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72章 你真是棒極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返程途中,坐在車廂內的莎爾芙取出她心愛的‘小天才頭盔’,與新交的大姐姐提姆一同分享。

  魔法農業少女性格樸實勤奮好學,對于高學歷的莊隊尊敬崇拜。在得知‘小天才’內部儲存著多元宇宙大學以下所有科目的知識與題庫后,頓時驚嘆連連。并在傻芙芙慫恿下,勇敢戴上頭盔,選擇《生物學》進行摸底測試。

  另一邊,白浪與奧菲莉亞面對面坐在車窗旁,一邊欣賞沿途風景,一邊交談培養感情。

  見提姆沉浸題海世界中,與外界隔離。白浪回想起精靈妹‘一人成軍,十項全能’,與三階契約者率領小隊打的有來有往的場景,突然問道:“你為什么會圣光牧師職業?”

  精靈的強化方式,實在亂的厲害。‘召喚、圣光、植物、機械’都可以做為核心大源培養,但她多頭并進,反而分攤了潛力,后勁不足。

  奧菲莉亞單手托腮美人靜思,安靜欣賞著白浪的顏,理所當然道:“當然是為了能幫上你的忙呀。記得那次度假嗎?你讓我幫手,做你的護士。可我卻笨手笨腳,總是讓沉淪魔死亡,不斷讓你失望。最后咱們擊殺了地獄領主,你特地創造了‘小芙芙’做自己的醫療助手。”

  “在那次分別后,我時常回憶起這段經歷,深感自己能力不足,心中充滿遺憾。才下定決心成為一名合格的‘護士’,期待你我下一次的重逢,絕不再令你失望。可我沒有醫學天賦,最終機緣巧合,在樂園中定下了‘圣光牧師’這一傳承。于是我再強化血統時,特地選擇了‘光、木’雙屬性親和的晨曦精靈。”

  這種大膽表白浪已經吃了一個多星期,也摸出一套應對之法。一味回避只會起反效果,《g心理學》告訴他,做醫生理當勇猛精進,就像鐵匠打鐵般,主動出擊錘錘暴擊,將患者的內心毆打(塑造)成自己想要的形狀。

  待千錘百煉之后,哪怕原本扭曲畸形脆弱的心理狀態,也能被鍛造的跟鋼鐵般堅硬不可摧。哪怕一期治療時出了差錯,但只要將這種‘錯誤狀態’永久恒定下來,不就成了另類的精神狀態穩定,各方面符合健康標準嗎?

  于是他真誠和奧菲莉婭對視,動容的吟了兩句情詩做回應,對方果然支撐不住,害羞的移開目光,捂嘴偷笑。

  “那么火種源呢?這個強化最古怪,與你‘圣光、植物’雙核心風馬牛不相及,反倒會破壞你的體系構造。”

  精靈再次抬起水汪汪翠綠色大眼睛,用清脆聲音還道:“還是為了你呀!我記得浪哥哥當初在假期中,刷出了物理學惡魔巫醫的稱號,而且你擅使扳手、螺絲治病救人,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從那時起,我就知道‘物理學’這個前綴對你十分重要。分別之后,我總是在夢中想起你。也判斷出,如果你的‘醫學稱號’繼續升級,定會在‘物理系’這條路上越走越深。”

  “結果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不僅補全了‘蓄電池除顫儀’,又開發出了‘生物透視掃描儀、針灸射釘槍’……我選擇固化火種源,一方面它是那次任務中,價值最高的寶物;另一方面,我所投靠的團隊就是機械側,能最大程度開發它的價值;但最重要的,我想從‘醫療器械’領域入手,成為你的后勤助手,維修、強化、制造出更強的物理學醫療器械。”

