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74章 本卷終:回歸前的散財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號外號外,特大新聞!粉紅毛毛海賊團倒閉啦,粉色兔子海賊團倒閉啦!王八蛋七武海麒麟王卷走海軍20億,帶著小船長莎爾芙跑路啦!特大新聞……戰國嘔血,赤犬開裂!”

  偉大航道一座尋常的島嶼上,報童揮舞著剛剛加急刊印的報紙,一邊奔跑一邊疾呼。

  就在半日前,海軍三大將之一的赤犬收到秘密線報,集結大批海軍精銳,要施行‘拯救世界、守護全人類’的神秘斬首行動。

  就在最關鍵時刻,赤犬大將堅信他的傳人,一向心懷‘正義’敢為天下先,屢次充當戰場急先鋒沖,總能第一時間悍不畏死沖殺在第一線的‘毛毛兔海賊團’。

  必然會想上一次、上上次……上上上上次那樣。再度神兵天降,以絕對華麗操作,與海軍精銳形成完美夾擊,對這批威脅到人類社會安危的‘喪尸軍團’予以毀滅打擊。

  完成一次足以載入教科書的經典范例。

  而這一戰,也足以將‘莎爾芙’的人氣推上一個新高峰,為將來的‘正義接班人計劃’造勢,積蓄資歷。

  然后,他左等右等,直到海軍的包圍失利,被敵人反打一波,突破重圍,陣型大潰敗,眼睜睜看著明明已經落入陷阱的喪尸們,重新逃出生天。被他賦予極高期待的‘正義之芙’,始終沒有出現。

  從那一刻起,他發現莎爾芙的電話蟲也徹底失聯,整支海賊團人間蒸發,哪怕cp0的情報網也找不到一絲痕跡。

  赤犬從最開始的期待振奮,逐漸過渡到焦慮擔憂,再到最后的憤怒。終于意識到什么,在看到氣勢如虹的海軍前所未有的大失敗后,整條狗氣的差點有絲分裂。

  自己竟然被耍了?!

  將左臂與帽子賭在莎爾芙身上的赤犬,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賭狗,發出敗犬的哀嚎:“該死的小渣滓,此恨綿綿無絕期,我薩卡斯基與你不同戴天!”

  然而此時的莎爾芙,早就跟著爸爸回歸了索摩戈的小貓銀咖啡屋。

  三天前,當莎爾芙完成‘人魚島救援’任務,并向戰國申請麒麟王得到批準后。白浪的‘七刷成就’便完成了。

  同時,浪開辟的第四條主線任務(走狗線),也順利達成4環,被墳場評價為:

  史無前例的蟬聯七屆‘七武海’寶座,刷新樂園聯盟現有記錄。但‘稱號’質量極差,含金量低。四環任務已完成,可回歸。

  你的寶具‘粉紅色毛毛兔之軍勢’觸發并完成收集‘七武海×7’組合,可晉級。因未能收集完整的‘七武海組合’,通過作弊手段達成,晉級質量相應削弱。

  當莎爾芙幫爸爸拿到最后一個‘七武海’名額后,一切就已經結束。

  此前的歷代‘七武海’悲情自爆,僅僅是演給海軍看的‘苦肉計’罷了。

  ‘自爆’只是手段,謀求‘職位’才是目的。兔干部通過自爆表達忠心,而不是兔干部為自爆而生。

  因此白浪達成目標后,便打開空間門,帶著芙芙與麒麟王跑路了。

  什么?麒麟王極盡升華,逆天自爆,pk四皇,方不負盛名,坐實‘究極七武海’寶座?抱歉,想太多了。

  我白浪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二階契約者,主線任務都做完了,為什么還要替海軍賣命呢?培養一個兔干部不要錢嗎,當煙花炸著很好玩?

  于是‘狗的傳人’莎爾芙耍了赤犬,用親身行動告訴他,什么才是真的狗。然后赤犬變敗犬,成為了真正的那條狗。

  最終,因戰略失策打了敗仗的赤犬,對傻芙期望有多高,憤怒就有多大。

  沒人知道神秘人間蒸發的‘毛毛兔海賊團’究竟去了哪里?但大家都清楚,赤犬大將承受不住精神打擊,為此頹廢了很長一段時間,一副被騙炮的怨婦模樣。

  堂堂三大將,竟然被一只不足兩歲的小海賊蘿莉給pua了。接著,赤犬更加變本加厲的bt起來,瘋狂屠戮一切海賊與喪尸,統統用巖漿烤成炭渣。

  主線任務結束后,白浪駐留不多,他迅速聯系上圖騰,交接了自己在雨地的基業(沙鱷魚遺產),解散了‘巴洛克工作社’,轉讓了他在偉大航道布置的‘時空墳頭物流網絡’,并讓出‘阿茲卡班夢境競技場’的部分管理權。

  除了上述實體資產外,他的門世界中,還堆積著高達70億貝利的現金(黑錢)。其中一大半都是世界±與海軍提供的,是兔兔們用命換來的血汗錢!

