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06章 碰瓷大蛇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敲定了‘圣地’選址,白浪無法立刻建設,于是驅使‘靈感大王’火速趕往水之國籌備施工材料。

  一路上,他時而乘龍疾行乘風破浪。當鯉魚王體力耗盡,便切換‘御棺術’,一發乘波擊驅動海遁,腳踩棺材板沖浪,速度比快艇還要快八倍。玩的累了,再坐回敞篷棺材中,讓邪靈拉棺繼續疾馳。

  趕路期間,他不忘通靈出最強合作伙伴大蛇丸,商議關于‘人工圣地’的投資與持股事宜。

  在考察并規劃‘蓮花池’期間,他已想好該如何保全自身利益,不被大蛇丸踢出局外,甚至反向陰他一波?

  當大蛇丸響應號召撕破空間出現時,四周傳來‘嘩嘩’海浪聲,接著勁風襲面不由瞇起眼睛,發現天地一色,眼睛余光看到海面正向后飛掠。

  他腳底立刻釋放出查克拉,牢牢吸附在棺面,才勉強保持住慣性,沒有被白浪狂野的‘靈柩漂移過彎’甩飛出去,失了顏面。

  下馬威啊?

  大蛇丸轉身,看到穩坐棺位之中,帶著墨鏡叼著根煙,正手持一串鐵簽燒烤海鮮的白浪:“聯系我何事,你的圣地就要開始了么?”

  “談的就是這個,吃嗎?”

  見大蛇丸搖頭,白浪自顧自撒鹽注入靈魂:“我的誠意你都看到了,現在輪到你了。建造圣地需要大量資源,投入越多成型越快,回報越高。這個世界總價值是固定的,圣地越強,占據的份額就越高,這點你不否定吧?”

  大蛇丸饒有興致的問:“你想要什么?”

  忍界破滅已成定局,他早就決定‘飛升上界’。到那時,他在忍界多年經營注定舍棄。即便白浪不提,他也不會錯過這次機會,將那些難以變現的身家都投進去。

  砸的越多,他的話語權就越大,然后順勢奪權,控股新圣地。白浪,只是替他‘白嫖丸’打白工的工具人。

  浪命令靈感王降低速度,當風聲不再刺耳后,才侃侃而談:“先說計劃,再談報酬。我是這樣想的……”

  關于‘蓮花池’的建設,基礎層面與瀧隱的洞天福地無異。只不過將地點換成海底,增強了安全性與隱匿性。

  對此,大蛇丸毫不在乎,因為他也是‘鯉魚得道’,甚至有著同款‘鯉魚網絡蠱寄生’。只是在后續分化路線上,與信仰邪靈體系的‘靈感王’分道揚鑣,選擇了大筒木外星生物科技路線。

  若按照輩分來算,白浪也不知道‘靈感王’算不上大蛇丸的‘爸爸’?

  從起源來論,大蛇丸源自‘鯉魚王’當屬后輩,喊一聲‘爸’不過分。但從輩分上算,如今的‘靈感王’不知重置了多少條,大蛇丸才是‘爺字輩’。

  太亂了,太亂了!魚圈真亂。

  “單純建立蓮花池圣地,無論規格、面積、級別,都只是‘瀧隱’的一個分支,缺乏競爭力。更遑論瀧隱的工程項目在忍界之中,也只是二流梯隊。最強的通用基因、惡魔之眼不算,光‘忍界三大圣地’的投資,也遠超出‘瀧隱’。因此,唯有彎道超車,才能加速‘蓮花池’的成熟。”

  “你有什么辦法?”

  “雙管齊下,一方面加速建設傳統通靈圣地,成功后,便能獲得瓜分忍界本源的資格。屆時,由閣下來操盤控制圣地,利用‘六道級根源’溝通忍界意志,加速擴張。”

  到這里,一切都如大蛇丸預料。

  類似的洞天福地在建成后,都必須一個‘六道級’的忍界管理員賬戶來壓盤,溝通世界意志,相互爭奪根源流出的能量。

  有些像股市操盤,奶就那么多,大家不是‘十尾人柱力’就是‘輪回眼、轉生眼持有者’或者‘大筒木血繼網羅’繼承人,B格都差不多,那么資金怎么分?當然是看誰更會哭,誰更能吸引忍界意志的關注,誰分到的奶就多。

  這方面,身為原住民的佼佼者,大蛇丸無疑擔得起‘世界之子’稱號。世界走向毀滅,急于自救的‘忍界意志’,自然更加偏向本土的‘大蛇丸’,給予更多支持,讓‘蓮花池’分到更多資源。

  白浪手持烤串,話鋒一轉:“另一方面,我打算引入‘信仰體系’加速圣地的成長發育。蓮花池的信仰,已經在水之國流傳多年,早已完成布局,還很有市場。有‘新七忍刀’做為信物,一直備受霧隱重視,此乃天時地利人和!”

