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69章 來自樂園陣營的無限騷操作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搞清了自己想要的情報后,白浪立刻對這次‘忍界崩潰’有了系統性認知。以他這種二階雜魚,休想在最大的漩渦中分一杯羹,那樣做的結果99.99是化成灰灰。

  但若是從對方口中的二三流小團伙在某偏僻地區進行的私人小工程入手,未必撈不到好處。更何況,眼下的‘蓮花池’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必須弄清其中黑幕,才方便操作。

  心中有了盤算后,他立刻趁熱打鐵,追問道:“告訴我,你們攻略蓮花池的詳細內容是什么?”

  “具體的‘技術’掌握在隊長手中,但我也參與了一部分。首先,就是集齊七柄鮫肌。我們已經收集了三柄,干柿鬼鮫是第四個獵物。其次,隊長讓我在主大陸調查有關大蛇丸的情報,我們的智囊分析出‘蓮花池’的幾次異變都與大蛇丸有關,甚至他就是這處圣地的合法所有人。”

  白浪突然打斷道:“等等!大蛇丸繼承的不應該是龍地洞嗎?”他心里想的卻是,大蛇丸這魂淡果然想霸占勞資的家業。

  對方翻了個白眼:“我之前告訴過你,忍界三大圣地已經全部淪陷,就連本土通靈獸也近乎被趕盡殺絕。大蛇丸與龍地洞關系我們當然知道,但他同樣是龍地洞淪陷的罪魁禍首!”

  “什么?!!!∑(Дノ)ノ”白浪略作驚訝道。

  “大蛇丸的行蹤非常神秘,我們懷疑他在忍界進入崩潰之前,就已經和樂園的契約者陣營展開合作。崩潰模式開啟以來,他現身次數極為有限。但每一次出手,都以極其夸張的成長速度超越過往,而且表現出明顯的非本土力量體系。我們懷疑他從一開始,就接受了契約者的策反,成為資深土著間諜帶路黨。”

  “他最后一次行動,在一年前。據記錄顯示,他與某契約者團隊達成合作,以帶路黨姿態出賣了‘龍地洞’,并獲得想要的報酬。在最終交易結算時爆發黑吃黑,最終結局不明,但有目擊者回憶,他當時占據了上風。”

  “根據我們收集到的若干個不同‘低維忍界’匯總情報來看,大蛇丸并非‘圣地龍地洞’繼承人或所有人,僅僅是合作者關系,甚至無法掌握核心仙法。用公司的概念來看,他甚至算不上CEO,僅僅是一個‘形象代言人小股東’的身份。這樣的大蛇丸,是無法在忍界崩潰時,與契約者陣營爭奪‘龍地洞’繼承權的。于是退而求其次,出賣龍地洞獲得資源與支持,再轉身開發自己100持股的蓮花池小圣地,才是明智之舉。”

  白浪不停點頭表示贊同,心里卻笑出聲來。蛇叔背刺龍地洞換資源絕對不假,但他絕對不會……嗯?等等!沒有小圣地,但卻可以造啊!我次奧,勤勞的大蛇丸不會真的在水之國給我建造了一個小圣地吧?

  “還有呢?你參與的后續計劃。”

  對方深深看了白浪一眼,接著想到關于自己的情報都賣完了,憑什么為團隊進行保密?于是索性都說了出來,尋求心理平衡。

  “第三,隊長要我在回收‘鮫肌’后,前往火之聯邦,從通用基因手中,訂購至少500對一勾玉寫輪眼,然后再前往‘渦組織’的底盤,向惡魔之眼求購500只普通白絕。第四,也是最后一步,去鐵之國尋找那里的契約者,嘗試購買他們的‘忍界開發技術’。”

  這信息量有點大,白浪一時間無法理解:“寫輪眼?你們要這么多寫輪眼干嘛?這很重要?還有,木葉真的有這么多雙一勾玉供應給你們?”

  木葉市的宇智波雖然空前繁盛,但人口總數零零總總也不過1萬,能夠開眼的更少,1/10左右。500對寫輪眼是什么概念?這是要挖光全族嗎?

  “當然有了,忍界崩潰計劃木葉陣營最高主導者通用基因本身就是一個跨樂園發展超級‘基因工程集團’。他們在降臨忍界后,就在木葉外圍森林中,建造了秘密基地,進行大規模宇智波克隆實驗,對外大批量販賣烙印有獨特標記的‘寫輪眼’。這是剛需資源,每一個進行小工程的勢力,都會大量購買,管夠!”

