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6章 白階極值、晶胚入手、困龍在淵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連續的閃躲與攻擊中,計都迅速適應全新‘血統’帶來的增益,將狀態調回巔峰。

  與人類形態相比,此時‘黑色荊棘’受到嚴重干擾,變得遲鈍而又白癡;‘荊棘反傷’效果有所削弱,但橫煉徹底突破到Lv5,達到‘白階極值’。樂園中任何品質的能力,LV5便是理論極限,宗師境界。

  原本上次任務世界,他與迪奧終戰之時,‘橫煉’就和‘吸血鬼血統’產生奇異聯系,讓本屬于人類的血肉極度活躍,進入肌肉覺醒解放的狀態,徹底打破人類極限枷鎖。

  但隨著重鑄為人,他缺乏吸血鬼的底蘊支撐,‘橫煉’又掉回Lv4。那種強大的感覺依舊停駐在記憶中,但只有記憶,依舊無法用人類軀體再現。

  直到10分鐘前血族圍殺下,‘吸血鬼計都’又進入那種形態,更加真切的體驗控制雙臂血肉異變,將這份感覺烙印在靈魂中。哪怕回歸人類形態,她對全身肌肉、血液的掌控力度也大大增強,Lv5的狀態呼之欲出,只差一步就能以‘人類之軀’重現奇跡。

  而此刻,缺乏真正‘魔術傳承’的她,直接將魔術天賦鎖定為‘肉身強化’,進階為肉身強化系血族魔術師,將藍色血統帶來的‘強化’統統疊加在‘橫煉’之上,再次推動橫煉突破LV5,成功挖掘出肉身隱藏的更深層力量,并且比之前兩次更強。

  非但如此,能力欄1中的‘橫煉’,也徹底定格為Lv5,形成一個全新特效:未命名。并且以白色能力為根基,形成‘藍色品質’特效,超出橫煉的理論極限。(正版橫煉大圓滿,絕非現在這么獵奇的畫風!你修成了假的Lv5,橫煉不可能這么強!)

  這不再是血族血統帶來的臨時增幅,而是被這具身體、被能力欄同時刻錄認證的專屬能力。計都她憑實力,將‘橫煉’修煉到前無古人的‘藍色境界’,獲得了2點屬性反饋。

  而事實卻是,計都吞下藍色血統‘死徒血族’帶來的嫁妝,轉移到‘橫煉’名下,獲得樂園認證。

  將來重鑄和‘八婆血統’復婚,‘死徒’凈身出戶,嫁妝也被橫煉吞沒吸收。

  法院(樂園)就是這么判的,最大咯!我計都憑本事開掛,合理合法,誰不服?

  “吼!”

  血與肉在躁動,遍布軀干四肢的魔術回路與血肉結合、糾纏、異化,全身的血肉都活了過來,氣息也跟著變得危險邪惡。

  計都的皮膚迅速充血,皮下筋膜與‘鐵衣’形態截然不同,在吸納了‘魔術回路’后,形成全新結構。

  此刻少女通體變的紫紅,依舊苗條勻稱,但肌肉高度緊繃收束,充滿力量的美感。皮下無數血管在無規則扭動,每條肌肉都活了過來、蠕動顫抖,鐵布衫獨特的‘筋膜’,已反向入侵肌肉,蛛網一樣遍布全身,深入血管、肌肉、攀附在骨骼上,將她身體打造的鐵板一塊,極致的力量、反應、防御、自愈……

  腳下一炸,瞬間折閃,輕松避讓開飛射而來的合金長矛,手指輕抵在槍身微微一撥,便帶偏獅子的攻擊軌跡,下一刻她消失不見,出現在雄獅的面前。

  砰砰砰!

  剎那間,她的雙指模糊不清,在一秒不到的時間里,以‘突刺’技巧重疊四次沖擊,只見獸化人的肩膀、胸膛、腰肋、側腹成一條豎線,同時爆裂開四個血坑。

  當對方痛呼著還擊時,通體紫紅狀如羅剎的計都再度消失,出現在獅子的另一側,雙臂同時模糊,砰砰砰……這次十個血洞,精準點在煉金術師軀干的‘煉成陣’上,鮮血噴涌,所有紋身陣圖破壞殆盡。

  “吼!”對方怒吼出聲,用僅存的左臂抓住有限的金屬物質,向著身體碰撞。

  咔咔咔……轟!

  計都已經繞背,雙拳繃緊,揮舞間惡風呼嘯,‘轟轟轟’一連數拳,全部砸進獅子的后背中,深陷體內。拳勁迸發,骨骼斷裂、滲透內臟、軀體極度扭曲,慘不忍睹。

  大腿高抬過肩膀,一式斧劈落下,轟在它半邊肩膀上,肩胛骨粉碎,摧枯拉朽,像是一個被捏扁的獵奇紙杯,直接將獸化人半邊身軀轟塌,壓迫對方扭曲著跪倒在地。

  “呼……!”

  做完這一切后,那支‘血統針劑’所累積的鮮血魔力被她消耗一空。強大的氣勢迅速跌落,但依舊維持在Lv5的新形態上。

  只是那些劇烈扭動的血管與肌肉,逐漸沉寂消退,面部線條更加柔和艷麗。

  計都看向筋肉高度異化、充滿活性、不斷蠕動的紫紅雙臂,腦中想到了‘戶愚呂弟’。不過她的肌肉并沒有向外增殖膨脹,反而不斷向內壓縮收束,除了猙獰一點外,五官還保持俏麗的輪廓,仍處于美女行列中……大概吧?老娘不在乎了!這充滿力量的感覺,真香。

  此刻她前所未有的強大。將自己巔峰狀態,以兩倍增幅爆發出來。

  又是一拳快如閃電,落在魁梧獅子獸化人厚實的背部,瞬間砸出一個凹陷,對方轟然倒塌,趴伏在地上微弱喘息。

  抬腳挑翻對方身體,計都的注意力被那枚掉在地面,被塵土覆蓋、被血跡沾染的黑色晶石吸引,彎腰拾取。

  隨即她嘴角一翹,收到樂園提示,重新獲得‘任務物品’的控制權,至少保持5分鐘。此刻晶石的信號爆發期已結束,理論可以收入鉛盒內;但她還不能封印,仍受其他血族的感應與追蹤。

  也就在這時,接受過特殊改造,生命力頑強,還未死透的獅頭煉金術師,發出艱難又嘲諷的嗤笑聲:“……呵!”

