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78章 治病救人,靈魂挽救者大愛無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啊啊啊♀……啊!!”

  刺耳的女性尖叫聲陡然響起,撕裂了空氣,響徹云霄。

  地點已經轉移至白浪最新合作對象的‘洞天福地項目’所在地,瀧忍村內某棟大樓的一間客房中。

  此時的盥洗室屋內,一個身前有胸,頂著巨大魚頭,神似‘奔波霸’的雌性不明生物,正伸出細膩白嫩的手臂,對著鏡子做出驚恐絕望狀,用力撫摸著自己青綠色胖頭魚臉上的鱗片。

  那真實又滑膩的觸感,令她汗毛倒豎,冒出一身雞皮疙瘩,并對著鏡中怪物放聲尖叫。聲音穿透墻壁,席卷了一層,并朝著上下兩方向擴散,最終驚動了整棟樓。

  “啊啊啊♂……啊!!”

  很快,樓下某個房間中,一道同樣極端恐懼絕望的破鑼嗓子,以毫不遜色的音量,蓋過了‘魚頭妹’的風頭。

  原本被怪物斬斷雙腿并遺失后,因為搶‘救不及時失血過多傷口感染’等因素,早已陷入昏迷的胖子。此時終于從鬼門關走回來,接著被樓上尖銳慘叫驚醒。

  但很快,他便更加精神崩潰的盯住自己下半身猛瞧,滿是橫肉的臉上,露出無法置信更無法接受的震驚表情。

  震撼我媽一百年!

  他的頭沒有變魚,也不是生死相隨多年的‘小兄弟’不翼而飛,更不是小兄弟的頭變成了魚頭或者鱉頭?而是肚臍以下整個下半身都消失了!!!

  距離他此次蘇醒最近的記憶里,還清晰記得自己雙腿延大腿根部1/3處,被一個怪物齊齊斬斷痛的昏迷,隨后的搶救姍姍來遲,那傷口無法愈合的劇烈痛楚,以及精神上無法接受自己經殘廢的絕望和崩潰,記憶猶新。

  但現在,雙腿傷口的劇痛,神奇的消失了,沒有半點不適。

  他非但雙腿沒了,就連盆骨以下的身體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八條類似螃蟹的巨大節肢,以及厚重的蟹殼身軀?!

  他此刻狀態,就好像在一個超巨型螃蟹的背殼上,掏一個窟窿,再將下半截斬去,把上半截與背殼窟窿黏在一起,成為一個半人半蟹,被迫直立著上半身睡覺的‘蟹身人’。

  但與正常螃蟹不同的是,他下半部分并沒長出一對巨大的螯鉗,也沒有那種螃蟹用來進食的口器,或者一對梗狀眼睛。只是單純一個扁平橢圓的下體,甲殼邊緣長著鋒利的尖刺,以及八根對稱分布的巨大節肢,能支持全地形移動。

  他甚至在慌亂中,張牙舞爪起來。

  腦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下肢’使用方法,但理性又無法接受理解這些。他過于驚恐,又不懂控制技巧,大腦仍試圖向人類那樣邁動雙腿,結果腦子傳遞給他八條腿縣后邁動的別扭感,完全陌生的感官刺激讓他快要崩潰。

  一個半人半蟹的怪物,驚恐慘叫著,在屋內混亂的撞擊移動,甚至不停劈叉又橫挪。在爬行軌跡上,留下一片片渾濁的水漬。

  這一男一女的鬼哭神嚎,迅速驚醒更多睡眠中的新人。

  但一個又一個疲憊新人清醒后,迅速回憶起昨日抵達瀧忍村,接受引導者治療的一幕幕。接著,他們驚喜發現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傷勢不僅痊愈,而且身體說不出的有干勁,充滿活力。

  十分鐘后,20名新人在一樓大廳集合,負責守衛大樓的忍者已經被清空。

  其余18個人的關注焦點,都落在一公一母兩個海鮮怪人的身上。其中一個身材窈窕曼妙,標準模特身材,但盯著一個能令人精神污染的‘魚頭’,兩根觸手般的胡須還垂落下來,不斷扭動。

  至于另個,雖然擁有人類的長相與上半身,但下半截一個巨大的,無口、無眼、無螯的螃蟹身軀,更加刺激挑戰他們的三觀。比起套上袋子閉上眼睛,勉強還能用的‘魚頭妹’,這家伙更加無法讓人接受。

  “隊長,我怎么了?我這是怎么了?你對我做了什么?!”