  “這‘500對’都是生物科技產品,不是原裝的啊。”

  “當然不是,原裝寫輪眼算不上稀有,但強行掠奪得不償失。對于我們這些試圖騙過忍界意志,融入本土陣營的契約者而言,每一雙‘原裝寫輪眼’的因果業力太重,持有個位數倒沒什么,一旦超過兩位數,就會被世界厭惡。”

  在對方解釋下,白浪明白了一個道理。

  本世界的宇智波雖然像蟑螂一樣泛濫,但作為‘大筒木一族’的直系血脈,每一個宇智波的靈魂都被忍界記錄著,每一雙寫輪眼,哪怕只有區區一勾玉,也會建立合法的因果檔案,死后逼進極樂凈土。

  這些原住民的寫輪眼,受到世界意志的眷顧。若大量被某個勢力掠奪集中起來,就好比非法獵殺野生動物后大量囤積象牙。哪怕做成工藝品,因為缺少官方出具的‘鑒定證明’屬于黑貨,你沒法正常開店合法售賣。

  這種狀況下,你這個勢力還妄圖假意洗白,融入忍界意志大家庭中,獲得世界的認可,根本就是做夢!

  “所以,貿然掠奪純然野生‘寫輪眼’會被忍界意志嫉恨,但‘人工生產’的不會了?”

  對方點頭:“不會!這是通用憑借更高端基因技術生產的,你可以理解成非正版廠商(忍界)生產的盜版手機。除了不被忍界認可的‘盜版性質’外,它們在質量上,于正版‘寫輪眼’一毛一樣,再沒有任何區別。”

  “你們要這么多對寫輪眼做什么?和入侵占據蓮花池有關?”

  “不僅僅需要‘寫輪眼’,別忘了那五百只白絕。‘寫輪眼’與‘木遁’的情報早就不是秘密了,這個世界最強的隱藏合成公式,就是‘萬花筒木遁≈輪回眼’,陰遁陽遁打開森羅萬象之力,獲得最低等的‘六道級管理員’,接觸忍界的根源。”

  “寫輪眼和木遁這兩股力量,在忍界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同時也是眾多屬性與遁術中,最具壓制性的貴族力量。這點,早已是毋庸置疑的。因此,通用基因在所有三階群體中,免費贈送一項能最高效率侵蝕忍界的技術。利用宇智波的寫輪眼,與木遁體系下的白絕相互結合充當‘人樁’,無論布置魔法陣、修真法陣,或者進行大規模獻祭,or其他,無疑是最完美最頂級的材料。”

  “就拿布置陣地來講,將一只‘寫輪白絕’當做陣旗釘入陣眼中,木遁與寫輪眼相互融合所具備的‘陰陽遁’性質,天然能夠最大效率吞吐天地間的查克拉。甚至掌握的‘陣地技術’夠強,可以上聚自然能量,下連地脈抽取星球之力。而我們采購寫輪眼與白絕,就是人工合成‘人柱’后,用來開發、強化、升級‘蓮花池圣地’。”

  白浪聽完,瞬間對這個idea驚為天人!

  這不就霓虹自古以來的傳統陋習,‘打人樁’嗎?

  人柱力的‘人柱’二字是什么?就是霓虹古代在動工建造房間時,取一個人做祭品,填入地基下方,成為概念上的奠基之柱,玄學領域的座敷童子。而忍界的‘人柱力’,就截取了祭品的含義,成為承載尾獸的容器。

  而現在的‘人造盜版寫輪眼’與另一陣營大量發售的‘白絕’相互組合后,就成為各項工程的‘陣旗、查克拉聚集裝置’,這真是天才一般的想法!

  “人造領域、小圣地……涉及方方面面,需要專業的地師勘測風水地脈,需要陣法師或者結界師來布陣,最終才能完成這個等級大項目。而這些‘私服寫輪眼人柱’就是不可獲取的點睛之筆,陰陽遁融合,與世界的聯系更加緊密。”

  白浪聽得津津有味:“這個‘私服’又是什么意思?”

  “啊,私服指的就是‘人造盜版寫輪眼’。怎么講呢?通用量產的‘人工寫輪眼’本身很干凈,在忍界又沒有備案,理論上是難以駁接進忍界,享受正統寫輪眼各項掛B功能的。就好像沒有入網許可證以及電話卡的手機,無法上網或通話。但是通用基因做為忍界崩潰的主導者,早就在忍界內部,建立了另一套‘私人服務器’,支持與正版寫輪眼相同的功能。”

  聽到這兒,白浪立刻聯系上文:“通用在攻略忍界之前,是否就在這個低維世界中,插入了一塊來自另一個‘忍界’崩潰后的世界結晶?”

  白浪理解中,忍界意志是一個超大型正版服務器,那么通用販賣‘盜版寫輪眼’的底氣就是,將另一個忍界崩潰后,價值最高、最核心的‘忍界服務器’殘骸安裝進這個世界中,構架了另一套完全一致,但主導權在自己手里的‘寫輪眼規則體系’。

  “你猜的沒錯!”