  這些任務世界中的財富,無法帶出去。于是白浪打算將它們,無償捐贈給月球剛剛興建的‘大饞寺’,成立一家治愈基金會,從事一些慈善活動,將‘黃金精神’發揚光大,造福更多有需要的人。

  在回歸前的最后半天,白浪登上了月球。

  他親自考察月球地形,參觀了圖騰正緊鑼密鼓建設的‘洞天福地’,并選擇一處黃金地段,舉辦一場‘葬禮’,修建了一個‘私用傳送門’。

  并圍繞它建造了本世界第一座‘大饞寺喪尸海賊宇宙祖庭’,做為未來破戒僧流派的道統傳承所在地,兔王菩薩在本宇宙的道場。

‘大饞寺項目’啟動后,白浪又消耗拉萊耶海鮮城積累的能量與血肉物質,大肆量產‘海兔子眷族’。并借助‘主腦矩陣’對其批量洗腦,灌輸‘兔王菩薩教義’。又先后加載了‘破戒僧傳承’、各類武技,辦理了‘阿茲卡班入網許可’……等等  此外,浪親還將這段時間以‘鍛魚術’累積的‘咸魚刃(破戒刀)’統統取出,做為‘大饞寺’的底蘊贈予幫海兔子,煉成最正宗‘破戒刀法’。

  當他離開后,哪怕破戒僧傳承傳遍偉大航道,開枝散葉,成為當世最強顯學。但缺乏最核心的‘魚脈咒印蠱’,無法完成‘妖魔經脈改造’,就算不得最正宗。

  而缺少與肉身共生融合的‘龍鱗刃’,那么破戒僧的‘破戒刀法’也要打三折,失去了靈魂。

  憑借‘咒印蠱(魚菩提)’與‘龍鱗刃’這兩樣,再加上圖騰組織的照拂,可保‘大饞寺’百年基業。

  而這批‘海兔子’,也將成為白浪武學道統在偉大航道最正宗的代言人。只要這幫‘破戒兔僧’不死光,總能將他的‘道統’完整的傳遞下去。

最終做到‘天下氣血出大饞’,凝聚出一塊道統類.世界碎片  然而遺憾的是,這些‘眷族兔子’品質太低,無論將來再怎么發育,潛力有限,只能從炮灰成長為‘精英炮灰’,用來守業勉勉強強,創業就別想了。

  他在這個世界上,終究缺少一個能夠放心的‘代言人’,只能將一切都寄托在圖騰服務質量優良的份上。

  若自己的‘七人眾’每一個都進化成能獨當一面的大boss。那么完全可以留下一尊兔干部,成為‘大饞寺住持’。

  亦或是‘富貴丸’沒有叛逃風險,干脆將必須死留在這個世界,成為鎮壓‘大饞寺喪尸海賊宇宙分舵’氣運的鎮寺至寶。

  總之,還是底蘊不足啊!

  完成‘月球選址、大饞寺眷族儲備’等事宜后,白浪將娜美與羅賓雙雙接來。

  三人坐在‘方舟.箴言’的船頭甲板上,肩靠肩共同眺望遠方的藍色星球。這一刻沒有了老板與秘書,白浪非常隨意的和兩人閑聊。

  打開話匣子后,浪直接透露了‘樂園’的存在,又介紹了瘟疫教會的喪尸侵蝕計劃,最終說出自己的推論,這個世界未來將面臨十分殘酷的‘喪尸危機’,而且難以挽回逆轉。

  最后,他對兩位養眼又能干的秘書發出邀請:“我有一個不太理想的辦法,可以帶你們離開這個世界,躲避未來的末日災劫。哪怕這個世界挺過了‘喪尸危機’,最終還是躲不過世界末日、星球毀滅。”

  “那么代價呢?”羅賓問道。

  “我那艘‘紹特費什男爵號’你也見過。與我簽訂一份‘雇傭契約’,成為這艘潛艇的一部分,永不無法離開。”

  羅賓立刻搖頭:“毫無興趣!”

  娜美:“太突然了,我不想就這么輕易離開。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我家鄉還等著我回去拯救呢!”

  白浪對于帶走二人,將她們與‘男爵號’永久捆綁的想法也不強烈。既然沒人愿意離開,他也不請求,又道:“既然你們打算留下,看在主仆一場的份上,我就將我那富可敵的財富留給你們吧。”

