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25章 葬禮主宰者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夜幕降臨,傳火樂園白矮星團隊,負責‘6號新福地’外圍安保工作的巡邏員,新晉三階契約者奇卡。在半日前收到一名逃難者提供的情報,在‘6號福地’東南方向一座村落,疑似遭受‘黑圣杯’污染,整座村莊被屠戮一空,亟待查證與清理。

  自兩日前‘黑圣杯事件’爆發后,忍界秩序便亂作一團。

  起初,來自不同樂園的契約者們,對‘黑圣杯’并不了解,只是將固有的‘圣杯戰爭’觀念代入其中。

  甚至,一些沒資格參與‘瓜分忍界活動’的中低端契約者,紛紛生出如果我參與進‘黑圣杯戰爭’,以低門檻低要求的方式召喚一只英靈,是否就能獲得一個接觸‘忍界根源’的登頂暴富資格。

  于是可怕事情發生了,世界各地不斷上演無知無畏者非法穢土轉生的惡件。

  自‘黑圣杯’失控后,忍界所支持的‘英靈’數量為無限。不是7,也不是14,‘極樂凈土’做為全新的‘穢土黑泥英靈殿’,允許人間無限量招募‘穢土英靈’四處搞事。

  無論契約者還是忍界本土忍者,但凡搞到一點指甲蓋、頭皮屑,就能做為圣遺物,進行穢土轉生。(穢土英靈實力,被召喚者原本實力、圣遺物完整度、投入的資源成長比。即,強者不配窮b擁有。)

  于是極短時間內,各地涌現大量良莠不齊的‘穢土英靈’四下破壞。

  雖然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垃圾般的玩意,但不死不滅污染侵蝕特性,讓沒有準備的契約者吃了大虧。

  手段豐富操作靈活節操低廉的契約者,在對上‘穢土英靈’后,哪怕打不過,也能輕松應對并全身而退。

  這些黑泥亡靈真正可怕之處,是對忍界查克拉體系的污染效果。契約者可以憑借花樣繁多的手段應對,但本土原住民往往只有被吞噬吸收一條路。

  任何純正的查克拉體系,一旦沾染黑泥,就會被高效侵蝕。尤其如火如荼的各地‘工程項目’,很容易被黑泥感染,并通過‘復制粘貼’的方式擴散,與已經完成的‘項目’爭奪世界本源。

  原本,這些‘工程項目’已經像蟬一樣,趴伏在忍界這顆大樹上,寄生榨取其中汁液(世界精華),凝聚出‘世界結晶碎片’。

  現在,這些黑泥成為針對‘蟬’的感染病菌,進一步將已經提取出來的精華污染吞噬,不斷流入‘極樂凈土’,壯大自家‘黑泥英靈殿’。

  隨著‘穢土英靈’以不可控的態勢在忍界各地冒頭后,后知后覺的契約者們,開始積極捕捉封印這些危險品。難以消除,只能封印,保護自家工程安全,不被感染挖墻腳。

  具備潛伏隱匿偵查斥候才藝的奇卡,就是一個被團隊寄予厚望的搜查者,負責尋找鎖定出現在福地外圍的‘穢土英靈’,及時發現及時查殺。

  在得知這份情報后,他馬不停蹄結束手頭工作,在夜色中趕往那座村落。

  暗淡的月光被烏云遮蔽,一陣風出來,樹木與草地發出簌簌聲,更顯寂靜。

  他握住電筒,沿著鄉間小道一路走到村莊外圍,看不到一盞燈被點亮,更聽不到雞犬之聲。這是一個空無一人的村莊,卻能看出濃厚生活氣息,并未被荒廢。

  村落周圍不見一絲雜草,院落中的晾衣架上還曬著衣物,方面窗戶正敞開著,明顯有著生活痕跡;然而村莊空蕩蕩不見一個人,沒有一丁點聲音,就像畫面被定格后,將人、燈光、活物統統ps掉,卻又在沿途路面、院落中留下完整的鞋帽服飾。

