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11章 尬舞變身魔法嘲諷少女∠(?ω amp;lt;)☆參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宇智波腎(朱堯)的強化改造臨近尾聲,白浪也制定出一份遠行計劃。

  至此,繼續閉門造車再無法寸進。腰子的‘強化手術’已走到盡頭,白浪也履行完他‘懦夫克星’的職責。

  將一個‘五火球廢柴’,培養成‘五系火遁血繼仙道魚脈炮臺’,瞬時傷害輸出強的不像個人。他如果肯同時解放五顆心臟引擎全負荷運轉,施展出同歸于盡的一擊,就算三階也難全身而退。

  浪已經不能給他更多了,于是靜極思動,打算帶上最近努力做題表現優異的芙芙,一起返回主大陸,進行忍界巡回單挑演出。

  眾所周知,‘宇智波斑使者’之間是會相互吸引的……浪針對這一特性,制定了‘輪回眼覺醒計劃’。

  他打算帶著‘腎’游歷忍界各地增長見聞,同時引出并擊敗其他‘斑同款寫輪眼’擁有者。收集分散的命格與氣運,進而覺醒‘輪回眼’,成為當之無愧的‘宇智波斑’轉世,接著碰瓷因陀羅,認爹六道洗白身份,申請并創建‘忍界管理員賬號’。

  通用基因之所以推出‘斑同款寫輪眼’并且大賣,背后就蘊含著類似理念。

  相比那些被忍界排斥的‘私服寫輪眼’A貨,斑同款自帶‘氣運’屬于正版貨。移植這種高級貨的人,身份地位等同于原住民,享受宇智波一族待遇,是最容易入手的洗白方法之一。

  因此,‘限量版斑同款寫輪眼’吸引來大量試圖洗白身份,向忍界意志騙津貼的團隊。

  此外,‘斑’身為一代目火影,本身就是忍界傳奇,甚至是制霸一個時代的‘忍者之神’。那么他的‘命格、氣運、地位’對忍界而言,無疑是最高級別。不知比大蛇丸高到哪去了?

  大蛇丸這種一線原住民,就能靠著‘穢土鯉魚王’機緣完成超進化,一躍達到六道級;那么超一線的‘斑’如果還活著,接受契約者的投資,必然沖擊忍界最巔峰。

  若能拿這種‘傳奇’祭天搞工程,‘蓮花池’資產還不翻好幾倍?

  于是通用基因把握住客戶的這種心態,跑了初代目的份,穢土轉生出斑后,并沒拿來培養或獻祭,而是徹底將其轟殺,切割靈魂,均分了‘氣運’與‘命格’,制造出熱銷忍界海內外的拳頭產品。

  如果單獨出售完整的‘斑概念股’,必然能賣出天價。但仔細計算后,并不劃算。這個天價是多少?幾萬余燼?超過5萬余燼,恐怕就沒幾個人愿意購買了。

  那么不妨換個思路,將吊炸天的‘斑’均分100份,降價銷售。每雙‘原味寫輪眼’標價1000余燼,輕輕松松就能賣出10萬!

  而且分割后的‘原味寫輪眼’,價格更加親民,有意瓜分忍界本源的團隊,都買得起。更何況1000只是內部定價,剛剛上市,賣出好幾千都不是問題。

  這更妙之處在于,每一雙‘原味寫輪眼’中蘊含1的氣運命格,如同畫龍點睛之筆,讓這些眼睛潛力劇增,成為‘寫輪眼’中的名品。

  落入契約者手中,經過正確培養開發后,這些‘寫輪眼’吸收大量資源,最低開發到三勾玉,并且瞳力飆升,氣運至少被強化5的亞子。

  隨著‘宇智波斑使者’的相互吸引,彼此獵殺,掠奪氣運命格,不需要全部干掉,只要能擊敗十余個‘斑使者’并掠奪瞳力、氣運,差不多就能覺醒出真正的‘輪回眼’了。

  這種將‘斑’分割成百份,吸引更多契約者不斷投資加注,然后內部競爭角逐,贏者通吃。每個人并不需要付出太多代價,只要能連贏十場,就白嫖一雙‘輪回眼’的游戲,實在是賺爆。

  哪怕輸了,也只不過損失一雙廉價原味寫輪眼罷了,承擔得起!

