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69章 再不斬:我今天格外神勇,這波穩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霧隱村初露崢嶸的新晉暗殺系小天才,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桃地再不斬,年少輕狂,畢業以來一直欠缺一頓來自社會的毒打。

  以團滅全班同學的優異暗殺成績順利畢業,并獲得‘鬼人’稱號后,他就飄了。

  心中充滿自信,再不將自己與同一級別的忍者平等對待,他的眼里只能容下霧隱的強者。七忍刀才是他的挑戰目標,接著是成為‘人柱力’,最終問鼎水影,走上人生巔峰。

  至于同為新生代的水遁強者鯊魚臉?兩系血繼大胸妹?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哼,拼長相、拼血統,算什么英雄好漢?我再不斬靠的是實力!就你鬼鮫長的嚇人嗎?我再不斬不也沒有眉毛!

  一日,意外獲知一份情報的桃地再不斬,在酒醉后被同伴鼓動慫恿,腦子一熱放出大話。回家后,他輾轉難眠,經深思熟慮終于下定決心,將‘挑戰忍刀’的野望轉化成行動。

  他當然清楚新人的自己,與名動忍界的‘忍刀七人眾’有多大差距?這次挑戰注定失敗,卻不是徒勞送死。

  首先,以下克上暗殺一位忍刀,一直是他心頭抹不去的渴望,這是夢想,值得追逐。其次,他要親身驗證自己與忍刀眾的差距,才能更好的激發野心,不再迷茫,向著這個目標努力。

  同時,平民出身的自己非常清楚如何才能出人頭地?像老實鮫那樣埋頭苦干,不是他的風格。只要成功刺殺一回忍刀,并全身而退,就能出人頭地,讓自己出現在大人物的名單上。

  霧隱村為何鼓勵自相殘殺?為何頻頻有忍者以卵擊石自尋死路?真的智力障礙,傻嗎?當然不是,只為博一個出頭機會,展示才華與實力,證明自己價值。

  此刻,再不斬隱藏在一處密林中,強行讓自己冷靜,手指頻繁撫過忍具包與短刀,腦中不斷復盤這次的暗殺流程,默默等待著獵物到來。

  因為那份特殊渠道獲得的情報,他將刺殺目標鎖定為‘斷刀斬首大刀’持有者枇杷十藏。同時,這把威風凜凜的斬首大刀,也分外符合他的審美觀,是他最渴望繼承的忍刀之一。

  很快,不遠處地面傳來枯枝被踏響的吱嘎聲,再不斬精神一震,目標來了。他全力收斂呼吸,舒緩心跳,降低體溫,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卻不知自己身后,有一位佩戴‘最強裝死’稱號的真裝死達人。天人合一,人尸一體,渾然天成,非生非死。

  背負斬首大刀的枇杷十藏,從村邊緣一片密林處經過,踩踏著濕潤松軟的泥土,精神放松,腦中想著自己的事情,直到周圍的空氣變的濕潤,原本彌漫小道的薄霧變濃后,他才警惕起來,但已經深陷忍術包圍。

  隱藏中的再不斬見枇杷十藏進入伏擊點后,迅速結印,施展霧隱之術,心潮澎湃,按捺不住挑戰大人物的激動情緒。他已準備萬全,絕對能及時抽身。

  看著混入查克拉的迷霧迅速彌漫全場,無論擴張速度、迷霧質量,還是覆蓋范圍都超常發揮,前所未有的好后,再不斬內心振奮,驚喜不已:我今天的狀態格外神勇,超常發揮,這一波穩贏!

  然而他并不知道,濃郁的迷霧中,還夾雜著肉眼不可視的‘黑色霧氣’,進一步加強了精神屏蔽,這片迷霧化為特殊領域,隔絕了內外的感知。

  親自散播情報,并隱藏一旁推波助瀾的白浪,點頭贊同:對!你的感覺一點不錯,我并沒有幫忙!加油,奧利給!

