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29章 白浪vs旗木朔茂×3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連續五場‘黑泥超度水陸法會’獲得空前成功,在小范圍造成轟動性影響。

  隨后,白浪被不僅被‘白矮星團隊’聘為榮譽教授,同時決定聯手合作,在忍界進行大規模巡回喪葬演出。

  下一站,木葉!

  木葉市,忍界當今當之無愧的中心。短短幾日,那里就爆發了最大規模、最密集的惡性穢土感染事件。

  盡管三代火影團藏組織上忍全力壓制搶救,但依舊不敵索性披靡的穢土黑泥。作用最大的封印班忍者告急,出現巨大缺口。大量粗制濫造的‘初級低階穢土封印收容物’無處安放,缺乏人員維護。

  木葉市勢如累卵岌岌可危,需要英雄前來拯救。

  浪不才,正是在下!

  前往木葉的專車上,白浪身后奧菲莉亞溫柔按摩捶背,懷中撒嬌芙散發出提神醒腦的香氣,而他則拿起一張最新匯總的情報單,大體內容可總結為《忍界告急!黑泥危機!》

  影級以下的普通‘穢土英靈’,契約者還可以組織原住民,以‘封印術’進行暫時收容,做到中短期儲存。但面對影級黑泥,那就是先天武者與后天武者的察覺了。然而非法施展穢土轉生的人非常的,屢禁不止,事態無法控制,逐漸失控。

  這其中有一批人,是那些知曉‘世界毀滅’背后所蘊藏利益,但自己層次太低吃不上肉的契約者。出于惡意報復心態,在各地發動穢土轉生,召喚出‘黑泥英靈’。恰恰這些人實力不俗,又洞悉忍界隱秘,總能挖出一流忍者遺骸,制造出‘高等黑泥’。

  此外,絕大多數低端黑泥英靈,則由原住民召喚出來。

  就在‘黑圣杯事件’爆發不久,便有神秘勢力在忍界各地惡意散播‘穢土轉生忍術’。于是大量對忍界未來充滿絕望的原住民,喪心病狂走上不歸路,以這種自殺方式與入侵忍界的‘外來者’同歸于盡。

  如今的木葉市,做為忍界中心,黑泥案件多不勝數。甚至一些競爭‘工程項目’失敗的高級團隊,也直接以這種手段惡意破壞競爭對手‘項目’,爭取做到損人不利己。

其中最惡劣的一場,發生在昨日  前木葉四天王,旗木五五開的老父親,‘白牙’先生被人做成超級‘穢土英靈’,一次召喚出三個不同職階(刺客、sabr、狂戰士),肆虐一方,單槍匹馬撕開一處‘洞天福地’防御,殺了個對穿后,污染了核心區域,最終被火速趕來的三代目團藏,以背鍋猴王重傷為代價,暫時封印住。

  然而封印‘木葉白牙x3’的術式,正在遭受嚴重侵蝕。維護成本過高,亟待解決。

  本來,這個團隊打算不惜血本,用一張底牌永久性銷毀這批黑泥。然而天曉得暫時擺平這波,會不會再遭受一次?

  而且三只黑泥白牙所造成破壞,預計讓本次工程的總收益下降13,再搭上一張底牌,簡直不要太虧本。

  恰巧就在對方猶豫之際,與浪達成戰略性合作的‘白矮星團’也開始化身中介為浪接單,通過自己的渠道,向木葉陣營的友商以及客戶們,發出‘驅魔送葬服務’。

  于是對方大喜過望,嘗試一下有花不了幾個錢,萬一成了呢?

  光說不練假把式,時間緊迫,白浪與對方一拍即合,決定先在木葉擺一場流水宴席,送個大人物鎮住場子!木葉四天王,五五開之父,就成了最佳獻祭對象。

白浪選擇木葉做新的戰場,原因有三  一,揚名!

  二,交換尾獸。

  三,與富貴丸會師。

  成功將三尾切割成13只獨立存在的小三尾后,浪已經不滿足于繼續待在別人的‘主場’中。而經歷五型葬禮活動熏陶后,浪總結出一套成熟的儀式流程,迫不及待要天下試武,一葬忍界各路凈土英靈。

