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56章 本卷終:賭上忍界的命運,終末之谷宿命決戰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當白浪通過低配版‘無限月讀’,將覆蓋全忍界的‘夢境維度’的水之國區域,升級成一塊特殊的‘世界結晶碎片’后,他此行的所有目標都已完成。隨時可以回歸。

  之所以拖著不能走,因為這第二塊碎片,與星球意志深度捆綁,他個人無法憑實力提現。

  為今之計,要么等忍界自動解體崩潰,便能順利提取。要么主動崩潰夢境網絡,相當于剪破漁網,取出被纏住的魚。

  第一條,需要耐心與時間,反正忍界已經活不長了。一個個團隊落井下石,內憂外患一同爆發,離忍界暴死也就半個月的事情。

  第二條,就有些得罪人了。如今‘夢境網絡’經過多輪升級,性能強大,覆蓋忍界,被多方勢力共同持有,開發成一款‘忍界版互聯網’。

  且不提白浪已經簽訂的廉價實惠線上送葬服務。那些習慣現代網絡生活的契約者,也離不開‘夢境’的。甚至部分圣地收割的流程控制,也被搬進‘夢境’中,租借算力輔助進行。

  白浪現在炸網跑路,非但屬于違約,而且同時得罪全體契約者。全忍界斷網,背后多大損失?除非他刪號,否則已經打響的‘白浪’,以及虛張聲勢的‘計都’,就將被全聯盟通緝,死相不能再慘。

  權衡利弊,白浪冷靜下來。他先后安排提姆、奧菲莉婭回歸樂園,自己將留守最后一段時間,直到忍界水之國區域率先崩潰毀滅,就抽身跑路。

  據‘計都’最新簽訂的協議,在水之國區域的時空徹底崩潰后,她將率先提款跑路,帶走屬于自己的碎片。

  而覆蓋整個忍界的更廣大‘夢境維度’空殼,將一攬子甩給其他合作伙伴。由他們繼續運營維持,并且接過所有因果。最終這個‘夢境維度’走向何方,被如何用來牟利,甚至設局詐騙,都與她無關。

  得知一個本可以吃肉的,決定提前退場。雖說沒了計都的‘夢境維度’就失去靈魂,而且還存在巨大的夢魘負債危機。

  但白撿一個‘夢境維度’空殼,對于這群契約者來說,的的確確算個沉重的驚喜。如果操作夠騷,拿來設局,臨了時搞票大的,的確有得賺,但風險同樣巨大。

  經過數輪談判,計都捍衛了自身利益,將所有鍋都推出去。

  那些對自身信心滿滿的高階契約者,也欣然簽訂樂園契約,暗道這次賺了。

  擺平了契約者這邊,白浪更加清閑,立刻將那些遍布忍界各地,屬于‘夢境之神計都’的隱性信徒(夢中送葬影評人大軍)的信仰線,統統轉讓給雛薪王,徹底完成最后一個交易。

  拿到最后一批人口資源,雛薪王猛地回憶起在拉萊耶中那魔焰滔天的舞神富貴丸,猛打一個激靈,熄了不懷好意的小心思。

  十分有禮貌的和白浪揮手告別,希望雙方以后再也別相見,然后比良坂撕開空間,逃了個無影無蹤。

  至于她什么時候收割人口,跨時空拐帶,并且不被其他契約者注意到?這些都和白浪無關。他不會落井下石,但也不會再提供幫助,大家兩清了。

  嗯,腰子也被他賣掉了。昨天夜里,浪就收到樂園的信息提示:任務委托客戶單方面違約,主動污染墮落,逃離當前任務世界。

  白浪與腰子之間的‘懦夫克星拯救協議’終以失敗而告終。

  不過任務期間,浪并未有任何過錯,反而是朱堯不做個人,主動背叛樂園。因此那份作為押金抵在樂園的極限熔巖流料理傳承,被判做補償,歸屬白浪。

  相比即便任務完成,順利取得這份收益。白浪認為腰子叛逃樂園的結果更加美好:“哎,我從未見過向我這么富有良知與責任心的公益型選手,寧愿拼著任務失敗,信譽降低,也要為客戶創造最好的結局,并送上美好祝福。我真是太優秀了!”

