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34章 Dio:魔鬼,這是我最后的強運啦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再次確認所有材料準備完畢,白浪在小水盆中洗凈雙手,然后凝神靜氣閉上雙眼。

  他心中默默觀想小芙芙模樣,張嘴吸走了自己身上‘窮運’;接著畫面一轉,浮現出慫妹的傻樣子,伸手從她身上薅走一把‘運氣’。

  這才緩緩睜開眼,升起無窮自信。

  首先,他調動起秘寶之主的力量,并且加載羅生門圖紙,心中立刻涌現出大量關于‘忍具羅生門’的詳細制作信息。

  做為一件流傳不知多少年的‘共享通靈忍具’,它的原理的確有獨到之處,迥異于有忍者打造的‘忍具’,誕生歷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六道仙人時代。

  腦中不斷浮現出‘造門’的知識,思維逐漸變得活躍,白浪動作不停,立刻從海鮮城中取出元素神樹幼苗,充當門的核心底材。

  嘩啦啦!

  一株十幾米高的大樹憑空出現,然后大量海水順著葉面滴落,如同瓢潑大雨,轉眼就在地面積起一層水。高聳的樹冠,甚至頂破這巨大倉庫的弧形穹頂。

  下一步,就是對神樹進行初步加工。

  隨著他腦中出現一個又一個想法,羅生門圖紙提供的‘設計方案’也在不斷變化。它就像萬能答題機一樣,總是能以白浪的想法為出發點,以門為終點,提供一種種個性化造門方案。

  最終,白浪的想法定格。

  他不打算將神樹切割成整齊板材,來制造一扇門。而要最大程度保留神樹的完整性,讓自己的‘卡巴拉生命樹’名副其實。

  那么……

  浪開始進行加工,他只是將手按在神樹上,默默發動秘寶之主,選擇燃燒圖紙并填入材料,就能最大還原甚至超越‘裝備’的制作工藝。

  他以神樹粗壯的主干直徑,做為門的厚度標準。選擇這株‘小神樹’最寬闊的一面,厘定門的厚度;然后齊齊削去突出的‘前’與‘后’兩部分。

  隨著心念變化,秘寶之主釋放出無形力量,化作兩把相互平行的大鍘刀,由上而下切出多余枝椏,將‘神樹’刨成平整的‘樹狀縱截面’板材。

  這,便是門的核心,就好像船的龍骨。

  ‘樹狀截面’,同時決定門的高度、寬度,與厚度。當然,被切除的‘枝椏’不要扔。信念在動,具備秘寶之主切割分解成標準的‘木材零件’,與更多已經切割完畢的‘亞當、夏娃、紅樹’材料一起,通過‘榫卯結構’進性拼裝。

  像是填拼圖一樣,圍繞‘樹狀縱截面’進性拼湊、包裹、堆疊……嚴絲合縫的對接,以海量‘木遁克隆細胞原液’為膠水,涂抹粘合,不留一絲縫隙。

  這一過程中,三種來自偉大航道的‘特殊木材’,依照不同配比拼湊堆積,迅速將一扇木質羅生門還原出來。并在‘柱間細胞’的滲透侵蝕中,獲得木遁血繼激發,重新喚醒蘊含的‘生命力’。

  接著,上演了神奇一幕:

  大大小小的榫卯木材縫隙處,生長出密密麻麻的須根,彼此纏繞相連,仿佛嫁接般,無需樹皮傳送營養,就直接在‘木質’的外圍冒出細細的枝椏,甚至長出葉片。

  此時,一扇巨門被迅速拼湊出來,不同材質品種的木料,填滿‘神樹’縫隙,將其包裹,一種殺人犯將尸體砌入墻內掩藏(做裝飾?)的既視感油然而生。

  隨著羅生門圖紙緩緩燃燒,更多神秘能量注入門中,一點點激發‘神樹、三種木材’所蘊含的特殊屬性。神樹與亞當、夏娃、紅樹完美交融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組成一扇全新的‘外道.木遁羅生門’。