  木葉做為忍界中心,多方勢力成員云集于此,正是他揚名天下的舞臺。

  此外,眾多‘尾換活動’也被安置在木葉與渦隱(雨隱村)。

  另,這里涌現出大量黑泥英靈,潛在客戶巨多,訂單無比豐富,可以葬個痛快。

  而且,木葉市人口眾多,葬禮的規模、影響力都能進一步放大,效果絕佳。

  最后,他早就向干柿鬼鮫發出歸隊信號,但富貴丸被困在木葉,遲遲沒有回歸。

  白浪通過‘白矮星團隊’的情報渠道,得知如今木葉郊區正在舉辦了一場‘因陀羅轉生杯第一屆寫輪眼爭霸賽’,旨在用最快速度,將‘斑’的氣數與命格收束歸一。

  ‘黑圣杯’事件讓忍界毀滅進入倒計時。原本有足夠時間相互廝殺,掠奪命格與氣運的戰斗,不得不在極短時間內解決。

  為了提高效率,有人拿出一件特殊道具,天下第一武道會(場景生成裝置)。這是某個低維龍珠世界在毀滅坍塌后,被契約者分解析出的結晶。

  原本,這個團隊想以‘天下第一武道會場’為核心,制造一塊具備獨特戰斗法則的‘半位面修羅場’,強制捕捉任何敵對單位進入武道會場,進行1vs1深淵血戰廝殺。

  然后夢想破碎,意外得到這樣一件次品道具,可在任何世界中,結合當地力量法則生成一處場景,自定義一場‘武道大會’,并保證絕對公平,自帶血戰效果,不被外界干涉影響。

  于是舉辦方為快速聚攏‘斑’的命格,培養出‘輪回眼’,不惜放棄暗箱操作機會,以‘樂園’為裁判,廣邀其他斑使者參與,進行一場絕對公平的對決。

  暗中捕獵其他寫輪眼持有者的腰子,自然參與其中。富貴丸做為‘薪王雛田’的臨時保護傘,被對方拖在這個場景中,替她遮蔽天機無法離開。

  白浪此次選擇木葉,同樣有向對方討人的目的。缺少富貴舞王的葬禮沒有靈魂,只有富貴歸位,葬媽之力才能完美升華。

  本次隨行人員,除了白浪的隊伍外,還多出一位叫‘扎克’的三階契約者。

  他本身并不擅長戰斗,是一位科研向的‘輔助型契約者’。尾獸渲染技術就是他的代表能力之一。

  具體原理不明,對方并沒透露。但他能夠從目標體內,剝離出‘本源能量種子’,置換進袖珍尾獸內部,重鑄核心。讓全新力量體系,一點點取代查克拉,最終變成另一種‘能量聚合生命體’,同時繼承忍界先天神獸(尾獸)的地位與命格。

  白浪并沒吝嗇,直接挑出一只‘小三尾’,讓奧菲莉亞接受配合,從體內剝離一份‘魔力種子’,作為尾獸核心,成功刷出一只‘水系三尾’,并順利認精靈妹為主。

  若非她的‘原石’名額已經耗盡,又能多出一只召喚獸來。

  奧菲莉亞的大源已經鎖了‘圣光’,以及隨時可以逆轉的‘暗影’,這對雙生能量。不過除此之外,她的‘高等精靈血統’允許她使用一些‘植物系魔法’。

  因此,她同樣具備魔法體質。

  本次尾獸渲染的最終目標,是通過人造十尾,反向逆推出‘神樹’,最終幫她孕育那枚‘生命樹種’。

  這套體系一旦完成,將融合她的‘血統欄、能力欄’,打造出第二個大源體系。自然要以她的‘魔法體質’為核心,培養魔力版尾獸。

  至于白浪為何對她這么好,啃下血本?

  當然不是單純的攻略妹子,因為奧菲莉婭早就進他碗里了。正因為在自己碗中,白浪才舍得投入。根本就是從左口袋轉移到右口袋,人財兩得,成年人的選擇。

  尾獸這種東西,對他幫助不大,也只有落入奧菲莉婭手里,催生出‘神樹’,才能利益最大化。同時一個‘雙大源強力迷妹’,才更符合浪的‘海王戰術’。

  抵達木葉的當天,白浪享受到與上次離開是,天壤之別的待遇。

  上次離開木葉前夕,他只是個小有名氣的‘醫療系契約者’,專治難言之隱的疑難雜癥,為中低層契約者服務,大團隊自帶職業醫生,根本看不上他這個野路子。

  這次回歸他搖身一變,成為忍界罕有的‘對此世之惡人形寶具’,擁有六次成功凈化治退黑泥戰績的傳奇人物,百戰百勝失敗率為0!

  當他下車后,就被青春靚麗的女性醫療忍者軟妹迎賓小隊,迎入木葉最豪華的酒店中,見到木葉最高領導人,面帶疲憊的三代目志村團藏。

  對方竟然沒有用繃帶纏住半邊臉,反而光明正大露出一顆永恒萬花筒寫輪眼,與他打過招呼后,便匆匆離去,留下其他忍者接待自己。

  隨后,一個個排名50的忍界項目開發團隊代表也主動上前,與他這個排位144的蓮花池隱形大股東問好。在餐桌上觥籌交錯,商業互吹,探尋他的‘送葬才藝’,尋求合作。

  接風洗塵的飯局中,白浪見到不少熟人,木葉各忍族的族長陸續出現。此外,還看到了更加成熟穩重的四代目預備役,宇智波贅婿蛇皮閃光波峰水門。

  對方同樣認出白浪,并沒感到意外,反而微笑致意。

  從白矮星團隊提供情報來看,水門早已不是木葉忍者,而是拿到樂園offr,正式加入通用基因的樂園員工。

  對方滯留忍界,打著與大蛇丸相同的注意,利用他在木葉經營的權勢,進一步提升個體實力,并借助忍界毀滅釋放的‘升維之力’,沖擊更高段位,成為當前世界的六道級強者,再以最強姿態進入樂園,搏一個完美開局。

