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57章 偷襲浣熊島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和之國’突然盛放的喪尸兩開花,成功打亂凱多的節奏,當即決定掉轉船隊進行回援。

  仍不清楚‘生化危機’究竟有多恐怖的他,甚至還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那就是重新奪回‘和之國’,繼續他的‘鯉魚天團’大夢,最終掀起一場轟轟烈烈席卷世界的鯉魚戰爭。

  凱多的一意孤行,讓‘四皇喪尸包圍圈’出現破綻。眼看已經被控制住,就要枯萎的‘第一朵花’,也有重新綻放的架勢。

  值此危難之際,‘海軍七武海’的聯軍艦隊中,‘毛毛兔海賊團’的莎爾芙小船長,帶著手下的七武海小弟,低調登上一艘不起眼的軍艦,參加了圖騰組織舉辦的會盟。

  外表看似普通的木制船艙內部,是通過空間折疊技術拓展后的現代化豪華大廳。擺滿名酒的吧臺,琳瑯滿目的自助餐,此地正在召開一場宴會。

  芙芙船長進門后,表情嚴肅,雙手背后,努力裝出一副成熟的模樣。模仿老爸平日樣子,與幾個朝她投來注視目光的契約者,微微點頭示意。

  自我感覺良好,這大概就是成熟吧?

  因為是圖騰舉辦的契約者內部會議,因此莎爾芙船長沒有帶來御用翻譯娜美,只有一格‘七武海(使魔)’。

  此時的會場中,已經聚集不少人。包括另外兩位(七武海)同事,和他們的隊友。

  此外,大廳中還有幾十個人,都是契約者,正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攀談。其中不乏帶給她巨大壓力的存在。

  傻芙子很快就意識到,這些應該是三階。上次度假時,她就跟著老爹見識過不少三階。和二階站在一起,多重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她瞪著漂亮的大眼睛看了一圈,發現就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特別另類。別的契約者,少則兩三人結伴,多則一支團隊出席。

  好在她模樣可愛漂亮,魅力高,走的并非‘艷麗、魅惑’類型,而是人畜無害人見人愛路線。因此傻芙咂無論湊到哪一堆人身邊,都沒人抵觸排斥她。

  這次會議的參與者,本來就相互不認識。布置成宴會模式,就是方便彼此迅速建立‘塑料交情’。因此混入不少中立陣營的契約者,試圖抱三階大腿。

  傻芙咂在短暫的適應環境后,立刻如魚得水,不斷游走于自助餐附近,優雅從容的暴飲暴食。

  外人眼里,只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家伙,蝴蝶般圍著餐臺飛來飛去,活潑雀躍,又有點貪心,丟芝麻撿西瓜般,每道菜都想嘗一口。視線被她本人吸引,忽略了許多真相。

  在第二代七武海的眼中,小主子沒掠過一個餐盤,就有1/3的食物神秘消失,但擺放依舊整齊,感覺那里不對勁,又好像都對勁。

  傻芙咂在狂吃之余,不忘偷聽情報,倒是弄清不少消息。奈何情商智商發育有限,無法從中分析出更深內幕,只是單純記錄,然后通過‘血螺’傳遞給老爹。

  就在她快要吃遍所有食物時,會議發起方終于登場,吸引了眾契約者目光。

  這是一支七人的團隊,為首領導者是個相貌非常和善的藍發年輕人,幾分帥氣但并不奪目,屬于‘親和力’蓋過自身顏值,但是站在那里微笑,就儒雅隨和如沐春風的類型。

  在這位藍發隊長身后,是其他四男兩女。有的鋒芒畢露,有的平平無奇。

  傻芙芙做為‘邀請函’的持有者,屬于外圍勢力,被‘兔干部’不情不愿的拉到前排,與另外兩位七武海一起,站在下屬區域。

  “諸位好,我是圖騰在本世界中最高負責人,你們可以叫我‘魚叉皇后’。”年輕的隊長開口介紹,視線在眾人身上一轉,最終落到小芙芙身上,朝她和善一笑。

  奇怪的名字并未引起過度關注,因為契約者叫什么的都有。

  唯有傻fufu舔舔嘴角,好奇問道:“不男噠?”

  她上上下下打量對方,用多年臨床經驗判斷,怎么看都是個健康的小哥啊,為什么要叫皇后呢?忽然的,她就想到自家兔之軍勢已經普及的‘割雞證道’。

  兔兔這種口糧,理當在飼養的初期進行╰ひ╯處理。

  追求‘辟邪色八門遁甲’反倒是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是提升肉質口感,不腥膻,還能益壽延年,最后一定程度修改性格,修身養性,更好的體悟積蓄‘殺意’。

  藍發年輕人看了傻fufu一眼,接著對眾人笑道:“我當然男的。魚叉皇后是我的替身。”說著,他對身邊空氣喚了一聲:“出來吧,魚叉皇后!”

