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45章 這都是Waaaagh犯下的錯誤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哥哥,我終于找到你了!”

  渾渾噩噩的香氣窒息陷阱中,白浪模糊聽到一個陌生又熟悉的甜美聲音。aHwzW.net愛好對方用一種興奮、開心、失散數十年后終于找到至親般的激動語調喊道。

  正在荊棘欄中睡懶覺的荊棘娘打了個響指,他腦子頓時一陣清涼,從窒息中醒來,大腦全功率運轉,瞬間排除掉‘有危險’的可能。

  隨即,雙臂同時協調抬起。左手從下方托舉,右手攔腰穩定,抱住這個將自己死死摟緊,有些向下滑動的身體。

  他大腦高速轉動,瞬息就判斷出對方身體輕盈,約在111左右。腰肢纖細卻有肉,不得不承認抱起來手感很舒服。一旦摟住就不太想松開了,跟他攬著計都小姐姐時的感覺一樣。

  當‘撞人者’宣泄了激動心情后,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于是戀戀不舍松開手,向下滑去。

  感受到對方動作后,一向紳士風度的白浪,也戀戀不舍的配合,一點點將對方從自己臉上扯下來,安全放在地面。

  旋即,他恢復了呼吸,眼睛也能看清東西,而空氣中充滿了清新自然的香甜。

  定睛看去,對方已從狂熱粉絲模式,切換回乖巧迷妹的清純軟妹子姿態。正微微頷首,害羞低頭,做出單純可愛小表情,雙手食指緊張的攪在一起,并偷偷抬眼打量他,用深情且無辜的試探眼神期待問道:“白哥哥,你還記得我嗎”眼底深藏著怕被拒絕與否定的恐懼。

  這是只身材窈窕挺拔,約170cm的長耳朵。身穿一件很襯托身材的白色神職者圣潔長袍,除了右手一根手飾外,再無多余裝飾品。

  她有一頭柔順光澤長發,在身后瀑布披散;翠綠色雙瞳眼波流轉,粉色水潤嘴唇抿在一起,身體散發出自然的清香。再結合對方青春甜美的乖巧造型,一股來自大森林的軟妹之風洗面而lai。

  “奧菲莉婭”

  雖然氣質發生了巨大變化,體內蘊藏著蓬勃生機與圣潔力量,但她的相貌卻沒多少改變,只能說皮膚更光滑,無形氣質更出眾,耳朵也變長了,人更漂亮了。

  她身上那股揮之不去的‘自然味道’,似乎和體內覺醒的血統有關比起曾經那個膽小怯懦不善言辭的半精靈,如今更加勇敢自信開朗,像一只真正的精靈。

  這一幕讓他感到欣慰,自己的又一位患者,康復了啊!

  這種時隔多年又看到當初患有‘社交恐懼深度自閉’的精神疾病患者,如今重獲新生、煥發生機、光彩照人,融入正常人生活的滿足感;就跟辛苦‘教育’學生整整六年的班主任,在若干年后終于看到已成人父的斯德哥爾摩熊孩子,顫抖著雙手再一次將新的熊孩子送進自己的魔窟時一樣的滿足與喜悅啊。

  當初的小蘋果,成熟了!農夫式喜悅。

  嘶溜!

  視線落在那雙長耳朵上,白浪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沒有別的惡意,僅僅是回憶起當初手把手教導她解剖沉淪魔練膽時,貼在她耳邊大蛇丸式低語吸溜舌頭,以及‘ReoReoReoReo’吃櫻桃的美好回憶。

  白色不節制又想吃櫻桃了。

  “你果然沒有忘記我!”

