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35章 上一個這么叼的還是大唐匪幫AKA三葬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牙螺旋升天兩日后,木葉市再次恢復到世界末日前的壓抑絕望狀態,原住民忙于絕境自救,而契約者圈子則掀起波瀾,孕育著新一輪風暴。

  白浪一鳴驚人,正式以‘賣墳偶像’身份出道,名動聯盟,聲震三界!

  至少在傳火、狗仔、毀滅、死亡、美食、機械……這幾個頂流樂園中,將在小范圍流傳著他的獨家事跡。

  畢竟靠葬禮揚名這種事,也算奇葩中的奇葩,千載難逢。正經契約者,哪干這個的?但這足以讓他在每天都有無數吃瓜爆料產生的大聯盟中,榮登娛樂新聞板面。

  對比絕大多數哪怕混到三階,依舊庸碌無為,在自家樂園都沒多少名氣的契約者來,白浪這波至少節約30年的奮斗時間。才入二階,名望就不遜色于二階巔峰的樂園二代了。

  只不過,這‘賣墳偶像’的確有點矬了,甚至不如‘房地產銷售冠軍’,怎么聽怎么low。

  也就在這天下午,傳火墳場獨一份的新晉‘賣墳偶像’,與眾契約者組成的談判團隊,進行著最后一輪關于葬禮議價的會議。

  雙方激烈爭論,言辭犀利,互不相讓,只為將單次送葬費用壓到最低。

  白浪孤身一人,承受著近乎整個忍界的‘契約者陣營’壓迫,談判舉步維艱。

  此時,又輪到對方‘問詢打壓’。這波給出的理由很牽強甚至有些霸道,居然是‘物以稀為貴’?

  這個‘物以稀為貴’完全背離了白浪的常識,聽完后,他差點以為自己小學體育老師死得太早了,只把語文課教到四年級就撒手人寰。

  浪以為,他做為唯一的黑泥送葬者,理所應當是那個物依稀為貴。契約者們離了自己,人間將面臨嚴峻‘黑泥危機’。

  不是說三階的大佬們處理不了‘穢土英靈’,而是他們不具備常規的高效針對性殺傷力。每處理一起,都要付出不菲代價。長此以往,為了維持手中項目,必要額外投入大量沉默成本。

  到最后,賺的有限,那就是虧爆啊!

  因此,在整個忍界成功盜版自己的‘送葬之力’前,都應該將自己供起來才對。然而他的‘葬禮絕學’是隨隨便便丟能模仿的嗎?你有寶具鎮魂棺,你有虛擬大源‘送葬style’嗎?

  然而事實證明是他想多了,這些契約者代表們聯合起來所代表的實力,若用百分比來表示,那么光木葉這一批,差不多就代表忍界40的契約者。

  而且經過一天一夜的醞釀發酵,渦組織陣營也有大量團隊參與進來。對木葉新出現的‘賣墳先鋒’表示嚴重關切,也紛紛下單炒墳。于是百分百繼續飆升,達到了70,還有增加空間。

  與這個利益集團一對比,白浪加上他隱形的‘蓮花池’大約是0.1的樣子。人言輕微,理論上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他若真的不識抬舉,對面隨便出幾個人,就能將他反復人道毀滅十幾次。

  浪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實戰能力,就算多重邪靈化,能與資深三階走幾招不落下風。但問題是,人家能派出無窮多的三階、四階吊打自己,根本沒可比性。

  對方愿意給他面子進行議價,主要因為浪背后那神神秘秘藏頭藏尾的神秘靠山(計都),疑似五階信仰封神的契約者大佬。本尊并未降臨忍界進行大范圍收割,卻派遣一個投影做為大腿,選擇褻瀆祭司做代言人,培養了‘白浪’這個白手套。

  可以看不起白浪,但不能不給莫須有的‘計都’一個面子。

  另一方面,如果逼急了白浪,人家是來忍界度假的,大不了分分鐘提桶跑路回歸樂園,不玩了。沒了‘賣墳先鋒’,哪里還有如此廉價穩定的送葬渠道?還炒不炒墳了?

  不過給面子是一回事,談判議價是另一回事,‘白浪計都’也沒那么大的面子和全體契約者硬剛。

  在對方看來,物以稀為貴,是‘送葬技術’剛問世時,因為成功先例太少,每一場的確很稀有。導致區區一場‘白牙葬禮’讓他爆賺5000余燼,絕對的溢價了。但隨著送葬次數增加,那些‘盲盒開棺’的副產物越來也多,喪葬就變得不值錢了。

  隨著白浪批量送葬,次數不停的增加,還想依靠這項技術壟斷‘喪葬議價權’大肆吸契約者的血,根本沒門!

  區區一人,就敢叫板所以樂園的精英團隊,從我們身上吸走遠超普通‘項目工程’數倍的收益,這可能嗎?

  我們讓你三分,那是給面子,不是害怕。你背后有‘五階大佬’站臺。難道我們背后沒有靠山?犯了眾怒,五階契約者也給你活活削死!何況區區一個投影。

  所以,這喪葬費用必須回歸正常價格,這生意才能長長久久做下去。

  白浪每場葬禮5000余燼的報價,簡直白日做夢。這些勢力已達成默契,不會任由浪坐地起價。這種合作一拍兩散雙方都吃虧,而合則兩利。

  此時,一個來自狗仔樂園的談判代表,語重心長向白浪權衡利弊,甚至列出一個函數,用xy軸畫圖,講的是單場葬禮費用,與葬禮訂單數量的曲線關系。

  “天價葬禮,擾亂市場,談判困難,敗壞人品,吃相難看,訂單少,結仇多,不利于未來發展。這好嗎?不好!”

