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70章 傻芙芙饞哭了【提燈天使】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任務結算期的臨近,越來越多一二階契約者,被迫結算收益并回歸樂園。

  海賊世界的‘主線任務’看似寬松,也沒有明面上的‘任務期限’,仿佛可以一直賴著不走。

  但其實不同難度任務,有著隱藏的人間。只完成一二環,表現很差,不到兩個月就被踢出去。還想留?可以,去挑戰更高難度。

  白浪也面臨這一困擾,哪怕小芙芙接連送走五代‘七武海’,浪所剩日子也不多了。

  目前,海軍之光正義海賊‘莎爾芙’,正積極尋找報效世界±,坑死第六代白象王的機會。只為將駐留時間再延場一點點,好讓爸爸多掙一筆‘傳送費’,這關乎她未來的口糧品質,以及能否健康發育?順利成長。

  在這種情況下,圖騰組織三階核心小隊的負責人,魚叉皇后登門拜訪,主動兌現芙芙上次‘浣熊島之役’的任務獎勵。同時,順便與白浪達成一項交易。

  樂園為契約者安排的‘任務世界、主線任務、各類寶箱、余燼返點、最終收益’,其實可以看做‘就業崗位、工作內容、以及報酬’。

  一階小雜魚初入樂園,什么都不懂,弱的一筆,也很好滿足。因此一階的‘主線任務’及‘各類收益’幾乎由樂園全包,因為那點余燼以及強化都很廉價。一階雜魚們很容易滿足的。

  但從二階開始,樂園會根據契約者的不同表現,挑選白浪這種優秀員工重點培養,安排‘高附加值’的世界歷練,任務難度高,但機遇多、磨煉多、收獲也很大。

  同時,更高階的契約者、大勢力也開始插手干預,篩選雇傭低階契約者,按照實力強弱、特長偏向,發布不同的任務,并支付報酬。

  從二三階開始,契約者的差距被大幅拉開,呈現出馬太效應。強的,強的一批,樂園罩著你、大勢力青睞你、任務世界是熱門的,機遇是最多的,滾雪球成長。

  弱的,弱的一批,樂園不待見、中小型勢力也不雇傭,到最后潛力喪盡,越混越艱難,不得不提前退役。

  此外,數量最多的夾在中間,抱著成為大佬獲得更強待遇的夢想,在樂園安排的‘普通任務世界’中拼命掙扎。不僅做獎勵不高的主線,還要觸發各種支線,然后兼職大勢力發布的‘任務’。

  上次圖騰攻略浣熊島,就招募來大批二階從當骨干。因為圖騰這種勢力,橫跨多個樂園,掌握大量普通契約者基礎不到的資源。為了某種樂園商城買不到的‘強化’,他們只能含淚打工,在尸潮中自殺沖鋒。

  再看看白浪,手握海量黑資金,在浣熊島捕捉‘喪尸電池’,然后修建好‘時空傳送墳’,坐收過路費,儼然活成別人家的孩子。同為二階,差距就是這么大。

  別人家的二階,在戰役結束后,要主動前往圖騰的駐地兌換獎勵。再看看白浪,圖騰在本世界最高負責人‘魚叉皇后’親自登門拜訪。

  面對三階中最頂尖的資深者,白浪給予了足夠的尊重。雖說自信絕不會被對方打死,但他也沒把握打死對方,所以氣氛還是緩和點,畢竟人家是來送禮的。

  見到真人后,白浪發現‘魚叉皇后’是一個是個溫和的男人,顏值在耐看的程度,卻格外順眼,給人一種好感,想來魅力不低。

  見到白浪后,‘魚叉皇后’甚至沒經過莎爾芙,就和白浪展開‘任務結算’的事宜。顯然已經分辨出,傻fufu是個弟弟,這個隱姓埋名的‘磨魚翁’才是隊長。

  “白先生,這是我們為芙芙小姐準備的報酬,你可以從中選取總計不超出10點的物品,并在回歸樂園后,聯系圖騰領取。”

  說話間,魚叉皇后拿出一個平板,里面密密麻麻羅列著各種墳場不容易接觸的二階資源,多種不同類型的裝備、藍色乃至綠色的罕見‘余燼結晶’。

  不過更讓浪詫異的,是對方清楚他姓白。他本次任務,用過戴維瓊斯、奧特蘭德、磨魚翁三個名字,結果對方一開口,就暗示已經挖出自己老底,這特么算下馬威么?