  長耳朵妹子見白浪毫不猶豫報出自己名字,開心的瞇起眼睛,露出幸福與滿足的笑容。

  傻芙芙這時翹起尾巴,小箭頭在后腦勺彎曲成一個‘’形狀。并沒因老爹被奪而生氣,反而無比好奇盯著奧菲莉婭猛瞧,心中有一種奇妙親切感。仿佛見到了‘親人’

  這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親生母親嗎啊已經一歲的小箭頭,如是想到,但傻fufu還停留在好奇中。

  “你就是傻fufu吧都長這么大了!快叫我小媽媽啊!給你禮物喲。”

半精靈對白浪甜蜜一笑,又迅速靠近芙芙,開始拉關系。小箭頭立刻激動的搖擺起來,親媽!果然是親媽啊!但傻fufu依舊一臉懵B看著對方,只覺得大姐姐好親切。愛好  她攥住芙芙小手,很喜歡這個小家伙,瞪大眼睛好奇打量,問道:“你忘記我了嗎我也參與了你的誕生,還送給你沉淪魔召喚術。看!我也有哦。”

  奧菲莉婭朝著身后一揮手,瞬間爆發出強烈元素波動,驚的提姆與朱堯瞪大眼睛。

  在一陣濃郁的白色圣光照耀下,一只身材過度夸張,相貌猙獰粗獷,但眼神肅穆堅毅的‘大肌霸沉淪魔督軍’出現了!

  它身體站的筆直,穿著由有金屬打造的機械式騎士裝甲,沒有戴頭盔。暴露出赤色皮膚,與一對向后彎曲的犄角。

  沉淪魔督軍手持帶著利齒與倒刺的雙手大劍,沉默站在一旁,對外釋放著令人感到矛盾的‘狂熱信仰’。

  白浪此刻眼皮狂跳,對奧菲莉婭的美好認知印象瞬間碎了一地。

  這是……圣騎士!血色十字軍中古戰錘這是什么鬼你到底經歷了什么!

  他前前……前世在老家跑團時,聽說過‘惡魔圣武士’的沙雕配置,沒想到今天親眼見證了‘魔鬼圣騎士’的存在。

他原本欣慰的以為這妹子的‘自閉社恐’康復了,但現在看來,怕不是被自己給折騰瘋了吧  明明看上去是那么清新自然,乖巧、甜美、可愛、正常。

  “哇ω哦!四!”

  感受到相似的‘召喚波動’,傻fufu瞪大雙眼,崇拜看向威武高大的沉淪魔大騎士,大聲喊道。但因為語言表達能力障礙癥,只喊出一個字就卡頓了。

  “天!\\'ω'////王!”

  接著,小芙芙陷入深思中,為什么我的‘四天王’那么干枯瘦小呢而長耳朵姐姐的四天王辣么辣么大!

  一定是我和長耳朵姐姐身高差決定的!

  一定要努力喝奶粉,吃肉肉,長高高鴨。

  認親會尚未結束,樂園的空間波動更加劇烈。奧菲莉婭中斷了召喚,5個人也卷進了度假世界。

  忍界,火之聯邦境內,一片無人的森林。

  當白浪借助荊棘娘的靈魂防御從恍惚中回神時,周圍的隊友七扭八歪。奧菲莉婭與提姆率先恢復。

  小家伙放下巨大沉重的背包,對著空氣開始認真打拳熱身。像是在做廣播體操并不需要太大場地,只需前后左右各一步的空間就足夠。

  而提姆鍛煉時,奧菲莉婭也不知不覺間靠了過來,依舊帶著點小緊張,但眼中的憧憬和愛慕已經不再掩飾,深情與白浪對視,可憐兮兮又軟綿綿,一副逆來順受,快來欺負我吧!無論怎樣都不會反抗的柔弱樣子。

“呃……”白浪被她這種‘被遺棄寵物貓渴望回到主人身邊又不敢靠近的渴望’眼神弄得渾身難受,仿佛年輕時曾犯下過什么不可饒恕的罪孽似得  可明明我什么都沒做啊!

  好冤!

  “白哥哥,我從馮櫻那里打聽過了,我雖然按照精靈族的算法尚未成年,但作為半精靈的我已經開始讀召喚師學院了,而且我的真實年齡只比你小一點點,我們交往好嗎”奧菲莉婭突然鼓起勇氣,滿懷憧憬說道。

  “哈!”

  再出一拳,隱隱打出破風聲的提姆突然停下,小耳朵豎的筆直,偷偷瞧了過來。

  “什是交”傻fufu也歪頭,接著回憶起自己看過的肥皂劇,突然來了精神,“想做媽”接著認真審視起精靈的生理條件,越看越滿意,露出了慈母一般的笑容,但心底又酸酸的。

  這是‘媽之魂’與‘女之魂’相互沖突的結果。小箭頭卻毫不迷茫,不顧一切的點頭表示同意這門婚事,還不停戳芙芙的笨腦殼,恨芙不成鋼:你五行缺頭盔啊!

