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02章轉戰水之國,新的天才出現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詢問環節結束,白浪成功洗白自己,同時也失去利用價值。

  首先,他褻瀆祭司綁定的神靈主動拋棄他,使用價值跌至谷底。身上傷勢太重,和死沒有區別。至少死人不會拖后腿,消耗占用醫療資源,但白浪會。

  而他的傷,就連他自己都無法醫治,偌大瀧隱就更沒人能做到了。毀滅團隊雖然實力雄厚,但也不可能將有限的保命底牌,浪費在一個外人身上。

  于是對方提出了合理建議,希望浪能體面的選擇回歸,接受墳場全面而系統的治療。

  “你現在已經廢了,即便逞強留下來,又能有什么作為?這種傷勢,越拖越嚴重,甚至留下不可挽回的病根,早日回歸才是正途。”

  其次,則關于白浪手下新人的使用問題。

  原本,毀滅團隊租賃了‘新人們’的使用權。作為報酬,將新人創造的‘收益’轉賬給浪。同時,還可享受‘洞天福地項目’建成后的分成。

  但昨夜混亂過后,邪惡勢力強挖‘陣盤’,毀掉部分格局,元氣大傷;同時‘死亡團隊’強行插手這一項目,利益縮水。

  但從好的角度出發,伴隨‘新伙伴’加盟,瀧隱無論人力、物力還是其他資源都不再匱乏。白浪租賃的新人則紛紛被大樓爆炸重創,雖說一個都沒死,但壓榨價值也所剩無幾,反倒成了拖累。

  尤其昨夜‘法陣’多點連續崩潰,就是因為大量吸納閑散人員,良莠不齊,才被敵對勢力大量滲透策反。這些垃圾都該被清理!

  于是‘毀滅團隊’開始內部肅清、大量裁員。排除掉不可控因素,并重建基盤,修復‘副陣盤’被奪的隱患。

  針對白浪以及他的團隊,瀧隱以浪用人不明、引狼入室、嚴重違約……等理由,一拍兩散,單方面終止雇傭合同,并拒絕支付約定報酬。

  出于對殘疾人關愛,瀧隱并未追究他的責任,或追回他已經獲得收益。只是將他與新人們一起踢出來。充分顯示了資本家的冷血的拔叼無情。

  這份待遇,同樣是浪所期待的。

  他對那份‘報酬許諾’沒半點興趣。至于實質性的‘報酬’嘛?濁龍公子已經替自己領取,此刻就躺在‘盲盒’里,等待自己開棺。若繼續留在‘瀧隱’打工,時刻受到監視,他反而處處別扭不自在。

  如今,他憑演技華麗退場,從此海闊憑魚躍,即將回水之國老家,搞度‘蓮花池假圣地’建設開發。但就這么直接走,太果斷,反倒不美。

  出于‘一個影帝的自我修養’,白浪臨走前只能再演一波。前后呼應,進一步強化人設。

  于是已經高位截癱的他,坐上了黑洞天尊霍金同款的‘全自動聲控輪椅.改’,表現出一股身殘志堅不回歸不放棄,即便輸的傾家蕩產,仍有貸款一搏的勇氣。

  他頻繁登門拜訪,表示還想留下為‘瀧隱建設’出一份力。只要‘毀滅團隊’能助他恢復健康之身,憑他醫療才華,定能再創輝煌,報之以瓊瑤。投資回報率高達872.5!超值驚爆價。

  面對白浪這種賭狗式的瘋狂,負責接待他的契約者連連搖頭。

  你™都殘廢成這個樣子了,哪來的放手一搏的勇氣?當我們是公益組織咩?有拯救你的道具,用在三階身上他不香嘛?

