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77章 史詩級大新聞:羅格鎮草莓寫真事件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眼前的‘千手.殺魚弟’,并非上個任務世界的土產。

  二代渦影敗亡時,早已是年邁之軀。而在浪回歸前,又被他的帶孝孫女‘感受痛苦.綱手姬’穢土出來,改造成‘自來也六道’的一員,同男友一起出道成為偶像,拯救渦之國。

  至于最終的戰況如何,三代目綱手姬是否戰勝三代目團藏,有沒有拯救岌岌可危的忍界?就不是他白浪能夠知道的。

  當前的‘年輕版.扉間’,是浪在拉萊耶碎片凝聚升華的最后一戰中,從那個擅長黑泥戰術的法系契約者鑰匙里,開出的意外驚喜。

  眼前‘殺魚弟.扉間’來自更加遙遠的陌生忍界。在體能巔峰的年輕時代就被干掉,再經過其他契約者的深加工,最終以‘素材(尸體)’方式流入別的樂園,幾經輾轉,被白浪獲得。

  失去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鬼鮫’,白浪便將寶貴的‘煉尸、養尸名額’留給了扉間,讓他繼承‘十五代目’的身份。

  至于剛剛破空飛來的黑影,正是專門為‘殺魚弟’準備的富貴丸必須死。

  就在20分鐘前,本代臨時丸熟門熟路,帶領著初次上岸的兔兔們完成銷贓活動,并獲得價值2700萬的贓款,利用熟悉地形的優勢,將兔兔們甩開。

  這只‘臨時丸’只是區區凡人,佩戴‘必須死’才短短幾天,‘傳承菜單’在他身上并未復蘇多少,反而沾染了‘富貴丸一脈’一堆陋習惡癖。

  尤其這個宿主實在太弱太辣雞,不僅身體弱小,酒色無度被掏空,精神上更是不堪一擊,輕易就被必須死蠱惑。

  白浪控制他,僅僅為了獲得情報,順帶無損接收‘商船’,根本沒有培養臨時丸的想法,也就連‘小目標’都未點亮。

  而失去了‘小目標’的牽制,這只‘臨時丸’被歷代富貴丸的意志蠱惑,一點傳承菜單都沒領悟,卻無師自通了包括‘背叛、弒主、小陰謀、恩將仇報、貪婪、怕死……’等一系列種族優點。

  更甚者,他在‘必須死’的影響下,心態無限膨脹,感覺自己虛弱貧瘠的身體,每時每刻都在變強,無窮無盡的力量在體內誕生。

  這種錯覺對一個普通人而言,誤導性太強,加上精神早已迷失,甚至不將兔兔們放在眼里,居然生出卷錢跑路的念頭。

  在陰謀敗露后,被兔兔們追上后。臨時丸又不自量力向兔兔發起襲擊,接著被當場擊爆,均勻的濺了一地。

  臨時丸的靈魂被‘必須死’吃掉后,浪也在第一時間知曉這一切。于是發動秘寶之主基礎能力,隔空通靈召回必須死,才有了剛剛一幕。

  此時,正好為殺魚弟戴上,喚醒真正的15代目!

  縮小的‘必須死’套在殺魚弟的手上,沉睡的尸體睜開一雙血色雙瞳,死死盯住自己的敵人斯摩格,一步步從棺中走了出來。

  那陰冷森然的邪惡氣息,以及從未見過的‘死者復蘇’,深深刺激到斯摩格,刷新了他的三觀,內心感受到無比震撼。他不禁開始懷疑這個自稱‘戴維瓊斯’的魚人,是不是吃下了某種具備邪惡能力的‘惡魔果實’?

  而斯摩格身后,那些跪了一地海軍士兵,也控制不住顫抖起來。面對窮兇極惡的海盜,他們能鼓起勇氣。但這種讓尸體戰斗的超自然事件,卻喚醒內心深處的恐懼。

  面對如臨大敵的海軍一眾,‘十五代富貴丸’一邊前行,一邊加載‘人格’來統御這具身體,最終‘他’智商上線,一臉冷傲對著白獵人說道:“你,也想舞嗎?”

