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51章【通用基因】與【惡魔之眼】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眾人跋涉半日,趕在傍晚時分,成功以龜速脫離廣袤的原始森林。新人紛紛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表情,看著寬闊的道路,無比激動與興奮。

  這一路上,新人遭遇大量忍獸襲擊,從食草動物到爬行動物,各種嗜血昆蟲,數量多的出奇。甚至就連依靠熱量感應,從樹梢自動墜落的螞蟥體內,也存在微弱查克拉流動痕跡。

  奧菲莉婭當初贈他的定情信物‘忍兔卷軸’中的雪兔的查克拉含量,也僅比這些巨大水蛭高出一線。

  最終,這一批批襲擊者們,統統被提姆與奧菲莉婭逼退。

  至于五火球廢人?他一開始倒表現的似模似樣,但隨著一路跋涉體力消耗,很快就暴露出外強中干的一面。除了‘精神屬性’不錯‘感知’還行外,其余屬性都是垃圾。

  孱弱的力量、緩慢的速度、平平無奇的魅力、薄弱的體能,與那些新人沒多少區別,連竇姓壯漢都不如。甚至連帶著,火球術的定位與發射都受到影響。

  白浪觀察新人之余,也發現自然界中生物,體內幾乎都存在微弱的查克拉。低級忍獸數量大幅增加,而且普遍狂躁,不畏懼人類,甚至頻頻主動攻擊。

  他看到了既吃青草,但同樣捕捉昆蟲的野兔;看到了牙齒變的鋒利,將一條死蛇掛在棘刺上,撕破肚皮剔除內臟后,才緩慢食用的漂亮小鹿。

  忍界環境的變化,已經嚴重影響到本土生態圈,造成全面升級。

  雖然這些動物還沒發展出獨立忍術,但智慧大幅提升。食草動物已經變成雜食,而食肉動物更加狂暴,被小提姆沿途打死許多,但還是有新人受傷,再被奧菲莉婭的圣光治愈。

  如果他的‘雪兔卷軸’還是當初最原始狀態,那么這批兔子此時已經不配做‘替身道具’了。野地里隨便抓點啥,都比它們更適合。

  出了危險的野生密林,火之聯邦內部的官道環境好了許多。他甚至發現沿途的路基中,使用了某種技術,彼此連接后,形成一種驅散效果,用來預防野生動物的襲擊。

  這條通往木葉市的道路很寬敞,中間用黃線標記,還是條雙向車道。小隊沒有走太遠,就路遇一輛輛貨運的‘雷車隊’。這些車輛上方,背負著一個超級巨大的‘電池狀’物體,據司機說是用來儲存壓縮雷遁的。

  在索摩戈,汽油還屬于常用燃料之一,結果忍界已經全面步入新能源時代。忍界如今的科技含量,已全面超越了《火影》原著,實現查克拉民用化。

  經過一番扯皮,白浪用一塊金子搞定司機,將新人們送上貨運雷車的頂部,以‘阿三國’傳統藝能,向著木葉市進發。

  直到深夜,坐在車頂的新人們迷迷糊糊打著瞌睡,車隊抵達‘木葉市’的檢查站。

  遠遠望去,木葉依舊是圓形的圍墻結構,只是經歷了新一輪擴建,圍墻豎的更高更大,布滿了電氣化管道,亮著一圈電燈。

  白浪拿出‘基金會’提供的‘上忍身份證明’,迅速通過檢查,帶著新人們通過外層圍墻的拱形通道。隨即眼前一亮,燈紅酒綠霓虹閃爍,形形色色的日式燈箱招牌,很有歌舞伎町的感覺。

  遠遠地,還能眺望到火影巖,也被釘上了五光十色的探照燈,一道道強光打在巖壁上,照射出一個刺猬頭,正是一代火影宇智波斑。接著是陌生的二代目泉奈,以及用繃帶包裹著半邊臉頰,下巴上有一個叉叉的‘三代目團藏’。