  原本重傷瀕死的胖子,此時終于冷靜下來,接受了自己的新模樣。在見到白浪走來后,又再次控制不住的尖叫、咆哮、質問。

  他突然直立身體,又控制著蟹腿將身高拔高到2.5米的狀態,‘喀拉喀拉’向浪快步爬來的驚悚模樣,頓時嚇的新人連連后退。

  “對了做了什么?這不是很明顯了,我救了你一條狗命呀!”

  “救我?”胖子聞言呆住了,接著表情迅速轉怒,壓抑不住心中狂躁與怒火,吼道,“你救我?你把我變成了怪物!我的腿,我的腿呢?我只想要我的腿,我要做人,我不要當怪物啊!”

  白浪掏掏耳朵,厭煩道:“腿腿腿,你的腿沒了啊,你自己丟的嘛,朋友!你沒把腿撿回來,也要怨我嗎?我非但救了你一命,還送了你八條腿,不開心?不滿意?那你統統砍斷啊,我把你上半截黏在輪椅上好了。要不要啊,朋友?”

  白浪氣場一開,原本有些狂暴失控的胖子,頓時感受到來自血脈的壓制與臣服。體內邪能魚脈之血,以及淡淡的殺戮意志,迅速淡化,轉為驚恐,不安的瑟瑟發抖,又慫又軟弱。

  “弟弟,我弟弟也沒了啊!你奪走了,是你奪走的!還給我!!!”

  “這個啊,好說。”

  白浪聯系儲物空間,手中突然多出一個古色古香的東方傳統黑褐色酒壇,交給對方:“給,都為你體貼的泡好了。陳年佳釀,醬香科技,虎鞭配方,源自東方神秘力量。宇宙保值第一,你值得擁有。”

  胖子瞪大眼睛捧住酒壇,很快意識到這里面泡著什么,不可置信的劇烈哆嗦起來,差點眼歪口斜直接將酒壇摔碎。

  看著對方了無生趣的麻木絕望表情,白浪鼓勵道:“哎,何必感傷氣餒呢?你知道蝎子王嗎?古埃及時代,WWE巨石強森曾向‘狗頭神’獻祭了‘下半身雞??兒’,然后被賜予神恩,生長出一個與你類似的蝎子身軀,從此成為偉大的‘蝎子王’,踏上了王者之路。”

  “恰好,我曾經也在這位狗頭神靈的旗下打工,從哪里學到學到許多‘神靈知識’。雖然后跳槽了,但新老板同樣慷慨大方。我替你向‘靈感王大袞’祈禱并獻祭下半截后,它賜予了你強大的‘魚脈術士血統’,從此踏上‘蟹子王’之路,豈不美哉?”

  蟹子王聽完,神情依舊麻木。他的下半身,源自一個撕破偽裝后,擁有美味‘蟹黃’的兔兔。

  白浪斬斷兔兔上半身,替換上胖子,用‘扭曲治愈精靈妹圣光’拼湊縫合,最終賦予他它強大的‘忍兔咒印血脈’,同時也被他拿捏的死死。

  浪拍了拍對方肩膀,鼓勵道:

  “鐵子,不要絕望不要灰心。這次試煉任務,你或許失去了下半截。但當你完成主線,回歸樂園后。你在這個世界獲得的一切能力,都會被清洗掉。你現在經歷的,僅僅是一次試體驗,你的傷勢可以修復挽回,重新洗白成你降臨時的初始狀態。”

  蟹子王虎軀一震,靈活扭動肥碩的上半身,看向站在他側面的白浪:“什么?我還能變回去?”

  “當然!所以你無需擔心這輩子頂著這軀體過活。恰恰相反,你臨時擁有的‘蟹子王’強悍體魄,才是你最大的機緣。它讓你超越了人類,臨時獲得強大咒印血脈之力,更容易完成主線任務,甚至獲得最高評價。G2會有的,大腿也會有的,去努力奮斗吧!”

  當然,白浪并沒透露對方回歸后,如果舍棄‘魚脈蟹子王’血統,將面臨嚴峻的‘血脈污染詛咒’,以及后續清理任務。如果繼承‘蟹子王衣缽’?同樣要面臨一系列高難度的‘血統連續任務’。

  很快,另一個‘魚頭妹’也找到發言機會,迫切詢問自己的狀態是否與‘蟹子王’一樣?

