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82章 玉面濁龍的翻船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接下來的時間里,‘洞府工程’走上正軌,進度越來越快。然而瀧隱村四周的環境,也在急轉直下,變的兇險起來。

  不止這里,從同陣營狗仔建立的內部交流平臺上也傳開。’忍界崩潰進程‘似乎跨過某個重要階段,整體速度陡然增加,多個大團隊進度喜人。

  其中,已經披露并被證實的一條。是某獨霸了‘三大圣地濕骨林’的團隊,成功搭建了一座‘黑暗之門’并完成血祭,在當前這個任務世界,打通了時空隧道,引發了一場忍界版本的外域入侵。

  當然,這支團隊并未召喚出燃燒軍團或者綠皮獸人,但據毀滅團隊的成員透露,對方的的確確連接了另一個‘任務世界’,并引發了入侵。相當于引來又一個‘世界意志’去攻擊并吸引‘忍界意志’,讓其疲于應付。

  對此,白浪心中出現大量疑問:

  如果忍界是一個升維失敗走向毀滅的‘低維世界’,看做一款運行3A游戲的服務器。那么這座‘黑暗之門’連接的,究竟是哪里?

  成功升維的‘高維世界真實世界’?顯然不可能,契約者根本做不到。高維入侵是樂園才有的能力。那么是其他‘任務世界’?

  問題又來了,每個‘任務世界’內部的規則、設定、世界觀根本不同。契約者需要通過樂園的認證與固化,才能帶著自身存檔(能力欄、職業欄)自由出入。

  不同任務世界,就像兩款截然不同的游戲,相互無法識別才對?當然,樂園開辟出的‘任務世界’絕非數據游戲那么簡單。不過沒人來回答他的疑惑。

  在參與‘洞府建造’之余,浪一直沒放棄對20名新人的監控。

  毀滅團隊這邊面臨的壓力劇增,選擇了粗暴的速成培養新人策略。每天大量灌‘英雄之水’壓榨潛能,再由二階成員開團刷怪,讓他們野蠻生長,迅速變現背后的價值。

  白浪看不上這種沒技術含量的操作,他雖有賣新人的嫌疑,卻并非沒責任心。既然選擇帶隊,就要為他們負責。

  人,我可以賣。

  但強化,決不能敷衍,必須培養成才!

  于是在輪到自己手下這波萌新接受填鴨時,他橫插一手選擇拒絕,并親自操刀,接過人才培養的工作。用這批珍貴的小白鼠,來實驗‘治愈教會’為信徒們準備的各類套餐。

  白浪愿意接手這批麻煩,毀滅團隊同樣樂得輕松。

  就這樣,浪借助‘毀滅團隊’對新人無限制發布任務的機會,將自身‘私貨’當成獎勵,用在萌新身上,開始第二輪深度改造。

  比方說,將觸發的分支任務,下調成幫助瀧隱大食堂宰殺100只雞,獎勵則上調為白浪親手改造的‘通靈獸妖化魚脈忍犬’(中忍級)兩只。

  觸發分支任務完成踩樹、踩水訓練,獎勵魚脈咒印改造,水遁親和體質。

觸發分支任務組團用查克拉沖爆氣球、注水皮球,獎勵無印忍術號喪螺旋丸入門版觸發分支任務幫忙打掃豬圈,獎勵隨機發放‘忍術修行經驗結晶’,及相關前置忍術  此外,各種‘血繼限界強化手術’也陸續推出預約服務,用來激發新人們的斗志。

  在這波催肥下,萌新光速猥瑣發育,綜合實力吹氣球一般膨脹。

  開局兩條狗,忍術全靠送。一刀999,強化隨便爆。對新人友好,點擊就送一勾玉寫輪眼,快速升級,pk超爽,二階大佬保送,玩的就是快樂!

  快快快快點來瀧隱注冊吧!一起打工,打工都是人上人。來到就是賺到,是兄弟就來瀧隱砍我!

  萌新在他一手炮制下,實力膨脹飛快。

  白浪卻無需為他們的戰力暴走,游戲平衡崩塌而負責,因為這都是毀滅團隊濫發任務的結果。

  萌新變強,不僅施工方爽了,白浪也覺得很香。

  20名新人被捆綁后,他們在任務世界創造的一切收益(余燼、鑰匙),統統被當做‘1刀9999,公益送強化’的代價強行征集,最終按比例分成,轉到白浪賬戶上。

  原本,一群弱雞低效率開怪也賺不到幾個子,要花大量時間攢錢,購買忍術固化能力欄,龜速變強繼續打怪升級,陷入猥瑣發育慢性循環中,趕在回歸之前完成主線任務。

  現在,一群瘋雞打了邪能光速升級傷害爆表,在野外一刀一個小朋友,簡直無情。每天創造大量財富,都被用來按揭他們的‘強化套餐’。

  新人或許拿不到余燼反饋,但刷爆任務評價的終極結算卻跑不了,那才是大頭!

