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99章 完美謝幕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搞懂了‘陣盤’的運作原理,白浪要做的就是打斷它的進程,再將已經和這片土地半融合的‘陣盤’摳出來,重新退回半激活待機狀態。最終選擇一塊新土地,安裝進去導出里面的‘洞天福地備份’,創一塊自己的圣地。

  好消息是,瀧隱這片土地無論能量供應,還是其他資源分配,統統都傾向‘主陣盤’那邊。那里才是重中之重,只要核心陣盤在這片土地上展開,相當于一棟別墅的主體框架完成,其余都是細枝末節。

  因此‘副陣盤’的進度、阻力都遠小于挖出主陣盤。

  而壞消息是,哪怕阻力非常‘小’,對于白浪而言,也是一件高難度事情。別說二階,就算大多數非相關專業的三階契約者,面對‘陣盤’也是有心無力,甚至無法觸碰。

  這件東西的層次相當高,已經凌駕三階之上,涉及到‘干涉世界’。‘陣盤’本質就是一個低配的‘袖珍小世界意志模型’。麻雀雖小,但逼格不低。

  白浪也是靠‘邪靈’本身所具有的‘規則性’,以及‘陣盤’本身的不設防,才成功完成解讀。換做旁人,連碰都碰不到,更別說從中讀取資料了。

  它此刻每延伸出的一根金色絲線,就是與這片土地締結的一份連接。每根消失的絲線盡頭,對應著一個陣眼以及人樁。可以想象成鎖住某頭猛獸的一根鎖鏈。

  浪數了一下,一共108根,延伸進虛空消失不見。這是個相當玄學的數字,十分符合天道空間的修仙特色。其中有十余根變的黯淡無光,應該對應著被濁龍投毒毀滅的人樁,但依舊未斷裂。

  他現在面臨兩個選擇:

  如果對自己充滿自信,那么憑實力,暴力扯出‘陣盤’,同時掙斷108根鎖鏈,打斷它與這片土地的融合,暴力拆解。

  另一條路,分別切斷這108份聯系,讓它與這片土地的聯系不斷削弱,最終將阻力降至最低,以更小的代價順利取出。

  一個簡單快捷但必須實力派,一個繁瑣復雜的技巧流。浪自然是選擇:兩者都要!

  “阿濁,飛黃騰達的時候到了,來,站這里!記住低頭閉眼,不要再看了。”

  白浪轉身,幫助一臉癡迷,已陷入‘副陣盤’被動釋放幻象中無法自拔的濁龍,一拳恢復出廠狀態,完成了‘物理重啟’,重新清醒過來。接著指了指‘副陣盤’正下方位置,叮囑起來。

  濁龍捂著臉,心中既委屈又迷惑,你為什么打我?這里是哪?剛才都發生了什么?

  雖然他丟失了一大段記憶,卻驚喜發現自己的賬面上,又多出好幾筆巨款獎勵。因此心中的委屈與怨氣瞬間不翼而飛,看在余燼的面子上,瞬間乖巧起來,老板讓我做啥我就做啥!

  白浪托起下巴,將所有邪靈都收回對應能力欄中,只保留荊棘娘‘鬼上身’,冰鎮自己的靈魂,時刻保持清醒,踱著步盯著副陣盤琢磨思考起來。

  他剛才觸碰‘副陣盤’必然引發漣漪,讓‘主陣盤’那邊持有者感知到。不過此地最高防御力量已被大蛇丸拖住,核心樞紐那邊戰斗進入白熱化,根本不可能分兵。

  只要自己不流露出徹底‘挖墻角,刨祖墳,破壞瀧隱圣地’的動機傾向,他們會暫時默認這種情況。

  可惜,如果自己背后真有一個來自墳場的高階團隊,直接奪走這處樞紐控制權,與對方一起合作發展才是王道。

  至于現在嘛,他若親自出手挖出陣盤,在這個過程中,個人詳細信息會被記錄,并傳至‘核心陣盤’內。這就好比,你盜了別人的企鵝號,給自己轉款200。下一秒,人家的手機端立刻接到提示,只要追查贓款方向,就鎖定收款人是誰。

  白浪當然不想做收款人,不然辛苦培養條濁龍做什么?我放棄那么多擊殺,送給你海量余燼,你不該回饋一下恩主嗎?

