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37章 身殘志堅老頭樂,物是人非霧隱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十日后。

  隨著‘末日’開啟,忍界環境每況愈下。

  世界各地皆出現不同程度的空間裂縫,會隨機撕裂山川、天崩地裂改造地形、吞噬平原形成天坑。

  一些城鎮毫無征兆的人間蒸發,連廢墟都沒有;也有人口稠密區的墳地鬧亡靈;動物變得狂暴嗜血;哪怕擁有忍者守衛,絕對‘安全’的忍村,仍不斷出現民眾神秘消失懸案,調查不出原因。

  隨著世界崩潰加劇,污染源深淵對忍界的侵蝕也逐步失控,脫離惡魔之眼的掌握,與黑圣杯一道成為消耗扼殺‘星球意志’的主力軍。

  各地皆出現不同程度魔災,越是偏僻之處越嚴重。契約團隊紛紛改變策略,不再維護忍界相對穩定的秩序,也不去主動損害‘星球意志’,而是聽調不聽宣的‘消極被動防御’,等待這個世界崩潰死亡的那一刻,紛紛惡狗出籠掠奪收割。

  越來越多的異常現象,讓人們疲于應對,逐漸麻木。

  大量逃難平民在動蕩中死亡,他們的靈魂無法進入已被污染的極樂凈土,反而成為惡鬼、怨靈在人間游蕩。

  早已沒落進了墳墓的忍界傳統‘陰陽術’也不知從哪個角落中鉆出,開始迅速壯大。

  這大概是‘忍界星球’回光返照,瘋狂掙扎自救的一種表現。忍者們被契約者滲透嚴重,不再愛星球母親了;只能臨時領養一批野生的‘陰陽師’來處理新的危機。

  在這股風潮中,不少掌握‘靈力’的契約者也紛紛趕上政策末班車,試圖利用這次機會向白浪一樣崛起。

  一手開拓出‘墳頭神話’的白浪,同樣趁機吸納一批良莠不齊的本土‘陰陽師’,加盟自己的‘5G墳頭連鎖神社’充當神官,弘揚‘治愈教會理念’,迅速發展收割信徒資源,為背后的‘夢魘魔域’提供糧資。

  現如今,處在另一維度的忍界本土夢魘魔域,在一個個‘墳頭基站’加盟下,以竄天猴般突飛猛進的擴張著。

  與此同時,伴隨一座座‘5G墳頭基站’的建成,扎根忍界的‘夢魘魔域’登陸點遍布各地,終于突破某個閾值。

  那股蘊含著污染源夢魘的氣息再藏不住,引起諸多契約團隊關注,并一路逆向追蹤調查,鎖定了白浪與他墳頭。

  一部分真相終于浮出水面,站在浪背后的神秘契約者,雖然為工具人(浪)提供大量幫助,卻始終不曾露面與契約者陣營談判,而是勉強保持某種默契的低調送葬。

  這一次,大家看穿了對方真實目的。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借助‘奉旨修墳’的機會,將‘夢境維度’的服務器打進一個個星球節點上,這算盤打的好響呀!

  對方遮遮掩掩的另一原因,大概是自身根基不正,沾染了另一種污染源的氣息。

  若將樂園聯盟當做江湖,那么傳火樂園獨樹一幟的‘四大污染源強化路線’,就是劍走偏鋒的邪道,而且是邪道中的魔道。很不受其他樂園待見,隨時有崩潰黑化的風險。

  直接利用完全不屬于‘樂園陣營’的四種污染源融入‘核心體系’,獲得增益越多,背負的代價就更重。

  沒玩脫還好,一旦失手必定原地爆炸,變成一個‘特大號薪王’,分分鐘被墳場捕捉回收抓去加餐。野生的薪王我得去抓,但自家薪王再強也是小點心,一口一個。

  面對‘夢魘魔域’的必然暴露,以及眾多契約者的上門質疑,白浪并不慌張,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他應對的理由相當充分,還是他公器私用,勒索原料中飽私囊的那套說辭。

