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73章 樂園或許不虧?但您一定穩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小隊再次回歸木葉后,漸漸打響‘醫療’名號的白浪,開始積極奔走,嘗試四處py。

  他從三階契約者口中,得到了‘世界崩潰’的正確打開方式。但僅停留在理論層面,仍缺少具體的‘核心技術’。

  比方說:如何凝聚地脈,開辟建造一處圣地?或者,怎樣以一國土地為圖,繪制‘國土煉成陣’為女王95大壽奉上賀禮……

  不過這類‘核心科技’價值極高,尋常二階根本沒有觸碰的門路。往往掌握在那些專門為‘崩潰世界’而來的三階團隊手中,是背后大靠山或者大勢力提供的。

  白浪目前缺少相關渠道,只知道湯之國境內一個團隊的聯系方式。有幾率從對方手中購得‘國土煉成陣’。

  但問題有二:首先,他缺少等價的交換物,買不起。其次,如何在一國之地上繪制煉成陣?

  他曾在某煉金世界頻繁出入真理之門,獲得基礎煉金術知識。若真得了‘國土煉成陣’,有把握看懂并主導一場煉成。但問題在于,他缺少建設這種國家級工程的能力。

  99只兔子面對如此好大的工程,連一個建筑施工隊都不如,無疑杯水車薪。

  此外,水之國那支團隊的‘攻略圣地計劃’注定落空,但大蛇丸這種神奇的生物,有可能先一步開辟了‘小圣地’。若想鳩占鵲巢,就必須深入了解‘建設圣地’的運作理論,才有機會截胡。

  為此,回歸木葉的白浪,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多去幾家‘項目工程’參觀實習,深入了解這些工地的運作模式,嘗試偷師。這個數量,至少也要3才行。

  尋常野生契約者上門求打工,未必受人待見,往往會被排斥在‘核心環節’之外。對此,白浪倒有些自信。

  他離開的日子里,‘血療老薩滿’稱號不脛而走。在他暗中購買的狗仔水軍推波助瀾下,開始醞釀發酵。

  各種起死回生能人所不能的小道事跡,宛如上帝視角親歷般,被詳細的爆料出去。不僅讓降臨忍界的眾多樂園契約者知曉,甚至傳到了三代火影團藏的耳中。

  在他回歸當天,就收到暗部的傳召,為三代目進行一場秘密體檢,最終和莎爾芙、奧菲莉婭聯手,花費三小時給對方換了一個‘肺’,成為木葉陣營座上賓。

  有了這份資歷,再去和那些身處前線不斷與敵對陣營原住民廝殺、清理深淵魔災、抵抗本土忍獸襲擊、防御其他契約者偷家背刺的團隊談判,就容易的多。

  世界末日大氛圍下,這些搞工程的團隊壓力巨大,不斷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受傷在所難免。白浪這種醫療系契約者主動上門,簽訂合同,安全放心,自然大受歡迎。

  在這種合作中,只要簽下保密協議,參觀研究一下你們的‘忍界崩潰工程’并不過分吧?

  白浪的py持續到三天,一共談了木葉陣營的五個團隊。有四家都對他表示了歡迎,而愿意配合他參觀學習意愿的有三家。

  其中有一家愿意對他開發‘核心圈’,允許他適度參與,但必須簽訂長合同,直到他假期耗盡自動回歸,或以團隊工程‘失敗or成功’而告終。剩余兩家,只同意默認他在外圍考察。

  接著,浪又雇傭一只狗仔,調查這三個團隊的實力背景,工程所在位置。開價條件最好的那方,實力最弱,并且遭遇‘渦組織陣營’一伙契約者的襲擊,頹勢出現,正在木葉大量招募剛降臨的散人,是一個隱性的大坑,他不打算玩往里跳。

  至于另外兩伙人馬,實力同樣有限,工程規格不高,而且默契的放棄高價值低端。一方遠赴前風之國的大沙漠,另一方則在波之國搞開發。

  就在他思考,究竟該從剩余兩家中哪一方開始第一次實習時。那個受他雇傭,但已經結賬兩清的狗仔,領著一個陌生人找上他所在的小飯館,堵住正帶閨女吃三色丸子的浪。

  那個陌生人見到單是坐在座位上,就不必身旁路人矮多少,正小心翼翼掰開芙芙嘴往里塞吃丸的白浪后,猛然一愣。腦中驀地浮現出當年冬木市遠遠眺見Berserker肩扛變質過期白毛蘿莉的一幕。

  接著用探尋語氣問道:“血巫醫,茶樹菇先生?”

  白浪感受到對方釋放出的善意,壓下被打攪被跟蹤的不悅,拍拍芙頭,讓她自己吃。接著糾正了對方錯誤:“專業血療醫師,擁有行醫執照,不謝!你們是……?”

  狗仔突然開口,介紹道:“茶老板這幾日不是委托我,幫忙調查有哪些團隊在開發忍界嗎?這位‘繆先生’在聽聞閣下事跡后,便決定主動拜訪,誠意十足。”

  聞言,白浪上下打量對方,他不開‘虛擬職業’并主動收斂‘邪靈’的狀態下,隱隱有被壓制到感覺。這個陌生人的實力大約在二階中高段位,應該不是最高負責人。

  他放下竹簽,問:“你想雇用我?”