  隨著這場氣運爭奪戰持續下去,最終獲勝的蠱王,必然能憑借連續勝出的記錄,得到忍界意志青睞,成為新晉親兒子之一,受到格外重視,讓己方的‘工程項目’得到忍界媽媽的重點扶持。

  而白浪對于‘宇智波腎(朱堯)’,更是充滿信心。別的‘斑使者’他不清楚,但自家培養的腰子,那可是輸出之王!

  沒有別的本事,就是藍條夠長,輸出夠爆炸。而且五重‘能力欄’聯動啟發,再疊加‘血統’與‘職業’增幅,轟不死其他‘斑使者’就見鬼了!

  這場游戲,我方穩贏!

  這趟遠行,白浪不僅要培養腰子,覺醒輪回眼。還會順路解除大蛇丸當年布置的封印,釋放并重新捕捉‘三尾’,拿去切割并與其他尾獸持有者交換。并沿途散播‘蓮花池鯉魚福音’,為治愈神系擴大信徒基數。

  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大量囤積‘信仰’與‘邪靈之力’,他是絕不會錯過的。

  再次登陸火之聯邦,白浪換回他‘血巫醫’的真實身份。身邊多出了精靈妹、提姆,以及身披一件斗篷,將自己遮實的朱堯和鬼鮫。

  雖然幾人結伴同行,并會在忍界各地釣魚執法,吸引‘宇智波斑使者’的現身。但真正戰斗時,白浪等人不會出現,而是由腰子一人解決。

  當腰子擊敗足夠多的競爭者,掠奪吸納到‘斑’的氣數和命格,覺醒‘輪回眼’后,他將成為‘蓮花池’的三當家。因此他未來的身份,注定要和白浪做切割。阿鮫的身份同樣敏感,因此也隱藏起來。

  否則,我‘血巫醫’豈不又要和那該死的‘濁龍’糾纏到一起了么?

  當然,如果腰子在戰斗中不敵遇險,他也會果斷出手,及時救場及滅口,保證他的安全。

  登錄后,一行人完成補給,接著也不清楚上哪里吸引‘宇智波斑使者’,于是將‘三尾’重生地點當做目標,開始行動。

  旅途中,奧菲莉婭主動湊到白浪身邊,通過種種噓寒問暖關心好奇來完成日常搭訕。每天只要能和他多說兩句話,精靈妹就會快樂亢奮一整天。

  “浪哥哥,你上次離開瀧隱時,重傷瀕危治無可治。如今重新回歸忍界,光明正大并未遮掩身份,而且咱們的路線還要經過木葉市。你的狀況一旦被有心人獲知,和當初傷勢一比較,必然出現破綻,那你辛苦營造的假象就白費了,甚至會引出更多麻煩。”奧菲莉婭一臉關切的提醒,她還未嫁給白浪,就已經自覺代入身份。

  白浪深情對視,溫柔拍拍她的頭,解釋道:“安心,我早有準備。我之所以以無傷狀態重歸忍界,就是要再度強化褻瀆祭司這個職業的存在感,化假成真。”

  精靈妹聞言頓時了然,而一旁盯著草地尋找有價值作物的提姆,先是苦惱思索,又漸漸舒展眉頭,開口道:

  “師醬,你是想告訴那些有心人,你在被那條‘鯉魚邪神’擺一道后,又憑借‘職業能力’絕境翻盤拜了新的神靈,而且對方實力強大,施展‘神級’讓你起死回生。褻瀆祭司這個職業波動很大,實力強弱往往與所信仰的‘神靈’掛鉤。因此你比以前更有價值了。”

  浪欣慰一笑:“孺子可教也。”

  褻瀆祭司這個職業,核心就是‘偽信竊取神力’,不多更換幾個上家,反復跳槽騷操作,那還算哪門子褻瀆祭司?

  水之國‘蓮花池’是靈感王大袞的底盤,我白浪如今拜入神秘的夢境之主計都麾下卷土重來,充滿了三流的套路味道,不更加合情合理?

