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32章 核爆靈車漂移の三十六雜技小羅漢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天亮之后,整座木葉市都沉浸在異樣氛圍中,鬼祟的路人們行色匆匆向火影巖下,慰靈碑大廣場趕去。聽說那邊有免費的流水宴席,先到先得機會有限。

  白撿的便宜,憑什么不占?

  今天,有一場注定要轟動忍界載入史冊的史詩級葬禮在木葉舉辦,能配上如此待遇的,自然不是默默無聞之輩。

  死者乃是木葉四天王之一,三代目團藏最忠誠的左膀右臂,長期擔任暗部部長,旗木一族族長,人送綽號‘白色相簿?……白色斬人鬼’的旗木朔茂。

  這場盛宴臨時起意,未經任何發酵準備,僅僅提前一夜通知,就匯聚了火之聯邦大小忍族所有代表,以及樂園聯盟中近1/3高級團隊的話事人。

  可謂群賢畢至,少長咸集。

  朔茂本茂當然沒有這么大的面子,能讓半個忍界屈尊賞臉賠笑全程參與的,自然只有辣個站在這場葬禮墳頭之巔的男人――血手無情葬媽浪!

  所有大人物到場只為一件事,那就是他們從不同渠道得知,有人要高調抹殺困擾整個忍界的‘根源級bug――此世之惡’。

  如果有人拿‘上忍級黑泥’來碰瓷詐騙,那他們只會曬然一笑。

  契約者,并不缺乏永久性毀滅一坨低級黑泥的能耐,但缺乏的是持之以恒的不斷毀滅黑泥的才能。

  與那些只要封印住,就難以擴散的小垃圾不同。朔茂生前已是超影級強者,死后更被黑泥強化,又通靈出三份。而這場葬禮的主導者,更是為了證明實力,不自量力將原本×3的穢土英靈,擴容至五倍!

  震驚!可怕!瘋癲!太狂妄了!

  不將導致忍界游戲版本更新的‘黑圣杯’放在眼里,那就是不將我們所有契約者團隊放在眼里。白浪的挑釁行為,達到超出預期的宣傳效果,將很多不知曉他業務能力的契約者團隊也吸引過來,一探究竟。

  而浪更清楚,今日過后,不僅僅是他揚名忍界的一戰,更是‘傳說度1’,徹底轟動各大樂園,走入聯盟視線的一天。

  “我妙手仁義巫醫浪,終究還是走上了靠‘送葬’揚名立萬的歧途。”

  站在慰靈碑大廣場臨時布置的墳頭大舞臺上,白浪眺望火影巖上陸續出現的三階大人物們,心中思緒洶涌起伏。

  不該啊!我治愈教會治病救人起死回生,怎么就變成代人出殯了呢?傳出去,以后誰還來找我治病?這特么是致命啊。

  這時,手中抓著一個兒童款小嗩吶的芙芙,緊張抱住白浪大腿,寵物喵一樣蹭蹭腦袋,可憐巴巴的看向老爹。她被剝奪了最拿手的卡祖笛,換上了并不擅長的嗩吶,有些慌。

  白浪笑摸芙頭,鼓勵道:“別怕,倒時聽我指揮。有小天才、大哀嚎天為你加持神術,只需正常發揮即可,和吹卡祖笛沒多少區別。”

  “嗯!”傻芙芙一臉堅強的點頭,保證道,“不出差!”

  “是不出錯。”

  傻芙眼神一慌,連忙補救:“出差錯!”

  “哎……”白浪憂郁望天,說不出的惆悵。

  時間來到8:30,C位出殯的帶孝子旗木五五開,一身麻衣手捧瓦罐,睜著一雙呆滯無神的死魚眼,麻木站在白浪身旁,如同傀儡任其擺布。

  自從聽完白浪只闡述了一半的葬禮工藝流程,他就漸漸放棄人生、放棄思考,破罐破摔無所謂了。只要能將又新增兩個親爹的父親們,從此世之惡的詛咒中解脫出來,他就無欲無求了。

  “阿開,別這么絕望,相信我,你一定會愛上這場葬禮的。”白浪拍拍五五開的肩膀,鼓勵他要振作。

  這是我爹的葬禮啊!怎么可能愛上?