  而白浪專屬神器門的主體結構,也一次性塑造完畢。

  這是一扇宏偉矗立,內嵌完整‘神樹結構’充當花紋的漂亮木門,散發出厚重、強悍、堅不可摧的氣息,如同一面峭壁擋在面前,讓人本能忽略掉它原本‘木材’的結構。

  接著,植物獨有的活力與清新從中散出,并伴隨有沙沙的窸窣響動,無數小枝條沿著‘神樹’的枝干結構開始生長,冒出綠葉,如同浮雕裝飾。

  最終,一道裂縫從神樹圖案的正中央筆直延伸,將其切割成左右兩部分。

  原版羅生門,本身材質并不特殊,由石料堆砌塑造。讓其質變的,是密密麻麻刻滿每一處的‘術式’,以及最終的‘陰陽遁’加工。

  白浪的門基礎款,舍棄可有可無的‘石材’更換為‘木材’。看似質量下滑,實則恰恰相反。

  單說‘寶樹亞當’,就是這個世界最頂級木料,比合金鋼鐵也分毫不差。更別提構成門核心底材‘神樹’,這玩意是忍界的超凡源頭!

  單一株神樹幼苗,就已經將門的質量刷到前所未有的‘紫色品質’;遑論又添加進去大量‘亞當、夏娃、紅樹’,還用‘木遁細胞’激活代碼序列,由燒掉一份圖紙。

  這是‘羅生門’的史詩級加強版再開個九次方。

  甚至羅生門原本的屬性與功能,已經被神樹喧賓奪主,稀釋到可以忽略的地步……

  ‘神樹’這東西品質太高,哪怕一株被掏空的幼苗,移栽到任何一個任務世界,只要保證不夭折且有足夠時間成長,就能變為一株新的‘神樹’,甚至反向變成‘星球環境修改器’,為世界意志注入‘全新力量體系’,完成對對‘星魂’的殖民入侵。

  如今他把這樣一株潛力無限的‘樹’劈了造‘門’,神樹的屬性依舊被大幅繼承下來。

  浪心中一動,佇立在倉庫中的門立刻顫動起來,腳下地面開始劇烈展動,肉眼可見的一條條樹根從門的底部冒出,撕裂地板,向下扎根,蔓延。

  ‘樹’被劈了,但‘門’活了,能隨意發動木遁扎根,入侵土地,抽取200m下氮磷鉀,接著更多樹葉在‘墻壁’一般的門上冒出,綠意盎然。

  當然,這背后的蘊含的東西,遠不止表面這么簡單。

  “呼……接下來,第二輪改造。”

  白浪繼續維持秘寶之主運作,維持著‘創造模式’,拿起來自某eva世界的卡巴拉生命樹設計圖,伸手按在巨門的表面。

  卡巴拉生命樹,并非某一世界獨有。它在不同風格的任務世界里,有著不同方向的體現。

  比如最正統的神話世界觀中,‘生命之樹’涉及到三支柱、四世界、十原質、22條途徑(閨蜜味濃不濃?)

  除此之外,白浪就在‘煉金世界’中,接觸過另一版本的‘生命之樹’,被刻在真理之門上。說明它本身的位格,足以承載乃至代表‘真理’。

  浪這次為門注入的靈魂,是源自eva世界的‘生命之樹’。是那個世界中‘人類補完計劃’的理論基礎。

  這么理解吧,如果把完整的‘人類補完計劃’視作一門神級功法。那么單純的卡巴拉生命樹設計圖在實體領域的價值很小,遠沒有‘亞當、莉莉絲、朗基努斯之矛、使徒、全體人類靈魂’這些要素重要。

  但這份‘設計圖’本身,卻是這門神級功法的‘武學總綱’,提綱挈領般的核心主旨。上述的重要資源,都在圍繞它來展開。

  白浪費盡心機搞來這份‘生命樹設計圖’,而不是去謀取其他的‘生命樹’,很重要一個原因,就是‘神樹’和它太像了!

  人類補完計劃,就是不斷收割‘使徒’填補‘生命樹’虧空的超大型儀式。

  辣么,使徒和尾獸,生命樹和外道魔像,補完自身,回歸原始……你品,你細品!是不是有nei味了?

  吃下這張‘設計圖’后,喊一聲《外道魔像補完計劃》不過分吧?

  還有哪張卡巴拉生命樹設計圖比這張更契合自己噠?

  深吸一口氣,成敗在此一舉!

  不,只能成功不許失敗。他已經砸進去太多本錢,成本遠超歷代寶具,不僅要成功,而且必須是前所未有的大成功!

  因為早有準備,所以這步融合不會出差錯。成功是必然的,但‘設計圖’與‘門’的融合,依舊充滿了風險和隨機性。

  就像搖骰子,大失敗概率不足1,但99的成功中,也分普通成功、格外成功,超水成功,和骰出100點!