  感慨萬千后,偽裝回‘送葬浪’的他,將小芙芙放在雙腿上,繼續駕駛自己的‘磁懸浮全自動輪椅’,在支離破碎的忍界大地上游蕩,欣賞真世界末日。

  不知從何時起,天空早就看不到太陽,碎裂的蒼穹縫隙之中,有無法熄滅的火焰在燃燒,整個世界籠罩在紅光當中。不時還有隕石般的碎片脫離墜落,砸在地面,掀起爆炸與沖擊波。

  在輪椅浪的身后,是同樣坐在輪椅上,表情呆滯、眼神空洞的‘干尸富貴丸’。

  當白浪金盆洗手,駕馭輪椅陪女兒游歷最后的忍界大陸時;鬼鮫也卸去暗部的職務,長期化身‘魔法蔥香金剛芭比形態’,以‘魔法老丸子’的身份,跟在浪后面吃風。

  那一戰對他的壓榨太過,鬼鮫如今非但垂垂老矣機能退化;而且阿爾茨海默,整日渾渾噩噩;常大間自動導墳的雙腿,也磨光最后一副骨齡蓋,連慈悲圣母都救不回來,只能癱坐在白浪淘汰的輪椅上,享受最后的時光。

  出于人道主義臨終關懷,白浪仁慈的給老伙計放了一個長假。只要他不暴露‘干柿鬼鮫’的身份就行。

  于是雙方組建了‘末日輪椅旅行車隊’。小芙芙日常駕駛‘核爆鬼綿羊’,一邊播放公路音樂一邊在前面領航,白浪驅動自己的懸浮輪椅綴在后面,鬼鮫的輪椅被一根繩索拴住,享受非人道地獄擺尾。

  三人在火之國、土之國、雷之國的大沙漠、大戈壁、大峽谷中狂野飆車,留下足跡。一副身殘志堅的樂觀精神。(一個半啞巴,兩個癱子,全員殘疾人。)

  只是苦了傻芙芙,晚上都被逼著寫500字的旅行日記。絞盡腦汁,連手里的毒菌子都不香了。

  隨后一周,忍界迎來世界崩潰的正餐,處處都在上演時空崩潰,水之國更是重災區之一。浪漸漸察覺到,自己那塊‘碎片’被束縛的力度越來越小,隨時都可能脫困而出。

  而在這段等待時間中,水之國徹底喪失與‘星球意志’的聯系,但能量通道還存在著。就好比一個半身不遂的人,下半身派不上半點基兒用場,卻不斷吸收著營養。

  而他的那塊碎片,也趁機又肥了一小圈,算是耽誤他大好人生的滯留金吧。

  忍界的劇變,讓‘末日輪椅車隊’戛然而止,并未逛完雨之國全境,更別提最后一站‘火之國’了。

  在些許遺憾中,計都接到一條來自通用基因與惡魔之眼的共同邀請。

  忍界崩潰進入高潮階段,作為代表各自樂園,主導本次世界毀滅的最大團隊,他們之間秉著‘友好合作,互利共存’的原則,將進行一場別開生面的‘文斗’,來決定包括夢境維度在內的歸屬權。

  具體比斗內容,自然要契合這個世界的‘天地大勢、人道大勢、命運走勢’。雙方各出一人,皆為世界之子、氣運之子、預言之子,在終末之谷提前進行那場宿命中的對決。

  戰斗期間,兩大勢力會邀請大量有頭有臉的嘉賓做見證,并對這場戰斗進行即時評分,絕對的客觀公正。

  最終,兩大勢力根據自家代表選手的總成績,來重新切割爭議區域的蛋糕份額。就比如計都讓出的‘夢境維度’,雙方都想染指,但控股權談不攏,那么就用這場決斗來決定吧!

  對于大佬而言,世界之子的宿命對決,就像一場玩鬧的游戲,不傷和氣,就能解決問題。

  但對于兩位氣運之子而言,他們從小接受洗腦教育,肩負著‘星球意志’最后的希望與寄托,在為忍界所有生命的歸宿而戰斗。

  當白浪聽完前因后果后,一臉臥槽:“艸!還能這么玩?代理人戰爭?拳愿阿修羅?嗯,還別說,真有一個阿修羅混在里面。”

  計都做為大佬,自然在邀請之列,非但是嘉賓,而且還有評分資格。白浪這么無聊,當然要參與進去。

  很快,他自然進入‘邪靈化’,帶著女兒靈魂拔升,一同進入計都的懷抱中,以上帝視角進入vip用戶直播頻道。

  此外,做為送葬系老員工的‘雙馬尾老年癡呆蔥香魔法老少女’,也被專業護工推到終末之谷的現場觀眾區,觀看直播。

  隨著一段宣傳兩大勢力的結束,解說開始介紹兩位選手。

  “因為時間線的問題,本次忍界最終大戰提前若干年上演。兩位命運之子雖然尚未成年,但無不具備超越六道仙人的力量,并且擁有遠超成年人的思想深度!畢竟少年老成,是忍界居民的傳統美德!”

