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42章 外掛上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莎爾芙內定‘七武海’后的三天里,本部又接連測試數位候選人。地址依舊在大校場中,陪練還是我們熟悉的甚平先生。

  最早接受實力檢測的,是那個收走月光莫利亞人頭的契約者。他憑借強大實力(契約者基本功)影影果實輕松出位,像‘傻芙咂’那樣保送七武海。

  隨后,仍有多名‘邀請函’持有者,也在獻上足夠‘誠意’打動海軍后,獲得考驗機會,展開激烈內卷,爭奪‘熊’即將空出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處境尷尬的甚平先生,毫無意外成為多場測試的靶子(陪練)。被迫高頻次出場,與一位位身懷絕技的契約者高烈度交手,身心俱疲苦不堪言。

  而為了爭奪七武海寶座,這些候選人無一不火力全開手段盡出。什么戰斗中隱蔽服用恢復類藥劑、食物,暗中使用激發潛力的道具,將實力120呈現出來,爭做最強,秀給戰國看。

  另一面,頻繁被刷的甚平,就像副本中的Boss一樣。哪怕血條還是那么厚,但攻擊規律、技能內容全被摸得一清二楚,戰斗習慣被人總結,毫無底牌可言,變得越來越好刷。

  更何況,甚平大俠乃血肉之軀,并非副本中戰力恒定不變的關底Boss。他會疲憊,也會受傷,每一次高烈度戰斗后,難以恢復,狀態持續下滑。

  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契約者。于是甚平真的變瘦了,他整條魚都快被榨干,一滴都沒有了。

  然后某一戰中,狀態暴跌精神恍惚的甚平在戰斗棋差一招,被幻術攻擊強控,接著被服用藥物的契約者天降正義打斷胳膊,B格大破,引來天夜叉一陣噓聲。

  隨后,堂吉訶德先生被戰國欽定為第二代陪練。很快,海軍真的舉辦了第四輪測試。旨在額外篩選一名‘七武海預備役’。

  美其名曰:當朝七武海,合該有八位。天有不測風云,未來哪個七武海不幸意外身故?正好無縫銜接,絲毫不影響海軍大局。

  但明白人都清楚,甚平已經失寵。一代新人勝舊魚。

  最后的人選,顯然是為他準備。此乃陽謀,海軍在敲打他,施壓逼迫魚頭好好做狗,是時候證明誠意。

  以前,你領著海軍的狗糧,掛著‘七武海’的狗牌,打著‘弱勢少數族裔(魚人)’旗號,大海上四處零元購(合法劫掠),卻一天到晚敵視世界±,還跑去舔隔壁恐怖分子‘白胡子’?究竟是他養你,還是我們養你?