  終究是多種不同體系交織融合,很可能出現‘優點對沖抵消’,也可能‘融合超變異’。

  為了提前鎖定最好的結果,白浪點燃了耳垂后最后一顆痣,惡人魅力全開!希望dio的在天之靈能保佑自己。

  “強運發動!”至此,白浪掠奪自jojo世界的最后一份護符,也消散殆盡。三次強運,分別用在魔神柱、秘寶之主,以及這次的門上。

  (dio:魔鬼,這是我最后的強運啦!我終于免費辣!)

  空曠的倉庫中,身高約2m的白浪,踩在扎進地面的粗壯樹根上,將‘設計圖’按在門前。一大一小,構成極度強烈的對比。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與畫面反差巨大的氣勢,在他掌心爆發,就真如‘注入靈魂’一般,釋放出和門相媲美的氣勢,產生出更加奇妙的變化。

  原本被他砸入天價資源塑造而成的門,好似無數炸藥堆徹的小山。

  隨著卡巴拉生命樹設計圖被門吸收,成為點燃炸藥的導火索,將這堆素材瞬間引爆。

  讓初步塑造成型的門中累積的各種物質,進行更深層次,最本質的重組與融合。就像二階契約者的轉職試煉,將搜集自不同力量體系的元素,最終融合成自己的‘大源’。

  與此同時,門表面的‘神樹’圖案,也開始上演奇妙的新變化,仿佛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門正面,一張猙獰絕望張口無聲嚎叫的‘巨大面龐’逐漸浮現,覆蓋并替代了神樹縱截面圖案。

  由于白浪距離門太近,他仰頭能清晰看到‘凸起面龐‘的下半截,就像一張人臉透過保鮮膜印了出來,是一張巨型血盆大口,露出上下兩層密集又鋒利的獠牙利齒,突兀的刺穿‘墻面’,冒出在空氣中。

  明明只是浮現于門表面的塑像,雖然立體感十足,但畢竟不是一個完整的頭顱。但這張嘴巴,卻給人連接著無底深淵的錯覺。

  浪倒退數步,抬頭仰望,可以看到上半張鬼臉處,是錯落無序分布的一顆又一顆緊緊閉合著的‘眼睛’,與忍界的‘外道魔像’十分相似。

  只不過眼睛的數量無法計算,但應該超過原本的九顆。

  因為門早就頂破了穹頂,相當一部分在倉庫之外。白浪看不到房頂外的畫面,僅留在室內的‘鬼臉浮雕’就有七顆凸起的巨大半球形閉合眼睛。

  從這張‘哀嚎鬼臉’的結構分布,就能判斷出‘眼睛’至少超過10顆以上。

  僅憑一張臉就克味十足,根本不像自然界正常孕育的生命,具備極強烈的精神污染效果,震撼感十足。

  因為巨大、恢宏、偉岸,哪怕造型邪惡又恐怖,依舊散發出偉大的‘神性’,令人情不自禁的產生膜拜沖動。

  白浪在端詳它時,心中則涌現出自豪、驕傲與滿足,仿佛是他生命中最偉大的一副作品。

  與此同時,一股明悟的感覺涌上心頭。

  沒理由的,他就知曉這張‘外道魔像’面龐共有13顆空洞的眼球,對應著‘卡巴拉生命樹設計圖’的13個使徒空位。

  這就好比原本的外道魔像眼睛,對應著組成‘十尾’的九只尾獸。

  至于為何是13?

  大概是劇場版的緣故吧?如果這份設計圖來自tv版,那么‘外道魔像’的眼睛,或許會增加到17之多?

  鬼知道自己哪輩子才能湊齊這些眼球,完成‘外道魔像補完計劃’?

  因為是親手締造出來的‘神器’,浪時時刻刻都在與這扇門進行著神秘層面上的溝通。

  神器鍛造并未進入尾聲,雙方保持一種外人無法理解的聯系。不斷有信息從門中流出,沖擊著他的心靈。

  這扇門尚未最終定型,存在大量的不確定性。就像手動安裝一款程序時,需要根據用戶個人喜好,來決定某些功能是否開啟或關閉?

  無論‘神樹’本身,還是‘卡巴拉設計圖’,都是那種潛力無限的道具。一千個契約者得到它們,就會有一千種打開方式。

  這扇正在鑄造的門可以有無數種未來,但終究只能選擇一條路,白浪現在做的,就是進行最后的調試與確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