  “好了,廢話不多說,站在柱間塑像頂部的,是來自‘渦組織’,擁有一頭橘色短發,陽光熱情開朗,臉上有六道胡須,年僅四歲零八個月,就已經能熟練思考人生,極富責任心,以‘第四代渦影’為目標,希望為渦之國人民尋求一條出路的九尾人柱力,漩渦鳴人!”

  “而站在木葉一代目火影宇智波斑塑像頭頂,是來自‘火之聯邦’,擁有一頭黑長直姬發式,背負一柄草薙劍,無口無心無表情,今年剛滿五歲生日,但成功覺醒前世記憶,被三代目火影團藏當做接班人培養的,宇智波一族長公主,輪回眼爭霸賽冠軍,宇智波佐佐子!”

  此時,在白浪一臉生無可戀、無嘈可吐的注視下,兩個甚至沒資格讀小學一年級的小屁孩,小胳膊小腿加在一起甚至比小芙芙還矮了一個額頭,卻散發出強大的查克拉波動,一臉嚴肅,肩負忍界無數生命的未來,身體雙雙浮空。

  這感覺,實在太蛋疼了。

  腳尖輕點,兩人雙雙脫離終末之谷兩座塑像頂部,平穩進入空氣中,越飛越高,相互對峙,氣機鎖定,引而不發。

  這時,大佬群也開始交流起來。有人談論雙方參賽者過去的種種經歷,也有官方人員向白浪等人介紹自家選手的強化,更有人開盤設局小賭怡情。

  很快,白浪便聽到有人說:“惡魔之眼的漩渦鳴人是‘九尾人柱力’吧?這段時間,已經有多款‘十尾’問世,他體內的尾獸切割嚴重,殘缺不齊,這是先天不足。”

  接著就有人反駁:“不,我們雖然切割了50的九尾,但剩余50陰陽平衡。而且我們也在他的體內,補全了其他八種尾獸,嚴格來講,他是十尾人柱力!”

  說話間,空中不足白浪一條大腿高的‘橘發鳴人’突然爆發,進入‘十尾金身’狀態,身后還漂浮起一顆顆求道玉,如同小太陽照耀峽谷。

  觀戰區,宇智波小公主的父親,木葉蛇皮閃光微微瞇眼,好刺眼,好討厭的光芒。該死的臭小孩!

  大佬群此刻也在時事點評,隨著佐助小公主的爆發,她體內釋放出強大威壓。進入輪回眼模式,甚至輪回眼的外圍,出現了三顆勾玉,已經在通用基因的強化下,獲得了‘輪回寫輪眼’。

  此外,做為‘宇智波斑杯爭霸賽’的總冠軍,她同樣繼承了最濃郁的‘斑命格’。甚至,對外出售‘斑同款寫輪眼’的通用,一直掌握著斑的靈魂。

  為了催熟強化自家的小公主,斑的‘靈魂’曾在小公主的體內奪舍并失敗。鳴人的對手,是一個狂吞‘初代火影、忍界之神、宇智波斑’全部忍術經歷、戰斗智慧的怪物。

  她看似只有五歲,但實力,無解!

  “喝!”、“哈!”

  戰斗開始,天崩地裂,瀑布倒流……僅僅一輪碰撞,雙方就打出了末日效果。直到年僅四歲半出頭的鳴人,發動神樹界降誕,才挽回大地崩塌,并將觀眾席加固一番。

  佐佐子高高站在空中,居高臨下俯視,對敵人不屑一顧,用童音喊出了經典的臺詞:“你也想起舞嗎?”

