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79章 傳火模式已開啟,勇敢的工具人快去討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見莎爾芙向出口跑去,白浪松一口氣。沒了后顧之憂,他放開手腳掉頭向地牢入庫沖去。他判斷營救目標就關在牢中。

  這次進攻前,他曾繞梅莊一圈,地圖并沒顯示營救目標。而進入圍墻內部的世界后,地圖處于半失靈狀態,地牢內部一片漆黑。外面沒有,里面無法觀測,答案就只剩一個了。反正失敗還可以傳送出去,他決定一試。

  此時不僅僅白浪在行動,回過神的任盈盈也忍住心頭惡心。從腰間扯出長鞭,將那些半人半魔的怪物逼退,咬牙向地牢加速。

  到了這一步,只有救出任我行,才能安全撤離。向問天一腳橫掃,將斬首的怪物踹飛,砸出一片空白,隨即轉身將任盈盈護住。

  但就在白浪即將率先沖入地牢時,一道更快的血光從中竄出,接著腥風撲面令他汗毛倒豎警鈴大作。

  一瞬間,黑色荊棘擋在他身前,筆直一擊直拳砸出。同時,他將橫煉、荊棘反傷提升至最強,緊接著悶響在空氣中響起、傳遞開,狂暴的真氣如開閘泄洪沖進黑色荊棘的手臂內,瓦解著它的構造。

  一只由血色肌肉與白色骨骼交織而成,長著猙獰骨刺的拳頭,與荊棘右拳重重撞在一起。力的相互作用下,骨骼拳頭發出破裂聲。但黑色荊棘的手臂同樣被更強勁的力量打破防御、進而被打爆。白骨之拳雖然骨折斷裂,但卻無知無覺進一步爆發摧古拉朽的勁力,混合著雄厚真氣一往無前。

  黑色幽靈只出了一招,就被全方位碾壓它的能量力量打散。經過這一次緩沖后,血色光影的右臂同樣扭曲畸形,損傷嚴重。被加速狀態下,火力全開的白浪成功擋下,接著他抬腳飛踹,借這一蹬之力,迅速拉開距離。

  在加速狀態下,他看清襲擊者的模樣,一種比半人半魔更獵奇邪惡的人形玩意。依稀能分辨出半張人類面孔,似是而非的四肢軀干,已經不存在皮膚,體表漂浮著長長短短的反重力血色觸須,很像海洋中的海葵,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最令人矚目的,是這個怪物尾椎,生長出一根尾巴似的管子,延伸至地牢黑漆漆的入口中,讓人想起了初號機。此外,它的小腿、大腿也有類似的腔管,垂落在地面。當它駐足站立時,就會扭動起來自行探索,接著與草叢下方的血管相互駁接、相互交換物質。

  白浪嘗試用他貧瘠的人生閱歷來形容,大概是一種‘克系邪神虐殺原形’的血肉朋克混搭風。它腹部的丹田孕婦一般高高隆起,生長著一個一半暴露在皮膚外,有著紫紅色丑柑表皮質感的肉球,不斷收縮跳動,蘊含強大的真氣能量。

  喀喀喀……

  斷裂的骨骼、折斷的手臂,迅速校正還原,接著自愈。白浪已經不知該怎么評價它了?他今天見到的怪物,比他這輩子都多,而且完全超出‘蠱術’的上限,就好像點開一個錯誤的生化游戲。他只想問問樂園,現在按Esc還來得及嗎?

  “黃鐘公?!”向問天擋在任盈盈身前,驚駭萬分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看著對方只剩一小半的人臉,眼中說不出的震驚。

  被人叫破名字,那佝僂的怪物并無任何反應,而是默默利用尾管抽取養分,脖子不科學的極速抖動,環視眾人,口中刺耳的密集尖叫聲,開始呼喚同伴。

  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精神一陣陣恍惚,這是音波殺法。

  白浪體內嗡的一響,加特林雷音洗練震蕩骨骼,由內而外以聲破聲,將外界傳遞的音波攻擊沖散。

  他眼睛一瞇,敏銳察覺到又一股‘威脅感’從黑黢黢的地牢中傳出。果然,一個手臂加長版,貼地爬行的生化怪物也慢慢悠悠爬出來,停留在地牢入口,一半陽光照在臉上,目光凌厲的盯著眾人,喉嚨中發出急促叫聲,像動物多過人類。