  所以干‘背鍋龍王’再次上線,他將以區區0階身份,挖出三階都不能撼動的‘副陣盤’,終究還是一個人背下了所有。

  “前輩,我需要做什么?”

  直視‘副陣盤’的洗腦副作用相當嚴重,他丟失了大量記憶,有些糊里糊涂。卻保留下今夜白浪對他造成的刻入靈魂的恐懼。

  這么一番折騰后,他頓時少了一堆‘小心思’,也忘記與白浪的仇恨和恐懼,但更加敬畏與忠誠。尤其看到夸張的緊張數字,整個人更加積極熱情。

  白浪同樣欣賞他的覺悟與轉變,于是多說了兩句,打算鼓勵寬慰一下對方,提升他的信心:“你或許會詫異我今夜所作所為,目的究竟為何?事到如今,我也不隱瞞,直接攤牌了。我的背后,有一支不遜色于毀滅、死亡樂園的契約者團隊。之前大蛇丸你也看到了,他就是我們發展的一個下線。今夜的終極目標,就是要肢解這處圣地,斷其一臂據為己有。”

  濁龍雖然被刪掉大段記憶,但殘留許多碎片化信息,多少也能聽到白浪話語中蘊含的意思。因此既振奮又疑惑。

  隊長愿意透露這些,說明已經接納了我。在連續背叛并得罪死兩個組織,以為窮途末路內心無助之際,瞬間抓住救命稻草。

  但他也在疑惑:“我們有這樣的實力,為什么不強行入注‘瀧隱計劃’,成為其中一員。反而主動交惡,得罪雙方?”

  白浪欣賞的點點頭,瞬間化身神棍,和善道:“那是因為咱們組織的行動模式,與對方的‘項目’有著本質沖突。咱們所屬勢力的最高統治者,是一尊信仰輻射多元宇宙的真神!我主要在忍界建立地上神國,注定不為外人所容忍,因此不存在合作可能。強占瀧隱建造神國,只會遭受其他團隊的圍攻。因此,肢解一處,另建神國。而你,就是我主選中的‘圣徒預備役’之一,因為你擁有與‘主神’共鳴的獨特體質,這是旁人不具備的特質。甚至連大蛇丸,都要遜你三分,不然,我為什么對你這么好?”

  濁龍聞言怦然心動,他一直疑惑引導者為什么待自己這么好?如果這背后有‘神靈’插手,就很好地解釋了。對方既排擠壓迫自己,又不得不培養幫助自己,所以才表現如此矛盾。

  濁龍:“我能做些什么?”

  白浪:“我主真身并不在忍界,所能投射的力量有限。因此無論傳播信仰,還是建造地上神國,主要以我們為主力。等下,我會進行祈禱,請求神主跨越時空,降下幾分力量加持你身。那時,你將超越人類,成為神靈在人間行走的代言人。你記住,用自己的神力,挖出那塊陣盤即可。”

  “有危險嗎?”

  “哪有危險?只有好處!若非你的‘共鳴度’更高,容納‘神之力’更多,這等好事又豈能輪到你?想想吧,你若能破壞瀧隱工程的進度,挖出一塊‘副陣盤’,主線任務進度將暴增多少?你以一己之力,扭轉改變了四支團隊所爭奪的‘洞天福地’。同時,你又將獲得多么濃厚的神眷?”

  “我干了!”他雖然很多記憶都模糊不清,但有一點卻無比清晰,那就是富貴險中求!他今夜的收獲,是過去一個月總和的幾十上百倍。

  現在,改變命運的機會就放在眼前。背后有神靈力挺,我還怕什么?

  白浪在忽悠濁龍,幫助他進行心理建設的同時,也通過‘副陣盤’讀取了對應‘陣眼、人樁’的具體位置。外界,那些圍攻樞紐的‘海鮮魔物’們,不知不覺間少了一層,調頭奔向埋葬人樁的不同位置。

  與此同時,浪裝模作樣高速吟唱一段根本聽不懂的rap,然后突然將靈感王的人間體鯉魚王從精靈球中釋放出來,真的無中生有,憑空捏造出一尊神靈!(邪靈)

  看到這尊無比邪惡,時刻沖擊著理智值的‘克系生物’。強化了全套‘鯉魚vip套餐’的濁龍,非但沒有崩潰瘋狂掉,反而生出心血相連的親切感。對于浪所言的‘共鳴度’瞬間又多信了三分,我果然與神有緣!