  白浪沒有看到第四個人面塑像,說明如今依舊是‘三代目’的統治時期。那么時間線應該還沒到原作中‘劇情開始’的階段。

  不過這個世界的劇本早就面目全非了,水門不再是四代目,但其他四代目的上位時間,也未必要遵守原劇情的時間線。

  如今他已經抵達木葉,真相即將揭曉,當務之急還是安排新人。

  經過一天休息,重新滿血的五火球菜雞主動上前攀談,選擇了一家旅舍,安排新人住下后,白浪拎起小芙芙,在提姆與奧菲莉婭雙雙羨慕的目光中,返回臥室。

  前者想和小芙芙同住一間房;后者想和她的浪哥哥同睡一張床,但今天時注定不可能的。

  回到房中,白浪玩起手機。沒有搜到木葉的信號,說明火之聯邦尚未進入網絡時代。但卻發現不少‘熱點’,起名都非常樂園化,其中還有一個‘免費’的,標注著通用。

  還沒連接,白浪就收到一條信息,要求他明早帶著隊友,前往火影大樓進行登記注冊。同時,他的任務面板中也出現相同提示。

  暫且將這件事拋在腦后,他將精力重新放在‘新人引導任務’上。原本白天時,他還想給新人贈送一筆豐厚的初始資金,進行一套‘魚脈咒印’強化,結果被樂園警告,不能大量送福利,堆實力,迅速作弊完成任務。

  隨后,他嘗試發布任務。主線任務倒罷了,私人分支任務需要消耗他個人賬面上的‘余燼’或者‘認證裝備’作為獎勵。同時根據支付內容,來鎖定任務難度。

  他支付越多,任務難度越大。同一個獎品對應的難度,本身還存在一個區間。如果想照顧新人,調到最下限;如果想坑死新人,可以調到上限。

  引導者完全可以通過‘發布任務’,間接控制新人的任務軌跡與難度,達到篩選與淘汰的目的。但這種玩法太講究了,白浪并不喜歡,他更愿意直接插手干涉,進行一場別開生面的‘生物改造’,粗暴的培養成材。

  他在《引導手冊》上看到,沒有精力或者心情的引導者,直接發布主線任務,暗中幫襯,等新人完成基礎試煉后,就可以滾蛋,拿到保底工資。

  此外的‘私人付費分支任務’,屬于另一種投資。如果新人在‘主線任務’完成后,直接回歸,那么投資視作打水漂。

  如果新人在引導者資助下引導下,完成主線不回歸,反而繼續進行分支任務,并且表現非常出色,超水平發揮得到極高評價。那么對方觸發的最終獎勵,會按比例反饋引導者。

  可以看做,引導者為樂園培養新人,如果超水平挖掘出天才,那么額外多賺一筆。在培養‘人才’過程中付出越多,回報越高。

  在這幾條經驗的后面,白浪發現一條更有趣的。

  新人試煉,往往可以免費體驗一回‘固化能力欄’的福利,并在回歸時被清空。這個‘固化能力’,并不需要余燼結晶,很容易獲得,可以看做‘本世界臨時強化’。

  他就曾在第一次試煉中,強化滿了全部‘能力欄’,體驗了5個lv1的滋味。

  接著,白浪意識到,他完全可以繞開樂園監管,并不直接出手,而是控制原住民,制造出‘NPC奇遇’的模式,來間接幫助引導這群新人開啟‘偽主角光環’。

  這方面,只要手腳干凈些,樂園不會過分苛責。因為哪怕把新人刷到‘六道級’,也只是他們在忍界的存檔。回歸樂園依舊被洗白回零級,什么也留不下。

  至于他們在六道形態下,刷怪打出的鑰匙、刷出的余燼。只要我白浪手段高超,你們這些主角奇遇都是我‘私人任務’引發的,功勞全在我頭上,最終收益當然歸我咯。

  “一定要把握好分寸,培養一批無情的礦機工具人。”

  腦中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很快睡著。次日一大清早,他將新人留在旅舍,自己帶著奧菲莉婭、提姆等人,前往火影大樓報道,順便打聽情況。

  一進火影大樓,他就注意到一個特殊接待處,引發了‘傳火烙印’的感應,是一處很明顯的樂園辦事處。任何契約者抵達這里,都會被吸引過去。

  白浪上前,不等他開口,負責人員就已經確定他的身份,直接問道:“你是什么身份?背后有組織嗎?是樂園任務,還是自發接受雇傭,有沒有合作團隊?”

  白浪瞬間理解,這個世界不僅‘崩潰中’,而且對外開放,并沒有被私人承包,允許更多契約者降臨。

  于是回道:“傳火樂園,度假任務,來長見識。”

  對方點點頭,看向身后的提姆幾人,又問:“他們三個呢?你的同伴?”