  這個任務世界在契約者孜孜不倦的破壞下,已經進入晚期。哪怕最普通的平民,也能感受到壓抑不安的‘末日氛圍’,那是星球意志的絕望哀嚎,在潛意識層面影響眾生,讓一切生物都惶惶不安敏感脆弱。

  此外,整個忍界戰亂不斷,秩序崩塌。世界各地頻繁冒出深淵魔物、異界怪獸,襲擊平民。失蹤、謀殺、盜竊、搶劫……頂級強者日常爆發大戰改造地形波及平民,各國大名早就被轟殺一空。

  稍微有些地位的忍族,優秀的原著民忍者,都知曉了‘樂園’的存在,紛紛被拉攏,提前拿到offer,或舉族尋求生路。

  白浪在木葉定居期間,就聽說木葉最聰明的奈良鹿久,就已經看穿了忍界悲劇的未來,深深知曉大勢不可逆,非但沒有參與‘拯救世界’,反而積極與通用基因的成員交涉談判,為家族尋求出路。

  在他前往瀧隱打工的前后,奈良一族已經談好待遇,與那支團隊簽訂契約,舉族賣身。在忍界崩潰之前,利用類似‘黑暗之門’的傳送陣,轉移到另一個被通用基因控制的‘任務世界’中,成為了‘移民’。

  這種亂世,‘末日說’已經泛濫,各路教會迅速興起。

  修行‘信仰體系’的契約者們最喜歡這種沃土,紛紛碰瓷六道仙人,建立相關教會供奉自家邪神。底層民眾盲從愚信,抓住救命稻草,出于危機感獻上遠超平常的精純信仰力量,場面堪比丑國人哄搶疫苗。

  這種情況下,‘蓮花池’在水之國稱得上‘天時地利人和’,一旦涉足信仰體系,必能迅速滾雪球做大,讓‘圣地’進一步加速膨脹。

  如果將‘蓮花池’看做一家公司,白浪與大蛇丸,就是兩大股東。他秘密培養的‘小宇智波斑朱堯’將充當法人,負責擋在前面,替白浪扛因果、背黑鍋。

  大蛇丸作為股東之一,充當拯救世界的氣運之子,騙取世界之力補貼,灌溉‘蓮花池’加速擴張,積蓄世界結晶。

  白浪提供‘信仰體系’技術支持,增幅、催化圣地的發育。信仰規模越大,水之國信徒越多,就能快速斂財。

  同時,這也是劇毒。信仰之路,注定因果纏身。而在忍界即將被毀時玩這個,注定如無法還愿,必被反噬。

  信仰的快捷高效,大蛇丸不可能看不到,但后遺癥同樣可怕。讓他在這個時候‘信仰封神’,大蛇丸必然拒絕。

  如果若換個環境,忍界不會崩潰毀滅,他或許會嘗試一下。但如今,時間不等人。他不熟悉信仰體系,一旦沾染無法脫身。

  所以白浪順勢提出:這鍋,我來背!

