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41章 傳火樂園低階契約者扶持救助基金會邀請函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尊敬的白先生,我是你人生旅途中的一位過客,平凡的老王。愛好如果你沒有印象的話,請嘗試回憶‘塞班’,那是一條會開面包的狗。而我很榮幸,成為它的主人。

  在得知你晉升二階后,我由衷為你感到開心,并送上祝福。又一名優秀契約者,走上這條艱辛道路,祝你能順利走下去。

  直到今天我依舊清楚記得,你在新福音集團轄屬蠱武世界中的表現,為搭救其他樂園無辜落難契約者,不惜個人安危,挺身而出直面污染源腦神吸星(純愛戰神)的壯舉。

  盡管我不認同你的取名能力,但你所表現的赤城、勇氣、熱血,令我記憶猶新。

  此后你流露出的救死扶傷精神,對原住民林的教導與栽培,以及將珍貴‘腦神鯉’使用權交付我們小隊的舉動,都證明你是一個三觀正直,心存善良的正義契約者。

  在此,我強烈建議你加入‘傳火樂園低階契約者扶持救助基金會’。

  這是一個非盈利性質的公益組織,由傳火樂園中眾多沒有勢力背景的志愿者,共同組建的中介機構。

  旨在幫助那些新加入樂園,并沒絲毫經驗、實力,也沒有任何背景關系的新人,本身擁有殘疾、疾病、老人、兒童、婦女等弱勢群體,盡可能度過危險適應期,提高存活率。

  在我看來,每條生命都是可貴的,值得珍惜的。不應該輕易草率的葬送在‘試煉任務’中。這些無辜的新人,當有更好的選擇。

  ‘救助扶持會’沒有任何背景,由我們一群擁有相同理念志愿者共同發起的。旨在利用‘假期’機會,無償幫扶新人,盡可能度過試煉任務,順利成為契約者。

  我們雖不求回報,但不會讓成員白白付出。經過會長的申請與談判,樂園愿以每個契約者100200余燼不等的價格,進行支付。新人的死亡隕落,同樣會抵扣費用。

  此外,副會長也和樂園各方勢力達成協議,帶隊人可側面記錄新人表現情況,整理歸納檔案,向不同勢力進行推薦人才,幫助新人少走歧路,同時賺取中介費用。

  我認為你是一名正義、勇敢,心懷善念的秩序側契約者,同時擁有精湛的醫術,很適合帶隊保護新人,在危機關頭伸出援手。

再次懇請你加入基金會,我們無法許諾豐厚回報,但救人,從來都是不求回報的。愛好  浪:“「°ヘ°這什么鬼”

  聚餐結束后,微醺的白浪扛著芙芙返回他在樂園中的專屬房間。隨即迎面飛來一封信,直接糊在他臉上。

  打開閱讀后,白浪一臉懵B。

  “嗯嗯嗯ヽ゜Q。ノ”

  傻芙芙見老爹率先使用表情,也跟著做出回應,四目相視二臉懵B。

  “這是……好人卡想白嫖我”

  讀完之后,白浪也回憶起‘蠱武江湖’中遭遇的二階團隊。那是一個松散的臨時團隊,其余成員都快忘光了,只記得隊長老王堪稱極品人生敗犬,就連核心能力都喪的一B,還不如一條狗燃。

  但他卻是唯一的老好人,對自己也頗為照顧。那個團隊在打怪后期,強制征召明顯想要黑掉自己的‘鯉魚王’時,也是這個家伙主動簽訂了相對公平的補償協議。

  最終果不其然,鯉魚王被那群隊員強行壓榨到死,也不肯完整歸還。不過自己順利拿到了補償,而‘腦神鯉’的接班魚也順利在精靈球中重置。

  如今,這個老好人不僅自己發圣母春,還想把我圣母浪也拖下水,一起做圣母。您這圣母癌已經晚期了啊!

  接著,浪搜了搜這個‘基金會’的信息。

  整體與平凡王所言不差,原本是個不求回報的公益組織,初代會長甚至一度達到5階,可惜隕落了。

  再往后,這個組織被各方滲透,逐漸變了性質。如今,仍有部分底層熱心志愿者,堅持主動幫助有困難的契約者。

  但更多卻是借組織牟利,比如在新手期小施恩惠,然后進行長期放貸;唬騙沒有相關常識的契約者,簽下不平等‘合同’賣給大勢力補充新血;甚至利用試煉任務的威脅狀況,恐嚇威逼那些漂亮的新人……

  不論真心助人的圣母,還是暗藏私心的蛇頭、黑中介,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不要讓‘新人’這種資源提前夭折。