  說話同時,她也伸手摸了摸被火種源重新修補好的‘圣光管鉗法杖’。從外形上看,的確和浪的活動扳手是情侶款。

  圣光血療,管鉗配扳手,擁有相同的毆打并治療沉淪魔愛好,性格三觀高度統一,內心更是被塑造出白浪的形狀,夫唱婦隨,的確算得上一對神仙眷侶。

  “這……”

  聽到這兒,白浪有些為難。當年治療過了火,這妹子已經走火入魔,甚至被自己耽誤了。

  精靈妹一眼就看穿白浪的顧慮,內心暖暖的,勸解道:“浪哥哥不要難過,我選擇火種源殘骸不只為了你,也有自己的考量,并沒破壞我的體系,反而對其他能力欄有強化作用。”

  白浪回想她的能力欄,暗道沒有能和火種源配套的啊:“哪一個?”

  “就是沉淪魔圣光騎士團。我最早固化這個能力,一是新人期沒有經驗,二是缺乏戰力沒得選擇。迫切需要一個能保障未來安全的能力。再加上‘原石’賦予的不死性,‘騎士團’性價比極高。唯一缺陷,大概是沉淪魔的成長潛力太低,會漸漸跟不上我的腳步。”

  白浪贊同點頭,小芙芙的‘四天王’也是靠著魚脈魔術回路魔眼魔術刻印才脫胎換骨,覺醒了‘魔術萬花筒’。

  即便如此,四天王的潛力依舊有限,大概能成長到‘二階巔峰’,進入‘三階’后潛力耗盡。好在如今它們皈依了‘治愈神系’,未來能靠‘邪靈’賦予更強大的力量,勉強維持生存,不被激烈的高階戰斗淘汰。

  “我獲得圣光牧師職業后,同樣繼承了你的意志。在閑暇時間里,總是利用‘圣光’的治愈效果,來對它們進行解剖實驗,提高‘實驗助手’素養。漸漸地,也觸類旁通,在無數次失敗中,總結出一套‘圣光灌體’洗禮凈化地獄氣息,培養圣騎士的技術。“

  白浪看著靠在車窗旁的‘物理學管鉗戰錘魔杖’,聽著精靈妹清脆悅耳的聲音,又看了看那張美麗的容貌與純凈無瑕的眼睛,腦中卻浮現出奧菲莉婭身邊飄滿各種高科技小型手術機器人,身邊電鉆、電鋸聲此起彼伏,手起刀落血光飛濺,在七人眾慘叫聲中瘋狂灌注‘圣光’,將一群魔鬼活活洗禮成‘圣騎士’的恐怖畫面。

  ‘圣光’果然是艾澤拉斯邪術!委屈了這些來自地獄的魔物。

  “圣騎士體系,再加上低級魔鬼血統,以及我從組織中兌換的‘圣光斗氣秘籍’,讓沉淪魔們有了一條出路。但也僅僅如此,它們在二階中,屬于普通精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全靠‘重置’的原石特性以死相搏,屢屢爭取一線勝機。”

  “但‘圣騎士沉淪魔’的天花板有限,因為種族屬性的限制,它們注定成不了那些‘史詩級英雄圣騎士’,而是最普通的圣光雜兵。為此,我所屬隊伍的隊長,在那次任務中幫我爭奪火種源殘骸并提出一條我未曾設想過的機械側道路。”

  “那是來自一套來自‘戰錘宇宙’的基因原體改造技術,也是機械側中,相當成熟并普及的強化改造手段。許多機械側契約者,都陸續通過‘基因戰士改造手術’獲得穩定的強化提升。沉淪魔種族值有限,卻能接受‘基因戰士手術’,再搭配對應的機械裝甲,獲得星際戰士的力量,同時驅動體內圣光,這便是:地獄騎士團圣光機甲重騎!”

