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42章 神樹是這樣煉成的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四階們陸續行動,各展所能。白浪也察覺到他們將‘夢境維度’當成一件工具來使用。

  具體的手法不明,各有各風格,舉手投足間‘防盜’意識十足,或者說自成體系,根本不給白浪與計都破譯解析的機會。就是明擺在你面前,也看不懂。

  他倆只是觀看魔法表演般,發出‘哇!’的驚嘆,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從最終結果來判斷,與他利用蓮花池壓榨星球本源是一樣。

  硬要形容一下,大概是把‘夢境維度’當成過濾海洋中飲用水的滲透膜,用‘夢境維度’過濾了正在毀滅的忍界,剔除無法利用的雜質,將契約者能需要的精華收集起來。

  一種低配版修行界大能重定局域版地火水風的既視感油然而生。效率方面,遠遜色于馬力全開,鯨吞天下的‘小圣地’。但這波收益保守估計,也能開辟出一個‘小洞府’。

  考慮到是無本買賣,絕對賺爆,白浪嘴角不爭氣的流下了羨慕的眼淚。

  土之國的末日依舊繼續,這是貨真價實的世界破滅走向寂滅,大量生物現場祭天。幾個被迫開啟收割跑路模式的團隊,紛紛對大量剩余人口下手。

  在白浪的感應中,相當一部分與‘治愈神系’建立信仰線的民眾靈魂并未死亡,但信號突然消失,做為‘信仰接收終端’的靈感王甚至沒有遭受信仰反噬,就這么不見了。

  很快,他意識到這些團隊也在進行人口販賣,而且搶了他的生意、割了他的韭菜。

  一個世界的毀滅,同樣是一場瓜分盛宴。能夠掠奪的不僅僅是世界的本源與能量,還有一切能看得見摸得著的。別說萬物之靈的人了,就連一坨泥巴、一片樹葉、一張衛生紙、甚至空氣,統統都不會放過。

  這也給他提了個醒。他以為存在信仰反噬的龐大信徒是一種劇毒,并洋洋自得提前找到了接盤俠(雛薪王),可以高枕無憂甚至反賺一筆。

  但現實更殘酷,在世界崩潰面前,大把人會搶在他之前將這些負擔拐騙走。這幫人的吃相真難看,太不講究。

  若沒了與薪王交易的人口,自己那套計劃豈不功虧一簣,全盤崩掉?

  這一刻,白浪下定決心不能拖到忍界毀滅的最后一刻,不然太虧。忍界已經開始崩潰,必須早做打算,跑贏大部分團隊提前出手,并將利益最大化。

  幾名陌生的四階動手時,‘計都’遺世獨立,全程冷眼旁觀,既不插手也不干擾,給足面子。但特立獨行的做法,淡漠的‘眼神’,也讓她無比搶眼,沒人敢忽視。

  很快,就有嘗到甜頭的高階契約者向她主動示好,傳遞來一個‘上繳手續費’的念頭。

  計都的‘夢境網絡’在初步覆蓋全忍界后,并決定向契約者陣營開放前,白浪出于‘震懾自保’的目的,也為了進一步強化自家‘管家婆’、提升‘夢魘魔域’的品質與純度,他做出一個違背樂園的決定。

  那就是通過‘夢境世界’溝通并連接上污染源之一的夢魘。

  任務世界處于‘毀滅狀態’,整個世界都在崩壞,樂園的管理與約束力都降至最低,可以說是完全失控。

  溝通到‘污染源’實在再容易不過。甚至無需他內部策應,污染源就會主動找上門,蠱惑感染意志不堅定的原住民,自發滲透。

  比如光明正大入侵的深淵,偷偷摸摸入侵的輝夜姬。白浪能接觸到‘雛薪王’,這絕非個例。推廣到其他契約者身上,也會遇到不同‘污染源’派出的銷售代表。

  如今的忍界,千瘡百孔,處處都是漏洞,從此刻崩潰的局部就能一窺全豹。

  因此計都不費吹灰之力,就聯系上夢魘,開始向自己的‘夢魘魔域’注資,自我優化,獲得更強功能,同時也是一張自爆牌。

  計都作為‘邪靈’,早在上次任務就選定夢魘路線,能一定程度吸納利用‘污染源’的能量強化自身,加固‘夢境網絡’,而自身不墮落。

  ‘夢境’注入污染源后,不僅黑化強N倍,載荷、容量、算力暴增,同時也有了威懾力,租賃開放給其他契約者就更有底氣了。

  有了底氣,就有了自信,刻意營造的‘強者風范’無需做作表演就自然而然測漏出去。

  隨著高階契約者陸續使用‘夢境網絡’并獲得相應權限,白浪對‘夢境’的控制力下降,‘夢魘魔域’承載壓力飆升。

  于是他進一步開放夢魘的污染力度,通過邪道操作,無節操提升‘夢境’強度,以供各方需求,最終達到一個警戒線。

  拿到‘夢境網絡’權柄的高階契約者,在享受越來越優質服務同時,也被‘網絡’捆綁。不得不獻出一份力量,幫助‘計都’對抗來自夢魘的污染。

  這種邪道操作在樂園很常見,叫做合理利用一切資源。

  比如主導毀滅忍界的惡魔之眼就一邊釋放深淵一邊壓制,玩極限操作。現在玩脫也不怕,干脆再不管,放任深淵與忍界意志互掐,加速世界敗亡。

  計都這波操作,好處有二:

  首先,她做為‘幼生期邪靈’本沒資格接觸如此高濃度的‘污染源侵蝕’,可以玩,但只能玩一點點。否則早就魔墮黑化成薪王,接著被其他契約者砍了點了。

  現在,她白嫖所有高級團隊,讓這些高階契約者助自己修行。而嗑了‘污染源’的夢境就跟吃了金坷垃一樣飛速成長,不僅讓她領悟大量知識,也反哺了其他契約者。

  被嫖者非但不‘淦!’,反而覺得超值。血虧的只有白浪。

  第二點么,計都通過大量引入污染源夢魘,一舉奠定大佬形象。藝高人膽大的極限操作,又與‘污染源’聯系如此緊密,顯然不是易于之輩,雖和顏悅色卻令人忌憚。

  而濃度嚴重超標的‘污染源’能量,做為一張自爆牌,威懾著得寸想要進尺的契約者。‘夢境網絡’不是那么好拿的,權限越高,承擔的威脅就越大。

  契約者中,能走‘污染路線’的只有墳場;墳場中愿意走魔道的有,卻不多;再具體到夢魘上,又刷掉一大批。而夢魘路線中又精修‘信仰體系’,并且制造出‘魔域or準神國’,有資格給計都接鍋的……有,但當前任務世界沒。

  不然,這種人才早特么出頭了,還用得著等白浪鉆空子?對了,就算能接鍋,你還能‘送葬’不成?

  所以把計都逼急,了不起她不玩了,將‘夢境’甩給污染源,接引夢魘降臨,自己提桶跑路回歸樂園。

  那時夢魘崩塌,租賃‘夢境’的契約者再享受不到便利,少了壓制‘黑泥’的手段,又要多出一個覆蓋全忍界,不亞于‘黑圣杯’的新危機。

  簡直嗶了泰迪了。

  現在,神秘大佬計都展示了才藝與誠意,一不爭二不搶,全程低調旁觀微笑,安分守己,讓出自家‘夢魘魔域’供大家使用,一副‘我就靜靜看著你們吃,不插手’的恬淡模樣。

  這讓已經吃到熱乎的‘四階們’感動壞了。

  感動,又不敢亂動,直呼大佬的投影和藹可親,太體面了。

  不得不主動投桃報李,繳納一筆使用費聊表心意。

  如此一來,原本根本沒能力從世界毀滅中捕捉收集‘星球逸散本源’的計都,直接從‘四階黃金礦工’轉變成‘五階賣水商人’。

  不淘金,改提供服務了。通過變向收取服務費,賺到原本賺不到、也不屬于自己的錢,真是美滋滋。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簡單溝通后,將‘靈魂’躲在計都懷里旁聽的白浪,又一陣連連驚嘆,大呼‘學到了、學到了!’這真是活到了學到老,不經歷根本不知計都胸懷是如此寬廣溫暖。

  最終,他與計都簡單討論后,將‘服務費’壓到最低。

  這種趁世界崩潰發忍界死亡財的事情,全憑個人本事。他只提供一個平臺,收些許手續費就夠了。

  那什么……你們把我的‘8.0只元素尾獸外道魔像左手’給合成就行了。嗯,順便洗白一下這顆‘一勾玉巨大輪回寫輪眼’。還有這顆種子,我覺得它們能組合成套裝。

  自從白浪開啟忍界巡回送葬后,袖珍尾獸的交易一路順風,終于被他湊齊除‘九尾’外的全套,并且進行了‘元素渲染’,徹底成為‘魔法側產物’。此外,外道魔像左愛妃就不必多說……他‘高級棺材’網絡熱銷賣到飛起。

  最后那顆種子,是精靈妹的半條命。已經與靈魂融合,綁定在血統欄中。偏偏她信了白浪鬼話,在單向戀愛的酸臭味熏陶下,她喪失理智,毫無保留拿出來獻給浪哥哥研究,等待著好消息。

  然后一個敢給,一個就敢糟蹋。

  此刻的‘忍界崩潰’,就是低維世界模型毀滅坍塌,大量高維物質、法則信息、世界本源泄漏凝聚的契機。

  這些四階能夠捕捉收集‘高維物質’并且注入忍界特殊物品中,進行升維,徹底真實化。

  他的‘尾獸木材’距離真正的‘十尾’只差一步零一只九尾。自己合成或許很有難度,但對四階大佬而言,不算事。

  計都報價很合理,原料基本都自備,他們只需錦上添花出個‘手工費’,利用收集到的星球本源澆灌枯木,還原一株幼苗。

  一切都卡在心理預期線上,甚至感覺報低了。心中不由感慨,這位前輩真是宅心仁厚,與‘污染源邪魔外道’的畫風完全不符。大概是勢單力孤,缺乏大勢力加持,所以才這么好說話吧?找機會安利一下,能否成為隊友?

