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98章 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雖沒有掌握任何一份‘秘藥方’,白浪卻靠著白嫖蹭課,現場弄清所謂‘煉藥術’種種關竅。知曉攜帶著污染性的藥材,在相互抵消結合后的表現形式。造假偽裝起來,也變得得心應手。

  若不知曉什么才是成品該有樣子,缺乏參考標準,他的‘作品’必然錯漏百出,引起懷疑。但現在通過旁聽弄清這些,將‘白氏藥膳’偽裝成‘低配秘藥’的把握則更大。

  除此之外,美食樂園也帶來神助攻。

  ‘食堂’賦予他的副職業欄,早在第二次返回土坯房,靠著芙芙擊殺三只宇智波后,就出現了廚藝經驗3的提示。

  這個‘經驗值’并非用來解鎖被封印力量,亦或覺醒副職業進度的美味值。只是單純的‘廚藝經驗’。

  他本次任務受‘美食樂園’監督管理,任務期間一切廚藝行為,不限于‘獲取食材、處理食材、制作食物……’都能獲得高低不等的‘經驗’獎勵。

  每完成一次成功的烹飪料理,未必能獲取最關鍵的美味值。但哪怕一個半成品的廚藝動作,包括打著獲取食材旗號的屠戮妖魔鬼怪行為,也能拿到保底的‘經驗值’。

  這些新出現的‘經驗值’無上限,也不能提升所謂的‘熟練度’,但可以開啟一些小功能,比如是否消耗20exp,進行一次食物鑒定?

  來到這處妖魔大廳時,他的美食exp只有3點,也沒有食物鑒定的提示。

  但隨著他現場演繹庖丁解魔,當著一眾妖魔面,將一只宇智波沉淪魔數量分解切塊后,這個‘美食exp’嘩嘩的往外冒:0.3、0.5、0.2、1.1……

  而隨著他旁聽到這個世界的修行禁忌,知曉秘藥方與‘扭曲污染特性’后。食堂便立刻推出食材鑒定功能,仿佛時刻監控著自己的一舉一動,貼心又智能。

  白浪在連續試探后,把握住‘經驗值’的獲取規律。單純的‘廚藝行為’可以獲取,此外還帶著點表演性質的額外增幅。

  每當他手撕(宇智波)大擺錘,亦或是動作略顯粗暴,內臟亂飚畫面18時。外界妖魔便側目連連,發出驚嘆聲、呼吸急促、變的嗜血興奮,他獲取的‘經驗’就會迎來一個小波峰。

  這時,一股‘黑暗小當家’的既視感便油然而生。

  他前世看的美食番,主角進行廚藝對決時,幾乎都是在圍觀中人前顯圣。原因殘酷而簡單,就是為了享受裝B的成就感,在吃瓜驚嘆聲中贏得靈魂的感動,與廚藝的升華。

  為了驗證想法,他頻頻將用不到的‘魔下水’,喂狗一般甩出大門,接著‘經驗值’又迎來一小波爆發,很快就積攢到30點。

  大廳中的妖魔對此并無異議,依舊在傳道受業,推銷自己背后的‘神靈’;外面的鬼怪情緒高漲,轉眼間就將拋飛的‘魔雜’瓜分一空;白浪也找到開演唱會時,朝著歌迷投擲麥克風的感覺。

  廚藝經驗突破20后,他就對著手中的‘魔心’釋放了一個鑒定術,接著獲取一系列基礎提示,包括食材屬性、藥理、污染度。隨即三種適合的烹飪方式,與配套藥膳配方(普通版)。

  這些都由‘美食樂園’智能篩選提供,并不涉及秘藥層次,但也算開掛作弊。

  浪只要攢夠‘經驗’,未來無論在這個世界獲取怎樣奇怪的‘污染材料’,都能通過獻祭‘經驗’向背后的大靠山求取答案。

  最令他在意的,是‘沉淪魔心’的污染度,為0,毫無污染,并且在小括號中出現‘無垢’。應證了羊頭怪口中的‘無垢體’。

  迅速分割完沉淪魔,拋棄無法食用部分,擺放整齊后,白浪給了芙芙一個眼神。傻閨女迅速將小箭頭插到他腰椎處,并聯組建局域網,開始精神交流。

  浪的手中,有兩個傳自袁姐的方子。其中《五心密宴》價值最高,是樂園認證的特殊食譜,對低階契約者有力量屬性1的奇效。

  但對如今的白浪而言,早已失效。

  此外,他還有一個‘沉淪大補湯’的藥膳秘方,長期使用可補充氣血,有助于武道修行,不至于練到氣血兩虧。

  最后,在進行本次任務前,浪不僅堅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間歇性基礎廚藝鍛煉,還溢價購買了份淡藍色技能破魔八陣,喂給傻芙芙吸收掉。

