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97章 沙先森,【冥王】促銷了解一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烈日當空炙烤大地,空氣在太陽的燒灼下蒸騰而扭曲。整個世界都被蒸發成一副‘影流之主跳面條舞’的形狀。

  此時,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男人,頂著毒辣太陽,騎駱駝來到一片綠洲中央。接著在翠綠的湖泊一側,看到一頂落滿沙塵的帳篷。規格豪華,但空無一人。

  帳篷的主人,此時正在五公里外的大沙漠中,傻子一般辛苦的刨著砂子。他揮動完好的一直手臂,便掀起巨大的‘沙塵龍卷風’,從深達十幾米的地下抽出沙子,不斷揚向天空,然后繼續邊抽邊前進,永無止境,似乎要將整座沙漠都反反復復的犁一遍才肯罷休。

  “噗!”

  張嘴噴出嘴巴里的黃沙,沙鱷魚克洛克達爾惱怒看向毒辣天空,接著伸手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個金屬酒瓶,搖了搖,發現毫無動靜,頓時氣急敗壞的摔向地面。開口罵道:

  五天了!他孤身一人來到這片該死的大沙漠,孤零零刨了整整五天,挖遍方圓三個綠洲,依舊毫無收獲。

  “該死的騙子!我已經整整三天沒有吃過番茄了!千萬不要讓我抓住你們!”

  沙鱷魚此刻的心中,充滿被戲耍忽悠后的羞惱與憤怒,怒火中燒快要爆炸。卻又因沉沒成本太高,舍不得離開,總有種‘再努一下或許就能……’的錯覺。

  在這股妄念的支持下,他忍不住再次揚起沙塵,念念有聲道:“快了,就快了!”

  大約在六天前,克洛克達爾接到一個神秘電話,對方開門見山:“尊敬的沙先森,二手冥王促銷八折優惠了解一下?”

  隨后,對方直接告知他,已經成功破譯‘歷史文本’的內容,知曉‘古代武器冥王’的秘密,想要和他做筆交易。

  沙鱷魚雖驚訝對方所言內容,但緊接著就是嗤之以鼻。

  因為‘羅格鎮事件’,真真假假的歷史文本已經泛濫成災。現在流行的不再是尋找‘歷史正文’,而是破解翻譯這些內容。

  于是偉大航道各地,不斷有人揚言破解文本內容,四處‘電話蟲詐騙’,儼然成為一個新行業。他貴為‘七武海’身價上天,同樣被類似團伙碰瓷數次。那些戲耍他的家伙,統統被自己手下揪出來,再被他抽干水分丟進池子里喂了鱷魚。

  就在他準備掛斷電話蟲前一刻,對方再次爆料:“您窩藏的‘惡魔之子’,根本破解不出歷史文吧!”這句話。讓他動作僵住,停止掛斷電話,仿佛有種被人看穿秘密的錯覺。

  但克洛克達爾的聲音中依舊故作鎮定,并且充滿質疑與不信反問:“你說,你們成功破譯了古代文字?”

  “千真萬確,我們‘臉腫翻譯小組’繼承奧哈拉珍貴文獻資料,成功破譯700古代字符,是偉大航道破解進度最快的公益組織,沒有之一。沒人比我們更懂歷史文本!這里,我們愿免費贈送閣下一則情報:”

  “冥王,史上罪惡戰艦,由七水之都船工們設計并建造,強擼灰飛煙滅,一發可滅一島,世界±求之不得。相關‘歷史正文’由阿拉巴斯坦皇室保管,隱藏于阿爾巴那的地下葬祭殿中。得冥王者,號令偉大航道莫敢不從。天王海王不出,誰與爭鋒?絕對是幫助閣下擊敗白胡子,重新挽回失去尊嚴的最佳伴侶!”

  “怎樣,還感興趣嗎?我們‘臉腫’雖然是最快的,但和之國凱多秘密組建的‘桜都’,以及隱藏于新世界的‘魔穗組’,破解速度都不慢。古代兵器這種好事情,目前只有一艘,當然是先下手為強。奉勸一句,不要再指望‘惡魔之子’那個女騙子了。”

  原本還抱著不屑心態的克洛克達爾越聽心越涼,有一種底褲都被扒穿的感覺,卻依舊默不作聲,似乎在思考什么。

  “喂?喂?克洛克達爾先生還在聽嗎?如果閣下沒有誠意,我們就去聯系另一位‘七武海’買家莫利亞了。他同樣對敗給凱多這件事耿耿于懷,冥王同樣是幫助他挽回失去尊嚴的最佳伴侶。”

  “鳴人不說暗話,實話告訴您,妮可羅賓能懂幾個古代文字?古代歷史水太深,閣下不要被她耍了。她委身于巴洛克工作社,僅僅是利用您七武海的身份做保護傘罷了。認真想想吧,一個8歲就開始被通緝逃亡的小女孩,能學會幾個文字?”

