  聽到這突然響起的驚喜叫聲,其他畫皮妖魔更加振奮,打了雞血般嚷嚷起來,紛紛要替天行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