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64章 烏煙瘴氣的聚餐現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距離新任務還有一周倒計時,在家做最后準備的浪,收到閨蜜團聚餐邀請。內容是慶祝小提姆拜師祝賀他度假空前成功。

  小姐姐相邀,白浪立刻帶上小芙芙欣然赴宴。

  碰面之前,本就擔當‘團隊臥底’跟隨白浪前往‘毀滅世界’參觀學習的提姆,將她這趟旅程所見所聞統統匯報一遍。

  為團隊提供大量珍貴情報,讓閨蜜團提前一個‘階位’掌握高端情報資料,眼界拓擴、格局變大,同時疑惑也更多。

  因為提姆所涉及層面終究有限,她雖然側面觀摩了‘瀧隱圣地’建造,親身見證參與了白浪‘創立蓮花池’,甚至跟隨浪哥巡回送葬,前往多個‘圣地’做客。

  但涉及‘世界碎片開發’的核心部分,她的參與度甚至不及奧菲莉婭多。尤其這次度假最高潮環節,‘蓮花池’被虛空污染之后的劇情,她都沒參與,就匆匆回歸樂園。

  最終,她只知道師醬全身而退。但撈到什么程度?吃相有多難看?還是死的多慘,肉身成醬?她一概不知。

  即便如此,她只是描述一番白浪忍界巡回送葬的風光,與墳頭基站布武天下的成就,就引得閨蜜團驚嘆連連。迫切想知道更多隱秘情報。

  誰能想到上次聚餐才送出去的‘棺材’,瞬間派上用場,甚至起到畫龍點睛之筆的作用。

  這讓慫妹的氣焰空前囂張起來,一直嚷嚷自己才是浪哥的‘天命貴人至尊恩公’,是她推銷的‘鎮魂棺’成就浪哥一場天大造化,她才是左右了忍界格局的幕后大佬,樂園憑什么不給她頒一個最佳幕后大佬獎?

  不行,這頓飯一定要讓她浪哥請客!

  再次見面時,小姐姐們青春靚麗,鶯鶯燕燕香氣撲鼻,令人耳目一新分外舒心,一種老農田間佇立,看到自家莊稼茁壯成長的欣慰與喜悅,在心頭交織流淌。

  滿足,欣慰,驕傲。

  室內是一張長桌,左右對稱,眾人在吃火鍋。一邊坐滿人,另一邊空出兩個位置,是為他與莎爾芙而留。

  隊長小姐姐莊藍庭坐在首席,依舊干練充滿魅力,多了些領袖氣質,舉手投足有殺伐凌厲之感。黑色長發扎成高馬尾,身旁靠著一把齊肩高的黑鞘長刀,穿一身女裝西服,指揮眾人。

  白浪進門后,雙方深情對望片刻,微笑點頭打過招呼,用眼神示意他快入座。以上皆為白浪個人視角,他覺得雙方充滿默契,心有靈犀,已經超越了語言。

  隊長小姐姐旁邊,是慵懶趴在桌子上的lucy,穿著一件介于‘法師長袍’與‘浴袍’之間的黑色俯視,懶洋洋展露出一道若隱若現的事業線,和正站在末席,眉飛色舞甩動一片毛肚,大言不慚指點江山的慫妹,將三席的小提姆夾在中間,正等待全隊地位最低最老實的小姑娘,給她倆涮菜。

  提姆和忍界時沒多大變化,一個人肩負著一左一右兩張嘴,勤勞樸實的給兩人涮菜、夾菜、再味道嘴里。

  與Lucy相對的另一邊,是身材高挑、曲線飽滿、膚色健康的野性小姐姐塔。她今天運動背心熱褲打扮,前凸后翹將傲慢的曲線展現的淋漓盡致。

  此刻正蜷縮身體,抱住雙腿,蹲坐在二席上,獨自一人默默涮菜。她身側的首席,被食物堆滿了一整個座位。

  一己之力和對面四人抗衡,小腹平坦不見絲毫鼓脹,充滿獨特魄力。單是坐在那里沉默不語的涮菜,就流露出吃貨界大豪杰的氣魄,讓小芙芙心慕不已。

  見白浪進門,慫妹立刻開心朝他揮手,將一片毛肚甩飛,砸向白浪,接著小芙芙噌的起跳竄出,張嘴‘哇嗚’一口接住,落地后眼神迷茫的咀嚼著,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塔這時扭頭,騰出一只手向白浪擺動問好,又指了指身側兩個空位,便不再搭理。