  雖然在大家熱情的‘補藥療法’下,我平凡堅毅浪勉強吊住命,并多次回光返照繼續奮斗在‘送葬第一線’,但我作為一個‘契約者’的耐久度,終究還是跌到了30以下,然而忍界源源不斷涌出的‘強力黑泥’卻越來越多。

  為了諸位的事業,我區區一個二階犧牲并不可怕。但沒了我送葬,你們的那些‘穢土英靈’怎么辦?誰來處理?

  所以,我還不能死!

  但死不死不是我說了算的,這是客觀事實,只要繼續葬下去,我就會狗帶。因此,我也在想辦法自救,我不是在救自己,而是在救在場的所有人!

  ‘夢境網絡’的成立,就是吾主‘憐我世人,憂患實多’而降下的福音!

  ‘夢境網絡’建成之際,可以通過夢境聯線上每一個潛信徒,織造出一張‘云夢網’。這張‘夢境網絡’最大妙處在于,可以無限量千人、萬人同時在線直播葬禮。

  白浪的‘喪葬儀式’最在乎的就是流量,社會認可度。有了夢境直播神器,每場葬禮的效果都會爆表!自己承受的壓力減小,磨損速度降低,我就能趕更多場次,造福更多團隊,更快更多的送走更強的黑泥。

  你們說,這個‘夢境網絡’它好不好?它值不值?它該不該?

  至于什么我利用了你們的信任,在你們家地盤上某自己謀私利,修建私人墳頭,侵吞洞天福地的能量,這就更滑稽荒謬了。

  天地元氣,有德者居之!

  呸,錯了。天地元氣,乃是天下人的天地元氣,是忍界的自然能量,是大家的。我修建‘墳頭基站’還不是保障運轉,造福大家嗎?

  何況‘夢境網絡’所謂一個特殊項目,根本不在人間,而是處在另一個維度的‘夢’中,根本不會與現實中的項目發生沖突,各自相安無事互不干擾,根本損害不到你們的利益。

  白浪這套說辭相當有說服力,畢竟他本尊已經被小箭頭捅到奄奄一息,這是肉提上不可挽回的暗傷累積,元氣被榨干,再多補藥也不補回來。

  而且他將鎮魂棺與魔神柱同時嵌入職業欄,以入殮師為主配合神眷者為輔的送葬職業。

  直接將新成立的‘夢魘魔域’作為虛擬大院,抽取夢境眾生的‘思念’加持己身,一出手就是入殮師單體職業最大送葬效果的十倍起步。

  ‘夢魘魔域’越強,他的送葬之力越強。

  因為‘夢魘魔域’在對標‘極樂凈土’,一旦大成,就是附著在忍界的一個特殊小位面,已經是構成天地的一部分,執掌天地權柄送葬,而且有‘邪靈計都’做見證,這是‘準神級葬禮’。

  當白浪用‘實戰’證明了‘夢境網絡’對超度穢土英靈的幫助后。一個選擇擺在眾人面前:

  是禁制白浪繼續修建5G墳頭,眼睜睜看他身體被掏空,日漸憔悴淪為藥渣,最終撒手人寰。留下不斷增加的穢土亡靈封印,大量占用消耗‘洞天福地’積攢的本源能量進行維持。

  還是放任他繼續擴張那個‘夢境網絡’,為自己打造一臺超級‘送葬充電寶’并覆蓋全忍界。這樣就能產業升級,在任意網絡覆蓋點,十倍、百倍、千倍的高效送葬。

  ‘夢境網絡’本身與自己的‘項目’并不直接沖突,但對方的成功,建立在忍界所有成功項目之上,以一種極夸張的速度增長,自己又插不上手,就很讓人眼紅了。

  而且本身沒沖突不假,但歸根結底,大家都在瓜分‘忍界’有限的資源。

  多出一個飛速膨脹的競爭對手,就多出一張深淵巨口。‘夢境網絡’最終體量越大,分走的就越多,自己吃到的就越少。

  但問題又來了,如果遏制‘夢境網絡’的擴張。這個工具人忍界巡回送葬才進行一半,仍有大量地區享受不到墳頭網絡覆蓋,沒有超級高效便捷的‘包郵區廉價逆天送葬服務’。

  我們不僅要長時間排隊,而且要掏更多的錢,享受低效率送葬;而火之聯邦那邊,只需少量費用,就能十倍百倍送葬,這不公平!

  比較過利弊得失后,契約團隊們達成一致,允許白浪趕在忍界崩潰的末班車到終點前,借助整個各團隊力量,開始為自己修建‘墳頭夢網’。

  在通過陽謀拿到‘忍界修墳入網許可證’時,他的巡回葬禮也抵達孤懸海外的水之國,第一站就是霧隱村。

  回到久違的霧隱,白浪已不是當年那個青澀的白川漂太郎模樣,做為火之聯邦新崛起的‘送葬偶像’宇智波茶樹菇,他面容憔悴足足老了二十歲。

  兩鬢斑白,留一個灰色胡子發型,身材依舊魁梧,坐姿挺拔如同中老年型男,坐在輪椅上,被精靈妹推入霧隱。

  是的,白浪過去半個月里,沒日沒夜舉辦葬禮,光墳就修了三位數,外道魔像的左愛妃都刷成斷臂,五姑娘不翼而飛。

  他自己更是耗盡心血精力,提前步入中老,已經無法直立行走,坐在精靈妹用火種源碎片打造的智能動力輪椅(老頭樂3號)上舉辦葬禮。

  這份精神令所有認識他、見過他的契約者動容。這是什么精神?這是感動忍界的‘墳匠精神’!

  白浪的到來,受到了以水影照美冥為首的霧隱高層隆重歡迎。迎接隊伍中,浪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14代目’鬼鮫。

  如今鬼鮫也有雙重身份,明面是暗部首領,作為‘霧隱’代表與圣地‘蓮花池’關系密切。暗地里,他是‘忍界葬帝’最依賴的送葬助手,‘魔法花嫁蔥香少女’!一舞動乾坤,尬舞泣鬼神。

  同時,‘蔥香花嫁少女’還能利用遍布半個忍界的‘墳頭基站’實現精準的逆通靈移動,信號覆蓋,即可定位,出現在火之聯邦每一個角落,默默挖墳,驚艷所有人!

  是的,忍界如今13的惡性黑泥事件,背后都有白浪的影子。

  14代目干柿鬼鮫任勞任怨吃苦耐勞,繼承富貴丸漆黑意志后,領悟‘原石尋龍訣’,半個忍界瞬移再瞬移,全自動導墳,挖墳,穢土轉生,跑路……

  什么是陽謀?

  就是我把‘穢土英靈’搞的多多的,逼迫你們不得不配合我修基站建網絡!

  白浪渡海而來,已是疲憊之師,虛偽敷衍過后,就率先休息下去,并且將新一輪葬禮定在明天凌晨。

  等第一個‘墳頭基站’建好,霧隱正式入網后,他‘送葬’就變的簡單輕松起來,倒時水之國巡回修墳,實現全5G覆蓋后。

  哪怕他離開水之國,前往雷之國期間,霧隱再次爆發高危級‘穢土危機’,他也能利用‘夢境網絡’完成‘墳頭逆通靈傳送’,迅速將黑泥扼殺在搖籃中!

  但憑著信號覆蓋區‘免費包郵上門送葬’的服務,那些沒有加盟的‘小圣地’,也紛紛主動開放權限,邀請白浪上門修墳。

  這天夜里,借助干柿鬼鮫庇護,一直躲躲藏藏的薪王雛田終于找上門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