  見白浪神游天外,似乎對平板中的獎勵不感興趣,魚叉又露出溫和笑容:“除去這些普通獎勵外,我們還有一個方案。”

  “哦?”白浪回過神,應了一聲,表示好奇。

  “我看可以將莎爾芙小姐的獎勵提升一個檔次,并且按照她的特長,量身定做一套稀有的‘二階職業傳承’。”

  “?”白浪迷了,按照對方的情報系統,以及三階大佬的見識,不可能看不出傻芙芙是個‘使魔’吧?使魔要啥自行車?她哪來的職業欄?

  魚叉則補充一句:“職業欄也可以填入能力欄中,屬于大材小用,自身蘊含的價值被嚴重浪費。但換個視角,就是一個性能嚴重溢出的‘優秀固化能力’。”

  “樂園中,不乏契約者為了培養某項‘核心能力’,選擇犧牲自己的‘職業欄(大源)’去強化某項‘能力’,或者‘血統’。樂園提供給契約者的模板,并非最終形態,每個人都可按照喜好與特長進行調整。”

  聽到這兒,白浪想到慫妹的德魯伊變身術,就吞噬了血統欄與使魔欄,成為了不比職業體系差的變異產物。

  又比如自己的血統欄,也吞噬了第二使魔,融合了寶具魔神柱,衍生出五個邪神欄對應前五項能力欄,同時不能用常理計算。

  那么將二階職業傳承融入傻芙芙的‘第六能力欄’中,也是合情合理的操作了。不過前提是這項‘傳承’能入他的眼。

  浪:“什么樣的職業?”

  魚叉皇后在平板上點了幾下,展示給白浪:“名為提燈天使(傳承),是一份高度完善的奶媽流職業傳承。原本屬于一位三階上位契約者,可惜遭遇敵人太強,自身又缺乏足夠的自保之力,最終隕落。這份‘傳承’的質量很高,被組織剝離出來,原本打算內部使用,結果發意外現與莎爾芙小姐的契合度極高。”

  “提燈天使?”

  白浪好奇的瀏覽完簡介,發現這是一個很奇特的‘職業’,戰斗力十分有限,甚至沒有。本質是結合了醫療體系中的‘醫護雷職業’,二階吸收了圣光體系的‘奶媽類職業’,并以前者為基礎,完成了二轉融合。

  創造這份傳承的契約者,又在后續的三階時期,吸納了其他的體系,徹底補完優化了這份‘傳承’,完成度極高,是能夠直接嘗試‘破階’的準四階大源。

  傻芙芙一旦選擇固化,能夠與神經外科手術完美聯動,同時也與她的毒.藥劑料理血有極大的交集,很可能變異成某種‘毒奶’?

  ‘毒奶’這種便負的力量,又可以與貧窮神職相互影響。白浪嘆息一聲,都不敢去揣摩傻閨女的終極形態了。

  真是個惹人憐愛的小可憐啊!畫風總是不可避免的往凄慘的方向滑去。

  魚叉皇后詢問:“閣下感覺如何?完整的提燈天使傳承,直通三階圓滿,而且這只是保底。一旦固化,只待后續與‘傳承’全方位同步,讓提燈天使按照使用者的力量體系完全契合,就會生成一塊‘天使之核’。”

  “天使之核又是什么?”白浪反問。

  “顧名思義,成為‘天使’的關鍵核心。用神話體系來理解,就是神仙位列仙班的‘神位’,佛陀菩薩的‘果位’,神靈體系中的‘神格’。這里的天使,也并非狹義的‘移鼠大天尊’背后的基督神系。而是一種高度獨立自由的‘神性產物’,并不需要后背某個神系的認證,就可以享受等同于‘天使’的地位。”

  “此外,提燈天使所對應的領域,正是‘醫療行業’。而且這份‘傳承’本身就是一種尚不成熟的‘私人法則雛形’,相當珍貴。可以同時走‘醫療’與‘神話.天使’兩條路徑。”

  聽到這兒,白浪不得不承認,他心動了。會客廳的另一邊,傻芙芙也露出‘好眼饞’的可憐巴巴表情,寶石紅眼睛水汪汪望著他,把心里想法都寫在臉上,讓白浪連討價還價的資格都沒有。

  本來還能故作不滿意,搞搞價。可惜傻芙子關鍵時刻還是那么的傻,出賣了親爹。白浪這種寵女狂魔,怎么可能拒絕?