  這矛盾沖擊的一幕幕,雖然不含任何恐怖元素,卻讓奇卡毛骨悚然,分外不自在。越是張望打量,越有一股令人心生寒意的死寂,讓他背脊發涼。動作也輕了起來,警惕心提到最高。

  他不敢斷定這里是否出現過‘穢土英靈’?即便沒有,這個村子也遭遇了別的麻煩。

  走在漆黑的鄉村小路,越過一雙雙或成人或幼童的衣物,他隱約間聽到遠方傳來熱鬧的敲鑼打鼓聲,不由汗毛一炸,如貓般受到驚嚇。

  詭異,實在太詭異了!瞬間勾起一段令他相當不適的恐怖回憶。

  如果說也烏云蔽月的黑夜里,走在一座充滿生活氣,本該熱熱鬧鬧,卻空無一人滿地鞋帽的村落里,就已經足夠吊詭。

  那么在接受這個設定的基礎上,不遠處又傳來若隱若現的鑼鼓喧鬧聲,讓他頓時不好起來。

  他在二階時,曾進入過一個稀有的異界東方仙道文明架空世界里,與曾經同伴降臨一個叫‘郭北鎮’的地方,執行任務,對抗一處名為‘蘭若寺’的魔窟中的樹精。

  那一次,他們也是在同樣死寂的夜晚,在趕路途中遭遇喧鬧的鬼迎親隊伍,接著如墮幻境,周圍景色變幻,化作五光十色熱鬧非凡,接著被那些鬼物逐個擊破,身邊隊友陸陸續續離奇死亡。

  那種難以言喻的恐怖氛圍,與此刻如出一轍!但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弱者了。

  結束回憶的奇卡強定心神,將‘穢土英靈’的可能性拋之腦后。這個村落的平民失蹤,應該與黑圣杯無關,而是卷入另一場靈異類死亡事件當中,或許被某個修煉邪法飼養鬼物的魔道契約者給血祭了。

  他清楚樂園中,有力量體系詭異十足的‘東方靈異類’。其中最邪性的一種,是脫離傳統修行體系,游離于‘神秘側’與‘玄學’之間的‘非邏輯致死系’。

  抱著萬分警惕,他收斂了聲息,開始靠近那處突兀而熱鬧的區域,心中浮現出‘鬼市、鬼迎親、百鬼夜行……’之類的名詞。

  隨著靠近,越來越喧鬧吵雜的聲音傳入耳中,那夸張熱鬧的規模,就仿佛有人不合時宜的在荒郊野嶺中舉辦一場音樂節。

  他聽到了尖銳刺耳的‘電子屁音’,折磨著他的耳膜,又帶著迷之魔性,讓人在惡心中又生出幾分渴望,指尖不受控的抖動起來,就連腳步都不知不覺踩在了點上。

  太難受了,就像是第一次吃皮蛋或者臭豆腐的惡心香,他竟然隱隱失控,接著大驚失色,好可怕的精神污染!

  他哪里知曉,這是整個治愈神系幕后注資的‘邪靈dj規則’,感染力自然強大了,尋常凡人聽到,哪里能抵抗住?直接被洗腦了!

  隨著靠近,他看到了火光、燈光,在激烈勁爆的‘電子洗腦屁音’中,一發發火球直沖天空,接著炸裂成火團。

  他悄然靠近,發動了自己的‘潛匿能力欄’與職業模板聯動,縮頭烏龜ax,沒有繼續靠近,而是選擇爬上一棵極高的大樹,向下眺望。

  一段從未聽過,但迷之帶感的節奏性‘黑人抬棺b’中,他遠遠看到七個長相娘炮的兔耳鮮肉,扛著一口巨大青銅棺材,搖搖擺擺不斷前后前后的挪步。

  周圍,一大群身材魁梧高達,形貌丑陋,似魚非魚似兔非兔的怪物,圍繞在篝火外圍,紛紛壓制住熾烈的殺意,兇神惡煞盯著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齊聲誦經。