  站在一旁看好戲的白浪突然皺皺眉,心中疑惑這究竟是誰的人格?歷代富貴丸中,沒有這一號。難道是宇智波騷話王?但‘必須死’沒有吞過對方的靈魂。

  “哼,裝神弄鬼!”

  斯摩格聽到‘富貴殺魚弟’的挑釁,定住心神不再猶豫,腳下用力一踏,身體飛竄出去。他猛吸一口雪茄,七竅開始噴煙,最終纏繞在體表,包裹住整條右臂,化作一具煙霧臂鎧,大幅增強力量,拳頭如炮彈重重轟向富貴丸。

  后者同樣反應神速,血色雙眼冷冰冰注視對方,毫無波動,雙手極速結印,憑借肉身本能,發動了海遁忍術。

  也就在同一刻,白浪忽然察覺到不對勁,但又意識不到究竟哪里出錯?

  下一秒,兩道身影急速交鋒,劇烈撞擊。斯摩格煙霧一拳全力盡出,造型夸張拉風,聲勢很兇,重重轟擊在15代身上。

  而富貴殺魚弟營造的‘亡者氣場’同樣逼格十足,唬人無比。

  接著,就被煙霧濃郁的鐵拳重重擊中,臉部輪廓瘋狂變幻,像是被九尾打到像素崩潰、動作失幀的佩恩,歪歪扭扭向后倒飛,最終‘砰!’的一聲悶響。

  屁股向后,重重嵌入白浪腳邊的地板中,半截身子都被打了進去,讓周圍圍觀的吃瓜一片嘩然。白浪也懵了,這啥情況?誰給解釋一下。

  不僅白浪,擦掉鼻血抱著兩把刀重新站起的達斯琪呆了,就連斯摩格自己也一臉見鬼的看向自己拳頭,眼神中充滿不可置信,我這么吊?

  浪這才后知后覺意識到,‘殺魚弟’本身就是一具尸體,并非契約者。他的主場在背靠查克拉體系的忍界,如今來到完全陌生的‘偉大航道’后,與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格外不兼容。

  就像蘋果手機無法讀取安卓的app一樣。

  另一方面,‘殺魚弟’并非使魔,僅是一具尸體。死掉的尸體又如何能提煉出查克拉?

  他現在的狀況,僅僅是一具‘初級僵尸’,能夠使用體內微薄的‘尸氣能量’,然后就是正在復蘇中的舞神丸邪靈之力,以及‘富貴丸傳承神通’。

  但傳承神通同樣需要一種‘能量條’來支持,殺魚弟現有‘尸氣能量’根本帶不動。至于他的思維與記憶?

  更是全盤沒繼承到‘扉間小天才’半點遺產,僅僅是一具尸體罷了。頂多,還保存著扉間生前部分肌肉記憶,能夠在發起攻擊的第一瞬,下意識完成‘海遁結印’,但只是個花架子,毫無作用。

  這里是偉大航道,惡魔果實與霸氣為基調的體術肉搏流基情世界。‘殺魚弟’剛出生,就品嘗到了水土不服,被異星抑制力瘋狂打壓的滋味,整具尸體無助極了!

  “不要怕!是技術調整!不用怕!”

  想通前因后果的浪,再度自信起來,一把將茫然無助的殺魚弟從石板中拔出來,拍拍他的肩膀進行鼓勵,并對他進行了‘契約’與‘賦予’。

  剛才的確是自己大意了,這里是偉大航道,沒有極樂凈土、沒有查克拉。

  他做為契約者,固化的每項能力、職業欄、血統欄,可在任意世界通用,卻忽略殺魚弟的感受。

  但亡羊補牢,他已經想到解決辦法。無非是缺乏適合15代戰斗的環境與力量體系:“那么和我簽約,成為‘拉萊耶海鮮術士’吧!”