  就在白浪化身現場焦點,毫不怯場鼓吹自己的‘喪葬才藝、送葬理論、殯葬文化’時,與一家又一家談過合作意向,提前擬定‘超度訂單’時。

  另一邊角落的某張桌子上,木葉超新星,少年旗木卡卡西,正戴著面罩,露出黯淡雙眼,尷尬中透出苦澀的作陪,一杯接一杯喝著悶酒。

  身為忍界知名原住民,契約者十分清楚他的潛力。于是早早就簽了使魔合同,接受契約者的魔改訓練,已經摸到影級門檻,原本有著光明的未來。

  然而不幸悄然降臨,在得知‘忍界家鄉’就要毀滅,自己卻無力阻擋后;他老爹也遇襲,被某些邪惡的契約者以穢土轉生變成‘黑泥英靈’,而且‘一起化三爹’瘋狂屠戮自己的戰友同伴。

  如今雖被臨時封印,依舊是巨大隱患,隨時可能爆炸。而他卻無能為力,對心靈造成嚴重暴擊,一蹶不振。

  雖然沒有經歷原作中親爹自殺的慘劇,但這次‘親爹黑泥化x3’似乎更加慘烈?

  而且他在參加這場接風宴時被告知,自己的父親若不被超度,會醞釀出更大的‘穢土危機’,重則導致整個木葉毀滅,讓無平民慘死。

  今天這場飯局中被眾星捧月的辣個男人,則是忍界中少數能徹底解決這場危機的存在。

  但這個結果對他而言,同樣慘烈。徹底解決意味著,黑泥化的父親將從身體到靈魂永久性的泯滅,一點渣都不剩。

  白牙那樣的忍界強者,生前就已超越影級,強者中的強者。死后被穢土轉生,更是無敵般的存在。想要徹底凈化超度,獲得安息,并非一場葬禮就能輕易解決,而是需要一場空前盛大的葬禮!需要木葉有頭有臉的大佬都來參加見證。

  非但如此,作為白牙唯一血親,以及更加重要的‘兒子’,卡卡西也必須參加,而且是c位出道。

  一邊是放任父親魔化,成為忍界危機,屠戮更多無辜平民,加速木葉崩潰?一邊是心甘情愿c位出殯孝子摔罐,配合對方將自己fathr永久性灰飛煙滅。

  想到這里,卡卡西一臉迷茫,隔著面罩過濾飲下一杯酒水,心中不是滋味。

  這個世界已經走向末日,極樂凈土徹底污穢,就算解救出父親的靈魂,也無法獲得安息。既然如此……卡卡西眼神重新變得堅定,下定了決心。

  接風宴結束后,微醺的白浪回到酒店,開始構思新的送葬儀式,并與木葉官方溝通聯系,進行一系列布置準備。

  舉辦一場頂級葬禮的難度,不亞于辦一場運動會,一場演唱會,或者搞一個跨年晚會。背后涉及大量人事物的調度配合,需要統籌全局,涉及方方面面。

  此外,還要協調出席者的空余時間,爭取做到木葉所有忍族話事人,各行各業代表統統參加。

  “嗯!大筒木一樂的拉面也不能少。這可是忍界特色美食,放到最后的吃席上,一定能產生意外驚喜!將來送輝夜姬時,要讓大筒木一樂c位出殯。那個時候,我要佩戴極限葬媽人稱號!”

  酒意上頭,白浪思維活躍,胡思亂想,自言自語。接著眉頭一蹙,發現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自己送的不是一個,而是三個!

  “失策了!”他一拍頭,才意識到今天喝大了,居然輕易許諾送走三個。

  白牙在他上一次來忍界時,就已經是木葉四天王了。這些年被契約者魔改強化,早已不能當忍界土著對待。據說他一手‘飛天御劍流’刀術,和忍術完美融合,斬殺過大量契約者。

  這等人物被做成穢土英靈,實力早已破格,遠非一般的‘影級黑泥’所能比擬。而且還是x3狀態,自己要一次送走三個不同職階。

  說實話,白牙之強大,一個白浪葬不下。

  哪怕‘富貴丸’歸位,最終勝負依舊難說。

  太多了,他要葬的太多了。若分成三次送葬,必然會被忍界客戶小覷,他現在處境騎虎難下。

  他送葬,一向追求使命必達,送佛送到西。所以……“只能使用這招了!”

  在飯局上,浪提前確定大量訂單,代表表演若空氣成功,他一輪任務,就能賺下整個二階乃至三階所需的全部余燼。

  麻了,賺麻了!

  終于,浪下定決心,用掉本次任務的唯一寶具合成機會“有單接時直須葬,莫待無單空流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