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60章 變故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三個半小時后,‘除魔聯軍’將島嶼海岸外圍洗了一遍,三方勢力頂著‘領域壓制’的巨大壓力,陸續登島不斷深入探索。

  圖騰組織的三階核心團隊,也混在海軍陸戰隊中,在莎爾芙這幫‘二五仔七武海’掩護下,勢如破竹直搗黃龍,成功在浣熊市中心區域,找到通往蜂巢的地下迷宮入口。

  若用‘3A游戲’的思路來理解,就是主角團打穿一個又一個章節,終于進入最激動人心的關底。

  除了這支‘反制手段’層出不窮,將世界碎片獨有優勢不斷瓦解削弱的三階隊伍外。海軍、四皇以及七武海的主力團隊,也在付出巨大代價后,成功進入城鬧市區、市中心等地帶,與數量逐漸減弱的喪尸軍隊開戰,進行最終的大清理。

  只不過隨著時間流逝,勇士們逐漸察覺這座島嶼隱藏的‘喪尸’數量,出乎意料的多?

  截至目前,三方勢力麾下大劍豪批量割草頂級能力者大規模洗地,成功殲滅喪尸數量,隱隱超出這座‘浣熊市’所承載‘人口’的上限。

  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換個說法,就是這塊碎片在嵌入任務世界前,哪怕將一整座城市的居民,零損耗全體轉化成‘喪尸炮灰’。此時的兵力也該打空才對,然而浣熊市深處,依舊不斷涌出喪尸,看不到盡頭,甚至讓人忍不住懷疑這里的‘喪尸’是不是‘無限的’?

  “難道這里的喪尸數量真的是正無窮?這就是‘世界碎片’自帶的核心規則?我這邊快撐不下去了!”

  契約者內部作戰頻道中,突然彈出這樣一行話。來自一名能量快要耗盡,精神承受不住巨大壓力,就要崩潰的二階契約者。

  世界碎片在融入低維世界,成為升維原料前。本身是一個自成循環的小世界。又根據其誕生的‘原生世界’規則不同,很可能攜帶一些‘獨特法則碎片’效果。

  那么‘世界碎片’在某種特定條件下,未必不能形成‘無限循環炮灰’的偽bug。

  比如在‘碎片’的能量耗盡前,通過回溯時間,亦或其他方法,將廉價的喪尸炮灰源源不斷的調回出廠模式,形成無限炮灰。

  謙虛好學傻芙芙也第一時間發了張表情圖,表示存在感,以及自己的疑惑。

  相比在語音頻道用嘴來布置戰術、傳遞情報,芙芙更喜歡在文字區混。這讓平日里插不上話的她,存在感大增,有種我也是其中一員的‘參與感’。

  同時,‘適當’的疑惑也可獲取更多有價值情報,然后交給爸爸。

  此時,在高烈度激戰中,戰損超過1/3兔兔的莎爾芙,果斷帶著殘兵退守一家超市。她的新任務是,等待并接應‘三階團隊’重返地面。

  她一面收縮防線,順帶營救周圍失散的同伴,不論海軍海賊見一個救一個;一面消除氣味開始隱藏,炸毀通往二層的通道;一面霸占了食物區,搜索出快樂水,苦中作樂( ̄▽ ̄)大搞宴會激發斗志;一面戰地急救,替幸存者截肢、縫合、爆炸傷口,安撫人心。

  很快,‘小天才戰術頭盔’又接到一條情報,有大佬穩定人心,特地解釋道:

  “不要灰心,繼續固守原地,等待三階隊伍完成任務。這座島嶼的喪尸并非無限,而是克隆。他們使用了克隆技術,儲備大量‘原料’,我們正在銷毀設備與庫存。”

  傻芙咂再光速秒回表情圖,虛心求教,并從中獲得強烈的參與感。很快,一大群模仿者也學習莎爾芙船長,發出奇奇怪怪的東西。

  據已經進入地下迷宮的三階反饋,他們沿途看到大量精密的克隆設備,源源不斷培育‘克隆人’,再通過病毒調制,制造出喪尸。

  整個過程,就像屠宰場流水線上的‘豬’一樣,被整齊排列著,插管進行培養……行云流水的幾十道工藝,還有照片。

  此外,還可以確定浣熊島上的‘喪尸’,與偉大航道原住民轉化的‘喪尸’,已經是兩種不同的類型。

  海軍之前清剿的‘玩屁臟比’,是世界碎片適應偉大航道后,主動妥協適應,遵守‘海賊世界’法則以原住民為原料,創造的接地氣喪尸(本土化喪尸)。目前并不成熟,仍有巨大升值空間。