  他雖然聽不懂,但這些經文同樣帶著‘精神污染’的效果,嵌入那段音樂的節拍中,瞬間讓場面陷入一種不可名狀的狀態。

  他只是聆聽到‘聲音’,眼中的景象就開始扭曲,仿佛服用致幻劑一般,說不出的怪誕又令人沉迷。

  在那個魁梧挺拔面帶幾分兇相的男子身旁,另有一個矮小的女孩,頭戴漆黑頭盔,雙手在虛空打碟。明明沒有任何設備,卻以她為中心,為現場音樂添加了電音效果。

  此外,還有七個紅色魔物,以及大量矮小帶有植物特征的綠皮生物烏泱泱圍在外圍,沉迷這說不出的魔性現場中,一起搖頭扭動身軀,仿佛在夜店中蹦迪。

  奇卡一面強忍那致命的魔性吸引,用理智進行對抗,一面分析現場狀況。魔性、邪惡、詭誕、狂熱……這分明是某種邪惡的儀式!

  看到這群魔亂舞的場景,一個個妖魔鬼怪恣意縱情,他瞬間和曾經遭遇的‘鬼迎親’畫上等號。不過……沒有花轎和新娘,被抬著的那個,怎么看都像是‘棺材’?

  莫非,鬼奔喪?鬼還能死嗎?

  就在他一點點沉迷進去時,正在主持這場葬禮的白浪,也展開了魔神柱的陣地,覆蓋現場。雖然少了二號靈魂人物富貴丸現場墳頭蹦迪助興,但他依舊驅動著大哀嚎天,強化了‘動感勁爆硬核哀樂’效果。

  左側小芙芙頭戴小天才驅動邪靈展開‘虛擬題海打碟模式’,虛空搓碟,將電音特效加持上去。而白浪使用更強大哀嚎天進行深入靈魂的精神污染,另有計都釋放夢魘魔域,構造迷幻大舞臺。

  這一神術加持下去,絲毫不比富貴丸自帶的‘舞臺效果’差。精靈妹的圣光七人眾,也紛紛拿著嗩吶、鑼鼓奮力踩點。

  “現場的觀眾,所有的兔兔,還有后面的蔬菜人,讓我看到你們的手,一起搖擺,燥起來!忍刀眾,準備下葬!”

  白浪站在挖好的巨坑旁,指揮全場。提姆、奧菲莉婭身為管理者,一點也不抗拒白浪對她們施加的‘暗示引導’。

  因為浪哥哥早就說了,這場‘葬禮’越隆重,儀式越完備,觀眾們數量越多、越強大、越投入其中。

  代表了參與度、認可度越高,這場送葬儀式所凝聚的送葬之力越強,獲得的送葬增幅效果越高。以這個作為‘系數’再乘以鎮魂棺聚魂碑童男女……的數值,等于最終的凈化力量。

  此刻她們所參與的每一個環節,都能增強對‘穢土英靈’的抹殺超度效果。

  因此精靈妹非但毫無抗拒的投入其中,更是召喚出所有的召喚物。圣光騎士團圍繞在芙芙身邊,進行樂器演奏。

  接著她催動極限,召喚出200多只炮灰蔬菜人在外圍充當觀眾,搞氣氛。然后幾百顆‘機械金探子’烏泱泱在天空飛來飛去,化身無人機,投下一束束鐳射彩光,比夜店還迪廳。

  而她自己腳下,黑影魔女也在隨著本尊一起搖擺。提姆更是變身魔法少女上臺助興。由于沒有外人在場,大家那真是敞開了玩,感覺特別的嗨,從一開始的矜持到此刻的放飛自我,頗有ktv酒后放浪k歌的味道。

  然而這一幕幕在奇卡眼中,那就是貨真價實的群魔亂舞了。少數幾個像人的,也越看越不像人了。

  敵人太多太強,他甚至生不出繼續調查的念頭,只想逃跑。然而那種墳頭蹦迪的熱烈氣氛,又帶著魔力,深深吸引著他,難以移開目光,就快要淪陷。同時,他也想知道這群妖魔究竟在做什么?

