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84章 偷防盜門咯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提桶跑路前夕,白浪處理完當日工作,將精靈妹、提姆等人留在瀧隱。自己孤身離開毀滅團隊布置的大結界覆蓋范圍,又繼續朝著人煙罕至的密林深處移動。

  也不鎖定方向,只是一味提高沖刺速度,隨著心情狂奔。周圍地形不斷變幻后掠,樹林越發茂盛,最終,他在一處山地包圍的荒谷中止步。

  這段時間,他一面培養小白鼠新人,實踐了多種‘鯉魚系強化套餐’,收集到寶貴數據,一邊則鉆研‘封印術’并完善‘八門遁甲’。同時還分心關注著遠在水之國的事情。

  被他秘密冊封為14代目的新富貴丸干柿鬼鮫,已經帶著兩只相貌俊美‘粉紅七人眾’登錄水之國,展開一系列調查行動。

  隨著與必須死深度磨合,富貴阿鮫不斷覺醒領悟各種‘天賦神通’,與居住在供物(寶具)中的邪靈的同步率也持續攀升。

  收服鬼鮫后,白浪并沒讓邪靈舞神丸直接奪舍。格式化他的人格,控制這具肉身并繼承身份。

  因為舞神的人格思維源自‘富貴丸集體無意識’。‘邪靈’雖能輕而易舉格式化宿主靈魂,并注入更強大的‘邪靈之力’,一步飛升至‘人間體’境界。

  但舞神的智力有毒!這貨是個傻子!智商堪稱‘治愈神系’地板,而且行動模式往往難以預料,甚至還控制不住蠢蠢欲動的尬舞之魂,簡直劇毒。

  與其他‘邪靈’不同,舞神依托歷代富貴丸集體無意識而成,摻雜太多雜質。堪稱究極多重人格分裂,而且數量還在不斷增加。

  更可怕的,歷代富貴鮮有以‘智商’出眾的存在,反倒傻子、弱智、沉淪魔一大堆。這些鬼玩意切碎了黏在一起,怕是神級隊友,也能給同化成一頭豬。

  因此在正事方面,白浪絕不會寄丁點希望于舞神身上。因此他大幅保存了干柿鬼鮫的人格與記憶,僅僅利用‘小目標別天神’在潛意識中引導行為。

  與舞神相比,干柿鬼鮫不要優秀太多,堪稱史上最完美‘富貴丸’,沒有之一!

  他在原世界線中,就是曉組織最敬職敬業的員工之一,能力出眾吃苦耐勞毫不抱怨,與角都并列最佳員工。一個能干,一個能撈(錢)。

  如今這個世界,他不僅繼承優良品質,更是霧隱村暗部首領,實力強,人脈廣,勢力大,職業素養扎實。

  因此,一只繼承‘富貴丸’全套天賦菜單的‘干柿鬼鮫’,一只住在戒指中的‘隨身邪靈老爺爺’,以及兩個擁有血繼附魔鮫肌的忍兔眾。絕對算得上豪華陣容。

  進入水之國后,他們每天夜里,都會通過‘夢境維度’與白浪進行聯系。

  遠隔茫茫大海,哪怕兔子的信仰足夠虔誠,也無法登錄‘夢境世界’,因為計都的邪靈等級太低,固然繼承了‘魔域’,但輻射范圍也僅僅超出瀧隱的范圍,可以將村中普通居民拉入指定夢境。

  好在邪靈舞神還算給力,作為‘治愈神系’成員之一,相當于一臺行走的信號基站。能夠遠程連線魔神柱,支持遠距離情報交流,代價是燃燒高額信仰。

  白浪在瀧隱摸底、考察、偷技術時,不忘他在忍界遺留的‘蓮花池信仰’遺產。

  暗中招攬‘鬼鮫’這枚富貴丸后,便迫不及待安排兔兔邪靈的陣容,率先登錄考察,同時借助霧隱暗部力量為接受信仰做準備。

  干柿富貴這次的任務有二:

  首先是憑借邪靈舞神兩只忍兔的探測能力,在水之國最有可能建立‘洞天福地’的地方進行搜查。確定有沒有人借助‘蓮花池’氣運建造‘人工圣地’?或者干脆真的出現了‘蓮花池’?

  第二個任務,就是進行傳教。有霧隱暗部做保護傘,兩只花樣美兔男又是優秀的‘牛郎傳教士’。他們還隨身攜帶一件供物(必須死),正版邪靈相隨,完全可以將‘治愈教會尬舞分舵’建立起來,收回蓮花池在水之國逸散的信仰。

  如今看來,兩個任務都完成的不錯。

  七人眾與工具鮫走遍水之國,探查多處疑似契約者團隊盤踞的‘工地’,雖然有侵蝕滲透忍界的痕跡,但這些‘工程’并未散發出熟悉的蓮花池味道。

  忍兔小組可以斷定,水之國境內并不存在真正的‘蓮花池’實體圣地。如果真有人假借‘蓮花池’名義建造人工福地,那么本身就是‘蓮花池’一員的花樣兔爺們,必然會心生感應。

  此外,鬼鮫還動用了他暗部首領的資源與情報系統,排查過去數年資料,多處證據表明,大蛇丸頻繁出現在靠近西部的海岸線。疑似隱居在水之國,或者近海的島群中。

  如果對方沒有參與忍界兩大陣營對抗,并從中渾水摸魚的想法。那么孤懸海外遠離漩渦中心的水之國,無疑是避難的最佳場所。

  強大的契約者團隊,頂級的本土忍者,都在忍界大陸興風作浪。愿意來水之國搞開發的,多是三流團隊,根本無法對大蛇丸造成威脅。

  匯總這些情報后,白浪對如何引出大蛇丸,以及后續的‘合作’,有了幾分把握。

  人煙罕至的山谷中,白浪突然發動忍術:“通靈羅生門!”