  入席后,白浪與塔坐在一起,小芙芙坐在慫妹對面,提姆肩上頓時又多出一張嘴,需要同事照顧Lucy、慫妹、傻fufu。

  小芙芙則同時受到白浪、提姆、慫妹的共同投喂,她自己也無師自通,在禮貌道謝后,便分外努力的給自己涮菜。

  “浪哥,禮物!禮物!禮物!你這次任務可沾了我的大造化,快送我禮物。”

  白浪反問:“那你給我準備了什么?”

  高文搖頭,洋洋得意:“沒有!但下次一定。我的呢?聽小提姆說,你這次靠我的棺材賺爆了?”

  “一般般,全靠同行抬愛。”浪對天花板抱拳拱手,假客套一番后,從儲物空間中掏出一款輪椅。

  他很清楚慫妹的性格,索要禮物僅僅出于好玩有趣。

  雖然這貨來者不拒,就是送出一塊碎片她都有臉收下。但下限同樣很低,隨便來點路邊攤烤串擼剩的簽子、綠化帶里撿起的石頭,只要有趣,她都能滿足。

  于是白浪取出這款飽經風霜,極具紀念意義的輪椅,介紹道:“這款‘全自動磁懸浮機械動輪椅’,曾伴隨我走遍大半個末日中的忍界廢土,性能與配置都磨合到最佳狀態,并且經過‘火種源’點化,是不可多得的‘魔導科技’產物,極具紀念意義。”

  這款輪椅是浪在終末之谷決戰時,轉贈愛將鬼鮫乘坐的。再然后,鬼鮫為舞癡狂取死有道,爆出一把鑰匙,意外開出這款‘輪椅’,浪倍感無奈。如今作為禮物送出,也算物盡其用。

  看到浪哥送出一款冷門極限運動載具,慫妹頓時眼前一亮,被造型拉風的機械外形,與它的傳奇經歷所吸引:“哇哦,廢土輪椅?還是浪鍋你懂我的心。時速多少?”

  “最高時速300kmh,支持改裝。”

  “酷!”慫妹一臉開心的將輪椅收下,下意識問道,“我聽提姆說過,這是浪哥偽裝殘疾時,你那個長耳朵小女朋友給你制作的,對嗎?”

  刷刷刷。

  一雙雙眼睛突然鎖定在白浪身上。一種‘你怎么能先我們一步脫單?’的質問眼神,在空氣中無聲醞釀,讓浪倍感壓力。

  小芙芙依舊開心快樂吃菜中……還偷偷把自己不喜歡的芹菜放在白浪碗里。

  “咳咳,不要亂講”

  白浪依舊保持淡定,目光真誠的直視塔,微笑將芹菜放進小姐姐的碗中,然后又深情望向莊藍庭,最終看向萬惡之源的慫妹。

  “奧菲莉婭是我的患者,她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認知偏差、三觀失衡、人格障礙、社恐自閉、隨時有著黑化失控的風險。而我,身為正道的光,一直有為她進行‘waaaagh古典心理學派’的心靈輔導精神治療。提姆難道沒有告訴你們嗎?”