  《破魔八陣》乃某低武世界黑暗料理界首領凱由的絕技,利用內力將食物的五行屬性激發,并加以改變,使得原本是禁忌的食物搭配變得好吃,同時毒性大增,利用料理控制人的心智。

  這門技能完美符合毒藥劑學/調味學,而且因為等級低,無法覆蓋芙芙的能力欄,反而被她吸收掉,將‘破魔八陣’轉變成自身毒料理的一個分支奧義,讓傻芙在‘毒膳’領域有了新突破。

  白浪與女兒精神聯機后,直接征用了芙芙的‘數據庫’,底蘊大增。在樂園賦予的‘靈性加持’下,上千種不同藥性的中藥材在大腦中回閃,各種組合排列生滅不斷。

  他的視線掃過門外聆聽講道的妖魔鬼怪,一個又一個想法突兀冒出,比如狐貍該如何烹飪?豺狼的哪些部位好吃?此前從未遭遇過的鬼物,又能以什么方法炮制?據說佛教地獄中,有一個‘油鍋地獄’。

  白浪征用芙芙的數據庫,就立刻彈出莎爾芙最最最擅長的萬物天婦羅,裹上面包糠油炸至金黃,隔壁的牛頭馬面都饞哭了。

  終于,白浪以手中兩個藥方做參考,借用芙芙的毒料理數據庫,以五行逆克為核心思想,靈感爆發!將那層若有若無的隔膜撕開。

  只見他突然丟棄手中的‘龍鱗廚刀(小魚刀)’,‘啪!’的一聲摔在案板上,發出炸響打斷了講法。然后邁開大步,流星趕月朝門口奔去,目光直勾勾盯著距離臺階最近的一只黃鼠狼,爆喝一聲:“哪里逃!”

  他大膽的舉動,讓大廳陷入死寂,那個正大談自家煉藥術的青面鬼,雙眼迅速血紅,作勢就要發作。

  白浪卻已扯住那只被嚇到呆若木雞的黃鼠狼,手臂發力,一把拎了起來,回身一甩丟進大廳中,迎著屋內幾只妖魔質疑的目光,開口道:“你們說過的,現場食材任取。”

  “不不不要吃我,不要吃我!”黃鼠狼在一眾妖魔環視中瑟瑟發抖,膝蓋一軟跪了下去,‘乓乓乓’磕頭求饒。

  白浪卻拱了拱手:“獻丑了!”

  他與計都溝通完畢,現場模擬出靈感王的‘邪靈氣息’,再由計都凝聚提取一丟丟‘邪能’注入體內。

  白浪則掐了個手印,念念有聲,假意祭拜所謂的靈感龍王,接著背后浮現出一尊扭曲魚龍虛影,正是鯉魚王在忍界突破99級后的‘虛空暴鯉龍’形象,因為造型過于殘暴駭人,嚇的這只黃鼠狼肝膽俱裂。

  場中妖魔看到‘暴鯉龍’虛影,也差點按捺不住直接動手。因為這玩意的畫風,已經和本世界的‘孽’差不多了,甚至更加邪惡。

  好在虛影形象雖然邪惡(邪能),但氣息威能很弱,也沒有那種致命的‘污染扭曲’威脅感,幾只妖魔才漸漸冷靜下來。

  另一邊,白浪好似請神上身,雙臂血管暴起,散發出兇煞氣息,掌中邪能流動,從捏不死沉淪魔的‘凡人’,一躍變成擁有擊殺妖魔之力(邪能)的龍王廟祝,印證了之前的謊言。

  咔嚓嚓……

  他踏步成罡,一腳踹斷黃鼠狼精怪的脊椎,接著俯身按壓,雙手連續大力轟擊,打的大青石地板不斷碎裂。他在‘邪靈虛影’加持下,迅速將這只小精怪打回原形,奄奄一息,故意留了口氣。