  對方點頭應道:“不只是聘請醫師閣下,我聽聞您本次度假還接了‘新人任務’?我想將這批新人一并接收。報酬方面,絕不比他們現在所在的團隊低。”

  “你是怎么知道的?”白浪坐正身體,沒想到對方竟然為那群新人而來。

  繆先生也不隱瞞:“我手下一名隊員在一次任務中,意外碰到了在現實世界的同鄉。對方不滿自身處境,迫切想借助同鄉的力量擺脫現況,透露不少信息。我那名部下覺得這家伙是個可塑之才,于是向我推薦。恰好我來木葉采購物資,又聽聞閣下事跡,忽然覺得很有趣,便打算將這批新人也接收了。”

  白浪遺憾搖頭:“我已經和那支隊伍簽了協議。”

  “契約不就是拿來推翻的嗎?閣下還沒有聽我的提議,干嘛匆匆拒絕?”對方輕笑道,“你簽訂協議,我從那名新人口中已經全然了解。內容嘛,中規中矩,其實并沒多少約束力,只有一個‘公平’。違約雖有懲罰,但比起我出的價格,你絕對不會吃半分虧。甚至,若閣下不滿的話,我主動替你支付違約代價也行。”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對方態度太好,甚至透著一股殷勤勁,瞬間讓白浪感覺到了陰謀。區區一群弱渣新人能有什么值得圖謀的?他之前為這幫雜魚尋找出路時,也沒見哪個團隊這般趨之若鶩。

  “哦?閣下不相信我。”繆看出白浪眼中的懷疑,接著自信笑道:“你懷疑我的目的,很正常。我們來自‘毀滅樂園’,團隊的行事作風與別的樂園有些不同。你和那支隊伍擬定的協議,是完全遵守《引導者手冊》的內容,在合理范圍內擬定條款,循規蹈矩的賺錢。我說的對吧?”

  白浪聽出對方話語中的異樣味道,頓時來了精神,隱隱有種碰上同類的感覺,反問道:“難道這樣做不對嗎?”

  “守樂園的規矩,當然沒錯。但做引導者,也是要審時度勢看環境的。如果你在一個正常的任務世界中帶新人,當然要本本分分。因為樂園在監控你的一舉一動,任何違規操作,都會被記錄。”

  “然而現在是什么情況?世界末日模式。我們所遭遇的情況是什么?我來跟你分析:除了多樂園組成的契約者陣營外,還有即將被眾樂園聯手謀殺肢解,不得不奮起反抗的‘星球意志’。此外,還有為了消耗星球意志力量,又不遠引火燒身,而專門拉進來的‘污染源深淵’。”

  “宏觀角度來看,這是三股勢力在相互角逐。樂園主導這一切,先引入‘深淵惡犬’撕咬污染‘忍界意志’消耗精力吸引火力;契約者陣營趁機洗白一部分,混入忍界陣營深度入侵挖墻腳。最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這種混亂的大環境下,聯盟內部也是相互攻伐,不同樂園也在搶奪‘忍界蛋糕’的最終歸屬權。隨著世界崩潰進程加劇,混亂越來越嚴重,樂園對我們的約束力不斷下降,契約者無法無天肆意妄為,各種黑吃黑頻發,你還用在乎這些‘引導規矩’?”

  對方的話,成功點醒了白浪。

  《引導者手冊》內的條條框框,各項注意事項,都是在‘任務世界’正常情況下,應該規避的要點。然而現在的環境,世界在走向崩潰,若干樂園貌合神離的開發忍界,暗中競爭大打出手。

  墳場對契約者的掌控力度下降實屬正常。

  繆見白浪陷入思考,于是再接再厲:“你這樣想,當你們傳火樂園正值某霸業關鍵階段,是一個處處循規蹈矩謹小慎微,絕不招惹任何事端,低調如雜魚般行事,不犯錯也無法創造大價值的‘契約者’討喜?還是一個雖然私德有虧,但在緊要關頭為樂園連續神助攻,幫樂園在最終超神,創造巨額財富收益的‘問題契約者’更受重視呢?”

  白浪贊同道:“當然是后者了!”接著話鋒一轉,“不過,我違反樂園要求,過度壓榨迫害新人,能為樂園帶來哪些幫助?”

  繆直說道:“你能為樂園帶來哪些好處我不清楚,但你我合作,我卻能為你帶來更加龐大的收益!而且,將這批新人交給我,他們的所做所謂,能更大程度加速樂園對忍界的侵蝕!”

  “你好像不是傳火樂園的人吧?”

  用我墳場的炮灰,給你們毀滅樂園的事業添磚加瓦?

  “何必在意這些細節呢?你的利益,不才該放在第一位來考慮嗎?要知道,我們‘毀滅樂園’為了加速崩潰,甚至主動引狼入室,將污染源引進任務世界。與這相比,出賣新人利益,極限壓榨又算什么?苦是苦了點,但對他們而言,益處更大。對您而言,同樣如此。”

  本來,白浪就有些這方面想法,但他品性高潔,看不上些許小錢錢,選擇放棄。此刻經對方一開導,他豁然開朗……自己吃的并不是什么新人血饅頭,而是在幫他們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很快,雙方愉快地討論起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