  靈堂dj、墳頭蹦迪、抬棺七人眾進入階段,所有兔兔們都紛紛搖擺起來。

  ‘人棺合一’無師自通御棺術的白浪,清晰感覺到他的鎮魂棺與現場所有人進行了連接,與這場葬禮儀式完成捆綁,外界那喧鬧的氛圍,就像一股無形的‘勢’,重重壓制在棺中黑泥身上,讓它無法掙扎。

  有效果!

  白浪心中一喜,他發現只要自己主宰現場,把握住觀眾情緒,控制葬禮流程、調動氛圍,就能操縱那股大勢,作用在鎮魂棺上,升華超度效果。

  這滋味,讓他想起了‘劍廿三’。雖然不至于元神出竅,他此刻卻主宰了現場,調動眾生思念的力量,化為己用。

  這不就是領域的雛形嗎?固有結界電音葬禮!

  “下葬!”

  浪一聲令下,忍兔眾將棺材置入坑中,然后安置擺放童男女、鮫油長明燈,組合土遁壘砌氣派墳頭,芙芙的四天王飛身一躍,墳頭蹦迪芭蕾旋轉,仰天長嘯連發豪火球熱情慶賀,白浪更是通靈出聚魂碑狠狠砸在墳前。

  這一碑落地,瞬間和‘墓地’、和‘鎮魂棺’、和現場整個葬禮儀式連為一體。鎮壓效果強化!封印效果強化!超度效果強化!

  白浪心有所悟,此刻整個儀式范圍內,自成一域。雖然沒有脫離忍界,但他卻是‘墳頭之王’,整個葬禮綿延所在,都是他的地盤,他做主!

  他感知到,無形之中的世界更深層,有一股力量、一種聯系,正與自己的‘超度凈化儀式’進行著對抗,那是極樂凈土!

  他捕捉到被封印的‘黑泥’背后與‘極樂凈土’間的聯系……

  白浪單手轟在聚魂碑上,屏蔽隔離黑泥與忍界的聯系,切斷!切斷!

  “燥起來!氣氛搞起來!”

  小芙芙調整頭盔,調大了虛擬大打碟音量,‘治愈神系’友情輸出海量神力搞氣氛,整個葬禮被推到極致。

  他調用這股力量,狠狠轟進棺槨之中,發動了‘凈化超度’。此刻棺中的黑泥英靈不是在和鎮魂棺對抗,不是在和送葬套裝對抗,而是和整個儀式所攜帶的無形文化加成對抗。

  在一陣若有若無的慘叫聲中,黑泥英靈被不斷分解。而它背后的‘極樂凈土’,被這場正在持續的葬禮臨時擋住。

  此刻,它再生滲透的速度,遠遠低于現場形成的‘送葬速度’,最終被分解一空,徹底被抹殺消滅。

  白浪頓時松一口氣,然而葬禮仍未結束,大家仍沉浸在狂歡之中。而他同樣振奮開心,并沒有掃興的想法。于是讓大哀嚎天切了一新首歌,接著奏樂、接著舞。

  繼續投入墳頭蹦迪大業中。一手抱起小芙芙,一手攬住精靈妹,在墳頭上上和大家一起搖擺,一起搖擺哎!

  邪靈的加持逐漸退去,白浪解除了‘陣地’,但音樂依舊、燈光依舊,大家從‘儀軌模式’轉入‘日常享樂’,狂歡的心情絲毫沒被影響,這才是真正的快樂。

  遠方樹梢上的奇卡精神一震,憑借三階強者的意志力,擺脫了那魔性儀式的影響,這才后知后覺的露出震驚表情。

  恢復清醒思考能力后,他這才判斷出對方并非什么妖魔鬼怪,這也不是百鬼在夜行。而是在進行一場貨真價實的葬禮,并且運用了多種力量,背后有著‘神靈’插手參與。

  他們利用這種大型儀式的方法,分解銷毀了一只‘穢土英靈’,這一幕讓他直呼不可思議!

  連他們隊長都沒有徹底銷毀‘黑泥’的辦法,這群人竟然做到了?實在太顛覆了!

  不行,必須將這個情報傳遞回去!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