  活下來,才有希望(價值)。

  所以老王即便不滿,也不會、同樣也無力阻止此類事件發生。但他仍舊從有過交集的契約者中,篩選那些看起來品性還不錯的,邀請對方加入,并無償幫助扶持樂園新人。

  “咦一支志愿者帶領的新人小隊,通常在2030之間不等,如果全員存活,樂園那邊至少能拿2000余燼,倒也不算少。”

  “其他契約者或許照顧不過來,但我可是‘資深血療老薩滿’,帶圖騰的那種。何況忍界算我半個主場,人均一只‘兔兔’防身,瀕死關頭插臍帶續命,存活率絕對不低。”

  “然后效仿前輩,新人貸、強化貸、免費提供‘治愈教會慈悲圣母’信仰治療服務,最終再誆騙優秀新人賣身給其他勢力輸血……即便最終被老王發現,大不了一拍兩散。嗯,可以考慮,你說對不對”

  莎爾芙:“ノ﹃ノ吃兔兔!”

  “好好好,聽你的。”

  成功將莎爾芙哄去睡午覺后,白浪來到他在專屬房間中布置的‘私人工作室’內。

  這里租賃、購買了大量器械設備,用來輔助秘寶之主制造、魔改一些奇門裝備。那條‘槍型生物掃描儀(白眼鯉魚)’便是他的巔峰之作。

  這一回,他取出富貴丸必須死又拿出慫妹提供的原石碎片尋龍訣,準備為傳承菜單添加最后一項‘天賦神通’。

  隨機通靈一只普通兔子暫代,再將‘必須死’調節成項圈模式,賦予它臨時丸身份。接著,白浪將結晶遞到他面前。

  粉紅色的毛毛兔人立而起,用一對大眼睛看著他,討好的伸出一對前爪,作揖跪拜賣萌,接著捧住晶體,放在嘴邊‘咔嚓咔嚓’啃了起來。

  隨著結晶一點點被魚骨脈大門牙啃碎吃掉,白浪產生一種錯覺,似乎有一股力量流入它體內,接著沉淀、融合、消失不見。

  他利用訓兔師職業溝通操控這只兔兔,對方乖巧可愛的表皮下,是掩飾不住在翻滾沸騰的殺意,殘暴扭曲嗜血的進食欲,不可名狀的構造與強悍肌肉力量,以及被‘兔禪’壓制住的破壞與廝殺沖動,還有對于邪靈兔王菩薩的狂熱皈依崇拜。

  昨天那只安詳圓寂的深潛者果然是假象,它是被身后兔王菩薩隔空鎮殺靈魂,并利用禪那神職強行超度了才對。

  “你有盜墓style嗎”

  “°°”魔兔智商太低,只有殺戮、狩獵、戰斗等少數知識。

  無奈,白浪召喚舞神直接降臨奪舍這具軀殼。原本愚蠢眼神變得明亮起來,用尖銳怪異的聲音,艱難開口:“吾主……”

  “新能力,感受到了嗎”

  兔子“嗯。很弱。”

  白浪:“有什么效果”

  “不明白……太弱小。”舞神搖頭,它除了多出一種模模糊糊的感受外,真沒什么特殊感覺。

“知識呢你沒有獲得新的知識嗎”白浪皺眉,再怎樣那也是1/16的十六字風水秘術,難道就沒繼承一點術士學問  舞神努力挖掘這股新力量,接著道:“只有一段順口溜,‘尋龍分金看纏山……’”

  隨著它開口念誦,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動了起來。

  白浪眼角抽搐,看著一個巴掌大的兔子人立而起,艱難太高一條小短腿,沉迷于自己的舞姿當中。它一只前爪筆直高舉,另一只爪水平伸直,身體微微傾斜,左腿同樣水平后踢,右腳繃直腳尖,在原地跳起芭蕾,緩慢的旋轉。

  它在沒有外力干擾的情況下,像一個指南針,原地緩慢旋轉,試圖指引一道方向。

  同時,舞神開口:“我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外界的冥冥召喚,那是一種天生的方向感與危機感。但我此刻只感到一片模糊,沒有‘指向’,每一個方向都一樣。”

  白浪心中有了些想法,伸手攥緊兔子喉嚨,將項圈拔了下來。

  只聽兔兔‘嘰’的慘叫一聲,靈魂被躲在必須死內部養傷的‘舞神’收割掉,現出原形,變成一份食材。

  白浪則抓著寶具進行讀取,傳承菜單多最后一個天賦尋龍訣:自動導墳功能已開啟(原石)任何世界,都能遵循冥冥中的風水運勢,尋找‘大墓’所在,并掌握一定的打洞本能。

  這塊碎片根本沒有提供任何‘盜墓知識’,而是將殘缺的‘尋龍訣’壓縮成一種動物本能賦予富貴丸。大概是‘耗子的打洞天賦僵尸尋找陰脈的本能’。

  “好弱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