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23章 穢土英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黑影突襲瞬間,正站在白浪對面深情陶醉的奧菲莉婭,抬手一發護夫召喚術。

  一只體態雄壯的沉淪魔圣騎士憑空出現在浪背后,搶在即將發動的‘應劫兔’之前,替白浪吃下這記突襲。

  那黑影潛伏在地下,發動瞬間如同黑色液體,剎那間便潑了沉淪魔一身,如同漫威的‘毒液’將其包裹吞噬,死氣爆發,并在內部形成一柄柄鋒利的黑色苦無,刺穿沉淪魔周身要害。

  “嗷!”

  心臟、后腦、腎臟、背脊……等多處要害同時中招,更多黑泥般的物質順著傷口涌入,深深刺痛沉淪魔。

  它張口咆哮,自爆般釋放出體內圣光進行對沖。與此同時,奧菲莉婭又是連刷兩發‘護夫術’,一左一右兩只強悍的圣騎士督軍出現在白浪一左一右,發起攻擊。

  一道粗如水桶的圣光從天空射下,刷在這坨涌動的黑色泥團上。那蠕動的黑泥頓時發出刺耳尖銳的叫聲,仿佛被硫酸潑中的小白鼠,劇烈抽搐起來。

  黑泥因為攜帶‘亡靈’特性,恰好被精靈妹克制,不斷變形慘叫,一點點蒸發。接著突然向外一竄,脫離被包裹的圣騎士1號,并在離體瞬間凝聚成形,極速變幻。

  落地時,它已經變成一個類人輪廓的黑暗怪物,在逃出第一步時,黑泥具現的更加形象,出現了衣物以及五官,最終定格成中年忍者,就連頭上護額也凝聚出來,只不過顏色明顯比正常人類更加灰暗。

  在它身后,被撲中的沉淪魔圣騎士,已經被侵蝕的千瘡百孔。雖然并未死亡,但也身‘受重傷’。它每一處傷口都被黑泥污染,仿佛活物在蠕動,火色皮膚下方爬滿漆黑的血管紋路,正沿著皮膚四肢迅速擴散。

  第一次遭遇黑泥,精靈妹發現這股‘污染’等級過高,她灌入沉淪魔體內的‘圣光’有克制效果,但表現不佳。圣光的確能消滅黑泥污染,但消滅速度小于它侵蝕血肉繁殖復制的速度。

  心中權衡了救活這只圣騎士的成本后,只見劍光一閃,站在它身旁的圣光沉淪魔抬手一發c字斬,一劍梟首,痛擊我的隊友!

  比起召回后再用自己的圣光反復沖洗,最終愈合養傷,還是重置一下比較劃算。

  因有浪哥哥在身邊,要七人眾還有什么用?當然是統統戰損了,喪失了防御能力,浪哥哥才會更重視自己,更愛惜自己。

  沒有英雄救美的機會,就殺光小弟,創造一個。

  幸福,是女孩子主動爭取來的。

  加油,奧菲莉婭!

  白浪不懂為什么這么強壯的沉淪魔,才損傷不到30就給砍了?于是心中一緊,更加凝重。精靈妹這么做必有用意,莫非它比想象中更危險?

  在看到這團靈活的黑泥瞬間,他就明悟這一定是‘穢土英靈’。與他猜測的靈體類英靈有著所不同,更偏向實體版穢土轉生。

  如果傳統‘穢土轉生’是泥塑般布滿裂紋的亡者,那么這東西就是更加細膩的黑泥亡靈,既有毒液的活性特征,又像終結者中的t1000液態機器人,渾身上下又散發出濃郁死氣,妥妥亡靈類生物。

  白浪觀察它時,另外兩只沉淪魔發動第二輪攻擊。

  精靈妹不斷刷刷刷,道道圣光狠狠砸中這個‘穢土亡靈’,身體頻頻被圣光擊中,卻沒有死亡,只是一點點蒸發被凈化,但很快就有新的黑泥填補傷處,看似攻擊奏效,又沒什么損傷。

  兩只圣騎士默契配合,闊劍連續多次斬擊命中。對方速度明顯更快一籌,只不過圣光柱對它起到傷害、牽制、僵直、削弱……等效果,才讓沉淪魔混合雙打跟了上去。

  一劍又一劍,穢土英靈不斷中招,顫抖后退。仿佛沒有內臟,被刺穿、砍破后,又迅速自我愈合。直到狂暴的沉淪魔雙雙爆發圣光斬,一個攔胸一個沿胯,才將其切成上中下六塊,劈了啪啦掉落一地。

  但緊接著,這些殘肢化為一灘黑泥。

  提姆此刻已經抽出一張卡牌,旋轉著飛射向一地黑泥,然后打一個響指,瞬間燃起熊熊紫炎。正是她昨夜壓榨新寵物,制作出的‘魔卡迦具土’。

  在火焰焚燒中,黑泥并未被毀滅,反而再次扭曲蠕動著向上生長,形成一雙腳,接著是腳腕、小腿……最終兩條大腿彼此連接,形成下半身并繼續逆生長。最終變回原本樣子,只不過身體更強壯,氣息也更加狂暴,兇猛的沖鋒撞向其中一個沉淪魔。

  “狂戰士?”

