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94章 只需15分鐘,你就會成為一個強者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聽完白浪的話,在吳氏濁龍不可置信的呆滯目光中,將兩位陷入深度昏迷的契約者擺在他面前。

  這還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三階’大佬。不!一階資深在他心目中已經占據大佬的位置,那些尋常二階便是巨佬一般用來仰望的。

  那么凌駕二階資深者之上的三階?在他心中完全是個謎團。此刻,兩個狼狽不堪的謎團出現在他面前,躺平了伸直脖子等著他來宰殺。

  那種不斷沖擊三觀的荒謬感,快讓他分不清現實。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他今天所遭遇的經歷實在太多太多,比他前半輩子都有豐富。

  驟然間意外死亡,進入樂園。接著被卷入世界末日亂局當中,在短短半個月內,憑自身才華與努力突飛猛進,傲視同階廢物垃圾。通過個人努力,爭取到更好待遇,帶領全隊來到瀧隱,本以為從此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巔峰,卻不想被慘遭出賣進入黑工廠,又被人泄露黑料,引發‘翻車事件’成為眾人笑柄。

  但他不甘失敗,繼續振作奮發,暗中投靠了死亡樂園。是金子永遠會發光,他就是樂園最閃的那個崽。

  今夜,他成功引爆住宿樓完成復仇,一雪前恥。接著面對二階強者臨危不懼,談笑風生間,讓其灰飛煙滅。最終撕開瀧隱防護法陣,主宰了這場襲擊,同時也元氣大傷,選擇一處隱蔽之地,默默舔舐傷口。

  這段傳奇經歷,以足夠放在任何一本中,充當主角模板。但命運的眷顧總是來得如此兇猛,不講道理。他以為自己已經到高點了,沒想還是太天真。引導者突然出現,不由分說暴力送福利,迫不及待獻上天大機緣,兩份三階大禮包。

  現實,往往真的不講邏輯!

  難道,龍王轉世竟是我自己?初入樂園虎軀一震,夕日舊部(白浪)倒頭便跪,送人頭送蘿莉。還是說,在傳火樂園中,我有一個隱藏身份多年的‘王’姓四階親生父親?

  “咳!”

  白浪見表情呆滯崩潰的濁龍,突然通電般,瘋狂變幻顏藝,內心戲十足。

  但他卻等不住了,干咳一聲將其打斷。對著兩具活尸,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他快些動手。今夜時間有限,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他去做。

  而且,這兩名契約者一經暴露空氣中,很可能會被雙方陣營定位到,然后派出援軍來接應,再次陷入新的麻煩中。

  雖然白浪在開棺時,就已重新布置下‘圖騰陣地’,進行屏蔽。但這次有濁龍在場,他不好支配邪靈來進行深度加持。

  只憑借魔神柱的能力,未必能和毀滅團隊的經營已久的主場相對抗。他所站的土地,可是即將要被切割為洞天福地的。你在人家的‘準領域’中屏蔽人家?

  因此,留給浪的時間不多了。

  “我說的不夠清楚嗎?還不快點動手!這可是天大的造化。”說著,白浪踢了踢同陣營的武斗系忍者,體貼道:“他是瀧隱的核心高層,你既然已經成為叛忍,那么擊殺他應該不會有心理負擔,而且能大幅提升你的主線貢獻吧?”

  吳濁龍已經領取敵方勢力針對‘瀧隱洞天’的侵略任務。他作為一名零階新人,所做出的的任何貢獻,都會被放大。

  比如,一名三階擊殺一名三階,拿到100點的貢獻。那么若他來殺,這個貢獻就是乘以10或者100的問題了。

  利益太大了!吳濁龍顫抖著雙手,握緊一把匕首,將胳膊僵硬的選在空中,遲遲無法動彈。

  他明白這是天大的餡餅,同時完全無法理解引導者為什么要這樣做?他瘋了嗎?顯然沒有,那么一定有陰謀。但即便如此,他也無法拒絕三階的誘惑。

  “你再不動手,我可就打斷你三條腿了。”