  隨著這套操作,浪心中默念我在捕獵食物。樂園如他所愿,在副職業欄中生成5經驗。

  不多時,他將這只奄奄一息的黃大仙洗刷干凈,丟棄在案板上。

  小芙芙立即行動,按照之前約定好的,尾巴一甩刺入體內,發動了第五能力欄魔術刻印營養師。

  這項能力結合了她‘吸血種’的天賦,共分三步:初擁、分株、調律。可以發展下線、培植后裔、控制打手;也可以調制食材、掠奪血脈、提升口感與營養。

  具體操作很簡單,將自身體內的‘魔術回路’剝離出一部分,制作成‘種子’,注入目標體內,完成第一步‘初擁’。

  這一步結束,莎爾芙的‘魔術回路’會吞噬目標的生命力與特殊能量,在體內不斷復制生長,洗掉原本的‘力量痕跡’,賦予對方‘魔法側’體質(魔力經脈)。

  第二步‘分株(可選)’是將空白的‘魔術刻印’剝離,植入目標體內,做為全新的‘中樞’(魔力丹田/金丹)。若刻入相應魔法側技能,對方直接掌握繼承。

  如果對方擁有特殊血脈或者技能,再被改造完體質,并重新魔改、修行、并掌握后。也會做為全新天賦魔術,刻錄進‘刻印’中,等待被芙芙收割。

  第三步‘調律’,就是初擁與分株后,壓制排異反應,讓改造目標從‘原版生命體’順利過渡到‘莎爾芙版魔法生物’的特殊手段。

  莎爾芙嚴格來講,是型月世界觀下,一個吸血種調律師。擅長以‘注入魔術回路、刻印’的方法,改造目標的身體結構,讓其朝著‘魔法種’的方向轉化,變成優秀的打手或食物。

  比如她想吃大鵝的話,可以通過‘魔術回路’格式化大鵝的肉身硬件,將其升華為‘魔獸大鵝’;然后重點選擇‘肝臟’部位,進行調律,將全身營養優先注入鵝肝,加速脂肪肝生成,最終集合一身精粹,殺而烹之!

  美味樂無邊,但是很傷身。

  四天王的‘寫輪魔眼’,就是以‘分株、調律’的方式,將‘血繼限界’改造成‘魔眼(魔術刻印)’。她也曾將其他血繼限界剝離收割,以‘魔術刻印’的形態單獨在,可通過‘二次調律’賦予其他小弟。

  只可惜這些‘半成品’不受樂園認證,只能在任務期間玩一玩。而傻芙芙在親爹的喧賓奪主下沒有機會展示才藝,已經很久沒有鉆研過營養師這一天賦,而是將全部精力投入‘醫療、補課’當中。

  此時在白浪指揮下,芙芙將‘魔術回路、刻印’注入黃大仙的肝中,進行調律改造,掠奪其一身靈機,不斷強化‘肝臟’。

  在這一過程中,黃鼠狼的‘法力’也在‘傻氏調律’中被轉化成妖魔感到陌生的‘魔力’,最終收斂在‘肝臟’部位。

  這一變化表象,像極了羊頭妖魔剛剛傳授的《血荼羅腎水蛻形咒》。白浪這只廟祝先召喚了‘靈感龍王’降臨,然后那黃鼠狼一身駁雜法力、生機、靈機,統統被提純轉化(魔力化),然后收斂進‘肝’中,成為一味優秀的魔道藥材。

  當然,這其中也有許多差異。在座的妖魔都能看出,傻fufu出了大力,在這番變化中起到關鍵性作用。但它們沒有聲張,而是繼續觀察。等白浪完成烹飪,再將二人捉回洞府,據為己有。

  白浪此時開膛破肚,廚刀一旋,取下‘狼肝’捏在手中,自身的‘經驗值’也微弱的1。因為主要功勞都在芙芙身上。

  他用殘存經驗值釋放了一個‘鑒定’,腦中出現來自食堂的數據:

  黃鼠狼魔肝:木屬性,魔力器官/刻印,污染度14,已隱藏。用途廣泛,可與白尾守宮毒腺、紫砂草搭配,抵消污染。是否消耗200經驗,現場檢索屬性相制衡的妖物?(檢索雷達100m,持續半分鐘。)