  “等等!”

  白浪突然腦袋發熱,連外界環境都顧不上了。他被奧菲莉婭這波熱情的攻勢給將軍了,有些思考不能:“太突然了,你先冷靜一下!我要靜靜,好嗎”

  “嗯!”

  精靈乖巧點頭,也不在意自己的心上人心中還有一個靜靜,就這么小媳婦般逆來順受的站在浪對面,不去打擾他,就這么靜靜看著,越看他,心理越開心,眉眼間流露出幸福,等待著白浪的審判。

  此刻彼此能站在一起,已是她苦苦追尋好久的結果了。

  白浪腦子在飛速轉動,治愈神系三位女神也參與進來,開始調取研究他的記憶。

  若說雙方彼此不熟悉,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她是白浪最早,也是最成功的心理疾病治愈患者,整個治療過程完美的堪稱經典!可以上教科書的那種。

  當初,浪為了幫助奧菲莉婭度過最危險的新手期,走出自閉與社恐,適應樂園步步危機的環境與任務節奏,大膽采用了俺尋思出版社Waaagh高等成人巫醫再教育進修手冊系列叢書的過載式心理療法如何治愈一名創傷后應激障礙患者(PTSD)第四次再版中的極端療法。

這部流傳多元宇宙,被無數赤腳巫醫奉為圭臬的心理學治療書籍,成功挽救了‘奧菲莉婭’。但問題的癥結,似乎就出在這里  或許是效果太好了,奧菲莉婭在上次度假中,就被扭曲成了自己的形狀。從此心心念念都是那位帶她解刨帶她飛的白浪哥哥。

  “這個狀況……”

  白浪托起下巴,努力思考,忽然靈光一現!

  他發現,自己此刻與奧菲莉婭的關系,有些像‘小丑與小丑女’的善良守序版!

  當初的半精靈,是個涉世未深初入樂園的青澀原石小妹。有著膽小怯懦、善良軟弱的性格缺陷,然后在白氏過載式心理療法的刺激下,重新活潑開朗起來,打開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生活從此多姿多彩。

  但仔細看,一個血療薩滿,用waaaagh獸人的偏方,治療了精靈一族的心理疾病,這能沒問題嗎這份醫患之間的特殊感情問題,也在當時埋下禍根。

  不過,DC漫畫里明明是‘精神病醫生定力不足愛上自己的患者成為小丑女’,怎么到我這里卻成了‘患者法力不夠慘遭心魔反噬,成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癥患者變迷妹了’。

還是說,Waaaagh的極限心理學教材太強大太刺激了  白浪突然動了重拾這份教材的念頭。

他這些年憑借更強的裝備、更強的血療、更強的芙芙,漸漸在醫學領域的專研上產生了懈怠。這和想靠寶具混吃等死的慫妹有什么區別  不行,我必須要振作起來!

  想通了前因后果,白浪也明白,奧菲莉婭喜歡的那個人,并不是真正自己,而是她心中偏執認為的那個‘醫生形象’才對。

  治愈神系眾神之父、黃金精神傳承者、善良守序救死扶傷浪,怕耽誤了人家姑娘美好的未來,突然下定決心,決定如實相告。

  “奧菲莉婭你跟我來。提姆不要偷聽!”

  “嗯!”耷拉的長耳朵突然豎起,她邁著輕快步伐,來到白浪身側,靠的很近,貼在他手臂上。

  白浪沒有拒絕,而是走了兩步,然后就走不動了。

他發現自己被一個完全透明的防護罩保護著,根本離不開,這尼瑪什么情況說好的新人小隊呢為什么開局就被囚禁了  “白哥哥,你想說什么”

  “咳咳,奧菲莉婭你聽我說。我承認,當初對你的練膽特訓有賭的成分在里面。我并不是專業的心理醫生,只是一名優秀的血療大夫,當時,我正在自修waaagh流心理療法,或許對你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好影響,在這里我向你道歉。”

  “并沒有,回憶起那段時光,是我人生中最多姿多彩的一段,也是最快樂記憶。沒有之一!”精靈妹天真的笑起來,格外動人,白浪都有些看傻了。

  媽耶!這病真的不清,都快晚期了!我的鍋,是我的鍋啊。突然更加自責了!

