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37章 內戰開始,魚之哀傷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又一日,‘鷹眼’順利抵達海軍本部。至此,‘七五(武)海’全員到齊,本部直接開始‘新七武海’內測環節。

  因為報名競選的海賊數量眾多,積極踴躍相應號召,爭當朝廷鷹犬,海軍不再是被動一方,有充分的目標可以選擇,不由變的挑剔起來。

  考慮到即將被做成‘人造bia…ing器’的‘某暴君’,這次七武海會議至少要選出3位新人。

  不僅如此,哪怕現存的其他四位同樣不算穩定。

  鷹眼在新世界與紅發勾勾搭搭,天夜叉和凱多眉來眼去,魚頭甚平更是明目張膽的倒向白胡子海賊團。這種行為極度玩火,海軍不爽他已經很久了。

  或許……這次會議結束,能誕生四張新面孔?想到這兒,戰國不可避免的期待起來。

  說起來,七武海中幾乎沒有一個像‘暴君’這樣省心省力,愿意獻出身體犧牲自我,為世界和平做出偉大貢獻的‘和平主義者’。

  所以說,‘七武海’這種制度果真有大問題。根本培養不出一個有利于世界穩定的。

  然而海軍并不知道,唯一的碩果‘熊’也是個革命軍臥底。

  七武海全員禍害,唯獨‘女帝’最干凈,結果還是個自戀的心理疾病患者。(莎爾芙:‘你需要……’、‘喔粑粑……’、‘的治療!’)

  因此這回挑選新繼承人,不僅要看實力外,更要考察他們的思想與品質。

  于是表現一直非常出彩,留給眾高層深刻印象,根本看不出多少缺陷,反而十分熱愛學習,注重友誼,重情義輕財富,并且擁有一手逆天醫術的‘莎爾芙船長’立刻脫穎而出。

  和現有的七武海一比較,再看看那些‘實力至上、劣跡斑斑’的競爭者,戰國等一眾高層,是真的喜歡傻fufu。

  無他,高魅力,低智商,單純天真,可愛討喜,可塑性高。以及非常貧窮,容易控制,三觀未定仍有巨大可塑性。

  本部三大將中,除了赤犬立場堅定投了否決票外,青雉和黃猿都沒反對。但對于讓一個未成年兒童出任七武海這種明顯帶有雇傭童工色彩的提案,仍有巨大爭議。

  另一邊,因為小芙芙提前拿到‘兩票(天夜叉暴君)’。

  又在早晨做廣播體操時,被閑著無聊瞎晃的女帝無意碰到。剎時間,極度自戀又渴望一切美好事物的漢庫克,立刻被小芙芙的乖巧模樣吸引到,仿佛看到了幼年的自己。

  沒錯,哀家小時候一定也是這般的漂亮可愛,不,更加美麗才對!

  于是,女帝對傻芙芙一見傾心。繞開了多弗朗明哥的推薦,拐了一個彎,非常主動的結識了莎爾芙,并將她當做‘寵物、晚輩、玩偶娃娃’一樣對待。

  很快,不明就里但精通萌混過關的莎爾芙,迅速拿到‘第三票’。

  至此,七五海中贏得三票,外加一個鱷魚頭。七局四勝,以絕對優勢第一個出線。至于其他的競爭者,成績最好的那個也只拿到兩票。

  因為莎爾芙憑實力出線,本部立刻安排一場實戰測評。雖然有種種考量在內,但‘七武海’終究還是要看實力。

  莎爾芙一旦通過,將被默為‘沙鱷魚’的接班人。如果連這關都過不了,她將滾蛋走人。不過海軍本部某些高層已經開始思考,能否將她招安,成為海軍一員?

  如果通過,她未來還將接受來自其余競爭者的挑戰,直到守擂成功,坐穩身份。

  海軍本部用來日常操演的校場,已被提前騰空。以戰國為首的高層,出現在不遠處一棟建筑的頂層,觀察這場戰斗。

  此外,大量好事兒來的將官、校官們,也三三兩兩聚成一團,來到校場的外圍觀戰。他們得到消息,今天這場內測,有一位七武海將親自出手。

  這種機會千載難逢,不僅能近距離觀戰強者間的戰斗,對于自身提升大有裨益。同時,也能更直觀深入了解‘七武海’的底牌,對未來逮捕擊殺他們,有著重要參考作用!

  距離戰國不遠處,五位風格迥異但個性十足的七武海集體登場。

  明哥最張揚拉風,他穿著死亡芭比粉的火烈鳥羽毛披肩,三米高身材繃的褲子露出完整的小腿,以及茂密的腿毛,還穿了一雙高跟鞋,戴著墨鏡得意洋洋坐在方房頂邊緣,晃蕩著兩條腿,迫不及待要觀戰的模樣。