  所以說,海軍漠視天夜叉在香波地群島大肆開展‘獵尼…魚人’商業活動,不是沒有道理的。當然,奴隸貿易這口大鍋,甩給愚蠢的天龍人去背,這就更香了。

  轟轟烈烈的‘七武海’篩選落下帷幕,除了甚平B格有所破損外,其余七武海都已‘評委’身份,參與了新七武海的評選。

  既在選人中獲得投票權,顯示出海軍對他們的重視;也被迫觀看多場戰斗,有被敲打的嫌疑。

  無他,本屆‘七武海爭霸賽’的質量實在太高,突兀涌現出一批實力強大、表現積極的優秀海賊,一個比一個牲口。貧窮王莎爾芙并不算最優秀的,甚至排不進第一流。

  海軍也清楚,這些競爭者不是好人,懷著不同的目的,爭奪七武海。但他們表現足夠積極,實力又強,樂意響應海軍號召,這就夠了。

  七武海本身也不是為了選拔什么棟梁,而是篩選聽話的打手。如今老一批消極懈怠,出工不出力,本部的體驗極差,還出了甚平這種糟糕的白眼狼。

  這一批新人完全不同,表現積極實力又強,足以威脅老一代地位。海軍本部人才(罪犯)濟濟,根本不缺七武海。這不,內卷的節奏就帶起來了。

  哪怕十萬分不喜‘七武海制度’的赤犬,也在內測結束后,給戰國寫了一份《關于在七武海中設置KPI考核指標,施行末位淘汰制若干意見》的報告,徹底不當人了。

  內測結束,候選人一一角逐出位,再經本部高層的審核確定,很快就到了新七武海正式上位確定名號開會新聞發布會的環節。

  同時,自三階契約者降臨,新世界那邊也開始醞釀更大的風暴。

  最新消息,白胡子的地盤上出現了巨大變故。一處島嶼如同黑洞般,吞噬了大量海賊。不止海軍折損數支艦隊,沒傳遞出有價值的情報。

  據海軍安插在百獸海賊團的臥底傳回消息,包括連凱多在內,也有一批海賊神秘失蹤,人間蒸發。

  本次舉辦的七武海會議,就與此有關。無論新舊七武海,都需要開工干活,否則本部立刻再拉一批‘七武海’出來,這就是業績考核的魅力。

  清早起床,洗漱干凈的莎爾芙換上新衣服,開始接受‘副船長’的梳妝打扮,要以最漂亮面貌接受即將到來的冊封。

  很快,房門被敲響,一位女性少尉帶來一份包裹:“莎爾芙船長,這里有您的一份快遞。”

  “快遞?”娜美一臉好奇,不明白會有誰給自家船長送快遞?該不會是其他競爭者寄來的‘自爆炸彈’或‘劇毒物質’吧?

  “我們也不清楚,是十幾只新聞鳥從空中運送過來的,我們沒有拆開。郵寄地址顯示阿拉巴斯坦,時間是兩天半之前。有人重金買通新聞鳥,讓它們以接力方式空運過來。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操作。如果你們擔心安全問題,我們提供代拆服務。”

  女少尉一臉驚嘆,無論寄件人的操作,還是新聞鳥的貪婪與堅毅,都刷新了她的認知。這才幾天時間,居然橫跨了小半截偉大航道。

  聽到地址,娜美立刻明白是誰的手筆,伸手接過包裹。掂了掂,發現并不沉,是新聞鳥能載動的重量。但這個運速,還是有些夸張了。

  她們并不清楚,這批新聞鳥都移植‘魚脈咒印’,開了仙人模式,超級續航、超強動力、超快速度。

  鯉魚快遞,使命必達。

少尉離開,娜美迫不及待撕開包裹,發現只是一個密封嚴實的卷軸。打開后,畫滿亂七八糟的復雜圖案,以及正中央一個陌生文字:封  莎爾芙淡定跳下凳子,伸手接過卷軸,早已知曉里面的東西。新的外掛已上線,馬上就可以回家陪爸爸吃飯了!

  “解!”

  傻芙咂向卷軸中注入魔力,激活封印術式,通過驗證。接著一陣空間扭曲,‘封’字消失,同步彈出一扇家用防盜門大小,自帶門框的木門,偏上的位置標有一個‘1’,再無其他。

  “門?一扇木門?”

  娜美對憑空出現的木門驚奇萬分,接著圍繞木門轉了起來,仔細打量。

  有數字和門鎖的一面為正。但無論正反,都有十分精妙的花紋,像是天然生長出來的,非常神奇。同時,這扇木門還透著一股清新的氣味。

  她伸手握住旋轉把手,轉動后用力一推,紋絲不動,這才看向船長:“鎖住了,打不開。”

  莎爾芙收好散亂的卷軸,抬頭望了眼這扇3m木門略高的把手,感覺有些夠不著,于是開口:“搬凳子。”

  娜美立刻搬來一個小板凳,莎爾芙站了上去,伸手握住把手。

  迷之感覺,親情識別,不需要鑰匙,輕輕一扭。木門‘吱’的一聲,開啟一道縫隙透出綠意,接著柔和光芒從門框縫隙中射出。

  娜美瞪大眼睛,神情不可思議,連忙將脖子伸向門框背后。發現木門的的確確被打開一段距離,甚至透過縫隙看到了小船長。

  接著她將頭轉向另一邊,透過縫隙看到一個陌生的空間,是一片樹林?不,并不是樹林,而是一棵大樹撐起的空間?

  莎爾芙突然關上門,伸手在門鎖上撥了撥,再次推開門。畫面再變,門對面傳出舒緩的音樂。

  娜美好奇探頭,發現門背后的景象又變了,這次連接了裝潢豪華的房間,內部布置十分眼熟。這不是Boss的辦公室嗎?

  接著,無比震驚的看到白浪做在對面,桌上擺滿了食物,一只只手臂憑空長出,不斷給他喂飯、端茶、倒水、剝水果……

  看到門后的莎爾芙娜美,他招了招手:“吃早飯沒,一起?”

  “幻覺?”娜美一臉懷疑人生。

  莎爾芙則欣喜的破門而入,開心殺了進去,喊道:“我武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