  拉萊耶海鮮城,白銀級真實武裝,融入珍貴的‘世界碎片’,切割自忍界,自帶‘基礎忍界查克拉體系’,又經過虛空污染改造,形成獨特的‘專屬力量體系’。

  ‘殺魚弟’在接受‘僵尸祭煉’時,白浪也不忘植入一枚‘咒印魚蠱’,對其尸身全面寄生改造,完成經脈妖魔化。

  這具僵尸,即是一名‘僵尸忍者’,也可以是一位‘魚脈術士’。

  當‘鯉魚王’與‘精靈球’共同升華為寶具拉萊耶海鮮城后。鯉魚王的力量體系也和海鮮城同步,是起源自查克拉,但經過虛空污染,又融入邪能的全新能量。

  白浪將其命名為:拉萊耶虛空邪能(海鮮魚力)。

  此刻,浪以‘拉萊耶之主’的身份,讓‘殺魚弟’與‘海鮮城’完成‘海遁契約’,為他注入‘虛空邪能’。

  背靠一座永動機,殺魚弟突然一愣,舞神丸中歷代富貴丸的記憶紛紛涌上心頭。鬼鮫提供了‘查克拉提取術’,田伯光提供了‘妖魔經脈吐納心法’,余滄海提供了‘嘲諷變身心得體會’……

  殺魚弟的靈魂雖然新生,但肉身卻是天才級別,立刻因地制宜,舍棄熟悉的‘查克拉提取法’,改變呼吸節奏,一股股類似‘海遁查克拉’的邪惡能量從經脈中誕生。

  重拾信心的斯摩格,此刻已經不將殺魚弟放在眼中,他認定白浪剛剛那擊之后,早已賊去樓控陷入虛弱狀態,再無一戰之力。才會有那套說辭,差點唬住自己,這具古怪的尸體,同樣不堪一擊。

  “你們逃脫不了正義的制裁,接招吧,魚人,白煙導彈發射器!”

  當他雙拳高速隔空揮舞,打出無數高速移動的煙霧炮彈,欲將白浪覆蓋時。

  真.富貴殺魚弟再次上線,雙手又一次結印,卻不再是花架子,反而與白浪的寶具海鮮城建立了一條能量渠道,充當了自己的‘大源’。

  “魚之呼吸,二型,大爆水沖波!”

  殺魚弟.扉間猛的蹬地,身體瞬間拔高數米,接著猛吸一口氣,胸膛吹氣球般高高鼓起,接著張嘴一吐,噴出一片激射的瀑布。

  第一次交手,斯摩格心中充滿驚訝與不解,對手竟如此不堪一擊?

  第二次出手時,他信心倍增。自己能一拳打翻對方,就能打翻第二次!

  然而第二次交手后,他內心再次被震驚與咆哮充斥,誰tm告訴我這tm究竟怎么一回事?

  殺魚弟的攻擊并不是預想中白浪那獨特的‘波紋疾走’,反而變法術一樣,憑空口噴一道巨大的攻擊型海浪??

  就好像……就好像……自然系海洋果實一般!

  但這世界上,不可能存在‘海洋果實’!他哪來的水?

  不等斯摩格咆哮完畢,就眼前一黑,被無窮無盡的‘口爆水沖波’淹沒。下一刻,他驚恐意識到對方吐出的不是口水,而是海水!

  海水!!!

  四肢一陣酸軟無力,接著溺水感、窒息感緊隨其后,不存在一點防備,徹底淪為廢人,甚至來不及元素化。

  此刻不僅斯摩格瞬間撲街,痛快的就像殺魚弟被他一拳干翻,他身后的海軍雜兵也被這場突如其來的海浪沖擊波沖散清場。

  這時,白浪吹了聲口哨,對殺魚弟的表現感到滿意。

  他在海上漂流的三日中,閑著無聊,將整個‘拉萊耶’的‘虛空廢水’統統排入無風帶,又將偉大航道獨一無二的海水注入‘海鮮城’中,方便他養魚。

  這個世界的海水,蘊含著奇異成分,對于這個世界全體‘果實能力者’而言,天克!

  就像區區一塊‘粉色氪石’,便能讓永不彎曲的鋼鐵直男克拉克.啃忑一臉嬌羞跪在布魯斯.痿奀(en)面前喊爸爸一樣。

  自然系果實能力者在拉萊耶海鮮城面前,不堪一擊!