  接著,白浪介紹了自己在留在月球的道統‘大饞寺’,以及覆蓋偉大航道的‘夢境競技場’,還有建立治愈基金會的想法。

  帶不走的現金,一部分留給‘大饞寺’補充日常用品,剩余交給羅賓管理,同時還轉讓‘夢境’的部分管理權。

  希望她們能夠善用自己的財產,積累足夠的實力對抗即將到來的末日危機。然后在未來脫穎而出,拿到來自樂園的offer,破碎虛空,像忍界的精英忍者那樣,成為一名契約者。

  若再不濟,也能全須全尾的活下來。等他下次返回這個世界,收割自己的‘果實’時,也可以用更安全的方法,將她們帶去新的世界。

  這波交流結束后,白浪將他制作的第一代響雷引擎封印進娜美的體內,將她打造成‘響雷引擎人柱力’,擁有了操縱控制雷電的能力。

  跑步跨過‘天候棒、雷云宙斯’,一步到位轉職‘氣象女魔導’。成為了半個無副作用的‘響雷果實能力者’,這份禮物非常契合娜美的天賦。

  同時,白浪還將黃金太空船‘箴言號’也送給了她,從副船長升級到船長。讓娜美擁有帶人偷渡月亮的資格,不僅滿足她的航行夢,還可以盡情的探索海洋之外的天空,乃至太空。

  將來喪尸危機席卷全球,也可以帶著家人鄉親逃到太空、飛到月球。

  至于羅賓,她的‘花花果實’已經被白浪開發到一種神乎其技的地步。雖然兩人之間是絕對純潔的男女關系。但白浪在享受按摩時,通過言傳身教,幫羅賓打開了一片新天地。

  花花之妙,存乎一心。

  實力方面,她自保無虞。于是白浪聯系上那個機械側契約者,購買一件鋼鐵戰衣,用封印術打造出一件‘超人系鋼鐵戰衣’,幫助她抵抗未來無處不在的尸潮。

  娜美隨時可以操作方舟號逃離大氣層,羅賓的‘鋼鐵戰衣’除了飛行功能外,還封印了那顆‘泡泡果實’。能夠制造出無限肥皂泡,清潔一切,制造零摩擦力的光滑環境。

  這一件超人系盔甲,可以用‘肥皂泡清潔’的概念,將病毒統統擦洗掉。

  未來,圖騰組織往月球運送人時,必然會面對‘殺菌消毒’這一問題。這時候,,羅賓這位惡魔之子,就能以‘超人系泡泡人柱力’的身份,為圖騰效力,獲得新的庇護。

  雖然兩人不愿追隨他離開,但浪留下這些配置。足夠她們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向忍界中的那些精英一樣,提前接觸契約者組織,為樂園服務,獲得青睞,早日飛升。

  回歸前夕,白浪散盡家財,并打算通過一個‘對照組實驗’驗證某些想法,同時也是對‘傳火樂園’的一種試探。

  首先,他挑出了原本打算‘正式兌換成為獎勵’,做為禮物送給馮櫻或者閨蜜團的小寵物,喬巴。

  只不過……

  有段時間沒有關注,喬巴已經徹底養歪了。當浪在‘門世界’中找到它時,喬巴成和小果農長壽丸勾肩搭背,圍坐在一個烤架旁,利用好哥們‘長壽丸燃氣灶’的尾焰燒烤擼串。

  喬巴一臉唏噓,嘴里叼著一根香煙,一個小蹄子抓著烤串,一個蹄子抓著一瓶朗姆酒,頓頓頓灌了一口后,熟練的用嘴叼著煙頭,不停吞云吐霧。

  小果農也被帶壞,陪著兄弟一起抽煙買醉。

  白浪還注意到,喬巴將它平日里最喜歡的‘帽子’丟棄在一邊,露出燙成波浪卷的頭發。據他回憶,上次見到喬巴時,它的發型還是‘東方仗助’的不良發型,這次卻變成‘喬魯諾.喬巴納’同款。

  這是從不良升級成秧歌star了嗎?

  這只抽煙喝酒,沉迷奇奇怪怪各種發型的貍貓,越來越像于老師了。白浪感覺自己若是再拿它當做禮物送人,恐怕收到的不是友誼,而是絕交。

  “哎,失算了啊!”

  看到已經養廢的喬巴,白浪嘆息一聲,決定不用寶貴的‘陣營貢獻’兌換它,干脆直接直接消化,捆綁到男爵號的‘契約名單’上算了。

  下定決心后,白浪一把提起已經喝醉的小喬巴。

  后者劇烈掙扎起來,尖叫著喊道:“放開我,我沒醉!我還能喝。你看這個小果農,才喝了幾瓶?就醉了,真是遜哦。”

  浪:“哦?這么說你很勇咯?”

  喬巴:“開玩笑?我超勇的!好不好。咦,你是浪哥?”

  浪:“是嗎?那我帶你去看點好康的東西,還能教你登dua郎哦。”說罷,浪提著貍貓就走。

  “等一下了啦!”喬巴歪頭,疑惑道:“什么是好康的東西?”

  “好康的東西就是簽了它!”白浪加載海盜船長職業,手中多出一張古舊的羊皮卷,上面一個人名都沒有。

  “等一下,我不要簽!不要啦浪哥!”

  做為登船的必要條件,船員必須清楚上船的一切代價。喬巴做為芙芙的跟班,多次進入‘男爵號’,當然清楚契約后的代價,于是立刻掙扎起來。

  “聽話!把爪印按了!”

  “浪哥!我不要!你放開我。”

  “武裝色金剛結界!開!魔象拔山!”白浪重拳出擊,暴打小貍貓。

  “啊啊啊啊!不!我不要……”

  最終,喬巴在絕望的掙扎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爪子,沾了紅色印泥,按在了羊皮卷上:“啊,我不干凈了!我不要做海鮮怪人,我要呼吸新鮮空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