  被‘霧隱之術’包圍的枇杷十藏止住腳步,屏住呼吸,右手向身后抓去,握住刀柄,面無表情靜立不動,聆聽著周圍微弱的動靜變化,以不變應萬變。

  藏身迷霧的再不斬按捺不住,抬手飛出一把苦無,接著分出水分身,發動了襲擊。

  迷霧中大刀飛快揮斬,火花碰撞,磕飛暗器。接著枇杷十藏身形一閃,消失再出現,揮刀橫切,腰斬了再不斬的水分身,并且捕捉到他二段偷襲的真身藏匿處,一刀劈了下去。

  偷襲落空,計謀被看破,再不斬心中一慌。

  緊接著便聽到驚人的空氣摩擦聲,如同一發脫膛炮彈突然從他背后掠過,那種驚心動魄的氣浪與聲音驚的他頭皮發麻,腦中一片空白。

  熾熱、滾燙的蒸汽血浪在頭頂炸開,全程隱藏在再不斬身后的白浪,突然詐尸出手,保下了這個小老弟。沸遁血蒸汽灌注右臂,一拳轟出,破魔無雙。

  這一拳攜帶龍象巨力,與橫煉魔抗,肉身錘煉到極致,內部血蒸汽二次推動,整個人宛如一臺狂暴的蒸汽機。

  一心揮刀劈向再不斬的枇杷十藏,心頭警鈴大作,立刻臨時變向,他手腕一轉,刀刃從再不斬頭頂移開,翻轉成寬大的刀面擋在身前。與白浪力大勢沉一往無前的拳頭對撞到一起。

  拳頭重重擊在刀面上,血色蒸汽如煙霧般炸開,狂暴力量噴發,富有韻律的震蕩也在觸點向外擴散。將他連人帶刀,打的向后滑行。

  震動奧義加特林雷音疾走!(裝死蓄力max)

  混入黑色霧氣的物理震蕩沿著刀身,從枇杷十藏雙手傳遞進胳膊。氣血之力撕開查克拉防御,震得他雙臂酥麻。而IBM粒子轉化成生物電磁信號污染,也順著震蕩干擾神經傳導,制造幻術。

  這是一門融合幻術打擊的‘忍體術’,將‘IBM粒子’融入物理打擊。

  命中剎那,經脈中的查克拉被擊潰,幻術防御機制崩潰,身體遭受‘波紋震蕩’,腦中響起突兀怪異的尖叫,多重攻擊下節奏大亂。

  不止枇杷十藏,遭受波及的再不斬腦子也‘嗡’的一聲,好像被人敲了悶棍,一陣暈眩,耳邊響起刺耳尖銳的屁音,牙根一陣酸麻,雙腿發軟站立不穩。

  然而枇杷十藏比他強了不止十倍,腦中響起多重慘叫的瞬間,身體不受控制的動了。早已化為本能的體術(刀術)自動運轉,本能抓住斬首大刀,狼狽的舞動,身體跟著旋轉起來,形成一道道交錯的刀光,護住身體,逼退敵人。

  沸遁爆發,白浪不退反進,周身被血色蒸汽包裹,隨心所欲的壓縮凝聚,化作蒸汽裝甲纏繞體表,帶著毀滅一切的氣勢欺身而上,不閃不避的揮動拳腳,打出一連串行云流水的暴擊,不斷和斬首大刀正面對撞。

  連續暴擊中,枇杷十藏恢復清醒。接著突然自爆,化為一灘液體。真身向后挪移數米,以水分身替身為代價,暫時脫離白浪追擊,把握片刻喘息機會,想要發動反擊。

  同時,白浪速度突然加快,沸遁查克拉與拳頭一同揮出,沒有任何忍術,就將他幾次快要成型的‘忍術’打爆。

  枇杷的物理忍刀反擊,也被包裹體表的蒸汽護甲緩沖阻攔。當鋒利的忍刀切割在白浪身體時,已經削弱大半,被經過龍象二次鍛造的橫煉肉身再次承擔下來。

  又一擊勾拳重重轟在枇杷十藏臉上,打的他頭部變形,脖子拉長,頸椎斷裂,橫飛出去,接著再次化為一團清水,并出現在不遠處,彎腰急促呼吸。

  兩次緊急施展替身術,全靠他豐富經驗,但心神被大幅消耗。他將忍刀插在對面,一臉凝重雙手結短印施展忍術。

  白浪腳下一踏,血蒸汽噴發,速度瞬間提到極致,瞬身閃現,一拳揮出血蒸汽凝成實質,與他口中噴出的忍術對撞,再次打爆,滾燙氣浪翻卷而上,將對手淹沒。

  此時再不斬一臉懵B處在戰場中間,立在原地一動不敢動。忍者的本能告訴他不要輕舉妄動,此刻所有人仿佛都看不見他,然而一旦動了,就會暴露,接著被大佬們一不留神的打死。

  在他硬著頭皮僵立不動時,任憑白浪與枇杷十藏極速碰撞,刀光、血蒸汽、忍術呼嘯著從他身邊來回穿梭,地面炸裂、樹木折斷、忍具飛射,但都準確的在他身邊錯開。

  地面被斬擊出數條裂縫,擦著雙腳延伸出去;幾道血色查克拉巨柱擦著頭皮飛過,將正面飛來的忍術打爆;任憑余波打在臉上,露出死Mom一般的絕望表情。

  不要這么樣磨我,好想被人打昏啊。

  請:m.ddxstxt8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