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65章 華麗謝幕:鹿——仙——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打包封印好喪尸章魚博士,結界法陣內中剩余的喪尸也被急于表現的‘海鮮戰隊’清掃一空。最終戰損不到4人,表現尚可。

  此時小芙芙也吃飽喝足,滿意拍拍平平無奇小肚皮,重新爬回心愛的小踏板上。戴好行車必備‘小天才安全頭盔’,對爸爸打了個‘已做好準備’的手勢。

  白浪這邊也下達指令,讓男爵號的頭部彈出十幾根靈活的吸盤觸手,將眾多打包封印好的棺材收入潛艇內部的貨倉。

  他這趟勇闖浣熊島,除了接小芙芙回家,還有兩個小目標:

  一是收集一批‘特殊喪尸’用于自研,看看能否獲取‘病毒’,白嫖點生化技術?此外,‘喪尸’的不死性,讓他想到上個世界的‘黑泥英靈’。

  雖然檔次差了許多,卻未必不能開發成可重復利用的‘喪尸電池’。安裝到時空墳頭內部,一棺更比三棺強,聚能活大幅延長‘空間棺蓋’使用壽命。

  這二來嘛,自然是為了七武海的稱號繼承問題。如今進度剛到2/7,還差五任‘七武海’才算功德圓滿。

  這個稱號想要集齊,既難又易。

  易很好理解,小芙芙才是海軍認可的實權七武海,只要她還在,毛毛兔海賊團還能戰,還有利用價值,那么海軍就會認可一只‘兔干部’擔任七武海。

  難則在于,頻繁更換‘兔干部’會造成一種‘七人眾不過如此,你家這七武海它不保熟!’的錯覺。

  若真那么牛皮,又怎么會被打死呢?從來只有被罷免的七武海,哪有戰死的?太弱,太丟逼格了。

  我們本部可以再安排第三代上位,然后接下來呢?是不是又要被打死,再換第四個?頻繁換人,我們海軍的面子往哪擱?

  七武海這個身份,賣點就是威懾力與B格。頻繁的換人,只會掉逼格,甚至讓人懷疑‘粉紅色毛毛兔海賊團’的實力是不是沒有宣傳的那么強?讓人小覷,還哪來威懾力可言。

  另一點,一個又一個強悍的‘七人眾’頻繁死亡,這不恰恰說明‘毛毛兔海賊團’再走下坡路。這等骨干接二連三隕落,‘毛毛兔海賊團’還能剩幾分實力?怕是七武海的王位才傳了四代,莎爾芙就要被海軍踢出‘七武海計劃名單’。(退群原因:太弱)

  因此,白浪決定親自出手,搞一波操作。既讓‘七人眾’順利迭代五輪,仍不失瘋猴之位,還要讓‘毛毛兔海賊團’非但不走下坡路,反而做大做強屢創輝煌,成為海軍唯一指定‘模范合作海賊團’,為偉大航道所有海賊做出表率!

  一切就緒,B組36位工具人辛苦維護的‘天罡鯉魚大陣’被打開,再度堆積成山的喪尸一股腦涌了上來。

  這一次白浪沒有戀戰,直接返回男爵號頂層駕駛艙,用意念御艦陸行,左右兩排三百根節肢輪替邁出,如同鋒利的鋼鐵巨矛,輕易將地面扎堆的喪尸扎成串串,朝著‘毛毛兔海賊團’的戰場趕去。

  莎爾芙領先一步,搶在結界解除瞬間,就已進入‘核爆模式’,按下喇叭發出一連串咆哮的電音綿羊怒咩聲,撕開一條血路。

  “麥耶耶耶……”

  五分鐘后,以身犯險,成功引開超級喪尸章魚怪人的小船長,英雄歸來,讓陷入低谷的士氣再度回升。

  莎爾芙也不廢話,她早已用行動證明了一切,那些幸存的海軍對她堅信不疑。

  此時情況危急,大量戰士體力告竭,連局部武裝色都難以維持,只能依靠從汽車上撬下的金屬車門組成方陣勉強抵抗。更有不少人被喪尸抓傷,病毒沿著漆黑的血管向全身擴散。

  莎爾芙立刻掏出針筒,開始為患者注射‘邪能之血’急救。并命令毛毛兔們分批次自爆。再度炸開一條血肉路,讓眾雜魚看到希望。

  另一邊,已經趕到戰場外圍的白浪沒有直接出面,而是接管兔之軍勢,命令幸存五位干部中的兩個,分別開啟‘鐵霸王飛行模式’,將眼熟的喪尸金剛狼與綠魔引到他布置好的陷阱中。

  莎爾芙則配合著老爹的節奏開始作秀,用簡單的‘三字經’給逃亡隊伍加油打氣,不斷用擴音喇叭大喊什么:跟我來!堅持住!剛八累!甘霖娘!奧利給!