  而登錄這座島嶼后,則以世界碎片自帶規則為主,形成一個‘洞天福地’空間,可以看做任務世界中的‘租界’,星球意志的比重大幅下降,擁有一定的‘法則自主權’。

  本就成熟的‘生化技術、科技設備、喪尸軍團’,或許無法在‘任務世界’正常運轉,但能以‘世界碎片’自帶的防火墻、殺毒程序等姿態,被兌換出來,成為出廠自帶程序,僅限于島內工作。

  白浪的拉萊耶海鮮城中,同樣培養出自主研發的‘水兔子眷屬’,以及大量經蠱寄生改造的海鮮食材。

  如果白浪將拉萊耶當做賭注,投入一個任務世界。那么生成的相應‘圣地’內部,同樣會自帶上述生物。

  就在登陸戰持續4小時25分鐘左右,三階小隊勢如破竹,不斷突破防線,取得重大戰果;而本部中將、天夜叉等大海賊,也紛紛在不同地區,找到進入‘地下迷宮’的入口,大有所獲時。

  緊接著,全新的危機降臨。

  如果原住民登錄島嶼后,受到的環境壓制、實力削弱、對喪尸的增幅,以及那種格格不入是單位1的話。

  就在一分鐘前,一種全新的遠超‘世界碎片’自帶的壓迫,瞬間降臨這座島嶼,席卷了每一個角落,再度更新升級原有的‘規則’。讓所有喪尸更加狂暴,實力憑空增加。

  而對于登陸島嶼的原住民以及契約者而言,落在身上的負擔與壓制更強大,至少是之前的5倍。

  這并不是單純在力量上進行削弱。事實上契約者本身的‘實力’始終沒有改變過,一噸的腕力就是一噸。真正被削弱的是自身‘力量體系’與外界環境的契合性與轉換率。

  異變發生的第一時間,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喪尸的智力直線飆升。更準確的說,像是從夢游狀態清醒過來,徹底恢復了理智。一些聲帶沒有壞死的,干脆開口喊出:“肉!我要肉!”的英文。

  喪尸有文化,神仙都害怕。

  突然爆發的重大變故,讓本被海賊聯軍壓制的‘尸潮’產生質變,瞬間有了戰術與配合,不再送人頭,反而狡詐起來。同時異變帶來的,不只是‘智力’上的提升,實力也被憑空強化,甚至覺醒了‘異能’?!

  閃電、火焰、風暴……除此之外,一些穿著古怪制服,從未見過的特殊型號喪尸,也出現在浣熊市不同區域。他們猩紅的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居高臨下,站在一棟棟建筑的頂部,俯瞰全局,接著縱身飛躍,徑直跳樓,極速砸了下來。

  “自然系?那些怪物是自然系!”

  “逃,快逃!這是陷阱!”

  “呼叫支援!”

  “我們上當了,不,不要拋棄我。”

  “你不要過來啊……”

