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55章 奧菲莉亞的魔法機械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木葉市,第一忍者醫院的一間主任辦公室中。入職已經兩天的浪,憑借一手超凡脫俗的物理學薩滿血療祝由術震驚全院,吊打了一群自視甚高的醫療忍者后,憑實力坐上這個位置。

  此刻,他正悠然的靠在椅子上,玩著手機。

  身前,桌面擺著一個菊花枸杞保溫杯。

  身后,奧菲莉婭正輕柔的為他按摩肩膀。

  對面,身體單薄稚嫩的莎爾芙,正戴著一個與她可愛畫風不太相符的‘大號全封閉機械式漆黑貓耳小天才頭盔’,開啟了虛擬投影,沉浸在小學四年級‘普通模式’題海訓練中,絞盡腦汁埋頭做題。

  時不時的,身處虛擬世界的她,還做出撓頭動作,用小手在機械感十足的頭盔上撓撓也不自知,雙眼位置的電子顯示屏上,還同步出現了「(。ヘ°)的像素顏文字,對外顯示當事人困惑的心境。

  這是小天才頭盔獨有的監護人功能,父母親友不需要關注陪伴分心監視,也能時刻知曉‘做題人’的精神狀態是否集中?有沒有假裝刻苦思索,實則神游天外磨洋工。

  “不孝女!我一眼就看出你沒有認真做題!我要你原形畢露!”

  白浪突然起身,一巴掌拍在小芙芙的鋼鐵腦殼上。

  小天才劇烈一顫動,虛擬世界的傻芙芙表情立刻變成(இдஇ;),接著繼續埋頭做題,不敢發呆。

  看到傻二芙的表現,站在白浪身后的精靈妹頓時露出寵溺的慈母笑。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又回到孩子她爹身上。

  此時,陽光透過窗戶投射到白浪身上,小鳥嘰嘰喳喳,傻芙一臉(✖ཫ✖),奧菲莉婭內心變得格外寧靜。

  這種和老公在同一個單位同一個辦公室里共事,朝夕相伴,還能共同折磨女兒,監督她刻苦學習的生活,簡直像夢一樣,讓她身上混沌印記的侵蝕得到大幅緩和。

  這種微小而確實的幸福和滿足,令人發自內心的平凡溫馨……就是我所苦苦追尋的終極人生啊。真是愛了,愛了。

  “我已經和一支來自其他樂園的團隊,敲定了合作意向。若無意外,新人很快就會被安排過去。到那時,咱們就有時間接一些私人委托,好好探索這個世界了。”

  奧菲莉婭聽完頓時露出開心笑容,這幾天她雖然一直粘著白浪,但心上人的精靈都浪費在照顧那群螻蟻一般的新人身上,彼此根本沒機會深入交流互訴衷腸。

  如今這幫礙事的蒼蠅即將消失,浪哥哥就能將照顧新人的時間精力,都放在自己上。想到這里,精靈妹頓時開心到飛起:“那是不是也將那個提姆和朱堯也打發掉?”

  看著奧菲莉婭澄凈無暇的大眼睛,白浪眼角一抽:“那是不可能的,我答應要幫提姆掌握高級封印術,順帶盡可能多的制作‘魔卡’。同時那個腰子也關系到我未來‘副職業’的品質高低。”

  聽到關乎白浪未來發展后,精靈妹瞬間拋棄獨占的私心,認真道:“那個朱堯到底想要什么?我一定幫他完成,保證白大哥你的職業無恙!還有,那個提姆需要封印術是吧?我會幫她弄倒手的,這樣白大哥就有更多時間陪我了。”

  “哈……!”

  白浪張了張嘴,不知該怎么說?我明明打算說別的事情,怎么就被你歪樓歪的我如此暖心呢?

  這種溫暖與感動,竟讓人有點暗爽。這就是被關心照顧的感覺嗎?真是愛了愛了,和精靈妹一比,小貓人三姐妹對自己真是太不上心,太不專業了。一點也不熱情,不夠噓寒問暖。

  “好,都依你。不過我對這次合作,仍有一些顧慮。”

  接著,白浪解釋起來:

  他這次來度假,帶新人不過是順手而為,賺一筆零用錢罷了。絕對不會投入太多精力,當做主線任務那樣盡心盡力。

  于是這兩天里,他在迅速適應新身份,熟悉木葉與忍界環境的同時,不忘替新人們安排去處。

  講道理,他已經發布了前置任務、一環任務,并預支了‘三身術’等獎勵。接下來完全可以進入散養狀態,讓他們自由發揮,優勝略汰。

  但‘引導任務’若死亡率過高,他賺不到太多錢。但一味在暗中監督幫護,就更加可笑了,勞資來度假happy的,一心當保姆豈不本末倒置?!