  從一開始揮舞小拳頭奶聲奶氣的治愈人心,到最后揮動扳手毆打激勵同伴,狂暴奶音粗口令人感到溫暖,與粗俗海賊們打成一片。

  眾人絕境求生,心中燃起熊熊烈焰,一起高呼著不明嚼厲的‘奧利給’向前方發起沖鋒!每喊一遍,體內就莫名涌出一股干勁,魔性又上口,回味悠長,后味十足。

  白浪則不緩不急的綴在隊伍大后方,暗中布下‘移動結界’,沿途收攏、關押、阻擋、調控追兵的數量與密度。同時親自出手,將強大的喪尸英雄攔截封印起來。

  因為越來越遠離島嶼的核心區域,高威脅的‘特殊喪尸’數量并不多。浪先后封印了那只金剛狼,與另一個不認識的怪咖后,再無收獲。

  那只能夠飛行的喪尸綠魔,在親眼目睹白浪以‘大摔棺手’爆打金剛狼,揮動漆黑巨型銅棺將對方抽爆,打的骨肉分離,露出反射銀光的骨架后,只遠遠發射了十幾發微型導彈,便果斷掉頭跑路。

  接下來的逃亡之路,只能說是‘演技之路’。

  白浪有意控制尸潮追兵的強度,保持在既不過度絕望,也無法放松,始終提心吊膽的程度上。期間還制造兩波2倍難度的大圍殺,狠狠刺激著逃亡者的神經。

  戴著頭盔不讓人看清表情細節的莎爾芙,也狂飆演技。危難關頭幾度舍生忘死,臨危不亂派出自爆毛毛兔,拯救了落伍的海軍。依靠苦肉計,成功收買人心。

  這場戲演到最后,白浪手頭甚至沒有一只實力足夠強大的‘超級喪尸’做為關底Boss攔截隊伍,為七武海的接替,打造出最華麗的謝幕舞臺。

  “失策了!”

  船長室中的白浪看向三口內部正‘砰砰!’作響的棺材,突然皺了皺眉。金剛狼缺乏視覺效果,強度也不足以拼掉一只七武海,該怎么辦?

  忽然,他靈光一現,拍手驚喜叫道:“有了!”

  沒有Boss,那便創造Boss,也要讓兔干部順利去世。

  他立刻從男爵號的最底部,搬出封印著‘15代無頭沙富貴’的棺材。

  ‘自然系無頭僵尸木乃伊’再注入超級喪尸病毒,然后主動放棄‘元素化’不抵抗,必然能誕生本世界首位‘自然系本土喪尸旱魃王’!

  也只有前任‘喪尸七武海’,才能干掉本代‘七武海’,還不丟B格!

  “我真是太聰明了!”

  白浪以‘胎藏結界’包裹右手,絲毫不懼病毒威脅,發動入殮師的力量,狠狠鎮壓住喪尸金剛狼,接著成功摘心,然后將極具活力的‘喪尸之心’塞進沙富貴的胸膛中。

  隨著時間流逝,15代富貴丸在棺中蘇醒,并徹底失控,陷入狂暴弒主模式,在棺材里完成元素化,憑空創造大量砂礫增加內部壓強,試圖撐爆撕裂封印,破棺而出。

  白浪眉頭微蹙,驚訝的發現當他放任‘病毒’在富貴體內擴散后,這具木乃伊遺體中的‘魚脈’竟也被感染轉變,接著失去聯系。

  靈感王的‘生物模板法則’在面對浣熊島出品的‘喪尸宇宙病毒’時,居然不是分庭抗禮,甚至連抵抗都沒多少,就這么慘敗了?!