  慘叫聲突然密集起來,此起彼伏在城市各處響起。越是距離市中心,越是靠近地下空間,這種變故就越嚴重。

  深入‘蜂巢’深處的三階團隊被困在地下11層,終于意識到這一個早就設好的連環陷阱。

  起初,對方突然在海面制造‘生化危機’引起關注,然后不斷擴大影響,吸引四皇圍攻,引發契約者眾怒,最終一手促成‘圍攻’局面。

  然后消耗光炮灰,并暗中派出他們在任務世界積攢的‘本土喪尸精銳’,奇襲和之國。造成內部空虛的假象,為契約者乃至原住民們,制造出前所未有的好機會。

  最后三階團隊聯合新世界精銳力量,對島嶼進行突襲。

  此前的反復試探,讓來自圖騰的高級團隊獲取大量數據,對這塊世界碎片的等級進行推算,答案是能夠‘攻破’。

  隨著登島,謹慎的‘三階團隊’獲得大量準確情報,讓他們對這塊世界碎片的判斷越來越詳細,對‘摧毀計劃’十拿九穩,才一路深入蜂巢基地,即將摧毀‘碎片’的核心。

  現在,完全凌駕于世界碎片推論強度之上的‘陷阱’被揭開,而被屠戮的天量‘喪尸大軍’只是誘敵深入的誘餌。

  無論苦肉計成本,還是世界碎片本身的強度,全都超出契約者的判斷。立刻將這支三階團隊,乃是全體登島的原住民與契約者,送入絕境并關門打狗。遭受了空前碾壓,插翅難飛。

  這波操作下來,最大收獲就是將當前任務世界中,最容易干擾破壞他們計劃的‘三階契約者’,統統被騙入老巢內部,進行處理,大幅剪除競爭對手。

  同時,也將新世界地圖中,最精華的四皇海賊團、海軍、七武海、一流海賊團中的一部分精銳,騙入島中一網打盡。一旦順利吃掉,并轉化成‘喪尸’再放出去。

  那么新世界原住民所形成的的‘抵抗力’銳減,而‘超級玩屁喪尸’數量大爆發,擴散出去后‘生化危機’傳播效率暴增。

  ‘和之國’如果是餐前甜點,那么現在這波就是‘超級正餐’,只要能吞下,一波肥。

  甚至在‘變故’發生后,被困死在蜂巢深處的‘三階團隊’,依舊陷入深深的迷茫中。

  從世界碎片現在表現的強度來判斷,這伙降臨偉大航道的‘病毒側契約者’,甚至不是‘四階’而是更高的團隊,行為粗暴,不講武德,吊打小朋友。

  難怪從不回應他們,就好像一伙攜帶重型火力,突然乘直升機空降幼兒園,進行綁票的‘成年悍匪’,當然不會搭理另一伙騎腳踏車闖入幼兒園,向小朋友勒索保護費的‘高中生團伙’所發出的挑釁。

  大家雖然都在做打劫‘幼兒園’這種技術性工作,但本身并不是一個世界的,檔次、逼格、目的都不同,當然不屑一顧。

  但同樣令三階團隊陷入困惑的:你們都這個配置了,至于來這種才開辟的‘速毀型原料世界’搞開發嗎?你們這么搞收得回成本?

  不過當當務之急,還是放棄摧毀‘世界碎片’的妄想,想辦法逃出去再說。之前挺進的越深,此刻陷得就越深,想想就令人絕望。

  比起最慘的‘三階小隊’,傻fufu這些二階隊伍的處境同樣不樂觀。

  不提已經被海量‘變異強化高智商喪尸’包圍的超市,就是暫時安全的‘二層空間’內部,也發生著異變。

  隨著‘變故’爆發,漂浮在空氣中的‘生化側喪尸病毒’的威力,也進一步被強化。

  莎爾芙有小天才戰術學習頭盔,不提內部自帶的‘獨立供氧空氣循環’,可讓她即便被人沉海,也能獲得足夠氧氣與安靜,認真學習8個小時,不被外界干擾。

  在‘科技防毒’之外,這個‘頭盔’還是邪靈白川.天才的供物,是信仰側的超凡裝備,同樣能用‘神力’抵抗區區‘喪尸病毒’的入侵。

  然而頭盔只有一個,兔兔們體質強悍,免疫系統暫時抵抗住‘病毒侵蝕’。但被莎爾芙順手救下的海軍雜兵以及普通海賊們不行,他們無力抵抗最基礎的環境改變。

  一個接一個呼吸急促,瞳孔迅速充血,雙手抓著喉嚨,艱難呼吸,蝦米一樣弓著身字,在地面掙扎亂蹬。隨著第一聲‘嘶吼’響起,一個海軍在短短一分半之內就自動轉化成喪尸,朝著最近的同伴撲去。

  一只臨近的水兔子使出大慈大悲大力金剛鞭腿,將他狠狠抽飛。接著其他兔武僧紛紛暴起,就近將痛苦掙扎的人類死死按在地上,利用一次性塑料拉帶,將大拇指在身后并列,捆死。

  芙芙立刻從書包中抽出Dady親傳的‘麻醉者’扳手,順手朝著腳邊一個痛苦的海賊砸去。爆頭、碎顱、飆血、麻醉詛咒、昏迷、香甜。

  只見她兩噸怪力爆發,蛇皮穿梭于患者當中,寒光連閃,一路疾行,一路爆頭,幫助患者陷入安詳的睡眠中。接著雙手撐住膝蓋,氣喘吁吁……

  “打針。”

  說話間,小芙芙從背包中取出一盒盒高濃度‘鯉魚王邪能口服液’。選擇靜脈注射的方式,用一支小臂粗的針頭,為所有人交叉注射‘邪能魚血’。

  面對生物體系的‘喪尸病毒侵蝕’,如果能臨時強化提升免疫力,可以抑制甚至消除‘喪尸病變’的爆發。

  果然,注入‘邪能之血’后,這些原本就健康強壯的海賊、海軍,在透支潛能后,抵抗住了第一輪‘尸變’,一個個眼中冒著綠光爬了起來,感覺前所有為的強壯。

  “大危機。”莎爾芙爬上貨架,感受著越來越壓抑的大環境,她急迫揮動手臂,指向來時方向,喊道:“我們撤!”

  從‘契約者頻道’獲知大量情報后,莎爾芙當機立斷,給老爸發去緊急求援信號。這才讓毛毛兔們將自己團團圍住,指揮七武海轟開墻壁,再不顧圖騰下達的支援指令,麻溜的自顧自跑路。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