  說著,白浪掂掂手中活動扳手,再次對著他剛愈合的斷腿處,比劃起來,明目張膽的威脅。

  在他剛才介紹這份‘機緣’時,就已隨手發動‘麻醉正骨血療’,幫助濁龍將斷腿修復。眼看白浪再次舉起扳手,準備打斷了重新接骨時。

  濁龍怒吼一聲,暴起殺人,一刀插入昏迷三階的頸部。

  他雙目圓瞪,額頭脖子上青筋暴起,雙臂肌肉繃緊,保持一個雙手握刀,借助自身重力,狠狠向下頂的發力姿勢。

  但尷尬的時,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突破這位三階自帶的某種防御。白浪能重創對方,因為氣血本身的品質就極高,而且邪靈化后,足以和三階對標,因此輕易無視這種基礎防護,往死里打。

  但對于白濁而言,就好比人類面對狗熊或者野豬的皮毛。同樣是哺乳動物,但人家的皮不是一般的厚,完全可以拿去制甲。就是站著不動,任你攻擊,也難以穿透。而三階,比狗熊強多了。

  “廢物啊!”

  看著濁龍已經耽誤不少時間,白浪嘆了口氣,一腳將他踹翻,手中匕首也飛了回去。接著浪用力一扯,撕拉一聲,扯破他的上衣,露出隱隱魚鱗浮現的胸口。

  吳濁龍腦子一懵,頓時驚慌起來。他以為自己的舉動太廢物,讓對方感到不滿,于是改了主意,不再送福利,而是殺人滅口。這是要拿我活祭嗎?

  此刻,他再沒了那種‘我只天之驕子,全世界都在圍我轉’的錯覺。自己不是龍王,也沒有住隔壁的大佬做父親。心中充滿恐懼無措,我只是個小丑。

  “不要殺我!前輩不要殺我!”

  “閉嘴!”白浪不理會對方,一發通靈術,召喚出一只縮成團的粉紅色毛毛兔,按在他下丹田位置,無視了驚恐不安的求饒聲,直接發動大蛇丸提供的‘四象封印’!

  “封!”

  他手掌用力一按,粉色兔兔好似螺旋丸被擠壓進小腹,壓的他肚子一點點凹陷下去。隨即,大量黑色符文從浪的手心爆發,蔓延遍布他身體,延伸向草地。突然,這些符文瘋狂收縮,連帶著那只兔子一起,鉆進了濁龍小腹,留下一個麻麻賴賴的圓形圖案,里面是個歪歪扭扭的四邊形。

  “呼……”白浪松一口氣,‘魚柱力’完美誕生,賦予了白濁內置查克拉電瓶。

  接著,不等驚恐中突然冷靜下來的白濁松口氣,他的心臟又是劇烈一痛,被白浪刺穿。接著眼前一暗,心口大出血,全身痙攣感覺靈魂正離體而去。

  “為……為什么,要……殺我?”

  他不甘心的詢問,明明直接殺我不行嗎?又是送機緣,又是毆打我,又在我最驚恐的時候,進行了‘人柱力’強化。我以為苦盡甘來柳暗花明,你是真的要殺我!

  為什么?為什么要玩弄我?

  臨死前的濁龍精神崩潰快要崩潰,短短十分鐘內,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被白浪過山車一般反復玩弄,已經快被玩壞了。

  白浪做出了回應,在他徹底喪失‘生命’喪失‘知覺’前,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臉上:“就你的戲多!感受到心臟中涌動的全新力量了么?檢查一下你的屬性面板,看血統欄中是否出現選項?如果有,選擇固‘化咒印妖魔血統查克拉限定版’。”

  “我,我沒死?”濁龍突然睜大眼睛,看向被撕破衣服的胸口。自己的心果然被撕開了,胸膛上殘留大片血跡,傷口還未完全愈合,更是陣陣刺痛。

  然后,一根根仿佛觸須的肉絲在傷口內翻滾,就像有人從屋內關窗戶一般,將兩瓣傷口合攏起來。看得他一臉懵b。

  又是一巴掌,白浪不耐煩道:“問你話呢?聽到沒,固化了嗎?開啟血統欄,你將獲得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以及化身為龍的荒古神獸潛力。”

  “嗯嗯嗯,我檢測到了,我固化了。”此刻濁龍大喜大悲之下,已經弱智化,從對白浪充滿畏懼,到一種病態的信服。

  沒辦法,他在白浪手里反復大起大落,到現在死去活來,不麻木也不行:“這是什么妖魔的血統?”