  正低頭為諸位姐姐涮菜的提姆認真想了想,的確有這回事,師醬所言似乎沒毛病?但又覺得怪怪的。

  一向誠實的她還是點了點頭,表示白浪所言不虛,又被他成功圓了回來。

  塔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繼續乖乖吃肉,順帶幫白浪解決掉他不愛吃的。

  莊隊眉頭微蹙看向白浪,不明白他今天抽什么瘋?眼神里格外的有戲,卻無法get到白浪要表達的內容。

  菜過三巡,眾人喝了點酒,氣氛瞬間熱烈起來。

  慫妹喝著喝著,喝到白浪的身上,趴在他肩膀上,貼在耳畔說悄悄話。

  傻fufu被Lucy灌了兩杯后,也迷迷糊糊躺到莊藍庭廣闊的胸懷中。小姐姐同樣臉頰泛紅,眼神迷離格外誘人,小心翼翼抱起芙芙又擼又吸,凌厲干練不再,相反少女感十足,像是已經成年的姑娘躲在閨房玩洋娃娃。

  塔這時突然靠了過來,勾肩搭背攬過白浪,一手推開慫妹,將他往懷中拉去。

  從浪的視角出發,入眼一片健康細膩小麥色皮膚,與精致的鎖骨。向下走去,地形陡然隆起,擠壓出一條深邃溝壑。

  抹胸款運動背心下方,是被山巒遮擋住的腹肌。他視線再轉,從斜視角度,能到一條久經鍛煉的鯊魚線,再搭配修長、野性、肌肉線條柔和飽滿的大長腿,此刻成蜷縮起來,被她單手抱在懷中。

  給人一種哪怕折疊起來,依舊13的身子與23腿的黃金比例。十分養眼,又極具沖擊力。這腿、這腰段、這膚質,我能舔一年!

  塔醞釀片刻,開口問道:“提姆說你有條龍?拿來看看。”

  白浪第一反應是你確定要在這里看我的大龍?接著冷靜下來,想到這兩天被芙芙連續投喂一次性打火機的‘長壽丸’:“你是說小火龍嗎?沒問題!”

  白浪知道,塔對寶可夢有所了解。

  她因為癡迷‘龍類’的緣故,選擇了如今獵龍人職業。于是更加深刻鉆研一切攜帶‘龍元素’的生物。寶可夢就是她的研究目標之一。

  她曾一度癡迷‘裂空座’無法自拔,最終上當受騙,買了一只‘綠毛蟲’。隨后果斷甩鍋給慫妹,讓對方當上自己的接盤俠,固化了最后的‘豬兒蟲仙人模式’。

  自己上當受騙虧損的錢財,順利轉化為‘團隊公款消費’,再被高文扛下。受害人一無所知,還挺滿意自己的‘小青龍形態’,而塔依舊事不關己的局外人模樣,仿佛什么都沒發生,繼續追逐著下一種吸引她的‘龍類’。

  如今聽聞白浪有只小火龍,平日沒啥愛好的塔瞬間來了精神,一直想開口,但白浪不斷給她夾菜,她只能人認真的吃。

  得到精靈球后,塔便不再理會白浪,反而釋放出吃打火機吃到反胃的小火龍,皺眉看著萎靡不振的‘長壽丸’,有些不滿。

  她提起長壽丸后頸肉,一把抓起拿到面前,上上下下研究打量。

  這還是她首次接觸到活體小火龍,不由認真起來,用雙手在它身上一寸寸的丈量摸索。看著那修長有力的手指,浪有些羨慕,沒想到你還有這按摩才藝,都不告訴兄弟,不夠……

  塔處于本能,在長壽丸后背,用擒拿手法鎖住脊椎,并深深嵌入,拔出一段骨節,接著猛然意識到不對,又‘咔嚓’一聲按了回去。

  長壽丸雙目瞪圓、如遭雷擊、身體麻痹無力,瞬間喪失了下半身知覺,接著又一陣針刺電擊劇痛,恢復感知顫抖不已。

  慫妹立刻趴上來,偷偷向白浪匯報:“這是塔的職業病,她在研究、測量、熟悉小火龍的生理結構與致命要害,為以后的狩獵做準備。她每次碰到感興趣的獵物,都會解剖研究然后烤了吃掉。將來再碰到類似的怪物,就能第一時間判斷致命弱點,迅速結束獵殺。”

  慫妹告密期間,塔的指尖頻頻在長壽丸的心臟、動脈、頸椎、后腦……等位置劃過。壓抑著一刀斃命的沖動,熟悉‘小火龍’的奧秘。下次遭遇類似的怪物或者寶可夢,她就能輕松制服了。

  感受這天敵的手指從身體劃過,長壽丸毛骨悚然,全身上下不斷傳遞來致命戰栗感,只能無助趴在那里,眼眶充盈著淚水,難過、想哭……我好想回家吃打火機修煉神功啊!