  這都是什么鬼東西?那地牢才是真正的龍潭虎穴。他聽向問天喊其中一個‘黃鐘公’,立刻猜出眼前二位,就是梅莊四友關底boss了。

  按照他之前臨敵經驗,梅莊怪物惡心歸惡心,但普遍沒有神智,一切憑本能行事。他多次施展小雷音波動劍,不求重傷這些怪物,只要被精神污染傷害到,就會本能趨利避害的躲開。

  于是,他想在這兩個怪物身上試驗一下。援救任務不需要硬拼,講究的是一個技巧。若能將它們驅趕開,就能把鍋送給向問天。

  心中有了決斷,白浪趁著那個‘黃鐘公’用真氣強化聲帶發出鬼嚎時,握緊劍柄急速抖動。他將真氣大量灌注劍中,針對那兩只怪物爆發最大限度輸出。

  因為動作既快又隱蔽,以凝聲成束的傳統武學方式(傳音入密),將劍氣化入次聲內,無聲無息弧線擊出。

  其他人聽不到,只察覺空氣中有真氣波動,但此刻場面混亂,林平之與令狐沖都在釋放真氣攻擊,而且有怪物的魔音干擾,沒法分辨清楚來源。

  隨即,就見那兩只魔物被白浪的‘靈魂傷害精神污染’深深刺激,發狂,陷入瘋癲。

  他這一劍,非但沒有試出怪物的底線,反而捅了簍子。就像沒有什么人比他更懂核戰爭可怕的懂王,出于好奇,不小心按下了總統手提箱中的核彈按鈕。原本逐漸歸于平靜的地面,再次劇烈震動起來,隨后從地下傳來一聲痛苦的慘叫。

  那種壓抑的感覺再次降臨,籠罩整片區域,說不出的壓抑難受。接著,地面震動越來激烈,大地突然開裂,遍布地表的血肉軟管,就像剝開橘子皮時,黏在橘肉上的那一層白網,被外力撕開,接著一根根水桶粗細的生物觸手飛竄而出。

  地面晃動,白浪等人不斷挪移跳動保持平衡,同時避開攢射而出的根根出手。最粗的堪比水桶,細的也有手臂粗細,長短不一。依稀可以看到觸手的表面,還浮現出動物、人類的特征。有的觸手末端生長著利齒,有的生長著眼睛,也有生長著內臟,或者大量肢體的。

  “啊啊啊!”

  任盈盈被一根根滑膩的手臂從腳下抓住,接著真氣迸發,長鞭一震,將其抽斷,但精神層面的傷害太劇烈,終于承受不住放聲尖叫起來。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林平之、向問天均是一臉見鬼的表情,迅速靠到一起,抵擋著梅莊四友與觸手大森林的攻擊。其中以令狐沖最為不堪,如同遭遇到天敵,劇烈顫抖。

  突然,他壓破舌尖用痛苦驚醒自己,再一把扯掉戴在臉上的眼罩,露出一只暗黃色,昆蟲獨有的巨大復眼。人類的眼球中,排列著密密麻麻的六邊形,呈琥珀黃。

  “逃啊!”

  他大喊一聲,喚醒體內的蠱蟲,雙臂快速變形,上半身詭異的隆起,像極了一只螳螂,手中長劍速度暴增三倍,身體靈活閃躲,獨孤九劍如同潑墨揮灑而出,將飛射而來的觸手削飛。

  白浪敏銳察覺到,令狐少俠的蠱術很不尋常,反而像移植妖魔組織的雪兔,但也顧不了太多,當那個‘黃鐘公’第二次飛身撲上,他又使出一道‘雷音劍氣’后,那些在空中擺動的觸手齊齊炸毛,向著他抽打過來。

  “艸!”

  他終于明白了,這玩意對聲音極度敏感,受不得刺激。與那些被‘精神污染’傷害就逃走的雜魚唯一不同的,這玩意受到刺激根本不需要逃跑,而是反過來碾死,就像拍蚊子一樣。

  面對密密麻麻粗粗細細的觸手海洋,浪有一種某個人對著自己潑出一盆蚯蚓的錯覺。還好他是一位優秀的醫生,惡心的東西早就見多了,San值掉的并不厲害。

  “魚之呼吸,三型,分波斬!”

  林平之及時出現在他身旁,雙手握刀力劈華山,斬出一道巨大的水浪,替白浪攔下第一波攻擊。

  然而那些觸手在半空瞬間迸發出密密麻麻的觸須,彼此連接融合,鼓成一張網,將水波利刃攔截,接著迅速包裹,反向吸收掉。

  “吸星大法?教主!”

  看到如此熟悉的戰斗招式,向問天突然一怔,脫口而出。

  聽到這句話,他身后的任盈盈如遭雷擊,看著最大的那根仿佛由無數手眼腳拼湊而成的‘合子異種’,她徹底絕望了。

  伴著向問天的吶喊,白浪也不僅親身經歷,并且收集到大量訊息,達到某個閾值,觸發了來自樂園的提示:恭喜,你發現了隱藏變異污染源:臨時代號‘腦神吸星’。等級未知。是否對其進行命名?是否領取傳火任務,討伐薪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白浪驚呆了,下意識回道:“拒絕!”

  接著腳下不停,一把扯住林平之的后背,加速爆發,腳尖連踏,雙雙躲開這個大怪物的攻擊。接著密密麻麻的觸手拍地,打出一道道凹痕,讓地面顫了又顫。

  請:m.ddxstxt8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