  “它源自一種可怕的魔龍,因為太強大了,只能通過‘咒印蠱蟲’的方式稀釋血脈。你自稱濁龍,那么千萬不要辜負了這份血脈。”

  白浪隨口胡扯道。倒也不算騙人,蠱蟲的確來自‘暴鯉龍’的前身‘鯉魚王’。雖然鯉魚王已經踏上了‘克家路’路,徹底魔化扭曲不可名狀,但未必沒有化龍的一日?

  “我……”吳濁龍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他根本就沒提過也不想要這個狗太陽的‘花名’,這分明是外界對自己的無解。但是大家都這么說,想想還是算了。

  “隊長,我感覺體內充滿力量!我的小腹和心臟,發生了共鳴。”

  白浪點頭:“這很正常,你心臟的‘咒印’化作血統,魚脈早已鋪遍全身,此刻安裝‘魚柱力’反應堆后,立刻獲得生物引擎,深潛者仙人模式不是夢,新手就能拈來!”

  濁龍激動道:“我現在一定能殺死他!”

  “哎,等等。咒印魚脈雖然潛力無限,兼具通靈仙獸與忍界血繼限界復合血統,但是陽遁屬性過強,很容易走上千手柱間的老路。你要明白,在忍界,陰陽平衡,才能登頂至高之境!”

  白浪,一個瀧隱陣營的合作伙伴,充滿耐心的對一個背叛者,傳道受業答疑解惑,這是什么樣的精神?這是以德報怨的跨位面主義精神。

  濁龍不懂裝懂的點點頭,他雖然已經被逼傻了,并且放棄思考。但他仍有一種本能,白浪說得對,對自己有好處。于是虛心求教:“那我該怎么做。”

  噗!噗!

  白浪直接用行動做答,雙指閃電探出,二龍戲珠,摳出他的雙目。

  懵b中的濁龍再度放聲慘叫,捂住空蕩蕩的眼眶,一邊向外飆血,一邊原地打滾,耳不忍聞目不忍睹。

  “芙芙,神經駁接手術走起!”

  白浪已經充分展示過自己的傲人醫術,接下來,眼球移植這種小case,就交給沒多少戲份的小芙芙吧。

  傻芙芙當仁不讓,取出一對‘寫輪眼’,開始為濁龍進行移植。

  對方已經有了‘妖魔經脈、內置魚柱力、魚脈咒印血統’,那么萬事俱備,只欠寫輪眼。因為鯉魚王固化的第一個‘魚脈血繼’就是脫胎自尸骨脈的魚骨脈,妥妥的陽遁仙法。

  只有移植了‘陰遁寫輪眼’,才能陰陽相濟,保持平衡。

  但新的問題來了,濁龍已經固化魚脈做血統,無法兼具第二種。

  事實上,忍界陰陽遁是可以合并的。但那是對于早就固化某種血統,并完全掌握的契約者。就像二階打磨好‘職業欄’后,開始吸收新的職業,完成二轉。可以在初始血統的基礎上,嘗試進行二次變異。

  但濁龍是魚脈術士新人,剛剛獲得血統不超過一分鐘,就算安裝兩個眼睛,也姓不了‘宇智波’,那么解決辦法只剩一個了。

  “快打開你的屬性面板,看看自己的‘能力欄’,是否出現新的選項?如果有,就直接固化‘寫輪眼’進入根基欄,成為‘活化器官’。”

  劇痛絕望的濁龍,聽到白浪的聲音,就條件反射的劇烈顫抖哆嗦。同時,他隱隱覺得這段話為何如此熟悉?

  他無比恐懼、排斥白浪的聲音,卻又本能的馴服。不敢做任何思考,直接將這雙眼睛,固化進第三能力欄中。并重新張開雙眼,留著眼淚,看到了不遠處的火光。

  他‘哇!’的一下,流出了血淚。

  太刺激,太恐怖,太黑暗了。他此刻心潮澎湃,心中崩潰的情緒已經無法言明,那是太多種強烈的感情混合在一起。但又不敢表現出來,最終憋在心里,下意識瘋狂自我沖擊、自我折磨。

  在濁龍看不見的視角中,他的雙眼迅速變紅,浮現出一個小蝌蚪,接著瘋狂自我折磨,硬是被白浪逼著開眼了。而且從一勾玉跳到了兩勾玉,接著跳到了三勾玉。

  可見浪給這孩子造成了多么可怕的心理陰影?今夜過后,他如果還不死的話,絕對算不上一個精神正常的人類,應該去哥譚的阿卡姆找一個叫哈莉的心理醫生療養一段時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