  勝利來得太容易,白浪一臉不屑。在眾多被打濕的吃瓜敬畏的眼神中,他輕輕揮了揮手,殺魚弟帶著20只兔兔一擁而上,將先遭遇精神污染,又被水沖波擊飛的海軍將士統統抓了回來。

  濕透的斯摩格被殺魚弟提起來后,控了控水,恢復些許行動力,試圖元素化反抗,緊接著就被第二波‘海遁口水’給噴了一臉,麻軟感再次襲來,腳下一軟,失意體前屈的跪伏在地。

  白浪來到他面前,在達斯琪等人憤怒注視下,奪走了內部嵌有海樓石的十手,把玩起來。

  這件武器嚴格來說,是個棒狀物體,可用來壓制‘果實能力者’,一旦被擊中,就好像泡了海水一樣,會迅速喪失戰斗力。

  白浪坐擁拉萊耶,倒是不怎么懼怕斯摩格反抗,自己天克他。但這家伙野性難馴,反抗精神十足,殺魚弟總不能不停的噴水吧?太丟面子了。

  于是他腦子一動,接著狠狠搖頭,實在太邪惡了。

  浪將‘十手’丟給殺魚弟,退而求其次道:“去,把這個塞進他口里,戳深點,別被他吐出來了。”

  15代目乖巧點頭,掰開斯摩格的嘴巴,就往里塞。

  對方自然是劇烈掙扎抵抗,抵死不從,白浪這才幽幽道:“老實配合,否則就塞你下面。想想十手的粗細和長度吧!”

  斯摩格聞言,瞬間乖巧無比,不再掙扎。一旁,被陸續壓來的海軍怒視白浪,達斯琪臉紅無比。

  “把她的刀收了,再把這群海軍的衣服扒光,倒吊起來,留條底褲就夠了。嗯,女士免了,我們魚人也是講道德的。你們人類奴役、販賣、折辱我的同胞,但我卻不會這樣做。”

  白浪說罷離開,又一個眼神飚過去,那些被釋放的水手腦中出現新的指令,拽住一個個記者,向這邊擠來。

  白浪此次任務降臨前,因為提前獲知情報,于是做了周全的準備。除了買不到航海船,導致他和芙芙漂流了三天外,可謂萬無一失。

  這其中,就包括大量‘歷史文本’的拓印件。

  樂園開辟的‘偉大航道’遠不止一個,就像‘忍界’一樣,契約者攻略過不同款式的‘海賊世界’,不僅總結出一系列比漫畫更加豐富的‘世界線情報’,同樣接觸過大量‘歷史正文’石碑。

  據他調查,不同的海賊世界所流出的‘歷史正文’,經過比對,存在微弱差異。尤其世界線偏移越大的世界,歷史文本千差萬別。

  這點也很好理解,如果一個‘偉大航道任務世界’在開辟前,就像上次的忍界那樣,從源頭進行了修改,甚至植入亂七八糟的‘力量體系’做為世界根基,那么空白的歷史還能與正常世界線重合,那才真的見鬼。

  不過,無論‘歷史正文’內容差別有多大,但書寫這段歷史的‘文字’卻是同一種。白浪對這些歷史毫無興趣,這個世界被開辟出來,就是奔著毀滅去的。

  ‘末日’面前,區區世界真相毫無意義。他不懂,也不在乎,但他可以抄!

  是的,浪對自己的‘刷懸賞計劃’充滿自信,因為他有一整套完整的刷分流程。

  奧哈拉因和而毀?世界±對什么諱莫如深?答案不言而喻。

  他在羅格鎮散播‘機密’,只是第一步,這些人都是活的,不傻,有求生欲,但短期影響力有限,不夠轟動。

  另一方面,根據他從漫畫中獲得的情報來看,新世界的四皇對‘歷史正文’同樣很看中。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21年前就能和海賊王羅杰叫板,距離終點只差半步的白胡子,以及其他不遜色白胡子多少的大媽、凱多等‘豪杰’,這20年來究竟是不是在吃屁?沒有半點進展,始終到不了終點,也找不到板塊歷史文本,還要在二十年后厚著臉皮與路飛這個小字輩玩過家家?

  但他白浪來了,青天就有了!

  你們不是很想要‘歷史文本’嗎?大家不要爭,不要搶,人人都有份。

  我這里,有來自四個偉大航道的不同版本歷史正文供你們參考。

  免費!統統免費!

  你們買不到吃虧,買不到上當!甚至不用買。

  他不信這波過后,世界±不給他一個合理公道的賞金?