  對方頂著一個‘奔波霸同款魚頭’,從一個美人變成一個深潛者,丑到了極致。別說浪或者遭遇精神污染的圍觀新人,就連‘魚頭妹’自己,內心都無法接受。

  這副模樣對她的折磨,甚至比直接殺了她還痛苦,她光是回憶鏡中的樣子,就已經快要精神崩潰了。

  然而,這正是白浪‘過載式精神療法’至關重要的一環!

  他認真剖析過這些矯揉造作內心軟弱膽怯畏縮的女性心理狀態。哪怕重新救活對方,甚至賦予更強的‘魚脈血統’,直接開掛到位。

  心靈的垃圾,遠無法匹配強大的硬件,依舊是個廢柴。這樣的新人,能否閉著眼完成‘主線任務’都要兩說。

  那么,該如何刺激她、黑化她、激發出潛在的‘強者人格’呢?

  白浪認為,當從對方最重視在乎的‘容貌’下手。

  這類女性,往往會為了容貌、奢侈品、金錢、虛榮心、歐巴等奇奇怪怪的目標,一轉柔弱畏縮的心態,主動出擊爆發超乎想象的‘潛能’,令人刮目相待。

  于是白浪在救人時,剝奪了對方的顏值,賦予顯性深潛者血統,試圖激發她的斗志。效果似乎不錯?

  在經過一番開導與許諾后,‘魚頭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祥林嫂般喃喃自語道:“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只要我好好完成主線任務,就能回歸樂園,重新修復容貌?”

  “何止是修復啊,妹妹!”

  白浪裝腔作勢回應,并認真注視著面前的大魚頭。沒有絲毫不適,反而誠摯道:“魚妹妹你原本雖然也算漂亮,但只是剛過了美人的及格線罷了。你也見過我家的小芙芙,還有我家的奧菲莉婭,這種逆天神仙顏值,在樂園美女梯隊中,也只是的上層水準,仍不敢自稱滿級。不把魅力點到20,哪敢自稱絕代佳人?”

  “你只要潛心殺怪,一路逆天升級,就能將評價刷到滿級,屆時獲得樂園一筆巨額獎勵。有了這筆初始資金,你非但能重塑容顏,還能繼續強化美容,并且完美修改身材,狂點魅力,自證禍水大道,然后加盟魔女樂園,成為一代女帝!奮斗吧,魚頭妹!”

  經過白浪的一番‘治療教導’后,原本貪生怕死偷奸耍滑的‘蟹子王’還有畏手畏腳又笨手笨腳的‘魚頭妹’,雙雙發生質變,從心態上、覺悟上開始轉變。

  白浪不在乎他們心底是否依舊恨著自己?將這份仇恨壓在理智的最深層,在未來變強后竭力報復。

  但此刻,他們是真的發生了改變,在‘底特律變人’的原始驅動下,開始積極努力的試煉。這與讓那些頑劣貪玩的學渣,發自內心要奮發讀書的‘良師’有何區別?

  這不僅僅是‘治病救人’,更是挽救了一個又一個墮落的靈魂,育人成才,這才是大功德啊!

  繼‘乖巧者’之后,白浪又用了兩種全新的‘生物治療心理輔療’手法,幫兩位廢柴新人洗心革面,重獲新生。

  他心中也在感慨,這批新人來的真是好啊。不同的性格,帶來不同的小白鼠體驗,大大豐富了他的治療經驗,在治病救人心理輔導領域飛速提升著!

  有了這兩個例子現身說法,其余人雖然沒有改變外形,但也心中一凜,更加乖巧。小隊氛圍,又回到了當初團結友愛、和睦相處、其樂融融的狀態。

  整支隊伍充斥著濃濃的正能量,每個人都斗志昂揚,暗暗發誓一定要更加努力戰斗變強,千萬不落入隊長手中,成為下一個犧牲品。

  有人畏懼,但也有人看中這些改造背后的力量。

  司機二人組,就是那種不怎么在乎顏值,反而追求實實在在力量的實在人。只要能變得更強,魚頭又何妨?