  再聯想到第一次登記時,看到忍界各路團隊對外發布的招聘信息后,白浪一拍腦袋,頓時來了主意!

  何不充當中介(蛇頭),將這幫新人賣掉呢?

  不僅省心省力,還能獲得額外的報酬。新人也能得到更多的實習鍛煉機會,積攢經驗,磨練技術。同時也解決了那些團隊缺人的困擾。

  這簡直是三方共贏,沒人吃虧的大好事!

  于是昨天一下午,白浪積極奔走,和一個又一個代表面談,為新人們爭取權益與待遇,最終和一個距離木葉市并不遠的團隊,確定合作意向。

  對方愿意提供大量無技術含量的低端工作,吸納這批新人并統一管理。并且,這些職位還屬于‘木葉’認可的‘短期工忍者訓練’,屬于長期E級任務,能計入檔案,為‘中忍考試’累積資歷。

  同時,這家勢力的報價最高,且距離木葉比較近。一旦出現變故,白浪也能及時趕到,并進行搶救。

  但缺點不是沒有。雇傭新人的團隊包吃包住,支付白浪報酬,同時并不在乎更不會保障新人的安全。

  剛進入樂園的‘試煉期新人’弱的一批,雜魚一般的玩意,毫無人權。萬一工傷瀕死,還想要珍貴的治療藥劑?做夢呢!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白浪不得不為這些新人提高生存率。但作為引導者,又不能過度插手。于是他決定為每人配備一支邪能魚血注射劑,在面臨死亡的危急關頭,注射到體內,燃燒透支生命力,爆發出潛力。

  不過這支邪能魚血的更主要作用,是新人被打成重傷,在絕境中瀕死倒計時,能深度透支挖掘生命的潛力,強行多。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只要白浪能及時趕到,他就有把握搶救回來,挽回一筆罰款,多保住一臺不斷創造效益的人形挖礦機。

  “我今天已經安排提姆,去犬冢一族駐地大量批發忍犬。我有特殊技術,能大幅提升‘忍獸’戰斗力。等這些新人完成一環任務后,就可以當做獎勵送給他們,提高生存能力,多出一個保姆。”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20個新人分散開,那個組織也未必有責任心去認真監督,保障每一個人的安全。所以你有沒有能監視每一個人的手段,在遭遇危險后及時報警,我好做出應對,而不是讓辛勤的肉雞默默死在角落,倒扣我的罰款。”

  精靈妹一聽到肉雞的死活,關系到自己的家庭受益后,立刻鄭重起來。雖然每一只小肉雞未必能帶來多少受益,但只要浪哥哥開口了,就不能當小事情對待。

  而且,她也要務給白哥哥留下一個賢內助的好印象,而不是徒有顏值的花瓶。

  “小意思,我絕不會讓這些新人的死亡,損害到咱家收益的。”說罷,奧菲莉亞發動召喚術,兩人的身前突然多出一片金色。

  已逐漸適應這位患者深度精神疾病的白浪,并不去更正她語言中的錯誤,因為那樣做毫無意義。此時,他的目光被身前高速振翅懸浮的金色球體所吸引。

  “這是……金色飛賊?”

  白浪面前,懸停著一枚胡桃大小的金屬球體,上面刻著電路板一般的復雜花紋。同時擁有一對銀子制成的薄翼,在高頻振翅,留下一片模糊的殘影。

  看到這莫名熟悉的畫面,白浪很快想起這不是‘魁地奇比賽’中的靈魂核心,飛行速度極快,很難被抓到的金色飛賊嗎?

  “沒錯,它們也是我的契約召喚物之一,一共有200只,飛行速度極快而且沒有聲音,可以懸停,原本是魔法造物,經過我的改造后,具備低等智能,可以自主行動,適合監控、偵查探索、戰斗,我分出20只用來監控新人。”

  白浪:“原石契約?”