  又趕了一段路,時間來到中午,白浪叫停隊伍,準備午餐。

  精靈妹自告奮勇,小芙芙掌握一手烹飪技巧,連忙丟出精靈球,喚出自己的‘小火龍燃氣灶’。這對未成年母女顛顛的忙前忙后,開始生火造飯。

  提姆只是按照要求施展‘血腥種植術’,現場栽培出一批蔬菜,就被滿腦子充斥做‘愛心套餐’的奧菲莉婭給趕走。

  精靈妹不允許她的‘愛意’中,出現第三者痕跡,影響她與白浪純潔的愛情。當然,對她未婚妻地位毫無威脅,反而有母愛加持的傻芙芙除外。

  被趕出來的提姆無所事事,看到同樣咸魚眼望天的白浪后,立刻小跑過來,樂此不疲的向他討教武技。

  “師醬,我們再打過一場吧!這次咱們都壓制住力量,繼續比拼技巧如何?”提姆期待道。

  她除了熱愛種地外,同樣從小養成‘健身’的習慣。準確來說,‘強身健體’本身就是種田必不可少的一環。

  沒有一具健康體魄,不能手撕魔物,不能一人成軍抵抗魔潮襲擊守護農田不被破壞,又有什么資格敢自稱‘農民’?

  她老家有一句話:想承包100畝田地,就要有殺一百畝魔物的覺悟。

  翻譯過來,你如果承包了100畝田,就必須又每天擊殺足以鋪滿100畝的妖魔血肉的實力。否則就是不合格的農民。

  白浪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后,一臉懵B,我怕不是對‘農民伯伯’這四個字有什么誤解吧?

  “我就算了,還是讓鬼鮫和你戰斗,我來替你分析不足。”

  白浪搖頭拒絕,最近一段時間,他經常和提姆過招。小姑娘的‘武裝色霸氣’具有隔絕超凡之力,以及強化硬化的效果。不僅能徒手毆打散自然系,同樣能大幅抵抗擊潰忍術,以及氣血。

  而且打在人身上,的確挺疼的。提姆每每戰到痛快處,就會開啟固有時制御玩一處子彈時間加速,神出鬼沒痛擊她的師醬。

  白浪做為提姆的師父,只能含著淚忍痛把B裝完。雖然并沒重傷,但他‘疊加血牛’的戰斗風格,并不擅長應對提姆這種‘速度暴擊流’。

  于是時間一久,他便開始推脫,并祭出‘干柿鬼鮫’來應戰。

  鬼鮫是個老實人,吃苦耐勞從不抱怨。而且他戴上必須死后,從中領悟一項項天賦神通,這讓他間歇性抽瘋,不是尬舞,就是倒立走墻壁壁虎漫步,又或是突然尖叫一聲,出現背景燈光嚇人一跳。

  因此,14代同樣需要大量實戰,才能將這些‘天賦’如臂使指收為己用,并完美的融入他的忍者戰斗中,形成自己的風格。

  這時,鬼鮫再一次和提姆戰成一團,兩人高速移動,殘影不斷在林中閃爍,勁風拂面,樹干被轉身即逝的小蘿莉一拳打爆,接著消失不見。

  角度沒有使用水遁忍術,主要以‘體術天賦神通’來對敵。他人長的兇惡猙獰,身材魁梧高達,但移動姿態說不出的輕盈漂移,這是鬼天鵝舞步的被動效果,讓他雙腿變得靈活輕盈。

  而提姆同樣身如孤鴻,南斗圣拳不斷切換,時而白鳥、時而紅鶴、時而鳳凰,在位移方面與鬼鮫殺了個難解難分。

  鬼鮫力大勢沉,體內融合了‘蒸汽鮫肌’,相當于同時繼承鯉魚王的‘鋼筋鐵骨蒸汽沸遁’;而提姆更是實打實的‘鋼拳流派’,與白浪一脈相承,更有白浪都眼饞不已的‘武裝色’。

  幾輪硬碰硬之后,反倒是鬼鮫呲牙咧嘴的甩動手臂。連續幾十輪的對拳,讓他感到骨骼破裂,這陣劇痛讓他靈活的手指變的遲鈍,怕是結印都要變慢了。

  不能這樣下去!

  鬼鮫心中一動,瞬間施展出天賦神通舞王disco變臉。

  突如其來的‘BGM’與‘鐳射燈球’充滿了吸睛效果,任何人在極度集中注意力時,驟然遭遇,都不免多看一眼。

  而這一看,便再移不開眼了。因為隨之而來的變臉充滿了嘲諷、拉仇恨的味道,在邪靈舞神的加持下,更是法則級的拉仇恨。

  相當于強制吸引敵人注意,干擾精神情緒,僵直一秒。而鬼鮫為了進一步強化這種效果,甚至不惜加載了變臉專屬時裝,那件保守、老氣,又難看的19世紀婚紗。

  一個五大三粗的藍色鯊魚臉壯漢,身穿一件古老白婚紗,在炫彩燈光與勁爆BGM中,忘我陶醉的沉浸在‘機械天鵝動感滑步’中,一臉迷之笑意。

  任何人都承受不住這股粗暴的精神沖擊,進而被污染。

  提姆也不例外,這味太沖了,她也是瞬間頭皮發麻,渾身雞皮疙瘩直冒,整個人都傻了,眼睛被辣到,腦中一片空白,心頭升起濃濃怒火,只想打死這個狗東西。她的靈魂被玷污了,再也回不去了。