  “廉價葬禮,薄利多銷,議價容易,急公好義,廣結善緣,訂單多,人脈廣,有利于未來發展,這好嗎?好!”

  “所以年輕人,送葬要講陰德,我們勸你好自為之。”

  被明的暗的多輪于暗示、恐嚇、威脅,利誘后,白浪最終從善如流,可恥從了,將單筆喪葬費用敲定在350余燼/場的價格上,看似不高,卻遠超他心理預期。

  雖然很開心,但浪還是保持一張司馬臉。這讓談判專家們無比舒心,仿佛憑借聰明才智戰勝了白浪以及他背后的大佬一樣。

  當然,白浪在拿到350余燼/場的葬禮買斷費后,他就喪失了后續的‘葬禮期貨’發行權與參與資格。

  沒錯,這波對方同樣沒虧。一個他壓根沒聽說過的偷稅樂園契約者,喪心病狂提出趁著忍界還沒毀滅,我們來一波‘炒墳杠桿’的套利模式。

  因為忍界‘泥多墳少’的特殊狀況,很可能忍界都毀滅了,白浪猝死在007送葬賣墳的加班路上,過剩的高等黑泥仍沒有處理干凈。

  再結合時間的緊迫性,由此產生了‘炒墳供需’。

  議價團壟斷‘墳頭發行市場’,廣大契約者團隊有大量‘墳頭需求’,這就有了更多騷操作空間,相互坑對方。用另一種模式,挽回‘忍界版本更新,提前崩潰’所帶來的損失。

  至于誰來背書,當然是‘忍界意志’啊!隨后忍界炸了,市場炸了,我們吸干最后一筆遺產,提桶跑路,豈不美哉?

  自然,有人靠炒墳挽回損失甚至賺爆,就有更多人墳頭爆倉,巴不得白浪把自己也葬了,再也不回樂園了。

  浪對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毫無興趣,他這種可憐弱小無助的底層普通人類,就只會腳踏實地創造勞動價值,賺點辛苦錢,不屑炒墳加杠桿。

  至于那個偷稅樂園他也特地打聽了一下,是一個隸屬于地獄的次級小樂園。‘偷稅’只是‘狗仔、墳頭’這樣的昵稱,專門培養輸送金融類契約者人才,在自己本家地獄空間專屬高維地獄中,設有許多魔鬼培訓班(魔鬼金融學、魔鬼律法……),十分專業。

  能和偷稅樂園比拼硬實力的,也就另一個隸屬于機械樂園的碼農空間了。生前是程序猿,猝死前‘想知道生命的意義’于是點下確定,死后進入碼農空間獲得超凡之力加持,被培養訓練成不吃不喝不眠的究極代碼工具猿!繼續瘋狂007,缸中之腦007,黑客帝國007,機械飛升007……

  然后,白浪就再也不想打聽其他‘樂園’的內核了,實在太致郁了!

  議價結束后,忍界海內外海量的‘喪葬修墳訂單’紛至沓來,換算成余燼,能供他走完整個二階甚至三階,什么蘿莉貸也再不用欠了,甚至可以反過來給馮蘿莉放貸。

  白浪只恨自己只有兩只手兩條腿一個虛擬職業,根本接不過來。

  連夜里,他利用魔神柱信仰服務器,結合計都的數據化神職,開始大數據計算,優先排除那些位置偏僻的、送葬難度過高的……挑選訂單位置密集的,再結合忍界交通地圖,以最快捷的路徑,繪制出一張‘忍界巡回送葬路線圖’,并且將自己的老巢‘水之國’放在第四站。

  這條路線,環繞忍界大陸一周,途徑曾經五大國所有重要城市。在這場忍界巡回送葬的背后,還隱藏著另一個計劃。

  一夜趕工,白浪拿出他的‘喪葬路線圖’與新成立的‘炒墳委員會’通了氣,獲得肯定后,他暫別木葉,殺向第一個目的地,在一群三階保鏢護衛下,全程高調送葬,出盡風頭。

  不少見過世面的三階,也紛紛感慨自己出了一輩子任務,在不同世界殺進殺出,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但還真沒見過這種奇幻場景。區區一個二階,沒什么背景,竟然這般高調囂張,結果大家還不得不賠笑鼓掌,全程護駕叫好,大喊:茶樹菇公子666。

  “上一個這么叼的,還是東土大唐aka匪幫的御弟哥哥三葬,胯下白龍馬,身前monkeyking,身側天蓬元帥,身后卷簾大將,周圍還有四值功曹、五方揭諦、六兵六甲、護教珈藍三十九個隱形的翅膀護駕,一路殺盡妖魔鬼怪,嫖光黃花大妖精,嘖嘖嘖……”

  這一路上,白浪走走停停,根本不知低調為何物?盡情施展送葬才藝。浪去過的地方都成為墳頭,走過的路不開花,有道是:

  嗩吶一響布一蓋,全村忍者等上菜。

  初聞不知嗩吶意,再聞已是棺中人。

  兩耳不聞棺外事,一心只蹦黃泉迪。

  一路嗨到閻王殿,從此不戀人世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