  “為了這次‘世界崩潰’,這個任務場景在創造之初,就被修改了世界線,讓宇智波統了治木葉。目的就是保存海量‘宇智波族人’,供這些大勢力使用。正版‘宇智波人柱’與忍界意志的聯系非常緊密。而我們這些二三流小勢力,則使用通用與惡魔之眼提供的‘寫輪眼、白絕’來進一步加速對忍界的侵蝕。”

  “正版宇智波,一來珍貴、二來使用危險。可大幅增強入侵‘世界意志’的效率,但反噬同樣強烈可怕。你在用邪惡的方法竊取忍界力量,受到世界的敵視也會加劇。反倒人造宇智波系列因果少、反噬小,廣受好評。”

  白浪立刻點頭:“我懂!我懂!真的猛士喝醉烈的酒,敢騎最烈的狗!”你們都是玩假貨的慫貨!

  對方完全不理會白浪,繼續自顧自快樂的出賣情報:“這種‘人造寫輪眼’也有缺陷,會被通用打上自己的烙印。當你利用這些‘私服宇智波’進行工程時,都受到通用的監控。而你將來在世界崩潰中創造的‘最終受益’,也會被對方留下的‘暗門’按比例瓜分一部分。”

  在忍界,兩大主導者的地盤上,使用了對方提供的‘私服人柱技術’,更高效、更快速的完成對忍界本源的侵蝕與攫取,那么在最后受益時,順手拿走屬于我的一部分,不過分吧?

  不過分個屁啊!

  “就沒有人反抗嗎?既然他們能生產人造寫輪眼。我不信其他契約者沒辦法自制‘宇智波’?”

  白浪不謙虛的拍拍胸脯,他都能通過‘腦神鯉魚王’制造出寫輪魚眼來!其他玩生物科技的契約者做不到?

  “當然可以,但毫無意義。你明白工業化大規模生產所代表的意義嗎?憑借更好的品質與更低廉的價格,擊垮一切競爭對手。通用對外出售寫輪眼資源,卻不禁制其他人競爭。因為他們出貨量最大,而且價格最低,質量最高與原版無異,根本不在乎競爭對手。最重要的一點,他們架設了寫輪眼在忍界的‘私服’。”

  “日奧!”白浪暗罵一聲,也動了買貨的心思,詢問道,“都怎么賣?”

  如果質量好的話,他打算入手一批‘私服版寫輪眼’玩玩。移植給兔兔、移植給那些新人,不香嘛?

  “最貴的至尊版是‘宇智波斑’限量款。利用了斑的基因,制作出完美復制品,只有一勾玉,忍界限量100對,并非‘私服’,這背后對應著‘斑’獨一無二的氣運。可以說,這100對寫輪眼共同瓜分了‘斑’在忍界的‘命格’與‘概念’。數量越多,每一雙眼睛分走的量就越薄,因此嚴格限制了數量,價值最貴,3000余燼一對。”

  “等等!”白浪突然打斷,“這100雙一勾玉,共分了‘斑’的命格?那如果有人穢土轉生他呢?”

  “恐怕是轉不出來了吧?至少有三個契約者小隊做過相關常識,但都沒有通靈出斑。但不排除他早早被兩大勢力提前通靈,并隱藏的可能性。”

  “……”白浪感覺這個忍界徹底被玩壞了,而且在玩壞的基礎上,被一群契約者拼命的玩啊玩,早就沒魂了!

  對方不滿浪的打斷,沒看我泄露情報泄露的正爽嗎?“那我繼續了,在最貴的斑之后,還有尊享版的‘止水、鼬、佐助……’同款寫輪眼,都是一勾玉,分別采集這幾人的基因,進行100復制,各300對,價值100余燼。這些都是私服版,但基因完美還原,具有一直開發到‘萬花筒’的潛力。但也僅僅是潛力。”

  “再往后,是那些曾經達到過三勾玉的宇智波的復制版。最便宜的,自然是普通一勾玉不限量的低端批發版。至于更多情報,我就不懂了。我只是工作組成員,而非技術組。”

  白浪:“那么白絕呢?”

  “惡魔之眼暗中控制了渦組織,但它們并不精通基因工程,無法無限量供應綱手的克隆體,于是將主意打到外道魔像上。也不知與渦組織簽訂了什么協議,最終開始在忍界瘋狂出售‘白絕’,同樣有它們的烙印,而且雖然同為白絕,但品質也分三六九等,對標了通用基因的不同款寫輪眼。”

  “最后,你去鐵之國做什么?”

  “蓮花池只是我們的第一目標,但盯上七柄鮫肌的不止我們一家。因此首領未雨綢繆,讓我去鐵之國聯系另一個契約者團隊。他們和隊長有舊,掌握著一種開發忍界的技術,正在鐵之國境內利用‘私服人柱’布置‘國土煉成陣’。我是去代表隊長談判的,如果‘蓮花池計劃’失敗,就利用手頭現有資源,在水之國布置小范圍的‘國土煉成陣’回本。”

  聽到這兒,白浪深深感覺到,這個世界不是小學生應有的難度,嚴重超綱了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