  另一方面,他也通過剛剛的心理建設,讓濁龍腦補出眼前這只強大無比的存在,僅僅是我神在忍界塑造的一個分身投影。這讓已經在竭力彰顯自身威勢的靈感王,逼格瞬間翻了無數倍。

  下一刻,不由分說,鯉魚王上身。

  靈感王通過它與子蠱間的鯉魚網絡,瞬間與濁龍心靈連接,奪取其身體控制權,將他變成神靈在人間的代言人。

  接著,濁龍身體不受控制,體內魚脈蠱蟲爆發,燃燒生命,啟動仙人模式。腹內‘魚柱力’封印開始暴走,與他血肉相連,被迫開啟八門中的五門,查克拉節節攀升。

  治愈神系聯手燃燒儲備的‘信仰之力’支援眼前的靈感王,將邪靈之力統統加持在濁龍身上,幫助他一躍進入‘邪靈化’,擁有了接觸‘陣盤’的資格。

  最后,他的‘寫輪眼’也在眾多超階的能量刺激下,失控急速轉動起來。三勾玉隱隱有些扭曲,這是要開萬花筒的前兆。

  這不是他主動開眼,而是突然承受太多力量,一瞬間連跨數個階位,又控制不住,嚴重溢出的副作用。

  在魔神柱全力支援下,濁龍的腳下張開一處變異的‘夢魘魔域’,周圍空氣中飄散出海洋的氣息,耳畔傳來‘嘩嘩’的海浪聲。

  與此同時,靈感王傀儡濁龍也通過‘蟲族網絡’連接上眾多‘海鮮魔物眷族’。雖然它們缺少智慧與理性,但也能作為劣質信仰源頭,此刻與神靈合一,一種超越語言的信息,在這張‘精神網絡’中瘋狂回蕩,瞬間壓榨它們的靈魂,進行洗腦式折磨,抽取到大量劣質信仰,并通過‘濁龍’這臺反應器進行燃燒釋放。

  就連戰斗中的大蛇丸,也察覺自己的‘蛇族網絡’被一股同源,臨近頻率的信號嚴重干擾。就仿佛原本清晰的收音機,突然發出滋滋聲,并且竄臺,冒出大量讓他感到頭痛的信息。

  “啊,贊美沉眠深海之中的四海之神,掌握生命進化的偉大蓮花池之主!”

  龐大的信息流在‘鯉魚網絡’瘋狂回蕩,那些奔向各處陣眼的海鮮魔物們,這一刻也會受到‘邪靈之力’的加持,兇狠撞擊發動自殺式攻擊。

  治愈神系除舞神、小天才外的所有邪靈,都孤注一擲燃燒掉所有‘邪力、神力’儲備,通過‘濁龍發生器’,將這股龐大力量,通過鯉魚網絡以‘神術祝福’形式發放下去。

  下一刻,海鮮軍團紛紛升華,撞擊,自毀。那一根根本身層次極高,無法接觸因此無法損壞,但實際質量卻一般的金色絲線,一個接著一根斷裂。

  而喪失控制權的‘濁龍發生器’,此刻也吸足了能量,五門全開化身深潛者,額頭青筋暴起,雙臂高舉,扣住了劇烈變形的‘副陣盤’,拼盡全力向下拉扯,一副便秘拉斷腸的壯烈模樣。

  同時,他幾經強化的生命力,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耗。凡人難以承載‘邪靈’上身,他所能保持的時間,只能按秒計算。