  “她今年已經是28歲的老女人了,逃亡了整整20年!全部精力都用在躲避世界±、賞金獵人,乃至海賊的追捕上。哪里有時間、有精力,能夠靜下心來研究‘古代文字’?更何況奧哈拉一場大火,所有資料都燒光了,她想研究都沒門!難道只憑幼年的記憶嗎?”

  “那么問題來了,我8歲才上二年級,字都認不全。妮可羅賓再天才,8歲又能記住多少‘歷史學家’用一生去鉆研的‘古代文字’?難道她什么基礎知識都不學,生下來就專攻古代文本嗎?不會吧,不會吧?姑且算她記住,但‘語言知識’是需要反復不斷練習,才能加深印象的。這些知識從未有過使用機會,經過20年的遺忘,還剩下多少記憶?”

  “所以,沙鱷魚先生ning被騙了!若再不購買本翻譯組最新情報,你將被其他的四皇、七武海遠遠拋在身后,徹底淪為舊時代的殘黨,偉大航道再沒有載得動你的冥王。心動不如趕快行動……”

  在電話蟲滔滔不絕的煽動下,沙鱷魚心動了,鬼使神差問了一句:“什么價?”然后談判節奏徹底被逆轉,淪為被動一方。

  “我們只賣個情報,不能坑您。5億貝利,便宜吧?Ning堂堂雨地霸主,阿拉巴斯坦無冕之王,王下七武海,巴洛克工作社幕后Boss,這點小錢錢不算事吧?”

  “冥王在哪里?”

  “就埋藏在阿拉巴斯坦的大沙漠之下,沒人有能料到史上罪惡戰艦,會被埋葬在土里。不!是與大海外完全相反的大沙漠中。寧也想不到吧?”

  “繼續說,位置!”

  “等等,打錢!”

  “就這點內容,我不信你。”

  “不!打錢!我說的已經太多了。咦?……莫利亞先生來電了。”

  “等等,你的賬戶。”

  “先打兩億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尾款。”

  “不,先打三億!”

  “兩億!”

  “莫利亞……”

  “三億!”

  “成交。”

  沙鱷魚最終選擇妥協,一來是對方信誓旦旦且言之有物,道出他許多秘密,又營造出足夠緊迫感,讓他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區區三億,對‘七武海’而言不值一提,他的賭場經營一段時間就能賺回來。

  二來,他的逆向追蹤電話蟲失效了,無法確定來電人的具體坐標。這份反竊聽能力,比之前遭遇的碰瓷黨強出太多,說明對方有點本事,比較專業,也讓他有了不少信心。

  最后,他自信對方只要在阿拉巴斯坦范圍內取錢,就會被自己的手下盯上,最終吃下去多少統統吐出來。

  那么不如套出情報,萬一是真的呢?他養了妮可羅賓這么久,擔了多大風險砸了多少錢?結果一根毛的回報都沒撈到,眼前這個組織可比羅賓靠譜多了,三億,不虧。

  交易結束后,他不僅拿到冥王具體的埋葬地址。這個組織還在地圖與資料中,附帶了大量地理知識。特別介紹了地下流沙的運動現象。

  沙漠不同于土地,沙丘不是山,會走路的。沙漠的下方,同樣存在暗中運動。冥王埋在某一處,經過時間沖刷,發生偏移是很正常的。

  對方特地提醒他不要刻舟求劍,于是沙鱷魚自五天前,準備大量食物,孤身進入沙漠腹地,開始效仿三代風影大漠淘金,這一挖就是整整五天,范圍覆蓋了三座綠洲,除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骨骼標本,毛線都沒挖出來。

  拿到這份‘破譯版’情報后,他也不是沒懷疑過對方是否有陰謀?比如調虎離山,有仇家暗中埋伏自己,但他最終還是來了。

  一方面,他性格殘忍,對任何人都不信任,包括他那些手下。挖掘冥王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會讓第二個人插手參與。

  另一方面,則是對自身實力的絕對自信。如果換個地方,他或許還要深思熟慮。但在沙漠尋寶,簡直就是他的主場。他是沙漠之神,沒人能在沙漠中威脅到自己。

  最后,時間寶貴,萬一這個死馬組織將情報貨賣兩家,莫利亞等一眾強敵很可能就在前往阿拉巴斯坦的路上,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然后五天過去了,口渴難耐的沙鱷魚抬頭看著黃沙滾滾的天空,不僅有些暈眩(中暑),開始懷疑人生: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鈴鈴鈴……

  在他仰天懵B時,遠方傳來了陣陣駝鈴聲。

  “騙他干了整整五天體力活,附近又沒有援軍幫手。這下16代目應該能獨自搞定了吧?”

  精神同樣恍恍惚惚的白浪,頂著大太陽,遠遠綴在沙漠駱駝身后一公里開外的地方。一副魂不守舍的夢游狀態,精神全部沉浸在海鮮城的改造當中,只分出一絲念頭,用魔種鎖定富貴丸方向,在沙漠中緩慢先前飄蕩。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