  毀滅樂園也因為新人暴走后,擴大了他們自帶的維度侵蝕效率,大幅加速工程。

  至于白浪,不僅在真人身上試驗了‘強化套餐’獲得寶貴實驗數據,還躺著把錢賺了。

  每逢閑暇,就枕在奧菲莉婭的膝蓋上,享受著芙芙投喂水果,聆聽轉賬的聲音:“您有一筆‘余燼3’請注意查收。你有一筆余燼4,請查收。您有一筆……”

  雖然數額小,但勝在源源不斷。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平心而論,客觀而言,說句公道話:

  這些新人其實是真的賺到了,而且賺爆。

  或許填鴨式速成教育,會造成根基不穩。但白浪借著‘毀滅樂園’這層保護傘,同樣讓他們體驗到背后有人,身為樂園二代頂配奢華生活的快樂。

  各種強化連續不斷,外掛不停,主刀醫生白浪噓寒問暖,無微不至的關懷呵護,務必要給予每只小白鼠最完美的成長環境,從他們身上收獲‘實驗數據(果實)’。

  這波是三贏!

  實力暴增后,原本遭遇毒打變老實的新人們,又一次蠢動起來。

  事實表明,白浪在人類范疇內,根本不存在什么‘人格魅力’。也再次證明他當初舍棄幕后黑手的控制人類效果,轉而與忍兔卷軸融合成寶具,是多么英明。

  雖然還有惡人魅力幫他逆向提升魅力,但帶來的僅僅是恐懼與壓迫效果。那是鎮壓,不是折服與感染。

  新人有了實力,心思野了起來,一小部分人并不念他的好,反而覺得處處制約,被瀧隱這塊小地盤束縛了翅膀,卻礙于對方強大實力不得不低頭妥協。私底下,小動作頻出。

  這段時間里,最先爆炸的‘大瓜’,是玉面飛龍吳輕鴻的人設崩塌,渣男騙炮案。

  這位玉面飛龍,是浪手下20名新人中,綜合素質數一數二,男性代表隊顏值擔當。如果問他,看好哪些人能在樂園中順利成長為高階契約者?

  那么白浪首推,女性組的模特靳冬月、空姐范思瑜,男性組玉面小飛龍吳輕鴻。至于什么司機二人組、猝死三杰,統統往后靠。

  為何是他們三人?主要是有頭腦。并不是聰明如猝死三杰能夠碼出白浪都自愧不如的高深代碼,而是對自身定位清晰,很清醒的認識到樂園的殘酷,能充分利用一切資源不斷變強,不斷向上爬。

  司機組僅僅是蠻勇,玉面飛龍卻成熟理智,甚至卑鄙無恥。懂得規避風險,充分利用自己的顏值口才時間管理學,腳踏四條船,游走于三靚一老之間,甜言蜜語騙盡對方余燼強化自身。

  不止如此,奧菲莉婭在匯總‘金色飛賊’錄制的監控視頻時,發現這家伙,就是出賣白浪團隊的元兇。

  度假團之前執行‘拯救阿鮫’任務時,將新人們寄存在另一個團隊麾下打零工。因為忍界等級略高忍獸暴動緣故,這些萌新死傷慘重。

  吳輕鴻在朝不保夕的死亡壓力下,瘋狂騙取軟妹與大媽的余燼,許諾種種未來,成為率先變強的那一批,傲視其他新人。

  但和更多資深契約者、忍界土著上忍一比。這點實力根本不夠看,甚至不敢出那個團隊制定的安全圈。這讓他非但沒有得到安全感,反而更加不滿足,渴望著更強的力量。

  接著,他在一次日常活動時,在駐地認出另一支‘打工團’中的某契約者。雙方在現實中有過交集,而玉面飛龍最擅長高情商的攀交情,迅速上前攀談。

  他鄉遇故知,一見如故。

  一番打聽下來,得知對方是名一階資深大佬,經歷多場任務,經驗豐富,實力深不可測。早早加入一支專業團隊,隊長二階頂級巨佬。團隊長期徘徊在一階借,取各類高難度委托。

  他們這次降臨忍界,同樣是引導者任務,培養新人成才,順帶毀滅這個世界!