  “嗯?”

  撿起‘晶石’的計都瞳孔一縮,她發現地面的血跡,不知何時被對方勾勒成一個潦草的外接圓六芒星陣圖,由于被大量灰塵掩蓋,完全看不出來,只是一團普通的血漬。

  直到對方用兩行血跡與自身相連,構成一個閉合循環,并發動煉金術后,她才認出這個發光的‘煉成陣’。

  此刻想逃已經來不及了,對方最強的不是肉身、不是速度、不是超能力,而是出神入化的煉金術。

  煉陣中,一小團金屬物質被重新塑形,化作一根飛針向上彈射,洞穿了計都試圖阻擋的掌心,刺入心臟當中,隨即發生小型的鋁熱爆炸,劇痛的燒灼感在心口爆發,瞬間將心臟燒穿,并向外擴散,燒出一個大空腔。

  哐咚。

  握緊晶石的身體,無力跌落,砸在地面上。后心處,被燒穿一個焦黑的大窟窿,計都雙眼死不瞑目,紫紅色的異化皮膚開始退散。

  但是下一刻,血族強大的生命力爆發,四肢軀干并未因為心臟的毀滅而停止工作,反而壓榨出源源不絕的生命力,反灌胸口開始快速自我修補、愈合。

  聽到計都的傷口處,發出窸窣的血肉增殖聲,看著明明死透的尸體又觸電般顫抖著,試圖爬起時。獅頭煉金師地罵了一聲怪物,吃力的探出左手,向地面的血液煉成陣伸去。

  “咳咳咳……”

  呼吸再度恢復的計都,咳出一口血,雙眼有了神采,暗道自己太大意了。見了晶石就忘乎所以,不過對方沒有了賢者之石,煉成水平大幅度下降,必須依靠鋁與鐵才能進行小型的鋁熱反應煉成。

  她歪歪扭扭自立起身體時,煉金師的手已經按在陣圖上,再次將僅存的戒指送入其中,當做煉金原料,進行練成反應。

  耷拉著腦袋無力反抗的計都,猛打一個響指,將她那只智障、遲鈍、僵硬的黑色荊棘給召喚出來。

  荊棘娘剛一現身,就已OTZ的姿態跪在地面上,將布滿棘刺的頭顱,低垂在煉成陣中,一副放棄人生,徹底咸魚到底的消沉模樣。

  煉陣爆發出電芒,而倔強又頭鐵的黑色荊棘雙臂一軟,直接趴了進去。獅子頭煉金術師驚慌的發現,自己的‘鋁熱飛針’尚未刺穿射爆敵人的頭顱,就因未知原因提前引爆了。

  劇烈的熱量火花在煉陣中噴發,黑色荊棘的頭顱被炸飛燒融,化作黑霧粒子逸散,咸魚的幽靈瞬間崩潰,也將這份痛苦的15反饋給獅頭煉金師。

  “啊啊啊啊!”

  快要融化大腦的灼燒感,從眼球、大腦、顱骨內側同時釋放出來,嚴重變形的煉金師劇烈抽搐翻滾起來,發出痛苦的慘叫。

  而計都已經搖搖晃晃站了起來,胸口空蕩蕩的大窟窿中,一個新生的心臟開始搏動。她手中多出一把扳手,反手抽在自己臉上,劇痛襲來,下巴脫臼了,下顎骨被打的開裂。

  然而小姐姐面不改色,又朝著另外半邊臉抽去,全身骨骼咔咔作響,‘正骨詛咒’生效,她的體內一陣噼啪作響,又恢復了行動能力。

  雙手高舉,一個巨大青銅十字架出現,重重插在翻滾的‘獸化人’身上,邪能鎮壓!將它徹底鎮封住。

  很快,一把綠色鑰匙浮現,她終于松了口氣:“我次奧!這回太險了。”

  感受著血肉開始高速再生,她連忙從儲物空間內取出一件男裝套在身上。垃圾間諜形態,居然還有少兒不宜的爆衣環節,為什么沒有圣光護體?真是差評!

  休憩半分鐘,倒計時仍有三分多鐘,恢復完畢的計都起身,已經感知到幾個同款血族正向這邊追來。

  她迅速打掃戰場,撿起鑰匙、收好扳手與十字架,忍著強烈的不適將‘晶體’塞進軍裝口袋,召喚出‘怒羅衛門號’向著營地外圍飚射而去。

  轟鳴聲中,計都快速遠離陣營,環繞軍營邊緣轉圈,將追蹤者的距離拉開后,就立刻收起載具,重新鉆入營地試圖渾水脫身。

  此時距離倒計時結束仍有2分鐘……大量血族精銳匯合,感應著她手中的‘晶胚’,向著四處流竄的計都追來,從各個方向將她包圍。

  對于如何脫身?她心中早有計劃。掐算著晶胚持有的時間,突然調轉方向,向著自己的埋藏的暗子沖去,同時也引來了一大群血族的追兵。它們都是目擊證人啊!

  此刻的小姐姐,已將稱號切換到‘幕后黑手’上。

  1秒:m.23xsww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