  咔咔咔……

  就在所有人全身關注時,觀眾席上突然傳出一陣陣關節炸響聲。

  原本老年癡呆晚期,坐在輪椅上流口水傻笑的‘雙馬尾蔥香金剛芭比’,在受到‘輪回眼寫輪眼’的威壓下,聆聽到‘宇智波小舞王’這句邀請后,頓時被打開心中某個‘尬舞’的改觀。

  在一群人看傻B的詫異震驚目光中,膝蓋軟骨早已磨光的富貴丸,竟然奇跡的再次站起來。

  年邁、智障、機能退化、重度癱瘓的‘十四代目’,按捺不住體內‘舞神之魂’,一躍而起,同時發動了‘全地形跑墻壁、小天鵝、舞王disco’以及‘魔法蔥香少女二段變身’。

  身后突然想起響徹天際的BGM,在勁爆的顫栗旋律中,他行尸走肉般脈動機械舞步,身體發出‘咔咔咔咔’的聲響,像個機械人似得挪動身體,90°垂直于巖壁向‘小舞王’走去,回應著對方‘斗舞’的邀戰。

  現場一片死寂,白浪絕望閉上雙眼,他媽羞愧難當。丟人丟到這個地步,我特么不認識那個孽畜!

  竊竊私語在觀眾席響起,眾人議論紛紛,不斷提到什么‘送葬’、‘白浪’、‘辣眼睛’……

  傲嬌的小公主哪里受得了這等羞辱?

  她又不是‘斑’那個老東西,根本不喜歡跳舞,只不過反向奪舍吃掉太多記憶,留下不少奇奇怪怪的口癖,經常控制不住就喊出去。

  但是!

  誰要和這個奇怪的東西斗舞啊!

  須佐能乎爆發!

  小公主護理全開,一發十拳劍看下,將實力嚴重退化,僅剩些許‘舞力’的雜技仙人,給人間蒸發掉。

  “呼!”

  感知富貴丸終于死了,白浪松了口氣,又有些遺憾。他原本想讓富貴壽終正寢的,誰知大概是富貴一脈代代相傳的詛咒吧?他還是死于非命。

  插曲過后,戰斗繼續進行。

  白浪也短暫回歸本體中,發動入殮師的專家權威,強行沖入賽場,為已經死干凈的鬼鮫進行一場短暫的葬禮,并順勢回收了必須死。

  因為他這張面孔,這段時間,全忍界頻繁巡回葬禮,大家都習以為常,甚至非常認可。畢竟是‘權威專家’,就連激戰中的兩位世界之子,也可以回避開他所在區域。

  白浪匆匆刷臉退場后,戰斗進入白熱化。但他已經沒心思觀看了,只等著早點回歸樂園。

  想來都是他對‘死者’進行社會性死亡判定,這次富貴丸丟人出拳,連帶他都受到波及,這場比賽也跟著不香了。

  之后的戰斗,白浪心不在焉,大概是鳴人與佐助子互爆底牌,不斷升級。

  雖說小公主反向奪舍了‘斑’的戰斗經驗,但渦組織鳴人也接受過專業的靈魂催熟教育。分別融入‘初代大喬’的靈魂碎片,為其注入拯救忍界的‘黃金精神’并賦予了覺醒‘替身’的潛質。

  此外,他們還根據‘鳴人’的承受力,融入一份‘衛宮士郎’的靈魂碎片,修正了人格與思考回路,成為‘正義的伙伴’。

  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主角在戰斗,而是三重!之后,他在十尾金身下,釋放出自己的底牌:替身辛紅辣椒!

  并且大喊:“佐佐子,時代變了!食我辛紅辣椒鎮魂曲.究極十尾.超越六道!”并企圖用替身發動金剛封鎖攻擊。

  這是jojo的劇本。

  結果對面的小女孩一臉不屑:“難道你有媽,我就么有嗎?須佐媽乎!”

  木葉的小公主,從小就接受了‘使徒’的細胞改造,體內天生擁有S2機關,更寄居著母親的靈魂。

  再搭配她的‘須佐能乎’進行暴走覺醒,就能得到短暫的‘威裝須佐媽乎初號機暴走大天使姿態’。

  這是新世紀圈錢戰士的劇本。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很快,四歲半的鳴人開始暴走,身體不斷膨脹,超速生長,撐破衣物,露出比白浪還要粗壯的手臂與大腿,頭頂橘色長發更是不斷生長,越來越長,飄入空中,消失在云層上方……

  這是剛叔的劇本!

  而對面佐佐子小公主也……

  兩小時后,一臉麻木的白浪抱著眼神呆滯的小芙芙返回樂園的專屬房間,接著問出靈魂已問:“我特么究竟看了一場什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