  但對方還是好心,勸說白浪主動放棄:“回歸吧,沒可能的。你這種傷勢,等于判了死刑。此時僥幸保住半條命,能及退場回歸,才是最大的幸運。多少契約者連回歸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死在任務中,閣下不要不知足。”

  幾輪請求都失敗后,白浪果然一副心態爆炸的敗犬模樣,態度180°大轉變,叫囂拋棄自己是瀧隱最大損失,他日定能卷土重來,重獲健康。

  “這個世界上,還有覺醒輪回眼的綱手!‘輪回天生之術’連人都能復活。還有大蛇丸的‘不尸轉生’,不就是換一具軀殼嘛,憑什么判我死刑?我一定能恢復的,咱們走著瞧!”

  將最后一場戲演補齊,白浪帶著滿腔不甘與憤怒,顏面大失負氣而走,帶著一群菜雞新人離開瀧隱,全身而退不留半分破綻,走的毫無違和感。

  兩日后,白浪租了一支‘雷車車隊’,滿載19名重傷掛彩的新人,踏上前往水之國的路程。這批新人雖慘遭驅逐,但其實不虧反賺。

  他們在大樓被爆破時,那些重傷瀕死的,第一時間就被精靈刷了圣光,xu命有方。只要離開‘瀧隱’輻射范圍,白浪就能為他們血療,重獲健康。

  接著,他們被瀧隱驅逐,從此不再受壓榨,恢復了殺怪刷余燼爆裝備的盈利能力。同時還借助‘毀滅團隊’得到拔苗助長式的合理增強,賺爆。

  最后,經過這次的‘瀧隱試煉’,新人普遍拿到一個不錯的評價,主線任務進度已經過半。過程崎嶇了些,但結果穩賺不虧。

  但與濁龍一比,就差了些意思。

  龍哥單是‘反復跳反打破法陣引狼入室’,主線進度就無限趨近于完成。隨后,他斬殺兩名三階,可以理解成單殺兩個影級強者(實則更強),評價爆表,突破到精英上忍。

  最后,當他長驅直入瀧隱樞紐,手撕‘副陣盤’,徹底毀了棋盤一角后。這份成就,在‘零階新人’的加持下,更是達到了影級。如果龍哥偷走核心陣盤,甚至能刷出六道級的完美成績。

  培養出這么多讓人感到驕傲的新人,白浪這次度假,光憑‘引導者’這份委托,就能發一筆小橫財。

  前提是,他精心打造的‘最強新人王’能夠活著回歸傳火樂園。對此,浪有些猶豫,‘阿濁’他知道的實在太多了啊。

  世間安得雙全法?既拿獎金又滅卿。

  雷車小隊離開瀧隱勢力范圍后,白浪并未回歸,而是打著尋醫求藥的幌子,一路向海邊出發,一副追蹤‘大蛇丸’的架勢,很快擺脫‘毀滅團隊’派出的跟蹤暗哨。

  接著,他搖身一變,在精靈妹驚喜到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恢復了正常狀態。

  重鑄完畢,健康浪再次上線。

  沒有血統污染,沒有寫輪眼,沒有木遁。‘宇智波茶樹菇’這個身份,暫時離線下場。現在,只有蓮花池鱗仙人,即將重歸他的王國。

  繼承上次任務的身份與因果后,自然有新的生活與圈子。新人的處理與歸宿,也成了問題。

  蓮花池的高B格‘鱗之仙人’,總不能帶著二階萌新‘血巫醫’的小寵物們,一起在忍界興風作浪吧?那個還辛苦演個什么戲?

  白浪略作思索,蓮花池這邊,只需要留下奧菲莉婭和提姆幫忙。至于新人,統統寄存到‘霧隱’好了。

  他在瀧隱深造的時間,富貴鮫也回到霧隱,重拾‘暗部部長’的關系網。這些新人們,也完成拔苗式強化,實力嚴重溢出,完成主線任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因此將他們丟到偏僻的水之國,讓13代安排一些簡單任務,再派霧隱忍者暗中照應保護,很快就能低調完成主線任務。

  那個時候,這份公益性質的‘委托任務’就完成了,找個機會讓他們集體飛升。

  等等!我應該學習‘瀧隱精神’,將他們與‘蓮花池圣地’相互綁定,繼續作為‘免費維度侵蝕通道’來壓榨。

  沒錯,我辛辛苦苦將你們培養成才,你們要懂得感恩,是時候回報我了!