  鷹眼戴著一頂帽子,生人勿以沉默不語。他雙手抱在胸前,背負大刀,牢牢站定,一言不發一動不動,如同一座雕塑眺望遠方,絲毫沒有出手的打算。

  女帝漢庫克此時一臉姨母笑,寵溺的照顧著今天的主角莎爾芙船長。她非但沒有出手測試的打算,甚至親密的抱住小芙芙不停噓寒問暖,大獻殷勤。

  至于以題會友,已經建立深厚友誼的‘暴君’大熊,六米九的巨人身材,挺拔佇立在傻芙芙的身后,默默旁觀女帝的種種行為。

  他手中拿著的,不再是那本印著《BIBLE》的圣經。已經改換成一本由莎爾芙友情饋贈,比過去更加厚實的《三年模擬五年下葬奧數真題集錦及解答(小學三年級下半學期版)》。

  看到這種場面,臉上還殘留著一個小傷口的胖頭魚甚平,無奈嘆息一聲。

  怎么看,這都是要逼自己出手的樣子啊。

  周圍觀戰的海軍上層們,絲毫沒有讓其他人動手的打算。無論從七武海陣營,還是海軍陣營,他都能感受到一種疏離感、排斥感。

  他其實也不想欺負小孩子,更不想成為七武海中最沒B格、最不講究、唯一毆打小朋友的那個。奈何,就他混的最慘。

  前不久,人魚島頻繁遭受襲擊,他不得不率領‘太陽團’提前回歸坐鎮老家,對抗騷擾者。

  因為有著人魚島這個軟肋,甚平成為七武海中,最容易被契約者針對的那個,被當做重點刷怪對象往死的刷。

  這讓太陽海賊團頻繁減員,不得不向‘白胡子海賊團’發出求援信號。

  然而半個月前,一種比人魚街‘兇藥’更加兇殘狂暴的‘邪能一號’流入市場,在人魚島造成巨大騷亂,他的力量逐漸真壓不住,內亂爆發。

  再然后,一周前有人襲擊了‘陽樹夏娃’,并在他眼皮底下,成功切斷一根巨大枝椏,造成嚴重損失。人魚島甚至停電(光照不足)半小時,嚴重影響島中生活,狠狠動搖了魚心。

  接著,數天前一支海賊團與島中叛徒里應外合,擊潰搖搖欲墜的防線,直接殺入了龍宮中,差點搶走白星公主。哪怕敵人失敗,白星依舊下落不明,徹底失蹤在黑暗的海底。

  這一戰,甚平遭遇魚生中最大失敗,差點就被重創打死。他的海賊團與敵人一路追趕一路戰斗,最終慘敗。

  非但手下一個個被打死打殘,就連船都被打斷,白胡子安排來守島的‘番隊長’也被敵人擒獲,變成了階下囚戰利品。

  甚平最終不得不潛水偷生,孤身一人躲進深海中避開敵人,然后憑借魚人強大體魄,一路追蹤那艘船,想要救出白胡子的‘兒子’。

  然后,他救著救著,就把敵人給救到了海軍本部。

  那位襲擊者正是‘七武海’競爭者之一,原本打算奪了魚頭搭配邀請函成功上位。奈何他原本天衣無縫的計劃,被一群砍陽樹搶木材的神經病給打斷,最終造成不少漏洞,害他錯失魚頭。

  最終只能綁了幾個重要的魚人白胡子番隊長,跑來馬林梵多給本部送禮。

  至于甚平,更是感覺自己跟‘殺了個彼得’一樣。明明是來追殺敵人救人的,然后一路銜尾追蹤,救著救著,就眼睜睜看著敵人來到了海軍本部。

  眼睜睜看著對方大搖大擺上了岸,眼睜睜他堪比親兄弟的重要伙伴以及恩人白胡子的兒子,被自己一路目送,救進了推進城中。

  整條魚當時就驚呆了!

  我特么這究竟是什么神像操作?

  而當他呆愣愣浮出水面,一步步走進馬林梵多時,立刻迎來了海軍的夾道歡迎,以七武海的身份前來開會。

  甚平:等等!不是這樣的,我原本是打算……

  海軍:嗯?本部發出召集令,要求七武海前來開會,你沒毛病!

  當自己在上岸后,頭頂立刻亮起七武海稱號。而原本‘紅名’紅快要發黑的生死仇敵,也搖身一變成了同陣營‘同事預備役’,再無法攻擊,否則就是挑釁海軍本部。

  已經不想忍他的海軍們,巴不得現場活剝了這條‘反骨仔’。這幫魚人海賊每一個好鳥,奴隸出身仇怨太重,加入七武海卻始終不肯對白胡子動手,明明世界±的狗,卻和敵人玩到一塊?

  如今太陽團沉了,骨干都被送去推進城度假養老,感受到周圍海軍傳來的敵意,終于明白自身處境的胖頭魚,瞬間就他麻辣個彼得的了!

  它整條魚都不好了,感覺這個世界對他充滿了惡意。尤其那個仇人一臉‘沒能砍死你成功上位,真是給您添蘑菇了’的抱歉表情出現在他面前,很快又掉頭跟在黃猿身后離開后,更是讓魚懷疑人生。

  身負輕傷甚平渾渾噩噩了好半天,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在哪?自己又來這里干嘛?

  然后被他敵視的傻芙芙送來一本魚根本看不懂的習題:快刷套題冷靜一下吧!這世上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如果有,就再刷一套!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