  (長期混跡一階段咸魚團吃新人保底福利,托關系進入忍界試圖撿漏,時刻準備跑路。)

  在得知對方選了一個好上家,新萌福利待遇豐厚,實力嗖嗖往上飆后。玉面飛龍心中充滿不甘與嫉妒,同時不忿白浪對他們的敷衍態度。

  于是他把握住這個機會,暗中向這位老鄉出賣了‘新人團’的情報,示意對方能否拉自己一把?

  接下來就是一輪輪買賣人口的py交易。那位深不可測的一階資深者,迅速聯系上自己的巨佬隊長,隊長又找上去木葉訂購寫輪眼的繆先生,才有了托狗仔打聽‘血巫醫’的事情。

  幾層套娃套下來,玉面飛龍憑一己之力,默默推動事情發展,為所有新人更換了待遇更好的黑心工廠。但他一腔驕傲無法訴于他人聽,最終賺到的,還是白浪。

  如今,認為自己實力爆炸式飆升,全憑自己本事,根本沒有白浪半毛關系的玉面飛龍,更加不滿自己的余燼被扣除,一刀一個小朋友卻爆不出鑰匙。

  明明這群新人能有今天,全是自己帶來的。為什么大家的待遇都一樣?甚至引導者還給其他人開了小灶,卻沒輪到自己?

  心態爆炸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原本源源不斷的‘余燼獎勵’突然消失了,這讓他感到震驚!

  自己實力翻了至少七倍,去獵殺忍獸魔物更加安全,刷余燼爆鑰匙的效率理當×7。而且他費盡心機腳踏四條船,理當再×5,足足翻35倍!

  在新人第一次試煉任務中,一舉完成他在傳火樂園的原始累積,從此走上人上人的天才之路!

  但路還沒開始走,腿就被打折了。

  余燼和寶箱消失,空有實力,這令他不爽。辛苦攻略的幾個女同伴,雖然小空姐和模特很養眼,但有了‘魚頭妹’前車之鑒,他很清楚的意識到,這次試煉不是來談情說愛,而是用盡一切手段去變強。

  既然女人已經帶不來額外收益,那么他必須另尋他路!

  對此,玉面飛龍充滿了自信。他能在暗中推波助瀾,讓全體新人換一家合作伙伴,得到更多待遇。那么,他就能繼續發揮特長,找到第二條變強之路。

  今日你引導者對我愛答不理,他日我便將你踩在腳下,讓你高攀不起。

  所以說,白浪是真心欣賞這種人才,為求上位不擇手段。拋開恩怨(其實根本沒有恩怨)不談,對方真是優秀的傳火員工!

  結果嘛,東窗事發了。

  因為四條船對他的價值暴跌,玉面飛龍的側重點開始偏移,不再那么上心。這樣的變化,讓四位女主角敏銳察覺到不妙,開始疑神疑鬼,懷疑自己被碧池給綠了。

  而導火索,正式另一個投靠在‘毀滅團隊’旗下的‘深不可測一階資深大佬’。由于都是傳火樂園同行,又各自帶領一批萌新打黑工,雙方來往密切,經常一起吃喝。

  那位一階一次酒后失言,在得知吳輕鴻‘玉面小飛龍’的諢號后,立刻鄙夷的大肆抨擊起來。

  他是老一階咸魚了,在樂園內唯唯諾諾,回到索摩戈卻是土豪,喜歡在酒吧大肆揮霍。與小飛龍同為老鄉,自然在酒吧內經常碰面,知曉對方在當地數個酒吧內博取鼎鼎大名:玉面濁龍。

  “他是‘玉面濁龍’,哪里是‘玉面飛龍’!”

  聽到這句話后,許多同伴紛紛表示不解,詢問緣由。而玉面飛龍同樣臉色狂變,陰沉起來。

  奈何一階資深者各方面都比他強,又處于喝醉狀態,根本不在乎他的態度,直接解釋道:“濁龍,自然是白濁之龍。這小子在我們哪里是大名鼎鼎的花花公子,玉面濁龍,騙炮渣男。白天通吃富婆,這是生意。晚上再去撩妹……快活無比,你們這些妹子可都要小心啊!”

  然后,瀧隱村當天村就炸了。所有吃瓜忍者都知道一個忍者大媽精神崩潰,用水遁忍術瘋狂追殺另一個打工忍者,殺穿了整整一條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