  鬼鮫抓住對方震驚到呆滯的破綻,一個‘鬼天鵝瞬身術’,接著手刀劈出,就要結束這場比試。

  與此同時,提姆的意識雖然被污染,但他南斗圣拳已達化境,‘無想’之下,身體先一步本能反應,直接發動了魔法少女變身,依靠變身的無敵時間,擋住了鬼鮫偷襲,接著后知后覺‘子彈時間加速’,拉開彼此距離,接著又楞在哪里。

  “停!”白浪突然喊停,接著看向小徒弟,“提姆,你怎么了?連續走神,第二次完全不應該。”

  提姆這時看向他,疑惑道:“師醬,鬼鮫前輩剛才用出的能力……”

  “那時他的天賦神通。”白浪大言不慚。干柿鬼鮫哪來的天賦神通?而且還那么的辣眼睛,一看就不是這個世界擁有的獵奇技能。

  提姆努力總結語言:“鬼鮫前輩的‘天賦’很……效果很霸道,我也被震懾了。”

  白浪以為小姑娘被打擊到,寬慰道:“沒錯,就連我也扛不住,逃不過,你無需自責。”

  “不不不,不是的。”提姆連連搖頭,解釋道,“我想說我剛剛愣神時,突然感覺鬼鮫前輩的變化有一種似曾相識,但又說不上來。我現在終于想明白了,他的天賦,和我的魔法少女變身有異曲同工之妙。”

  “咦……?”聽她這么一解釋,白浪也陷入思考。

  是啊!鬼天鵝舞王disco嘲諷(時裝),的確有了那么幾分‘魔法少女變身’的味。同樣有特效,同樣有制服,同樣BGM特殊背景,燈光給足了,還能原地360°旋轉,各種矯揉做作讓人頭皮發麻的賣萌舞蹈動作。

  雖然鬼鮫的‘變身’不具備無敵效果,但他同樣有魔法少女所不覺被的‘嘲諷之力’。

  當然,兩者是一樣一樣的吸睛。只不過魔法少女的變身,讓人百看不厭,只想暫停了多看幾眼。

  而富貴丸的變身,那是對眼球的謀殺、對精神的折磨、對靈魂潑濃硫酸,讓人癲狂、讓人憤怒、讓人失去理智。冷靜后,又開始后悔長了眼睛。那是用一生都無法彌補的心靈創傷,只要看過一次,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不純潔了!

  “你想說什么?”

  白浪突然發現,被提姆這么一提,他再也無法正視‘美少女變身’。就像不要想大象一樣,以后提到‘魔法少女’,他就怕自己控制不住的想起‘富貴丸’,這會徹底毀了‘魔法少女’在他心中的美好印象。

  提姆不敢確定的說道:“我有種預感,鬼鮫前輩的‘天賦’和‘魔法少女’有些重疊,仿佛隔著一層紗,有著隱秘的聯系。”

  “你想干嘛?”白浪不確定的看著對方。

  提姆好奇道:“師醬,你覺得鬼鮫前輩可以再進一步,轉職成魔法少女嗎?如果成功的話,他的力量會不會更進一步?”

  白浪聞言打了一個寒顫,他更加后悔與提姆交流了,此時腦中已經控制不住的幻想起‘金剛芭比化的鬼鮫’一身超短裙婚紗,露出堪比jojo的樹樁粗腿,而深V領口被鼓鼓的胸肌撐起,接著彎曲強而有力的肱二頭肌,擺出水兵月的剪刀手造型,用老黃牛般沙啞粗狂的嗓門,像獸人一樣大聲咆哮:“俺要代表‘月之眼(無限月讀)’消滅你!”

  這™哪里是‘魔法少女’?分明是™‘魔法嘲諷MT少女∠(・ω)☆’才對!

  “這真是太可怕了!”浪臉色煞白的說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