  聚會仍在繼續,提姆伺候著大家,慫妹不斷和白浪竊竊私語,訴說她對計都的思念之情,希望白浪能成全她,私下py一波,幫忙牽線搭橋,創造一個機會。

  白浪也不客氣,同樣表達了他對萌物小熊貓的癡迷,想再乳a一乳a。同時也不想錯過小梨花和小二哈,擦鞋河豚與豬兒蟲就算了。

  慫妹簡單的抗議,表示他這是種族歧視后,便一臉奸笑的討價還價,開始相互出賣。

  另一邊,莊藍庭死死摟住小芙芙不放,而lucy同樣揪住小箭頭,與她爭奪芙芙的歸屬權,最終抱在一起,滾成一團,橘勢打好,不斷向外發放福利鏡頭。

  塔靠著白浪,喝著啤酒,皺眉頭揪住了長壽丸的丁丁。在小果農敢怒不敢言的絕望目光中,拉長,‘啪!’的一聲松開手,橡皮筋般瞬間回彈。

  長壽丸頓時劇痛抽搐,但苦于龍獵人恐怖的職業威壓,瑟瑟發抖打掉牙往肚里咽,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

  揪…松…啪!

  揪揪…松…啪啪!

  屈指,彈!彈!彈!……長壽丸如遭雷擊,痛不欲生,抖若篩糠,龍目含淚,一動不動。

  Lucy也被塔的舉動吸引,親了小芙芙一口,接著側臥看過來。

  很快,陰冷的氣息在塔面前的桌面上散開。接著,一根根纏滿繃帶的干枯之手從桌面暈開的黑暗中爬出來,伸向絕望的長壽丸。

  啪啪啪、啪啪啪……彈彈彈、彈彈彈……

  白浪看在眼里,不敢開口阻攔,總覺得這是性別歧視,更像在威脅自己?于是可恥的無視了小火龍的求助目光,繼續和慫妹更加可恥的談判,最終拿到20份賣身契。

  其中十份,是關于‘小熊貓’的使用權,剩余分別是五份小梨花,與五份小哈士奇的租賃契約。

  同時,每當白浪消耗一份‘契約’后,就必須提供相等時常的‘計都租賃服務’。為了吸引慫妹賣身,他同樣附贈了計都的兩個小姐妹:‘繃帶娘荊棘’與‘慈悲圣母’,這讓慫妹頓時露出了lsp的笑容。

  對此,能夠隨時遠程登錄‘第一人稱邪靈視角’的浪表示,你或許血賺,但我絕對不虧!

  很快,白浪就用掉第一份契約。慫妹推開桌面上的餐盤,狂灌一瓶啤酒,接著狂性大發,蹦上桌子,體型不斷縮小,變成只圓嘟嘟肉呼呼粉嫩可愛的小熊貓。

  同時,也喪失了原本的意識,陷入短暫的胎中迷狀態,切換成純正原始的‘小熊貓’,正高舉雙臂,憤怒咆哮,表達‘熊貓族永不為奴’,然后叉腰,怒視距離最近的白浪。

  在一聲尖叫中,她被白浪撈進懷里,捧在面前,又揉又蹭當毛巾洗練,乳a來乳a去,吸來吸去,散發著淡淡的沐浴了香氣,觸感舒服到爆炸,這就是當蚩尤的感覺嗎?愛了愛了。

  很快,聚餐現場一片糜亂,吸芙芙的、擼滾滾的、彈丁丁的,橘勢大好……烏煙瘴氣不堪入目。

  地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