  魚叉皇后將一切盡收眼底,露出一個笑容,甚至沒向白浪確認意愿,就直接提出了要求:“閣下也清楚這份‘傳承’的價值,遠非任務獎勵可以比擬。甚至可以說是賣給你一個3.5階契約者的名額。”

  “但是這份‘傳承’的戰斗力太拉胯了。強化風向過于極端,根本沒有攻擊力。”

  “然而你不會拒絕,對不對?”魚叉皇后做出得逞好笑的表情,“先聽聽我們的要求,在閣下離開這個世界后,請將你建立的‘空間傳送網絡’轉讓給我們。你我之間并沒有利益上的沖突。”

  “你離開后,遍布偉大航道各地的‘空間坐標’也就成了無用之物。哪怕我們不接受,你遲早還是要將自己在任務世界中的‘存檔’出售掉。與其被樂園平臺低價回收,還不如直接轉讓給知曉這份產業真正價值的我……天使傳承只是誠意,還有后續的補償,你吃不了虧。”

  見浪依舊在思考,魚叉又道:“你這份空間傳送網絡,最大依仗其實是背后的某件‘空間類神器’。你以它為核心,才能維持這份空間網絡的正常運轉。等你離開后,缺少了這個核心,殘存的網絡也只是報廢品,價值遠沒有你想象中的大。”

  白浪當然清楚他最大弱點在哪里。

  雖然成功搞出了‘夢境網絡、空間物流’兩套體系,看似在開發低維世界,為了凝聚‘世界碎片’成功搶占到先機,提前布置下后手。

  但致命問題在于,他在離開這個世界后,缺乏維系當前格局、鞏固自身產業與權柄、并使‘世界碎片計劃’進一步完成并凝聚成型的手段。

  簡單來說,白浪離開后,他開創的基業就暫停了,進入了‘無主狀態’,缺乏高瞻遠矚的‘領導者’在面對每一輪風險與機遇時,做出最佳對策。

  就好比你在A市買了一套別墅,產權是自己的。然后你出國了,一走就是幾十年,杳無音訊。

  然而低維世界的開發可是爭分奪秒,契約者之間不留余地、不擇手段、不講武德。你留下的產業越大,就越有吸引力。

  這時候,你人都不在了,空留下一套‘世界碎片’無人運營野蠻發展放置play。自然會有好心的契約者來幫助你,接著鳩占鵲巢,最終據為己有。

  這種行為,簡稱‘為他人做嫁衣’。

  白浪的‘腦神.鯉魚王’,說白了也是他進入新福音開發的‘蠱武世界’后,巧取豪奪獲得的‘高端生物樣本’。然后經過多個世界的魔改,在大蛇丸無私幫助下,最終變成擁有自主產權的靈感王.生物模板.規則。

  再比如‘計都’的前身,實則是某個血族契約者,在煉金世界留下的‘邪靈之卵.信仰教會體系’。就像他當初在jojo世界那樣,陰差陽錯搞出一個伏筆。

  但因為‘煉金世界’長時間處于托管狀態,那個世界的‘血螺教會’發展出的原住民信徒們,本身就處于半反叛狀態。

  沉睡的神靈,才是好神靈。即便那個血族契約者真的降臨,想要回收果實。血螺教發展了幾十年,逐漸失控,信徒們未必做不出‘弒神’的舉動。

  而在此之前,白浪就成功偷走‘血螺神’的一枚邪神之卵,制造出了最早期的‘圖騰柱’,然后在‘邪靈都市’催生出‘計都’,并演變成魔神柱。

  一個又一個實例,都告訴白浪凝聚一塊‘世界碎片’的難度很大。

  首先要找一個精心挑選,并且與自身發展方向高度重合的任務世界,然后提前布局,還要像養花澆水那樣,時時返回,時刻監督,剪除變數,保駕護航才行。

  除此之外,這種項目通常需要一個‘閨蜜團’那樣的‘小型工作社’才能運營。在初步布局結束后,至少留下一名契約者坐鎮,后期頻繁派人交接。

  亦或是掌握‘分身’能力后,留下一尊足以代表自己的‘智能分身’。

  因此,‘碎片項目’通常是三階團隊、或四階契約者才能玩轉的(小項目),要不然就是大勢力投資,始終有契約者團隊進行經營與管理(大項目)。

  而白浪在偉大航道的布局,并不值得他留下一尊邪靈,長期監督。萬一他離開后,自己的邪靈也被人盯上,然后給做熟被吃了呢?哭都沒地方哭。

  所以他對這次‘偉大航道’所經營的產業及其他,只是任其發酵一段時間,形成影響力后,看看‘任務世界存檔’能否反饋點‘傳說度’,然后就像拋售jojo世界的存檔那樣,賣給樂園。

  不過圖騰若是愿意接手,開價足夠誠意,他不介意提前賣掉。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