  “嗯,同伴。”

  對方再問:“姓名或者代號,自身能力,這個不愿說也可以。本次降臨有無主要目的?是否愿意加入某個團隊,或者接受不同勢力的雇傭?”

  白浪聽的發懵,但對方一副很平常,很專業的樣子,不得不反問:“這里面有什么講究?能解釋一下嗎?”

  對方抬頭看他,奇怪道:“你都專門來長見識了,還不知道這些?這次的‘世界崩潰’是由多樂園聯合推動,力量大實力共同引導的大工程。占據主導地位的,分別是你們傳火樂園的頂級勢力通用基因以及毀滅樂園的惡魔之眼。”

  白浪點點頭,一副如雷貫耳,我都聽說過的模樣。

  對方繼續解釋:“這兩家,分別選擇了‘火之聯邦’與‘渦組織’,幕后布局推動,經過數年努力,如今形成兩大陣營彼此打擂的局面。忍界如今的格局變化,既有世界意志本身的推動,也有原住民受民運影響的博弈變化。但最終掌握‘主流大勢’的,也是契約者。而主導這個世界崩潰的雙方,已經默契配合,暗中推動世界線變遷,加深維度侵蝕。”

  白浪聽著對方介紹,整個忍界的‘世界線’或者說‘劇本’,是在墳場與毀滅兩個樂園控制下,寫出來的。

  “世界注定要崩潰,但如何收割是個精細活,我們將第三次忍界戰爭不斷拉長。不過最終必定會發展為滅世之戰。預計在半年之后啟動最終計劃,你知曉這個世界原本主線的話,應該聽過‘月之眼’吧?我們雙方暗中操控劇情發展,最終利益最大化。”

  “如今這場第三次忍界戰爭,也持續了將近兩年,席卷整個世界,眾多契約者投身其中,為方便不同樂園、不同勢力的契約者進行瓜分,我們已經默契將忍界切割劃分成不同區域。我現在就是詢問你,要不要加入一方?直接開工,然后獲益,省去尋找機緣、找切入點的功夫。”

  對方繼續道:“原住民也感受到背后的陰謀,同樣在反抗,針對我們的行動進行反擊。這個世界也在也不愿毀滅,在進行抵抗。你這種單人行動,很容易被針對。但原住民再強,也無力左右大勢。甚至相當一批的原住民,已經被各方滲透變成傀儡。”

  “兩大陣營并不敵對,保持合作競爭關系,默契瓜分這次‘世界崩潰’的主要收益,至于其他殘余價值具體怎么瓜分?全憑實力。同時,降臨的契約者數量眾多,有強有弱,但總體而言始終不夠用,很歡迎你這種獨行者加入。”

  隨后,對方提出幾個建議。白浪面臨以如下選擇:

  直接加入‘木葉陣營’的‘通用基因’,這是忍界最大的勢力之一,必然吃掉世界崩潰后最大的收益。

  如果白浪簽訂高級合同,全程聽從調遣,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給予高回報,絕對值回票價。然而如何分配特殊收益,由高層決定,但沒有置喙的權利,就是個工具人。

  白浪將其理解成,加入頂級大公司,做一個小員工,工資待遇不錯,其他免談。

  選擇二,世界崩潰不是隨便兩家主導者就能吃光消化完的。相反,需要大量契約者共同協作,因此許多大勢力,也安排了小團隊進入。

  整體還是以合作為主,但私下競爭同樣激烈。可以看做一個大工程,切割成許多小工程,外包給那些高階契約者(包工頭),或者大勢力的專業團隊(施工隊)完成。

  這種勢力的收益,依舊不是白浪這種二階能比的。他們同樣在招人,待遇方面更加靈活,任務也更危險。加入其中,存在賭的成分,或許會被黑吃黑,但也可能暴富。

  選擇三,屬于責任不高、福利有限的‘臨時工’。沒有正規契約合同,打打零工,賺賺錢的樣子。這些契約者,或許有實力非凡的三階獨行俠,但更多屬于禿鷲、豺狼般的食腐動物,總想著撈個偏門,碰個機緣什么的。

  運氣好,當然收入爆表。但與其差,或者主動作死,壞了其他小勢力的計劃,往往會被打死。

  最后,連零工都不肯打,直接遁入茫茫忍界,自以為實力出眾氣運加身的契約者,想憑一己之力,與所有契約者搶生意。

  比如,提前埋雷‘蓮花池’的白浪,就有這樣的想法。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