  轟隆隆!

  伴隨地面巨震,樹木藤蔓被折斷撕裂。一扇十余米寬,浮刻著猙獰般若鬼臉,自帶斗拱屋檐的巨門拔地而起,遮蔽了天空投射下來的陽光,近乎于附近最矮的小山齊平。

  白浪抬頭仰望這扇巨門,舔了舔嘴角:“好寶貝啊!”

  上次‘晉級試煉’結束時,他就有獨吞一扇‘羅生門’的想法。但考慮到未來很可能返回忍界,甚至要和大蛇丸打交道,因此忍住了心動,沒有偷走。

  如今嘛,只能說世事無常造化弄人,忍界都快要崩潰毀滅了。那么原本的計劃統統作廢!

  浪伸手按在遮天蔽日的巨門之上,自己渺小的如螞蟻一般,接著啟動了秘寶之主最核心的能力:“獻祭!”

  他要將這扇巨門獻祭給偉大的樂園母親,換取更高的評價,以及樂園認證的‘裝備圖紙’。

  羅生門,罕見的‘通靈系忍具’,具有禁術級別的防御力。其本身價值,在白浪看來就已不再任何一件‘六道寶具’之下。

  只可惜,這玩意就算獻祭成功,得到圖紙,恐怕也很難復刻出來。不說原料是否能湊齊,真的重造一扇這么大的‘門’,他也裝不進‘儲物空間’,帶不回家。

  除非……一步到位,合成寶具。

  “算了,不想了,獻祭為主。”

  白浪手掌按在門上,隨著‘獻祭’發動,他體內能量,尤其以‘藍條ibm粒子’為主,不斷被職業模板抽走,順著掌心流出,沿著巨大墻壁蔓延,試圖覆蓋包裹住正扇大門。

  與以往任何一次‘獻祭’都不同,這次的‘羅生門’體積太大了,他的職業甚至無法將其鎖定。體內能量不但流逝,甚至‘計都’從神系種抽調不少‘邪靈之力’幫他開啟邪靈化。

  三分鐘后,他心生明悟:祭品已鎖定,獻祭中,進度3,請等待……

  足足十分鐘,伴隨著又一輪轟鳴巨響,雕刻著巨型鬼臉浮雕的羅生門,仿佛被抽走了靈魂,榨干了精華,出現一道道裂痕,開始崩潰塌陷,而上方的瓦片房頂,也一點點化為灰燼,融入風中。

  轟轟轟!

  白浪加下突然爆發巨力,身形如電,向后連連彈射。同時,一棟小型高層建筑的羅生門徹底崩塌碎裂,掀起漫天煙塵,變成一地廢墟。

  秘寶之主的職業欄中,多出一張圖紙。

  羅生門圖紙:品質,淡綠。收集相關原料,永久消耗圖紙,可復制一扇高仿版羅生門,性能與原料品質數量相關。裝備圖紙,別動掌握‘羅生門’制造工藝,徒手復制山寨防盜門。

  讀完圖紙信息,白浪嘀咕道:“雞肋了,不過品質倒是挺高。”

  突然,他收到一條來自墳場的信息。

  你永久性銷毀一扇羅生門,請再接再厲,銷毀其余羅生門,累積5扇后,傳說度0.1

  不止如此,他還意外刷出一個破壁人的稱號,瞅了一眼,并沒動心。

  他獻祭羅生門,一來圓了曾經的遺憾,但真正目的,還是為了引大蛇丸露面。

  ‘道具類通靈術’本身就不常見,而且‘羅生門’這個級別的忍術,更加特殊,像一種忍界版的超級共享技術。

  白浪掌握這門忍術,是簽了大蛇丸提供的通靈卷軸。

  如果用現代眼光來看,忍界至少隱藏著5扇羅生門,不歸任何人擁有,乃是‘忍界意志’的財產,地位特殊,相當于忍界的先天靈寶,被原住民租賃共享。

  像通靈出這件‘超級防御忍具’,就必須在忍界注冊正版賬號,并充值查克拉。

  渦隱一代目千手柱間,注冊的是最高級vip,最多可通靈五扇門。而大蛇丸屬于中級vip,可一次性通靈三扇門。

  至于白浪的‘羅生門’,是在大蛇丸vip賬號基礎上,分流處的‘一門’。嚴格講,白浪的通靈術,是大蛇丸衍生出的次級賬號。

  原本,羅生門就算被尾獸玉級別的忍術打殘打碎,這種與忍界意志相互捆綁的‘先天寶具’,會接受世界孕育修復,在下一次召喚時滿狀態復活。

  這等同于,某輛共享單車出現故障后,會被總公司重新維修并投放。

  但白浪此刻的行為就不同了。他不是把共享單車玩壞了,而是選擇直接撬鎖,并拆下gps導航定位,直接將車偷走,私藏起來。

  車被偷了!這還了得了?

  在忍界失竊第一扇‘羅生門’的瞬間,星球意志就做出反應,給白浪掛靠的‘大蛇丸vip賬號’發去一條警告信息,內容大致是:你的賬號出現違規盜竊操作,清注意檢查,并及時歸還羅生門,接受懲罰。

  此刻,盤踞在一處地下實驗室解剖契約者玩的大蛇丸,突然察覺不對,純白中泛起夢幻藍光的眼睛突然一變,切換成一雙金色蛇瞳,露出驚奇的表情。

  “有趣。”

  下一秒,他逆向追蹤自己‘賬號名下’掛靠的那扇‘共享羅生門’消失時的最后定位,突然結印發動逆通靈之術,化作一團煙霧從基地內消失。

  天才一秒:m..net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