  ‘元素十尾’的合成不需白浪操心,其中一個來自惡魔之眼的四階契約者,十分貼心的拿出一只‘小九只’,陰陽遁1:1營養平衡。

  接著,又有人施展魔改版木遁扭曲了‘外道左手’的結構。

  一只左手,遠無法媲美完整的‘外道魔像’。但對方顯然是此中好手,對忍界‘神樹’十分熟悉,硬是以‘魔像左手’為原料,重現創造出一個完整的‘小型外道魔像’。

  難度相當于用一只手,克隆出一個五臟俱全的袖珍侏儒。

  一個九眼禁閉,面貌猙獰的木質容器誕生了。接著張開嘴巴,噴出一根根鎖鏈,將本質已經元素化的‘尾獸’一一扯入其中,張開一顆顆眼睛。

  原本難倒白浪,不知該如何操作的‘十尾’,就這樣在一位位四階的改造下誕生,而忍界崩潰后的‘升維之力’也不斷灌入。原本干枯的‘枯木魔像’開始回春,散發出綠意,身后斷裂的‘尾根’生長出一根根尾巴,又像植物藤蔓。

  白浪甚至覺得,通過逆向工程創造一個‘小十尾’,再吸收忍界本源物質,氧化還原出一棵神樹,本身就是一個挖忍界墻角的‘小型項目’。

  在他乖巧旁觀期間,屬于精靈妹的‘世界樹種’也被一名女性契約者抓在手心,接著瞬移消失,一爪將暴躁不安低聲咆哮的‘外道元素魔像’捅了個對穿。

  她的手臂與外道魔像不在一個世界,就像穿墻術一樣,將‘世界樹種’放置在魔像的心臟中。

  很快,被計都拿出來,明顯帶有濃郁‘污染源氣息’的巨大輪回寫輪眼,也被另一個四階,合力封印進‘十尾’體內。

  正常情況,當‘十尾’復活后,應該封印到人柱力體內,打造一只六道仙人。

  但這一次,四階契約者反向操作,將‘十尾’當做人柱力,把那顆‘巨大輪回寫輪眼’封印其中。

  在對方傳遞的信息里,是這樣解釋的。其他忍界的‘輝夜姬’吃掉神樹果實后,獲得額中間的‘輪回寫輪眼’。

  因此,他們將這個明顯留下輝夜姬(污染源)獨特氣息的‘一勾玉大眼睛’做為‘神樹果實’反向塞進去,再利用此刻不斷泄露坍塌的‘高維物質’填充,澆灌出一棵神樹幼苗來。

  白浪還能說什么,只能躲在計都懷里一路‘六六六’。

  隨著大佬們騷操作不斷,外道魔像氣息一變再變,完全沒有了‘忍界查克拉’的味道,在這片三不管的虛空地帶,爆發出強烈的‘魔法元素波動’,隨著那顆‘世界樹種’注入靈魂,白浪在錯覺中看到一顆長滿精靈的擎天大樹。

  這時魔像在不斷蛻變,于虛空中扎根,繁殖出密密麻麻的根須,插入一塊塊崩潰的小碎片中,將肉眼可見的一切物質都吸收干凈,同時那十根尾巴也開始合攏收縮,變成巨大的花苞,分裂出枝椏,越來越像一棵大樹。

  原本外道魔像的‘大腦袋’,此時已經與樹干融為一體,變成一張扭曲而又抽象的‘鬼臉’。遍布樹干的九顆眼睛齊齊睜開,獵奇又不可名狀。

  每一個眼睛,都是血紅的輪回寫輪眼,仿佛擁有了靈魂,正在夢境維度中的計都對視,心血相連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是大佬們讓出了‘認主權’。

  一棵‘袖珍元素世界神樹幼苗’雖好,但還不至于讓大家翻臉。類似的操作已經不止一次了,大家將尾獸分成多份,不就是防止分贓不均嗎?

  在白浪的默默注視下,這棵逆向元素神樹扎根虛空,無休止的抽取忍界崩潰后釋放的能量與物質,以自己的軌跡開始生長。

  輝夜姬當初的神樹,只是有節制的吸收星球能量,還釋放查克拉反哺(殖民)世界。而現在這棵急功近利涸澤而漁,不是吸收汁液,而是忍界的吃尸體,發育快。

  但奇怪的是,原本郁郁蔥蔥的大樹,反而開始縮水變小,在這棵樹的頂端,結出一顆紅色的果實。

  那是神樹的果實,也是被重新孕育的‘世界樹種’。在原本‘世界樹種’的基礎上,錄入了一整套‘忍界神樹魔法元素體系’的規則。

  得到這顆果實,精靈妹換個任務世界充當花盆,完全可以從無到有,再種出一個全新的‘元素神樹’,改造出一個新的‘魔法版忍界’,繼續分割‘元素十尾’,導演一場魔改版《眼睛傳奇》。

  請:wap.ddxstxt8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