  “嗯。”

  想到自己的‘忍兔卷軸、鯉魚王精靈球’,白浪又問:“魔法造物也能遠程監控,并及時傳遞回情報?”

  精靈妹頓時得意揚頭,用手指戳了戳白浪的臉,驕傲道:“它們可不是普通的魔法道具,而是我的固化能力哦!”

  “不可能,我又不是沒看過你的能力欄。”

  “它們是我精心挑選,由火種源殘骸衍生出的第一能力。并不是單純的‘魔法物品’,而是獨一無二的‘魔法機械造物’!我能以火種源殘骸為核心,活化一臺中樞服務器,同時連接這些‘金探子’構成一張監控網絡。在尋找白哥哥你的旅程中,我一直擔任小隊的情報、后勤、治療工作。”

  白浪聽的一倆懵。你不是個資深精神病嗎?怎么竟然如此賢惠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這背后什么原理?”

  “我原本也不太懂這些,都是隊長傳授的隱秘知識。‘火種源殘骸’很珍貴,本身擁有一種奇特能量,可以注入并活化機械,賦予它們生命力。我掌握的‘火種源殘骸’體積很有限,并且破損嚴重,只能活化體積不超過1m³的機械,而且強度極低。”

  “我所在的臨時團隊,恰好屬于機械側的一個大勢力,擁有這方面的知識。隊長曾告誡我,我掌握的殘骸不足以制造出強大的變形金剛,哪怕成功也只是徒有其表,建議我往‘小型化、后勤化、輔助化’領域發展,而這也是我的初衷。”

  “此外,火種源的能量只對‘金屬機械’親和。我通常以‘智能機’作為施法媒介,臨時活化一些‘機械體’完成輔助任務。團隊為了拉攏我,拿出一份特殊技術。他們的組織里,曾有一位‘火種源’持有者跨界研究‘魔法構裝體’,并高出一項很好玩的副產物。”

  “金探子本是魔法物品,全金屬構造,各項性能優越,內部空心可以攜帶少量物品。是非常優秀的‘監視媒介’,只需少量改造,就能安裝攜帶監控器,科魔合一。那位高階契約者,開發出一系列‘輔助型金探子魔改技術’,支持秘密監控、飛行炸彈、回聲勘探、水下作業……”

  “一旦以特殊手段與火種源結合,就能轉變成‘魔法機械造物’。支持在反科學的魔法世界正常使用,同時在科技世界中,也能利用魔法原理規避探測。于是我利用原石能力,偷偷將200枚金探子載體契約,與火種源殘骸綁定,融合出第一能力,也坐穩了后勤職務。”

  奧菲莉婭開心的與白浪分享著自己的經歷。

  白浪驚訝于精靈妹的手段時,驟聞自己的魚進了別人的塘,他莫名生出不滿與不爽,直接問道:“你加入了別的團隊?”

  見白浪反應如此強烈,奧菲莉婭在心底捏緊小拳頭,yes一聲,這才安慰道:“浪哥哥別擔心,我并沒加入那只小隊,只是臨時合作關系。隊長是一名女性,我也只是預備役,并且一直拖著沒有轉正。我只是借助他們的力量與資源來尋找你。”

  白浪立刻冷靜下來,回歸理智,開始思考與精靈組隊后,身邊多出一個隊友的優劣。最終果斷選擇放棄!

  我白浪可是勵志成為獨行俠的未婚爸爸,豈能被區區一條魚拖累?有了你,我還怎么和更多的魚保持合作關系?

  “你加入了一個什么隊伍?”

  “一個機械側的勢力,總部在別的樂園,不過在傳火樂園設有分部。我是在一場與‘賽博坦戰爭’有關的任務中,與他們認識,并決定加入的。因為這個組織勢力很大,資源雄厚,跨樂園發展,有實力幫我找到你。”

  白浪暗道你™到底對我有多執著?但心中同樣好奇:“你們怎么找我?”

  “只要我對團隊的貢獻到位,就能兌換高階契約者獨有的權能,反向追溯曾經歷過任務中的契約者,再進行定位追蹤,進入相同的世界。不過我運氣好,上次任務被小馮櫻定位,她成功修改了我的降臨世界與主線內容,彼此合作完成一輪私人,并給我了你的情報,同時保證能和你一起經歷第二次度假。”奧菲莉婭一臉幸福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