  這個架勢下去,恐怕濁龍自己把燒光了,也只能將‘副陣盤’扯出1/3,最終功虧一窺。

  白浪并沒慌張,身后慈悲圣母一閃而逝,發動了自己的唯一規則能力扭曲治愈。

  這回,白浪將自己當做‘血包’與‘濁龍’進行連接,以‘扭曲治愈’的方式,將自己的生命力源源不斷流過去,為其續命。

  他雖然‘血條’夠長,但光燃燒自己也不是辦法,于是將所剩無幾的三位‘忍刀眾’也召喚出來,將其當做血包,一同流向濁龍。

  三只忍刀眾覺悟極高,直接開啟仙人模式,將所有力量都傳遞給無底洞一般的‘濁龍發生器’。

  最終,全力防守敵人進攻的‘瀧隱團隊’終于察覺到不對,但想要阻攔為時已晚,他們正承受著狂暴攻擊,根本分不開身。

  大蛇丸也察覺到‘邪靈’全力爆發的力量,心中嘖嘖稱奇,知道自己的合作伙伴似乎達成了目的。

  下一刻,他突然動用六道級力量,一發空神擊,將眼前三階盡數傳送到看不見的地方。接著撕裂空間,出現在位置極為明顯,絲毫不掩飾的邪靈身邊。

  然后看到了氣若游絲,臉色蒼白,生命之火劇烈波動,徹底昏迷倒地不起,但雙手依舊死死抓住一團‘能量聚合體’的濁龍,被同樣凄慘虛弱的白浪,用封印術塞進一口棺材中。

  緊接著,他突然發動了逆通靈之術,將這口棺材傳送走,然后像是失去力氣般,跌坐在地上,露出得逞笑容。

  與此同時,遙遠的天邊。13代富貴鬼鮫與兩只七兔眾,正乘坐一艘船在海面漂泊。

  周圍的海面上,大量被蠱寄生的‘鯊魚、章魚、海怪’密密麻麻浮出水面,為他們保駕護航。

  空間忽然扭動,一口棺材砸落,撞斷了甲板,重重躺平。

  鬼鮫與忍兔眾對視一眼,共同抬起這口棺材,一起躍出船舷,‘噗通!’一聲墜海,在沉重青銅的拉扯下,技術墜海。越降越深,最終消失在深海的黑暗中。

  “你將那東西送到哪去了?”大蛇丸打量著四周,試圖尋找剛才那燈塔般顯眼的邪靈,但白浪已經將‘精靈球’收入隨身空間內。

  接著答道:“一個契約者找不到的地方。‘副陣盤’與‘主陣盤’是一體,擁有追蹤、定位功能。如果咱們選擇在忍界任意一處土地上建設‘圣地’,必然會被他們找上門,不死不休。”

  大蛇丸:“所以?”

  白浪:“所以圣地蓮花池,當然要名副其實,建立在遠離大陸的深海之中!那樣,即便這些失主能夠精準定位,但契約者中,也沒幾個擁有水下呼吸能力的。即便可以潛入深海,又能保留多少戰力?而‘深海’,恰好是我的主場。”

  魔神柱儲備被榨干的白浪,瞎了一只眼,但面對大蛇丸時依舊充滿自信。還是一副都在我掌握之中的樣子。

  大蛇丸并沒質疑,而是轉移了話題:“你看起來很慘,需要我幫你脫身嗎?那些契約者很快就會找上門,我不希望合作還沒展開,你就死了。”

  “不必,我早有對策。”白浪果斷拒絕。現在走算什么?他可是主動變成這樣的,還有一場戲沒演呢。

  “那我先走了,祝你玩的愉快。”

  “等等!”白浪突然開口阻攔。

  “你改變心意了?”

  白浪搖頭:“沒!我現在狀態不對,你再幫我一把。給我一擊,但要把握好力度,底線是不能死,而且要保證我維持清醒的意識,能夠開口講話。”

  大蛇丸也愣住了,好家伙,你這副靈魂都快被榨干的一級殘廢狀態還不夠慘嗎?他長這么大,從未聽過這么過分的要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于是不確定的問道:“你確定?”

  “來,打我啊!只要打不死我,就把我往死打。但記住,你只有一擊機會。”白浪鄭重點頭,證明自己沒瘋。

  大蛇丸突然微笑起來:“那好呀!”

  房屋巨震,在被傳送消失的三階火速趕回時,恰好看到被人當炮彈擊出后,撞斷一堵又一堵墻壁的白浪,渾身上下粉末性骨折,耷拉著腦袋凹陷進一處廢墟中。

  此時全身是傷的小芙芙,正跪在老爹身邊哭喪。而同樣狼狽的奧菲莉亞,正咬牙擠出最后一點圣光,杯水車薪為他吊命,場面慘烈到了極致。

  不知內情的奧菲莉婭,是真的快要急哭了。提姆也陰沉著小臉,瘋狂屠殺四處逃竄的魔物。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