  卡卡西的眼中恢復些許神采,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這人怕不是瘋了?

  “這波可是喜葬,我相信令尊若真有在天之靈的話,也一定希望親朋好友能開開心心的吧?你說呢?”

  “先生說的都對。”卡卡西麻木點頭,沒什么交談欲望,你開心就好。

  不遠處,宇智波一族新晉小廢柴,卻被眾多契約者高度關注示好的帶土,正穿著一件黑色伴郎西服,一臉興奮的蹦蹦跳跳,朝著白浪身旁的卡卡西揮招呼,試圖引起他的注意。

  帶土是真的相信了白浪鬼話,抱著比參加自己婚禮更振奮的心情前來做送葬伴郎的。此時就差大吼一聲:“卡卡西,你爸終于要涼透了,忌日快樂呀!”

  用白浪的話來說,朔茂前輩終于可以擺脫‘穢土黑泥’的詛咒,徹底獲得自由、獲得大解脫,不再是一個被支配靈魂的殺戮傀儡。

  這哪里是悲桑的葬禮?分明是他老人家輪回轉世重新做人的大喜日子啊!

  因此,一旁的琳格外嫌棄的遠遠避開帶土。感覺這實在太羞恥了,但心底里,她同樣隱隱忍痛浪的鬼話,既有一點為卡卡西感到開心,又有對朔茂大叔的狗帶祝福。

  與被無解的此世之惡控制,變成黑泥怪物,到不如徹底灰灰。這背后的原因令人暖心。

  “聽說今天還可以看到其他世界獨有的殯葬演出,真的好期待啊。”少女雙手捧與胸口,期盼的望向慰靈碑更前方,那用土遁臨時創造的豪華墳頭。

  簡直就像舞臺一樣,還有兩個好大好可愛的威武充氣怪獸,讓本該哀傷的葬禮,染上一層迷之色彩。

  不多時,三代目火影志村團藏,也出現在自己的‘塑像’上方。從火影巖遠眺被搞的爛七八糟的慰靈碑墳頭大廣場,一言不發,想要探探這些契約者的深淺。

  越來越多的人影出現在火影巖與慰靈碑附近。大量村民們特地空腹前來,四處張望打量,尋找著飯桌的位置。

  時針已經走到9:00,白浪抬頭看到明媚的陽光,感嘆道:“真是個適合野炊郊游的好天氣!令尊有口福了。”

  卡卡西眼皮抽了抽,心中原本因父親魔墮成災,肆意殺戮木葉同伴的負罪感,也瞬間蕩然無存。好在他始終佩戴面罩,遮住那張復雜到無法描述的臉。

  在熙然吵雜的吃瓜強勢圍觀中,白浪將寶具嵌入秘寶之主主位,將兔之軍勢嵌入輔位,開啟了入殮師虛擬職業的進階融合版粉紅色喪葬歌舞團。

  整個人氣勢也瞬間一變,仿佛有無形氣場以‘墳地’為中心,將整個慰靈碑大廣場籠罩。冥冥中,他主宰了某種難以描述的東西,成為關注焦點,吸引了無知吃瓜的關注。

  同時,浪原本的‘低魅力’,也被這股氣場覆蓋,讓人下意識忽略掉。取而代之的,是身具一種迷之權威性,仿佛氣場爆表的專家教授,無論做什么都是對的、都是理所應當的。

  入殮師的基礎效果,就是成為‘葬禮’焦點,時刻把持這場儀式的節奏。只要沒人惡意破壞打斷葬禮進程,他就是現場最靚的仔。

  而隨著儀式的不斷推進,這股大勢如同越倒越多的骨牌,終將演變成一股不可阻擋、不可違逆的洪流大勢,凝聚出龐大的‘社會性死亡權威判定之力’,將一切躺在他面前的死鬼送走!

  第一場節目,傳統送葬序曲:靈車漂移!