  在鑒定信息之外,白浪的副職業欄也出現新內容:替天行道,斬妖除魔。虛擬美味值1,已累計。美味值將根據最終美食結果進行判定。

  白浪繼續用意念點擊美味值,最終在備注中,搞清‘虛擬值’的具體含義。

  美味值的獲取,必須等一個完整的‘烹飪回合’結束,才能結算。也就是從最初的收集食材、炮制、準備、烹飪……一直持續到客戶食用完畢,并且產生后續效果為止。

  他在任務期間,可同時開啟多個‘美食回合’。比如在也一場‘約戰’期間,可繼續進行其他的‘烹飪’。但只有等這個回合結束,才能由美食樂園給出評判,進行對應的結算。

  比如現在,他一直在收獲‘廚藝經驗’,并且使用了兩次完成鑒定。這是樂園提供的官方搜索引擎,甚至已經冒出新的‘食物雷達搜索功能’。

  這作弊開掛都開到臉上去了。

  但他折騰這么久,也只有擊殺黃鼠狼精怪的行為,觸發了‘替天行道,斬妖除魔’,獲得‘1美味值’的虛擬累積。如果這道菜在完成之前,他擊殺了某個人類來入菜,同樣會觸發‘黑暗美食值’。

  最終這道菜完成,被大廳內的妖魔食用后,并產生某個結果,才算‘回合結束’,并由樂園來打分,給出最終答案:確定他究竟黑不黑?判定什么陣營,結算收入多少。

  弄清楚這些,惡向膽邊生的白浪,再度喪心病狂沖出大廳,殺入一眾妖魔鬼怪中,先后捕捉到刺猬、蛇、鼠……等尚未化形的小妖怪,開始新一輪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這座庭院自有潛規則,聽課是要付出代價的。那只老鼠精怪為了求生,甚至敢于反抗白浪暴行,與他廝殺纏斗。然后激怒了大廳中等著開飯的妖魔們,屋內徑直飛出一只鬼爪,將其掐死。

  死的沒用,白浪不得不轉移視線,再次將另一只田鼠精打到個半殘,心中默念我這是捕捉食材,拽著尾巴拖回大廳中,嘿嘿嘿發出奸笑聲,與女兒合力斬妖除魔,慘叫聲不絕于耳,畫面極度殘暴。以一介凡人之軀,成功震懾住諸多鬼怪,分不清誰才是妖魔?

  前前后后折騰了半個時辰,白浪的‘經驗值’不停累積增加再被消耗掉,他的虛擬美味值,也累積到6。

  只不過他實在不懂,這么邪惡的烹飪手法黑暗料理破魔八陣,怎么還算‘美味值’而不是‘黑暗美味值’?難道我這行為,在這個世界,已經是白蓮花級別的?

  他同樣沒看出這些滴著血的臟器哪里美味了?但鑒定結果顯示,這些都是凝聚妖魔一身靈機的‘魔力器官’,當得起美味二字。

  備料結束,白浪再次大呼:“火來!”,并選中了庭院中兩個皮膚干枯,皺紋如同老樹皮的老人。

  那幾個被莎爾芙神乎其技小技巧深深吸引的妖魔,立刻出手,將兩個木妖攝了進來,不由分說捏斷骨頭,折疊起來丟進大鼎下方的銅盆中進行煅燒。

  一時間,凄厲的慘叫聲再度響徹大廳,兩只木妖保持著活力不停叫喚,如同背景音樂。室內血腥味、沉淪魔大骨湯的香味,混合在一起。

  白浪一身血跡,手中抓著一樣又一樣熱騰騰的妖魔器官,在一眾小妖恐懼注視下,不懷好意的掃視,然后陸續丟入鼎中。

  接著,他又看向一臉愉悅,仿佛聆聽到大道之音(慘叫)而怡然自得的妖魔們,發出幾聲冷笑,轉頭繼續自己的烹調。

  身旁,小芙芙氣喘吁吁坐在小馬扎上,靠著爸爸大腿,精神不振。她連續動用營養師天賦,從體內剝離出盡30條魔術回路改造食材,占了自身魔術回路1/3,有種被掏空的感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