  白浪看出,它此時狀態與剛才的敏捷流完全不同。就像刺客變坦克,這是英靈的效果?

  精靈妹再放出一只沉淪魔,結成戰陣以三打一,又將其斬殺一輪后,黑泥仿佛永遠不會耗盡一般,第三次復活,又改變了特性,忍術的魔法傷害大幅增加。

  “我來!”提姆有些躍躍欲試,準備加入戰斗。

  白浪想到精靈妹之前舉動,提醒道:“小心點,不要沾染上。”

  提姆點頭,瞬間穿過沉淪魔圣騎士的戰陣防線,來到穢土英靈面前,雙臂化作漆黑色,開啟武裝色護體,在陽光照耀下泛起金屬反光。

  下一刻,提姆并指成刀,南斗圣拳輕松劃出道道真空斬,徒手切開忍術,在火遁爆炸中穿行,然后無所顧忌的手撕黑泥,兇殘的一b。

  看著武裝色農業蘿莉優美又殘酷的戰斗舞姿,白浪漸漸被她的雙手吸引。

  武裝色霸氣看上去無形無質,緊貼肉身表面,像一層涂裝。卻可以神奇的臨時改變肉身狀態,讓他雙臂好似佩戴一件極其貼身的鎧甲,堅不可摧、硬度、防御力大幅增加,如同鋼鐵之軀。

  同時,武裝色除了‘硬化防御’外,還帶有一種‘禁魔隔絕’的效果。就像一層薄薄的乳膠手套,將魔法傷害擋在外面。

  她此刻手撕黑泥的畫面,看似在乳a一些不可名狀的臟東西,但只要克服心中膈應,其實雙手仍保持著潔凈,根本沒有直接接觸,并沒被污染。

  好東西啊!

  看著功能看似單一,但使用效果極強的‘武裝色’,白浪忽然心生向往。若非封印術對他更有作用,他都想將第六欄固化成武裝色。

  這玩意真香,和橫煉絕配。

  不過比起武裝色對自己的肉身直接增幅,顯然還是八卦封印帶來的綜合戰力提升更強,輔助效果無敵。

  別的不談,單說一點:‘魚柱力’的福利推廣,能無限量收割鐵桿信徒,對‘治愈神系’的信仰傳播有著可怕的增幅。你渴望力量嗎?快來加入治愈教會,點擊就送‘魚脈術士’。

  掌握了封印術,就能無限量產魚柱力,迅速組織起海量中低端戰力,再利用‘鯉魚網絡’同步子端,通過‘氣血軍陣’無限開掛,戰力瞬間爆棚。

  有了封印術,萬物皆可人柱力。

  有了封印術,外物皆可塞棺里。

  有了封印術,自己能在任何力量體系的世界中,迅速適應。甚至無需白嫖血統,直接抓個本土物種,封印到體內,就是‘x柱力’。

  哪怕虛假的信徒靠不住,自家的兔兔總不可能背叛吧?那么隨便收集點有價值的東西,封印到兔兔體內,憑借‘量產x柱力’技術,兔兔的總體實力還不憑空暴增一截?

  然后再開軍陣,投影到自己身上,獲得的‘額外增幅’也要>武裝色。

  因此無論從哪方面,白浪都會選擇封印術。不過還好,三階還有一個能力欄,或許可以留給武裝色?

  在他胡思亂想,那只‘穢土英靈’又被殺了三次。并在三次‘死亡’后,又分別切了幾個英靈模板。

  白浪猜測這大概是黑圣杯的功勞,在這些‘穢土亡靈’的基礎上,隨機匹配一種英靈模板,給與額外的增幅。

  只不過這只‘穢土’的實力有些弱了,大概就是個精英上忍,面對精靈妹或提姆任何一人都打不過。

  但是它憑借不死性、污染性,也讓精靈妹和提姆毫無辦法。擊殺很容易,但總是不斷再生,甚至那些‘黑泥’如何毀滅減少,都能憑空增殖出來。

  白浪已經確定,這種穢土的不死性,與自己的‘重鑄’,精靈妹的‘原石重置’都不同。它的體內有一個通道,連接著‘極樂凈土’,另一端源源不斷給與補充,因此根本無法殺死。

  想要毀滅它,大概要先毀掉整個極樂凈土吧?