  “我掌握的‘火種源’,本就為了浪哥哥你,點亮了‘強化、維修、改裝’等能力,恰好可以用來魔改維修‘動力裝甲’。這樣,潛力有限的沉淪魔騎士們,接受基因改造得到更強強體魄,承受灌注更多的圣光,大幅提升了‘圣騎士’的職業素養,再穿戴上‘火種源動力鎧甲’,成為星際沉淪魔機甲生騎士。這是‘圣光’與‘機械’以及‘火種’的完美融合。我憑借騎士團火種源混沌印記,有機會突破獲得第二個‘大源’。”

  白浪突然打斷:“混沌印記?”

  奧菲莉婭點點頭:“嗯!這是隊長的建議,傳火樂園契約者提前強化混沌印記后,雖然是一份詛咒,卻能與污染源混沌建立聯系,溝通‘亞空間’提取污染之力并儲存在‘能力欄’中。必要時,來加持污染機甲,完成‘墮落’,激發沉淪魔體內的‘魔鬼之血’,讓它們的‘機甲之路’更進一步。”

  “我次奧!”

  白浪虎軀一震,這幫沉淪魔圣騎士真是水深火熱啊!比芙芙的‘四人眾’凄慘了何止百倍?數一數,它們身上疊了多少層uff?

  實驗解剖、圣光灌體、戰錘改造、火種強化、混沌賜福……精靈的幾個能力欄在此重疊,硬是被‘七人眾’疊出大源的味道來。炮灰秒變精英怪。

  “你不知道混沌的危險嗎?你和哪一個混沌惡魔建立了聯系?”

  精靈搖頭:“并沒有。我曾經在固化混沌印記時,聆聽到到‘奸奇’的召喚,但沒有回應。我現在的狀態,僅僅是連接‘亞空間’,可以借助印記從混沌中抽取一定力量并儲存,類似于那個世界的‘靈能者’,只是被標記與污染,還算不上墮落,談不上危險,機械側這樣做的契約者大有人在,已經總結出一套成熟安全的體系。而且我這么做,不全是為了‘沉淪魔’,還與第三個能力欄的影有關。”

  “這個影是什么?”

  “她是在原生世界時,契約的伴生召喚獸影子魔女。本質就是我的影子,產生了一定的靈智,與我意識相連。我成為契約者后,就將‘伴生召喚獸’固化進能力欄,她是我的另一面。我當初就職‘圣光牧師’的另一原因,是我在一次任務中,被一個高階契約者發現了‘原石能力’,被迫進行一筆交易。對方逼迫我消耗大量‘原石力量’改造了一份契約,最終獲得一只重傷瀕死的‘納魯’。它是我的圣光源泉,可以看做完整的‘職業大源’,只要徹底‘煉化掌控’,圣光職業就穩入三階,擁有恒定的‘頂級大源’。”

  “我返回樂園調查后,得知‘納魯’是不會死亡的。當它枯竭后,會轉變成‘熵魔’釋放暗影的力量。那時,只要我搶先變得更強,能夠控制住它不被反噬,就能轉換光影成‘暗影牧師’。而暗影之力,恰好是‘影’的養料源泉。于是我有一個大膽的計劃,用影混沌烙印在亞空間轉化成‘混沌惡魔’,再和職業欄共享‘大源納魯’,正反切換,供應源源不斷圣光與暗影力量。”

  “混沌印記同樣我為‘納魯’準備的。我一支用亞空間的邪惡力量,一點點污染侵蝕改造它,讓它變的虛弱,最終被職業欄和能力欄吞噬掉,徹底轉變成自己的力量。”

  白浪聽完,無話可說。這妹子到底經歷了什么?

  切開的話,絕不是只表現給自己看的清純與可愛。

  她的能力欄強化看似雜亂,卻環環相扣。重點是能夠拆分組合,拼湊出多種形態。每一個固化能力,不單單為一個目標而準備,隨意幾個就能組合出新花樣。

  更別提還隱藏著的‘世界樹系列’,你到底能組合出多少條路線來?真是看不透你呀。

  “怎么樣?浪哥哥,我對你有沒有用?能不能幫上你的忙?”

  “你真是棒極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