  小哥一聲輕呼,眾人立刻看到他身旁的空氣微微扭曲,形成一個透明輪廓,逐漸浮現出一尊宛如海洋女神的半透淡藍替身。

  雍容華貴的衣裙,容貌秀麗,宛如海洋的女皇。臉頰上有幾道立體線條,美顏同時輪廓分明,懸浮在空氣中,下半身裙邊被翻滾的浪花代替,周身發出潮水起落的聲音,無形壓迫感席卷全場。

  原本只有‘替身使者’才能看到的替身,被所有人觀察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海洋系替身’,并且蘊含著巨大力量。單憑不經意散發的氣息,就壓的一眾二階升不起挑戰的念頭。

  七武海兔干部在‘魚叉皇后’出現瞬間,就感到體內封印的‘動物系鐵霸王’變得晦澀起來,被‘海洋概念’壓制削弱。他若強行啟動‘鋼鐵獸人變身’,實力會被這具替身削弱一籌,仿佛對方就代表了‘海洋’。

  不止兔干部,其他契約者在見到‘魚叉皇后’瞬間,就明悟她掌握著‘海洋’的權柄,這具替身已經強大到快涉及‘規則’的地步。

  至于對方特地強調的‘魚叉’,此時根本看不出來,看到的只有‘皇后’。

  單憑一具替身,就不比三階契約者差,顯然是對方的核心能力之一,但肯定不會是‘職業’。除了亮肌肉外,也說明她還有其他隱藏底牌。遑論他身后還有6個同伴。

  簡單交流后,會議正式開始。內容只有一個,就是針對突然爆發的‘生化危機’進行處理。

  三階開放后,降臨任務世界的‘高級團隊’不在少數,大家目標都奔著‘世界碎片’而來,世界地圖又足夠大,可以容納很多團隊。

  一個低維世界毀滅崩潰,所產生的收益絕非一兩個‘勢力’能夠吞下。但‘浣熊島’的做法犯了忌諱,拒絕溝通交流,不遵守默契,肆無忌憚擴散‘喪尸病毒’,一旦失控必然糜爛千里,甚至毀掉整個世界,嚴重侵犯大多數契約者利益。

  所以才會有這么多三階相應圖騰號召,參加‘除魔大會’。

  ‘魚叉皇后’號召在場所有契約者共同出手,直接殺上島嶼,毀掉‘世界碎片’的核心,瓜分‘碎片’遺產,并從根源消除‘生化危機’,還大家一個朗朗天空。

  既有直接的利益,又有美好的遠景。香餌、動力、大義都給湊齊了,相當有煽動力,幾個自恃本領的三階心動了。

  讓他們單干,當然沒這個實力。但是圖騰牽頭,頂在最前面,讓他們跟著趁火打劫,還是相當敢的。

  ‘魚叉皇后’嘴上說得好聽,不過‘生化危機’又不是污染源。雖然戰術操作的確惡心人,但‘喪尸’本身并非無解,樂園中不乏走‘病毒、瘟疫、亡靈’路線的契約者。

  哪怕偉大航道糜爛一片,也不影響他們的收成,甚至還有利。就比如混入會場攀交情的中立陣營,都是靠著‘喪尸危機’接到大訂單,完成主線任務。

  再比如白浪,‘喪尸危機’的爆發,反而大幅提升他的收益。圖騰如此急切,還是關乎自身利益。

  若放任‘喪尸危機’不管,‘浣熊島’很可能在任務初期,就將‘喪尸’散播到世界各地,不斷提升自身在世界的影響力,最終突破某個極限后,直接獲得‘主導世界毀滅’的權限。

  圖騰的目的,就是像上個度假任務中的‘通用基因、惡魔之眼’那樣,奪取毀滅模式主導權,分到最大的蛋糕。

  趁此機會,集結契約者,調動原住民,裹挾大勢重創‘浣熊島’就勢在必行了。

  “我們已經確認,嵌入浣熊島的‘世界碎片’真實度只有51。這個數值隨著與世界不斷同步融合,還在持續下降。如今‘浣熊島’培養的精銳喪尸都投入和之國,本土防御進一步降低,而且外有四皇、海軍,這是最好的機會。”

  隨著魚叉皇后不斷介紹,幾個本就有心火中取栗的‘三階隊伍’,詢問道:“你有具體的計劃嗎?”

  “煽動四皇、海軍發動一場總攻。我們內部組建一支斬首小隊,不需要毀滅‘世界碎片’,也會滅不了。只要找準這塊碎片的‘核心’,破壞他們的布置即可。”

  世界碎片必然有獨特‘核心’,就好比若將拉萊耶投入偉大航道。那么它侵蝕維度,擴大影響力存在感的手段,必然是以‘魚脈咒印蠱’為載體的‘靈感王生物模板法則’。

  合力擊殺靈感王,就能讓‘拉萊耶碎片’陷入半死機狀態。若攻擊的力量夠強,甚至能毀掉‘拉萊耶小世界’,被人霸占,或者瓜分掠奪。

  對付‘浣熊島’,圖騰確認對方核心就是地下的‘蜂巢基地’。只要找準‘弱點’,就能事半功倍輕松取勝。

  對于這次襲擊,圖騰也攜帶了‘反圣地’裝置,能夠撕裂浣熊島防御,從內部坍塌、壓制主場領域。

  聽完計劃后,有三個三階團隊響應號召。同時芙芙與其他契約者們,也領取了各自的‘作戰計劃’,并激發一個偷襲保護傘病毒基地的分支任務。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