  信仰有毒,卻是‘治愈神系’的必要口糧。神系想要擴張,必然要靠‘信徒’支撐。當然,計都也怕這種惡性因果,同樣會被反噬。

  于是,邪靈靈感王被白浪推上前臺,它將成為拉萊耶當之無愧的代言人‘靈感王大袞’,接受整個忍界的信徒膜拜,將收繳到的‘信仰’轉入‘治愈神系’的資產池魔神柱中。

  大蛇丸負責欺騙忍意志,界提取自然能量、查克拉;而大袞忽悠水之國平民,吸納信仰、散播邪靈污染,共同建設蓮花池實體產業。

  聽到這兒,大蛇丸陷入思考。這個提議利弊皆有。

  他是打算‘圣地’建成后,踢掉白浪自己玩的,但引入‘信仰’的確能夠加速。

  白浪穩坐釣魚臺,自信的擼起烤串,任由他思索,不愁對方不上鉤,這是陽謀。

  忍界走向末日,雙方勢必分道揚鑣。那時‘大袞’被水之國信眾‘信仰綁架’,成為拖累,注定無法破碎飛升,而是被迫困在忍界還債。

  忍界毀滅后,‘蓮花池’吸收大量‘高維物質、升維之力’,‘洞天福地’會隨著世界破碎被解析出來,凝結升華成‘半位面’。

  大蛇丸作為‘持有人’之一,想要攜帶‘蓮花池’破碎虛空,飛升進入樂園。但‘圣地’同時打下他與靈感王雙重烙印,‘半位面’被無數因果業力牽制。

  契約團隊開發‘房地產’的目的,就是將‘升維’后的‘世界碎片結晶’占為己有,帶回樂園做四階領主。從打工仔,一躍成為小地主,讓底層契約者為自己打工。

  那個時候,大蛇丸只能帶走‘一半圣地’跑路,至于有毒的另一半,只能忍痛舍棄。

  這個時候,有白浪控股的‘靈感王’當然還不起欠下眾生的因果,就讓他直接應劫,接受反噬,身死道消,灰飛煙滅,完成破產。

  接著,白浪作為‘拉萊耶海鮮城法理上’的所有人,‘靈感王’的親爸爸,順勢繼承這份遺產,白撿半個洗白后的拉萊耶,不過分吧?

  大提計劃如此,細節仍有操作空間。這是陽謀,大蛇丸看得穿,但不會拒絕。

  因為他們雙方哪怕團結合作,面對更多的契約者團隊,依舊缺乏競爭力。只有盡一切手段擴大圣地,才能撈到好處。

  如果大蛇丸排擠掉自己,憑他個人全力以赴,圣地最終停留在100。那么在這個基礎上引入‘信仰體系’,雙方合作后的基數與增殖速度都會增加,最終截止忍界毀滅,可能停留在800。

  獨占100,還是平分800?哪個更賺不言而喻。

  大蛇丸沒有直接答復,轉而問道:“你要的報酬呢?”

  浪振奮精神,提出‘外道魔像碎片’的要求:“這個必須滿足,我已經付出太多,拿到了‘副陣盤’。你必須幫我弄到這個,這是合作前提。”

  大蛇丸愣了愣,接著點頭:“只是碎片,我可以辦到,但需要時間。”

  “沒問題,然后,我還要寫輪眼,萬花筒寫輪眼,要108雙。”

  大蛇丸搖頭:“不可能。”

  “等等,我這不是私利,也是為了大家著想。用萬花筒合成人樁,做為圣地奠基。人樁品質越高,圣地吞吐自然能量效率越高,流量越大。”

  大蛇丸繼續搖頭:“我當然知道,但‘萬花筒’是無法量產的,每一雙都獨一無二,成型苛刻。我最多幫你搞到三勾玉,布置圣地的效果同樣不差。”

  “那好吧,三勾玉就三勾玉。我或許有辦法催生出‘不穩定的萬花筒’的辦法,在三勾玉的基礎上更進一步,但仍需要你的幫助。”

  大蛇丸好奇道:“你想要什么?”

  白浪:“我要擁有孕育出‘萬花筒’潛力的載體!我不需要他們必須是宇智波,但一定得是強大并且有潛力的忍者。上忍最佳,普通平凡的忍者、沒有閱歷的下忍,他們的靈魂缺乏底蘊,是不具備孕育‘萬花筒’的。我需要你幫我搜尋一批潛力充足,心中有愛,或者高覺悟,或者活在憎恨之中,偏執極端的忍者……”

  “你想用他們來催生萬花筒?”大蛇丸迅速理解白浪的說法,理論上的確可行。萬花筒就是擁有相應‘器量’的宇智波經受極端精神刺激后,產生‘陰遁查克拉’激發寫輪眼進化,轉化成瞳力。

  寫輪眼的蛻變偏重于‘質量’。與之相比,他選擇的‘白眼’可以量變產生質變。幾百上千的克隆體白眼,就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然而克隆幾百上千個靈魂空空的復制人給對方,是無法激發萬花筒的,搜尋載體的確很麻煩。但若能成功,倒是不虧。

  大蛇丸因為擁有更加稀有‘白眼’,因此對制造六成麻煩,門檻高,而且已經大規模泛濫,嚴重貶值的寫輪眼喪失興趣。

  “我試著幫你尋找,但是你也要配合,讓那個干柿鬼鮫幫忙。”

  “好!這第三……”

  “等等!還有第三?”大蛇丸突然打斷。

  “當然了!萬花筒成功,你我都受益,你幫助我合情合理,不算報酬。閣下擁有‘巨大轉生眼’嗎?”

  大蛇丸瞇起眼睛,這些契約者果然討厭,什么辛秘都知道,但還是點頭:“不錯,你想借用?”

  “不,我這里收購了一批寫輪眼,閣下也能提供大批量三勾玉。何不……幫我也制作一顆‘巨大寫輪眼’呢?”