  相同這一點后,白浪瞬間念頭通達,躺在精靈的膝枕上,構思如何在深海底部建設‘通靈圣地’,又該怎么應對大蛇丸,攫取足夠利潤。

  車隊穿過邊境線,進入火之聯邦,接著直奔前波之國港口。

  一路上,白浪無所事事,目光在幾位‘同伴’見徘徊。

  奧菲莉婭在確定自己完好無損后,迅速脫離瀕臨崩潰的黑化狀態,不再暴虐充滿毀滅傾向,重新回歸軟萌、乖巧、順從的模樣,對白狼的要求百依百順。

  但越是清純可愛,白浪越感覺到她的精神分裂與不穩定,妥妥的粉切黑。這種精神病患者,不適合談戀愛,不過枕起來倒是挺舒服的。嗯,先吊著她胃口,穩住患者情緒,想辦法治療她。

  提姆在那天夜里,為了守護白浪以及眾多廢物新人,正兒八經遭遇一場場車輪戰。被迫與多名敵對陣營二階交手,真正的廝殺數輪。

  由于當時環境的限制,她未取得對二階的擊殺,卻實質性擊敗兩名二階精英,并割了大量雜兵。這對她的成長有巨大助益,關于魔法少女形態的運用,也有更多領悟。

  此時,她正獨自坐在一輛雷車中,閉關進化。

  小芙芙同樣找到新的玩伴,正快樂的研究起小火龍燃氣灶的更多用法。

  她本就是毒料理傳承人,對烹飪一道小有天賦。上次忍界之行,她就領悟總結出兩份食譜萬物天婦羅五毒兔頭。

  如今小火龍的出現,補全烹飪領域中‘火焰’這一環節。一鍋在手,讓她隨時隨地都能置身廚房,將路邊撿來的蟲子、毒蘑菇、野果統統裹面油炸。

  而一直活在白浪帶來的死亡陰影之下的小火龍,也漸漸振奮起來,看到一線生機,努力把握住這份來之不易的機會。

  以前,它在‘白家’并不被需要,隨時都能感受到被白浪當做‘食材’上下審視的目光。沒殺它,并非仁慈或‘寶可夢保護主義’,只是因為太小,沒有三兩肉,完全把它儲備糧養成。

  死亡與被食用的陰影,總是在小火龍的心中徘徊,讓它絕望而抑郁。

  但如今,長壽丸頓悟了燃氣灶之道!終于找到龍生價值。

  只要它被需要,就不會被殺害。只要它精益求精追求更高的‘燃氣灶’境界,數十間如一日鉆研‘火焰調節、輸出、變化’。最終做到無可取代,被小主人依賴,就不會被吃掉!

  這,正是長壽丸的長壽之道!

  鰻魚、壽司、天婦羅這種靠炒作出來的渣渣都能封神。我長壽丸,憑什么不能成為寶可夢中的新神獸?燃氣灶之神!

  找到人生價值后,‘小火龍’瘋狂討好傻fufu,竭力鉆研尾部火焰的輸出與穩定,以可怕的速度成長,迅速適應了芙芙的烹飪習慣,做到了心里有靈犀。

  小小年紀,還沒進化過一次,就成長為一只‘傳說中的廚具’。

  白浪將這一切看在眼中,感慨不愧是奧菲莉婭挑選的禮物,雖非原石,但出奇的有靈性,非常聰明。

  長壽丸越如此,就越想養肥了吃掉啊。這種靈獸,或可提升悟性,直接將某個卡死在極限的‘能力欄’頓悟到Lv6。

  目光略過正掐著小火龍喉嚨,往它嘴里塞食物的小芙芙,白浪最終停在一直忽視的朱堯身上。

  要不是看到他,白浪都差點忘記,這位才是自己的親生客戶。反倒是半路領養的白濁之龍,比他更像自己的親兒子。

  罪過!罪過!