  “師醬,這東西殺不死啊!”提姆頭痛道。

  精靈妹連忙倒著跳開,來到白浪身側,抱住他的胳膊,將腦袋藏在他肩后,撒驕道:“好惡心,好怕怕。”

  “殺不死,但能封印啊,讓開我來。”

  白浪一個響指召喚出七只體質型粉紅色毛毛兔。

  它們一個個雙手合十,呈抱佛念經狀,皮毛下肌肉虬結,在經歷一輪寶具進化后,體型也膨脹到1.8m的魔鬼筋肉巨人兔的地步,披著一件血紅袈裟,寶相莊嚴,顯然都是兔王菩薩的信徒馬仔。

  只可惜,造型雖然學的不錯,但沒有流出一點禪意,反而雙眼不滿血絲,滿臉橫肉兇神惡煞如怒目金剛,對外釋放一股遏制不住的殺意與惡意。

  就像渾身紋滿彩色紋身的花和尚,被拜佛狀束縛服封印著,時刻等待著掙破牢籠,化身絕世暴徒顛覆人間。

  ‘黑泥英靈’仿佛沒有甚至,屢死屢戰,絲毫不受兔兔的精神壓迫,反而加速向白浪沖來。

  白浪一記直拳打住,七只兔兔瞬間被榨干,轟出澎湃氣血拳浪,狠狠砸在穢土身上,接著血浪洪流將其淹沒,黑泥之軀將被滾燙熾熱的氣血洪流沖刷分解完。

  此時,浪一個瞬身臨近,單手探出,虛空一抓,握攏!

  第六能力封印術,發動。

  空氣中的氤氳翻滾的炙熱血浪開始扭曲,以他掌心為原點,形成一個立體漩渦,向內部坍塌。瞬息間,掙扎嚎叫的黑泥與漫天氣血倒卷,被他吸入掌心,統統封印進一個奶瓶中。

  這奶瓶是他買給小芙芙沖泡小貓人益智奶粉的禮物,結果傻fufu沒看上,還生氣的對他腦后插管,表示自己長大了,不想用這些。

  于是白浪勉為其難的一直在用,感覺還不錯。他的封印術缺乏容器,就拿來用了。是時候告別奶瓶,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這是……”提姆睜大眼睛,有些意外師醬怎么會有這么羞羞的東西?

  白浪淡定道:“這是我新開發的固化能力魔封波!”

  “哦……”提姆點點頭,又感覺不對勁。我問的好像不是這個啊。

  她本想再說點什么,卻被奶瓶的變化吸引。原本透明奶瓶在封印了‘穢土英靈’后,內部裝滿黑色淤泥狀物體,漆黑一片,外表貼上一張‘治愈神系符紙鈔票’,用紅色勾勒出‘八卦封印’的術式。

  然而隨著‘黑泥’不安分的向外侵蝕,朱紅色術式中心的符文,正一點點被滲透,轉化成黑色,以一個并不慢的速度向外擴散。

  按照這個速度,若自己不加固,大約五到七天,它就能脫封而出。甚至越到后面,破封的越快。

  “連封印術都不能一勞永逸,果然有點棘手。”

  親手捕捉封印一個‘穢土英靈’后,他覺得應付兩三只并不可怕,就是有些麻煩。然而如果有人惡意大量通靈,就棘手了。或者以強者為模板,召喚一只‘黑泥自來也’,那樣所爆發的威脅就不是一星半點了。

  “好惡心的東西,浪哥哥你能超度它嗎?”精靈妹又湊上來,將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為了不被趕走,連忙沒話找話的蹭蹭、又嗅嗅,忍不住想要親親。

  白浪果然被話題吸引過去,點點頭:“正有此意。”

  接著召喚出鎮魂棺,將奶瓶丟進棺槨中,發動了:超度、凈化、分解、提煉……

  鎮魂棺具有‘鎮封、超度、養尸、提煉、御棺術’幾種功能。其中‘鎮封’意義不大,這東西已經被封印捕捉了。

  白浪此次動用了凈化超度,強行宣泄‘穢土英靈’體內的死亡、怨氣,幫助其按安詳,不再反抗,而是順從的接受‘分解與提取’環境。

  問題出在‘鎮魂棺’的確從它體內抽取出大量死氣,豐富滋養了棺槨的材質,然而并沒做到‘凈化超度’。這個‘穢土英靈’的結構過分復雜,超出了正常亡靈的范疇。

  白浪憑借秘寶之主對裝備的深度掌握,以及能夠‘人棺合一’的御棺術加持。他感覺到‘鎮魂棺’似乎能夠克制‘穢土亡靈’,但因為‘裝備’與‘自己’的能力雙雙不夠,就像給榨汁機中丟了一顆核桃,非但無法粉碎,反而將刀片卡主,無法正常工作。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