  無限月讀是個好東西,白浪別的都不饞,就饞‘月之眼計劃’。因為這東西和計都的夢境神職絕配!

  他打算借助‘水之國信仰體系’,在‘蓮花池’基礎上,構造一個‘地上神國’。倒那時,即便大蛇丸向帶著‘通靈圣地’跑路,白浪也能保存并剝離出一個完整的‘夢境神國’,完成‘世界結晶’的提取。

  至于這個‘夢境神國’怎么建造?白浪打算復刻‘月之眼’計劃,搞一場小規模的‘無限月讀’,至于核心道具,就用這個‘巨大寫輪眼’。如果計劃通,就直接將它鎖定成這次任務的寶具!

  “可!”

  深深看了白浪一眼,明白對方這是在給自己留后路。與其為了‘通靈圣地’歸屬撕破臉,不如給對方一些盼頭,好聚好散。同時還能激發對方工作積極性,共建‘蓮花池’。

  這時,白浪才算感受到大蛇丸的誠意,于是笑的更加友善:“第四……”

  大蛇丸眼角抽搐一下,還來?沒完了是吧,把我當提款機了是吧?

  白浪態度一變,無比謙虛的詢問起尾獸的問題:“您手頭有尾獸嗎?我想收養一只,用來鎮壓‘蓮花池’的氣運,充當一臺‘查克拉永動機’,增幅圣地建設。”

  這種為了大家好的態度,讓大蛇丸舒了口氣,如果成功,他也能從中受益。

  但還是搖頭反駁道:“別想了,十尾的重要性你也清楚。主導忍界毀滅的勢力,不會放過任何一只尾獸。我的確知道‘三尾’的下落,它在數年前就被我提前擊殺。這也是我準備的談判籌碼之一。”

  大蛇丸當初在與契約者的合作中吃了虧,但仍不愿早早飛升,也不想綁架一只尾獸淪為眾矢之的,于是雞賊的跑去擊殺三尾,并早早鎖定其復活位置,當做談判籌碼。

  如果沒有白浪,他或許會以‘三尾’這張牌,尋求新的合作。但如今‘蓮花池’將成,他打算將籌碼壓在這邊。

  “我可以告訴你三尾重生的地點,到時你將尾獸取出,咱們四六分成,交換我對‘蓮花池’的控制權,如何?同時,我再附贈一則信息。”

  白浪反問:“尾獸還能分成?”

  “當然,九尾都可以切割成陰陽兩只。你們契約者,同樣提供‘尾獸切割’服務。渦組織那邊,可以將一只尾獸同時分割成12只左右的樣子,只收取兩只做手續費。分割后,每只小型尾獸,都能保持穩定性與獨立性,并受到忍界意志認可。自然,也有掌握不同‘小尾獸’的勢力,相互襲擊,彼此奪取,吞噬重鑄大尾獸。”

  白浪一驚:“這也行?”

  “當然可以了。十尾人柱力的強大,早已是公認的常識,誰都想得到‘十尾’,相當于提前鎖定世界崩潰后最大的那筆遺產。但是誰又能得償所愿?因此將尾獸分割成十數份,制造出更多‘小十尾’,反而能減輕壓力,不被覬覦或圍攻。”

  當‘十尾’只有一個時,持有者會被所有人圍毆。當‘小十尾’有十余只后,大家有打不死對方,于是只能忍了。

  當今,契約者團隊相互交換‘小尾獸’,集齊全套,制造‘小十尾’,是一種主流模式,性價比比爛大街的‘私服輪回眼’更高,因為‘十尾’是忍界認可的先天查克拉神獸。

  以‘十尾’作為‘圣地’的驅動程序,效果極佳,不必‘大蛇丸’這個管理員差。

  來忍界發財的團隊,都知曉劇情與隱秘,因此不存在什么獨一無二的情報優勢。這場游戲一開始,大家都直奔終極目標而去。

  ‘私服輪回眼’不僅泛濫而且大幅貶值。三大圣地慘遭滅門。氣運之子被提前豢養。各路劇情強者紛紛被簽約,秘密培養。‘六道仙人’被瘋狂碰瓷。

  白浪所能想到的套路,都被其他契約者玩過了。甚至,連‘黑絕’這種先天管理員賬號,也在數年前就被華麗的捕捉了,至今下落不明。月球上的大筒木滅門慘案,大蛇丸也是親歷者之一。

  “好,就三尾了!”聽完大蛇丸的解釋,白浪不再挑食。再挑食,就真的一只尾獸都蹭不上了。有了三尾,他或許能湊齊一套‘小十尾’?

高速文字維度侵蝕者章節列表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