  現在,他只能通過必須死與‘舞神丸’這層邪靈級別的聯系,勉強影響這只‘喪尸木乃伊’的舉動。至于‘富貴丸’?它繼承了祖祖輩輩的遺志,華麗的背叛了親爹,想要弒主。

  白浪卻出奇的沒有生氣,甚至有種‘富貴丸當如是也!’的欣慰。

  媽蛋,我這是被背刺麻了嗎?居然已經習慣了。索性沙富貴是‘(真)沒頭腦’,不怎么會思考。在‘舞神附體’后,能配合‘鹿力大仙’演完這場謝幕。

  浪很快就釋然了,浣熊島的病毒必然也是‘規則級’產物,并且比靈感王東拼西湊的‘生物模板’更加完美成熟。

  ‘魚脈’抵擋不住‘病毒’的污染,自己喪失對‘魚脈術士’的控制制權,倒不是不能接受。

  就在他思索時,身旁幾名海鮮騎士將劇烈顫動、搖搖欲爆的‘棺材’塞入男爵號新進化出的‘生物噴射空腔’中。

  這是白浪苦于‘大咸魚號’缺乏中遠程火炮攻擊而想出的應對之策,利用活化戰艦的特征,讓男爵生長出空腔,然后驅動‘沸遁鮫肌’內部增壓,最終將‘炮彈’噴射出去。

  此刻,男爵號隔著兩公里的距離,將這口棺材發射出去。而白浪也早早打開結界,釋放出海量喪尸雜兵,為最后謝幕進行暖場。

  戰場另一邊,已經遠遠看到海岸線,熱淚盈眶的眾幸存者們,聆聽感知到地面傳來的震動后,轉頭看到一大批喪尸熱情追上來。

  然而比尸潮更加恐怖的,是忽然間隨風卷起,遮天蔽日,形成一張巨大骷髏頭輪廓的‘沙塵暴’。史無前例的自然系喪尸,讓所有人的心墜入深淵。

  自然系的威壓過于夸張,擁有連接‘星球意志’的法則權柄,這股威壓令他們的心靈防線再繃不住,直接破防,一個個無助哭泣起來。

  他們體能殆盡,甚至邁不開腿,只能絕望跪在地上。明明已經抓住了希望的尾巴,卻又要被打回絕望的地獄中,這種情況令人崩潰。

  沒人能夠料到沙鱷魚死后,他的果實竟在浣熊島重生,并且誕生了喪尸歷史上第一只‘自然系霸主’。白浪也沒料到,他順水推舟坑死自家鹿力大仙的天衣無縫計劃,竟淪落到自己人和自己人打假賽?

  還有天理嗎?這還有王法嗎?我堂堂大浣熊島,難道就找不出一個能打死‘兔干部’的喪尸?偏要讓外人來湊數。

  這時,身為二號精神支柱的七武海的鹿力大仙挺身而出,一臉決然看向小芙芙,狠狠點了點頭。

  接著,它在窮窮果實的友情羈絆增幅下,極盡升華燃燒生命,開啟機械形態八門遁甲,釋放出刺眼的藍色氣焰,用余波沖飛了周圍的敗犬們,一飛沖天,化做流星射向空中的黃沙骷髏,選擇用生命報恩。

  ‘鹿力大仙’不顧一切沖入沙暴同時,還用盡畢生的力量吶喊道:“小船長,勇敢的走下去吧,愿來世還能和你做朋友!”

  接著,它在眾人感動的淚光中,與‘沙沙喪尸木乃伊’大戰十幾個回合,聲光特效在‘富貴丸’的天賦加持下給足。

  這一回沙富貴沒有起舞(沒頭,不懂人心),更沒有選擇伴舞,‘富貴disco’以一種宏大而華麗的視覺特效,呈現在眾人面前。

  (燈球被沙塵遮擋住,路人們只能遠遠看到極光般變幻的瑰麗色彩,反而格外壯觀美麗,被誤以為是大佬戰斗產生的視覺特效,大幅拔升了這場戰斗的B格。)

  所有人都被那決絕的魔性戰斗吸引,耳畔隱約傳來火影的八尺BGM(舞神丸播放精神污染BGM)……所有目擊者都看的如癡如醉,雙拳狠狠攥緊,一副小學生期待凹凸曼打翻怪獸的亞子。

  終于,感覺火候差不多,‘喪尸沙富貴’越來越不受自己影響的白浪,對‘鹿力大仙’下達了終極自爆指令。

  隨即,在眾人感動的淚目中,它悍然‘八門核爆’。以八門遁甲之陣沖擊鐵霸王機械引擎,引發一場小范圍核爆,照亮昏暗的天穹,將追擊的喪尸徹底清空,也將徹底失控的‘喪尸沙富貴’近距離炸成重傷。

  同時,還借助這波核爆,將島嶼邊緣的領域封鎖也撕開一道口子,讓內部陰沉昏暗的天空,露出外界晴空萬里的藍天白云。

  白浪趁機感應必須死下落,接著‘開門’閃爍,鎮壓封印了沙富貴一只斷手,收回‘必須死’。同時,他也解除了大咸魚男爵號,孤身一人光速逃出浣熊島的圣域。

  地面上,邪靈白川.天才悄悄開啟‘智能學習頭盔’的護眼功能,讓頭盔內部為的護眼屏幕小機關,給芙芙狂滴護眼液。

  最終,莎爾芙摘掉頭盔,在冰片類眼藥水刺激下,痛哭流涕,大聲喊道:“——鹿——仙——人——!”

  小船長沒有不辜負‘氪金摯友’的犧牲,帶著同樣被感動到的幸存者(目擊者)們,腳步踉蹌的沖出圣域,重見天日來到沙灘,彼此攙扶著逃出生天。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