  當兔兔們扒光了海軍士兵,統統倒吊起來后,白浪也拿出一疊資料,交給不同的兔兔、殺魚弟,讓他們抓緊時間,在海軍戰士們精壯緊致的身體上抄寫涂鴉。

  隨后,浪分發了特殊的筆,筆芯油料很貴,無法洗掉。除非洗澡時大力搓皮,否則往往要以月為單位,才能自然褪色。據說,這其中使用到了檢疫站‘安全合格’印章的部分專利?

  很快,在處刑臺熊熊燃燒的火光照耀下,一群邪惡的魚人在大庭廣眾之中,在被扒光只剩一條草莓底褲,嘴里還被塞了一根柱狀物的‘白獵人’那洋溢著雄性氣息的精壯身體上,涂滿了大段大段的文字,周圍一群群吃瓜強勢圍觀,達斯琪小臉憋的通紅,敢怒不敢言,又忍不住偷偷多看了幾眼,臉色更紅了。

  與此同時,白浪也通過‘魔種’的精神暗示,喚醒那些記者的求生欲。

  還有什么比拍攝并傳播大量歷史正文圖片更能把事情搞大的呢?

  他們已經意識到自己知曉的秘密,很可能引來新一波‘屠魔令’。那么為今之計,只有聽從戴維瓊斯大人的指令,將這些精壯的漢軍漢子肌肉紋身圖拍下來,火速登報,傳遍偉大航道。

  當全世界人手一份‘世界正文’后,自己無疑會安全許多。

  當然,新聞的標題決不能和‘世界文本’掛鉤,那是找死!剛好,羅格鎮發生了一起勁爆的襲擊案,以海軍戰士被扒成光豬為噱頭,掩蓋‘歷史文本’,將照片傳播開,倒是再追究就來不及了。

  照片可以大量登報,不同報社刊登不同內容。因為文字過小的緣故,不會在第一時間引起注意。而關注海軍壯漢寫真集的老色痞,自然會主動收集其他報紙,湊齊完整的寫真,進而獲得全套‘歷史文本’資料。

  等等,這還不夠!

  一群心黑頭的記者聚在一起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最終一致認定,在發表新聞之前,率先發表《羅格鎮海軍少校斯摩格的草莓色秘密》、《肌肉上校寫真集》、《海軍壯漢基情倒掛金鉤》等高清圖冊……

  偉大航道個貴婦們,一定無法拒絕如此精壯的猛男澀圖,斯摩格顏值雖不高卻硬漢,常年鍛煉荷爾蒙十足,比肌肉金輪還澀琴,必然會被搶購一空。

  深閨貴婦們紛紛購買偷偷觀賞,而這些人的身份,也無法在第一時間被cp間諜上門查水表。當‘歷史正文’的信息被泄露后,偉大航道有足夠的時間與存貨供人盜版復制……最終傳播開來。

  奧哈拉被滅,因為那群傻瓜在偷偷研究。如今白浪散播機密,這群對歷史真相不感興趣的普通人,為了求生,一定會拼命散播,擴大影響力。接下來的事情,甚至不需要自己去操心。

  就在這群黑心記者彼此商量,如何將‘精美套圖’盡可能傳播開,造成最大轟動效應時,白浪一行深藏功與名,搶劫了海軍的座艦,綁架了一批新水手,悄然離開混亂的羅格鎮。

  至于白獵人和他的部下,正在接受眾人的視線圍觀,與無數閃光燈的洗禮。甚至還有貴婦、靚麗的小姐姐,取出‘相機電話蟲、攝影電話蟲’進行錄制。

  她們并不在乎那些文字涂鴉,她們只是單純的饞白獵人精壯的肌肉。

  說不定屠魔令就要來了,那么還有啥好猶豫的,這么棒的白獵人,這么頂的草莓短褲,姐妹們,拍照啊!

  混亂中,有人沖了上來,趁亂摸了一把。

  隨后在一群‘小碧池’的謾罵中,在大群人沖了上來,奪走了褲褲,搶走了十手……斯摩格原地爆炸,元素化,開始發飆……記者們帶著第一手寫真資料深藏功與名。

  今天的羅格鎮,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

  海賊王的處刑臺,早已經燒塌,灰都被風給揚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