  對于朱堯,白浪原本有一套‘A計劃’,具體內容不必贅述,只能用‘十分敷衍與普通’來形容。

  他當時的想法就是,隨便改造一番,增強‘五火球弱雞’的生存能力,對得起對方報價,達成符合‘樂園契約判定標準’最低要求,就直接收手踢人。

  但現在么,情況變了。

  他對野生的濁龍都能仁至義盡,直接造神。那么為何面對親生客戶時,卻敷衍了事?

  不!我應該更加百倍的為顧客著想,貼心服務才對。于是白浪下定決心,就趁著趕路的幾天,好好培養他,從此逆天改命,完成質的飛躍!至少也要比‘濁龍’強三倍。

  奪取‘副陣盤’后,他如今也算‘有地’一族,這處‘圣地’如果經營得好,回報之巨,甚至超越了‘三階’,那是四階領主們才有資格接觸的。

  關于‘洞天福地’的秘密,白浪在接觸副陣盤時,依靠出入真理獲取大量信息。其中有一點非常重要。

  當‘圣地’或‘洞天福地’完工后,這只是硬件的一部分。把忍界看做一個國家,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圣地工程’就是星羅棋布的‘城市’。

  這些‘工程’對忍界的侵蝕,就是向國家(世界)索要本(本源)政策傾斜、龐大資金、投資扶持……等等。

  從忍界瓜分‘世界本源’的多少,除了‘圣地’的規格外外,同樣還取決于‘市長’,圣地的實掌控者。

  就比如前妙木山的‘蛤蟆大仙’,或者龍地洞的‘白蛇仙人’。再比如,因果法理上蓮花池的主人‘鱗之仙人’……等等。

  這個‘控制者’必然符合以下幾點要求:

  首先,至少六道級。如今忍界市面上,大量流出寫輪眼與木遁,就是用來合成‘輪回眼’獲得忍界管理員賬號的。大蛇丸的‘轉生眼’1000符合這一要求。

  其次,必須是忍界原住民,或者契約者完成洗白,得到世界意志認可的人。

  那些純粹的外來者,是域外天魔、是侵略者、是滅世者,只會遭受針對與打壓,休想得到‘世界意志’認可。因此各方勢力,或扶植培養代言人,或努力為忍界做貢獻,洗白自己。

  白浪的鱗之仙人稱號,就已經達成第二個要求,被忍界認可并注冊。而他只要努力一下,或憑借邪靈化,同樣能滿足第一要求,與忍界意志深度綁定。

  但成為‘圣地’代言人后,不僅能從‘世界意志’那里獲得撥款與投資。同時,當世界崩潰那一瞬,作為利益共同體,也將遭受相應的反噬。不留神,很容易玩脫。

  白浪既不愿意承擔這份責任,又不愿意將‘代言人’讓給大蛇丸,從而被架空,一步步喪失對‘蓮花池’的控制權。

  大蛇丸那邊也一樣,既想獨吞‘真圣地.蓮花池’的所有好處,又想將鍋丟給白浪背。所以在那天夜里,并未向浪索要‘副陣盤’。

  雙方達成默契,誰持有‘副陣盤’,誰就去開發房地產,自己在忍界注冊法人,承擔各種因果。

  白浪對此的應對方法,就是努力培養‘腰子’,洗白‘腰子’,幫助他在水之國出位,一步步深度融入‘忍界陣營’,成為蓮花池董事會選中的執行CEO。

  為此,他早早要求對方自費訂購‘宇智波限量款寫輪眼’,為的就是繼承‘斑’的命格與氣運,方便洗白上位。

  于是,他看向朱堯的目光就更加和善了,比看濁龍還要慈祥溫暖。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