  白浪內心一沉,捏緊拳頭,嚴肅道:“其實,你喜歡的那個‘白哥哥’并不是真正的我。此刻的我,并不是你心中那個完美的形象。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物理系外科醫生罷了。真實的我,你和心里的人,有著很大的差異,我不如你心中的人美好,甚至不是同一個人,你能明白嗎”

  奧菲莉婭并沒有生氣,也沒有被拒絕的失落,反而理智、溫和、乖巧的點頭:“嗯,馮櫻都告訴過我。我喜歡的就是白哥哥你!不過你一時還無法接受罷了。沒關系的,我會默默觀察你,你也要關注我。我會認清你是不是我心中的人,而你也要看清楚,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真的喜歡,想要嫁給你!我們孩子的名字,我也想好了,我的家族并不弱,有資格給后代創造一個良好的受教育環境。如果你舍不得索摩戈,我也可以移民。”

  奧菲莉婭說話時,語氣平靜,眼神堅定,格外理智認真,一看就是早就想通并想清楚的,沒有半點一時腦熱的樣子。

  尼瑪絕癥啊!無藥可醫!等死吧!告辭!

  白浪在心中無力的呻吟一聲,但沒有打斷患者的妄想。病到這個程度,已經不是挽救的問題了。太過劇烈的否定、拒絕與刺激,反而會加劇她的病情,甚至病嬌黑化直接圣光斬了自己。

  也罷,只能使用緩兵之計了!

  “嗯!”他同樣鄭重認真的點點頭,表示同意。

  “太好了!”奧菲莉婭并沒有過度撒嬌,反而朝他揮揮手,又雀躍的跑向芙芙,開始拉關系。

  在尋找到白浪前,她和馮櫻經歷過一輪任務,已經拿到浪的全部情報,明白要拿下自己的男人,就必須先拿下自己的女兒!

  好在她對芙芙知根知底,并沒有喜當媽的不適。相反,莎爾芙的誕生,也有她一份功勞。

  傻fufu這具軀殼,還是奧菲莉婭跟著白浪一起打穿中心醫院后,刷boss刷出來的。

  而芙芙頭右邊的那根斷角,也是在她親眼見證下,被白浪一拳打斷的。

  鑄成莎爾芙這身根基的初始能力欄中,也有她一份力量,也是唯一的戰斗力。

  她,就是芙芙的親生小媽!

  而拿下莎爾芙,就能憑著孩子媽的關系,順勢和孩子他爹走到一起!

  “加油,奧菲莉婭,你能行的。愿圣光護佑著你!”奧菲莉婭捏緊小拳頭,給自己加油打氣。

  “姐姐好,前輩好!”吃完瓜的提姆也打完熱身拳,重新背起行囊,用腳踢了踢昏迷中的朱堯。

  這只五火球小弱雞的身體素質實在太差了,這會兒還沒有醒。

  白浪也擦掉額頭冷汗,內心亂的一批,這開局有些糟糕啊,我是來撿漏并觀摩世界毀滅的,不是來談戀愛的!

  心理醫生難當啊,Waaaagh害人不淺。老子又不是哥譚小丑,得想個辦法讓她掰正常才行!

要不……反其道而行之以毒攻毒,加大治療刺激強度  就在他思索如何處理他和奧菲莉婭關系時,任務面板閃爍起來,點開后,發現是扶持救助基金會的消息。

  已鎖定志愿者坐標,基金會已免費辦理初始身份,火之聯邦上忍,姓名/代號(自擬定)

  新人試煉終極任務:通過中忍考核。可自行為新人擬定0、1、2、3環任務。可支付樂園認證裝備或余燼,為新人人工添加分支任務,引導任務。不可過度幫助新人。

  即將投放新人,倒計時……

  “咦原來是這樣的玩法”

  白浪的注意力暫時被基金會的委托吸引過去,他發現除了新人的終極任務無法修改外,自己可以全程干涉引導他們還能自討腰包,給予支線任務,有點意思。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