  白浪面對二人的主動咨詢,更是心中滿意。

  他的魚脈技術相當成熟,專門為‘治愈神系’的信徒打造,同時支持‘真氣體系、查克拉體系’。人造三脈六輪妖魔經脈,自帶多種修行功法,甚至已經開發出進階版的《八門系列》,絕對物超所值。

  ‘魚頭妹’與‘蟹子王’這種丑陋難看的怪物外形,只是他故意調節的‘顯性模式’,用來激發他們覺悟的‘心理療法’。

  真正的魚脈術士,往往不需要肉身畸形,就能樸實無華的成長變強,集美觀與力量于一身。當然,咒印模式下的‘深潛者形態’另算。

  這可是‘稀有精英怪模板’才有二段變身,金貴著呢!

  看到白浪又說服幾個志愿者接受‘咒印魚脈術士’強化手術后,蠢蠢欲動的杠精少年,再次跳了出來。仿佛失憶一般屏蔽掉昨天的一幕幕,抓著白浪不放,理直氣壯向親切的二階老大哥索要那異想天開的強化。

  聞言,白浪美好的心情急轉直下。

  他心中轉念一想,必須找個借口,打發了這貨才行。否則,天天鍥而不舍的騷擾折磨自己,他真擔心萬一哪天壓不住火氣,失手把對方給超度了,還要反受樂園罰款,那就虧本了。

  于是浪略作思索,便計上心來。

  有了!

  “你要的那個‘暗什么細胞什么’雖然困難,但我已經有了思路。”白浪欲擒故縱道。

  “什么?”依舊喋喋不休的杠精少年頓時精神一震,蹬鼻子上臉的追問:“你研究那個地步了?什么時候可以為我強化?”

  這語氣,一種托尼史塔克在自家公司質問自家研究員試驗進度的味。白浪都覺得自己莫名就矮了對方一頭,應該唯唯諾諾向對方介紹試驗進度,并等待訓誡才對。

  心中完全沒有任何思路,更不想搭理對方的浪,一臉認真,和藹道:“你要求的‘強化方案’級別太高,背后涉及的資源更加龐大。而你又沒給過我一分錢,全要靠我自己砸鍋賣鐵,替你籌備這些原料,不僅耗錢巨大,而且費時費力。”

  少年沖他點了點頭:“辛苦你了!”一副鼓勵的語氣,絲毫不覺的哪里有問題。其他圍觀的新人,更是眼皮狂跳,這貨真是在找死啊!

  你?瞎了,看不到‘乖巧者、蟹子王、魚頭妹’的下場嗎?居然這么自信?

  白浪一點也不生氣,笑道:“所以,你這強化一時半會急不來。”

  “那怎么能行?”杠精少年不樂意了,駁道,“你不給我安排好,那我將來還怎么在樂園發展?”

  “我懂,我懂,所以咱們做個約定。”浪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等待對方上鉤。

  “什么約定?”

  “主線任務,你取得‘中忍資格’,完成任務證明自己,我砸鍋賣鐵也要幫你完成強化!滿足你的愿望。相反,如果你連主線任務都無法完成,證明不了自己的價值,我由何必將寶壓在你身上呢?這么多新人,我作為引導者,當然要優先考慮那些最有才能的。”

  杠精少年略微一思索,認真點頭:“你說的對!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杠精此刻也想通了關隘,注定成為強者的他,怎么可能會輸給其他凡人?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白浪看著對方充滿自信的模樣,暗道成了。這是個貨真價實的‘精神疾病小白鼠’,只要找對病癥,依舊能通過‘waaagh心理學’解決問題。

  他對待杠精少年時,已經調整了心態,并不會被對方的節奏影響,進而被對方拉到同一水平線,陷入氣惱狀態,再被他豐富的杠精經驗擊敗。

  相反,本就是大夫的浪,自動帶入‘waaagh心理醫生’視角,充滿慈祥父愛的觀察這個寶貴的精神病實驗體,用共情的方式分析病情,想患者之所想,體察對方難處,幫助克服疾病,并從中獲得更加高級的樂趣。

  助人的樂趣。

  雖然這杠精精神不正常,偏執、不可理喻、無法溝通、聽不懂道理,更沒有情商可言。但他卻有一點好,認真努力。

  只要對方答應沖擊主線任務,就會不折不扣的去完成,在此期間,不會再來騷擾。一旦對方完成主線任務,那么白浪這邊就也交差了。

  只要他不回歸,那么自己就多出一個不用再負責人的‘高級患者樣本’。

  什么?說好的強化約定?乖巧者療法了解一下,讓我從你身上,領悟出更加高深的‘waaagh心理學治療技巧’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