  邪靈大哀嚎持國天加持下,白浪加載一首《逮蝦戶》,以‘波動奧義IBM精神污染嚎喪之力’的形式,削弱殺傷效果,擴大傳播范圍,響徹天空。

  隨即,一輛被邪靈白川.小天才施展危險駕駛超速逃逸祝福的核爆小綿羊女士電瓶車,以無人駕駛姿態,通過排水道過彎法,噴射出等離子尾焰,掠出道道殘影,用車尾一根鎖鏈連接著白浪新晉寶具鎮魂棺,駛入大廣場。

  寶具鎮魂棺中,封印著已經×5的卡卡西之父。

  如果一個穢土白牙戰斗力≥一位影。那么白浪今天展現的送葬才藝,就相當于要一口氣葬遍五大忍村,一戰封神。

  從‘核爆小綿羊’發動機轟鳴的那一瞬起,整個葬禮儀式就已經開始。

  此刻,白浪通過最傳統的殯葬項目靈車漂移開啟帷幕。對于忍界觀眾,乃至一部分契約者而言,充滿了離經叛道的獵奇與刺激。

  而那核爆般炸裂的‘速度與激情’特技,更是激起忍界無知吃瓜的陣陣驚呼聲。辣么嬌小的一輛無人駕駛電瓶,竟然將辣么大的一口青銅棺槨甩的連連飛起,簡直嘆為觀止,還以為下一刻就會失控沖出來,砸死自己!

  不到一秒,圍觀者的注意力就被‘鬼綿羊’的漂移吸引,掌控管理著‘葬禮’進行的白浪,立刻察覺冥冥之中的‘喪葬之力’開始緩慢累積。

  這場葬禮時長不定,隨他心意時刻調整,可加長可縮短。葬禮每個環節,同樣如此,隨心所欲的安排。

  然而觀眾們的情緒卻是他無法直接干涉的,必須通過精彩紛呈的‘葬禮儀式’吸引注意,獲得認可,激發出共情效果。如同手持指揮棒的演奏家,讓所有人圍繞自己轉動。

  這個過程做得好,‘喪葬之力’會極速增加,然而發揮的差,同樣會跌落下滑。送葬最終效果,取決于白浪的表現,以及觀眾們的認可程度。

  開局完美,白浪毫不猶豫,直接梭哈,心念一動,激活了粉紅色喪葬歌舞團。

  下一秒,原本無人駕駛的漂移鬼綿羊后座上,瞬間出現36只畫風可愛討喜,擁有一身粉紅色柔順毛毛的巨大兔子。

  它們長相過于可愛,如同卡通玩偶,刺激了大量少女、少婦、大媽的少女心,發出陣陣尖叫。

  隨即,這36只粉紅色毛毛兔在后座上,一個疊一個,疊羅漢般擺出36小羅漢造型。接著‘刷刷刷’,宛如神奇的阿三哥開摩托掛,開始變幻陣型,做出重重匪夷所思的藝術結構,并且不忘齊聲‘呵呵哈嘿’打出一套少林小羅漢拳。

  兔兔們背靠兔王菩薩,自動下載武道數據庫中少林拳法程序,并在夢境仿佛排練了上百遍,動作完美沒有一絲誤差。

  同時,已經歸位的雜技之神富貴丸,也將自己的雜技神職加持到他們身上。才有了如今這一幕:

核爆靈車漂移の三十六雜技小羅漢陣  只見兔兔們突然凌空解體,旋轉翻滾。借助鬼綿羊又一輪全自動核爆漂移的巨大慣性,空中飛人般劃出一段距離,準確落在同樣在空中瘋狂擺動的青銅鎮魂棺表面,查克拉踩樹穩穩落地,繼續瘋狂打拳凹造型。

  危險的雜技武術,瞬間引起現場觀眾陣陣歡呼,卡卡西也呆愣愣的死死盯住,大腦里一片空白。

  良久之后,他看著被36只不斷變換‘小雜技羅漢陣’的兔兔踩來踩去的仙人板板,終于浮出一個念頭:“那是……老爹的棺材板板?”

  “不不不!這是……葬禮?”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